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心动告急 > 第5章 他的名字

第5章 他的名字


周一,刚刚结束惬意的周末,同学们大都不在状态。陵安市放晴了几天,一上学就又开始下起细雨,升旗仪式不得不顺延。连着两节昏昏欲睡的生物课,指着升旗仪式下楼续命的江念念受不住,课间拉上趴在课桌睡觉的乔艺出教室清醒清醒。

“林远叶,有人找。”教室前门站了个男同学,不大不小的声音冲班里喊了一句,足以传到安静教室的每个角落。

“谁啊?”林远叶自己也迷迷糊糊,赶上江念念和乔艺,三人一齐走出教室。

阳台过道站了个高挑的男生,江念念心灵感应似的第一时间看他的脸。

“小艺,就是他。”江念念攥紧乔艺的胳膊,掌心生理反应般开始冒汗,乔艺感觉到湿黏的一片。

“谁?”乔艺脑袋混沌,一时没听明白。

江念念声音压得低低的:“那个喂猫的男生。”

“所以说,你喜欢……”江念念感觉到乔艺难以言喻的目光,“纪则典?”

“原来他叫纪则典啊。”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江念念心满意足。

“纪则典……纪则典……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江念念在脑中思索。

乔艺不开口,等她自己回想起来。

“念念,你认识纪则典吗?”

“念念,这次考试我和纪则典在一个考场,差十几名我就赶上他了,下次一定。”

“念念,我刚出教室看见纪则典啦,他还是老样子,拽得很。”

“念念,我下次有机会一定把纪则典介绍给你。”

……

快要被遗失的记忆复苏,一句句对白在江念念脑海中跳出来,原来这个名字她早就无数次听过。她难以置信,睁大了眼睛,转头向乔艺确认:“林远叶?”

乔艺痛心疾首地点头:“是,她是你的情敌。”

江念念知道林远叶从高一起就有一个喜欢的人,她从不避讳,常常在旁人面前提起与他有关的事情。江念念只觉得她口中的纪则典神秘,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在毫不知情的境遇下知道他,并且同样喜欢上了他。

林远叶见两人在一旁窃窃私语,主动招呼她们:“嘿!你们干嘛?”

“嗨。”江念念笑得腼腆,一反常态,“没干嘛。”

林远叶没察觉,自顾自向纪则典介绍:“这是我们班的江念念,很可爱对吧?”

纪则典答非所问:“嗯,知道。”

“还有乔艺,校网球队的美少女。”

纪则典冲乔艺点头致意,视线似有若无地掠过江念念。

一想起上次她迟到硬要他记名字的场景,纪则典头还疼得很。“江念念,高二三班。”对方趾高气昂的模样,竟是印象深刻,想忘也忘不掉,在来三班的路上还一直莫名其妙地在脑中浮现。

纪则典今天来找林远叶,为的是把语数英笔记带给林远岚。林远岚在京平市参加芭蕾训练的课程,往往每一回陵安第二日便马上走,哪怕就是隔壁,纪则典也总见不到她,只能让和林远岚住在一起的表妹转交给她。

林远叶转而向她们介绍:“这就是纪则典啦,乔艺知道,念念你还不知道。”

“我知道!”江念念脑子一冲动,脱口而出。

在场四人都愣了一下,心思各异。

江念念:我在反驳什么?

纪则典:她知道什么?

乔艺:点点竟是恋爱脑。

林远叶:怎么有点尴尬。

乔艺出来打圆场:“因为我上次跟她说过,所以她知道。”

江念念顺着台阶下:“对对对,就是这样。”

说完,两人一起同频率点头,像被食物引诱视线的饥饿小狗。两人配合的很是拙劣,场面有些失控。

林远叶却觉得好可爱,怀着不想被别人发现自己宝贝的心思,拐弯抹角地催纪则典离开:“你刚才说的,我已经知道了。”

“谢谢。”纪则典会意,也巴不得快点离开,“那我走了。”

江念念目光依依,望着纪则典的背影。乔艺拿手肘撞她一下,她才感觉到林远叶探究的目光。

林远叶幽幽开口:“念念,你觉得他怎么样?”

江念念很认真地回答:“他很好。”

林远叶似乎对这个答案不满意,耸耸肩道:“乔艺可不太喜欢他。”

江念念控制不住自己,哀怨地盯着乔艺:“为什么?”

林远叶完全没注意乔艺的眼色,随口一答:“因为他很拽呗。”

江念念暗自生闷气,低声反驳:“才不是。”

纪则典只是长得冷,看着冷,免不了被人误解为拽,但实际上却很温柔,就像他喂猫的时候。那大概才是真正的他,也是江念念喜欢的他。

江念念注意到林远叶手上拿了本笔记本,似乎是刚才纪则典交给他的。江念念知道不该问,却被好奇心打败:“这是什么?”

林远叶毫不回避:“他写的笔记。”

江念念心里好羡慕林远叶。

一整个早上,江念念心神不定,林远叶把纪则典给的笔记本放在课桌上的一堆书顶,她稍微侧头,余光里就能看见。江念念三番五次偷偷回头看林远叶,想把纪则典的笔记借来看看,却又不好意思向身为情敌的林远叶开口。

直到午休课前,林远叶准备开始写作业,江念念终于看到她拿起纪则典给的笔记本。林远叶桌上的是数学试卷,她将纪则典笔记本随意翻开,找了空白处较大的一页,看也没看就准备下笔。这样子,似乎是要打草稿。

江念念难以置信,不再偷看,直接转头质问:“你在干什么?”

林远叶用笔尖轻戳摊在课桌上的试卷:“做数学题,打个草稿。”

江念念难以启齿:“我是说,纪则典给的笔记。”

“这个吗?我家还有一大堆呢,你要不要?”林远叶把笔记本递过来,不甚在意。

“要!”江念念立马接过。

“你没草稿纸了啊?”林远叶的表情看着有些疑惑,却很认真。

江念念觉得奇怪,又怕她后悔,将笔记要回去,试探着开口:“这是纪则典的笔记欸?”

难道学霸就是这么对待喜欢的人亲手写的笔记的吗?

乔艺也被吸引得回头,她在一旁同样看不懂林远叶的操作,连起来解释一通:“点点的意思是,你写数学题要拿纪则典给的笔记打草稿吗?”

林远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对于喜欢纪则典的人设来说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忙掩饰道:“不是,我拿他的笔记看知识点呢。草稿纸……我问你是不是要草稿纸,我抽屉里有。”

江念念不相信:可是你刚才明明翻的是英语部分的笔记。

林远叶话锋一转:“因为你刚才突然转头,我还以为你没草稿纸了。”

“有的。那这个还给我吗?”江念念实在不想把手中的笔记交出去。

“当然给你,我家不是有很多嘛。”林远叶觉得戏还不够,有意补上一句,“念念,你看看他的笔记,就知道我喜欢的人有多优秀了。”

林远叶嘴上答应得好好的,实际上从不把纪则典写的笔记带给林远岚,每次交到林远岚手上的,都是她自己熬夜写的笔记。而纪则典的笔记,要么随手用来打草稿了,要么扔在卧室的书柜上。她私心觉得纪则典写的笔记比不上她自己写给表姐的。

午休课间,教室里的同学都陆陆续续趴在课桌上午睡,江念念强忍着困意,撑到班里最后一个清醒的。

班级里很安静,间或传来同学们入睡的清浅呼吸声。江念念在心里默数一百下,期间都没有同学动作,于是小心翼翼地拿出藏在书包里的纪则典写的笔记,放在课桌上,深吸一口气,然后翻开。

扉页,有纪则典写下的名字,他的字很好看,笔法是行楷。大概也是从小就开始练了,现在已经有自己的笔尖风格融汇其中。江念念指尖轻轻摸上这三个字,好像间接拉上了他骨节分明的手。

翻页,纪则典写的笔记很详尽,各种语文重点、数学公式、英语语法,条理清晰,还附上了自己的解释。总怕自己说的不够仔细,总怕看笔记的人不理解。看着这些,江念念又再一次感受到了纪则典的脉脉温柔。

江念念胡思乱想,一边翻着笔记本,一边脸颊开始飞红。

纪则典,我好像更加喜欢你了。

陵安的四月天捉摸不定,上午下场小雨,下午便开始放晴。晚饭后,江念念和乔艺去操场散步,择一角落席地而坐,趁着几分黄昏景色,聊尽了纪则典。

“林远叶从高一就开始喜欢纪则典了,搞得人尽皆知,以前我们一班的同学都习惯了。”乔艺托腮,目光落在远处,“我看就纪则典本人不知道。”

乔艺和林远叶高一时就同班,因此知道的也多一些。

江念念忧心忡忡:“万一他其实知道呢?”

万一他其实知道,只是怀了同样的心事,才不说破。就像他给林远叶写那么详细的笔记,足以证明他还是有一点点喜欢她的吧。

“不可能!”乔艺很坚定,“旁观者清,我看纪则典对林远叶没什么特殊感情,今天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来班里找她。就算他知道了,也肯定没那个意思。”

“点点,你放心好了。你那么可爱,假以时日,纪则典肯定会心动。”乔艺向江念念指指自己,“而且我会帮你的,倒是纪则典何德何能,有这么好的两个女孩子喜欢……”

“谢谢你,乔艺。”江念念鼻子发酸,轻轻抱了一下乔艺。

江念念庆幸:就算自己最后和纪则典可能没有故事,但她还有一个很珍贵的朋友。是就算没有出现纪则典,也会一样要好下去的朋友。

只是乔艺当时胡言乱语,却想不到后来一语成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