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心动告急 > 第6章 视线

第6章 视线


因着周一晨间细雨绵密,升旗仪式便顺延到了周二。

集队时间,操场人口攒动,有序又混乱。班级列队维持的秩序假象,个人疯狂试探的混乱边缘。在班级队伍里,江念念脑袋转来转去,寻找纪则典的身影,一旁林远叶说的话半点没听进去。

班级队伍分为两列,江念念和林远叶身高差不多,一起站在队伍的中间。江念念在队左,林远叶在队右,而乔艺更高一些,站在江念念这列队尾。

一路上没见到纪则典,迎面遇上的九班队伍里也没看见。江念念失望,升完旗后便兴致缺缺,一直等着校领导快些结束冗长的废话。

升旗仪式到最后照例会有学生代表上台演讲的环节,按年级轮着选代表,上周是高三年级的代表,这周就应该是高二年级。

终于等到“接下来请本周的高二学生代表为我们进行国旗下演讲”一句,江念念象征性地从众懒散鼓鼓掌。

“各位老师、同学们好,我是高二九班的纪则典……”

竟然是纪则典。江念念抬起头。

“竟然是纪则典。”林远叶小声嘀咕,和江念念心中一样惊奇。

纪则典站在台上讲话,江念念在底下倾耳听。正有风起,红旗飘扬。此情此景,她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舒婷的《致橡树》——“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爱与美一起而来,轰轰烈烈,不分彼此。

体育委员高泽站在班级前头带队,手持着一杆红旗。杆子很高,恰巧风也大,旗子被吹得舒展开,往右而去,给江念念留出了看纪则典的绝佳视野。

然而,然而……

“高泽,你把红旗移到左手边去,挡着我看纪则典了。”林远叶将手弯成弧形,放在唇边,仗着黎曼在队尾听不见,控制音量冲体育委员喊。

高泽耳尖,收到讯号,没转头,伸出右手比了个ok。红旗偏偏一斜,往江念念的方向而来。要巧不巧的,挡住了江念念的视线。

江念念在心里默默记仇:高泽,不要动红旗,你又挡着我看纪则典了!

她委屈又难言。

短暂的演讲结束,纪则典礼貌地弯身鞠躬:“谢谢。”

江念念再次鼓起掌,不同于之前,这次是发自内心的,从第一时间开始,坚持到最后一个停止。两掌相击的次数太多,力道太大,掌心都泛了红。

江念念不在乎,她很开心,摊开掌心,浅浅的红印好像一种证明。不久红印消失,爱意就像秘密渗入心里。

升旗仪式各流程结束,各班队伍按序退场,江念念乘乱悄悄溜开。

各班按照位置,分别往教学楼左右边道路走,借两侧楼梯分散开人流。而正厅不安排班级退场,留给老师们慢悠悠地边聊边走。江念念猜,纪则典不爱说话的性子,从升旗台下来之后,大概会等老师走完,最后一个往大厅经过。

江念念躲进大厅楼梯底下的杂物间等着,等老师们的谈笑渐渐消失,等杂乱的脚步自头顶平静。等落地轻盈的脚步声传来,江念念终于探出头。

“好巧。”江念念若无其事地从杂物间走出来,欢快的语调却出卖了她。

纪则典微愣,没想到江念念会在这里,直直就要走过,装作不知道她是在向他打招呼。

江念念不怕尴尬,又继续自顾自说下去:“纪则典,你刚才讲得真好。”

纪则典不留情面地拆穿:“巧吗?”

纪则典站在第一阶台阶上,江念念在平地仰头望着他。他转过身,终于认真地看江念念,四目相对,江念念心跳得飞快。

“不要跟着我。”纪则典开口,却给江念念泼一盆冷水。

“我没有跟着你啊,只是顺路……”然而等纪则典转回身,一开始走,江念念就紧跟着踏上台阶。

江念念心虚,连带着脚下也虚,又一心想跟上纪则典,虚虚没踏上台阶。看着要摔跤,手忙脚乱间,江念念拉住了前头纪则典的衣角。要怪就怪江念念的手与纪则典的校服衣角,距离正好,角度正好。

“干什么?”纪则典感觉到校服一角被一股重力向下拉住,转过头见罪魁祸首果然是江念念。她跪坐在楼梯上,一副狼狈相。

“对不起。”江念念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动作,起身或放手。

“你……放手。”纪则典本想问她有没有事,话到嘴边,拐几个弯,脱口而出的却是另一句。

“好。”江念念乖巧松开手。

纪则典继续上楼,转过拐角,克制不住地瞥一眼,却见江念念还坐在台阶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起来。”纪则典忍不住出口提醒。

“好。”江念念立马站起身。

纪则典在上边低头,江念念在下边仰头,她下意识地便又直勾勾盯着纪则典。纪则典皱眉不看,快步离开,心里却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等纪则典坐在九班教室里,不经意看向窗外参天的松树,枝桠快要伸进窗户,终于想起了那似曾相识之感从何而来。前几天在校外小径喂猫,有个同学走路不看撞到了树上,他问她有没有事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目不转睛的眼神。只是没想到,那时候他便见过江念念。

“报告!”

江念念气喘吁吁地跑回三班教室时,黎曼已经站在讲台上,准备开始上语文课。

有升旗仪式的课间基本等于没有活动时间的课间,江念念为了等纪则典,找机会和他说几句话,不能按时在上课前回教室也不管了,甚至把下节课是黎曼的语文课忘得一干二净。

顶着黎曼凌厉的目光,江念念灰溜溜地低头疾步回座位,然而在经过黎曼身后时,却被她阻止了。

“江念念,先不用下去,课前默写古诗,你就直接在黑板上写。”

江念念就知道,不遵守规则就得接受惩罚,黎曼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放过她。

江念念站在讲台,面向黑板,背对同学,孤立无援。捏着粉笔,写不出来,欲哭无泪。

第一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和最后一句“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孤零零留在黑板上,因为紧张而颤巍巍的笔迹,中间的空白无论如何却再也连不上,早读课背的《声声慢》完全不进脑子。

江念念觉得接下来的语文课不用上了,李清照写诗时的悲愁情绪她已经切身体会到了。

黎曼等得太久,知道江念念再也写不出来,冷声道:“下去吧,下次不要再迟到了,今天课后来办公室补默写。”

江念念乖乖点头。

回到座位,乔艺在桌下冲她竖大拇指。等黎曼转身在黑板写字,她憋着笑意用口型道:“点点,你好会阴阳。”

江念念气愤:“我是真的不会写!”

夜色如幕,星星悬挂,预示着明天会是个好天气。最后一节晚自习,三班有两个人同时在心里进行放学倒计时。

江念念决定了,要和林远叶坦白喜欢纪则典的事情。至于林远叶,单纯是想快些放学回家见表姐。

“叮——”

条件反射般,班级暗地开始骚动。黎曼还坐在讲台不走,林远叶等不了,不管她,拎起书包直接从后门跑路。江念念见林远叶离开教室,也顾不得许多,跟着追上去。两人开了今日放学之先河,三班彻底解放,再没有第一个的压力,陆陆续续离开教室。

林远叶跑得飞快,江念念跟不上,在身后喊住她:“林远叶,等等。”

林远叶转头,见江念念追在她身后:“怎么了?”

江念念不常叫她全名,一般喊她“小叶”。刚才江念念喊她“林远叶”,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请。

“我觉得我还是要和你说清楚。”江念念上气不接下气,脸色跑红多于羞红,“其实,我也喜欢纪则典!”

“这样啊……”林远叶状似思索,却连江念念在说什么也没搞清楚,一心想着快些回家。

“我们公平竞争吧。你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我喜欢的人,两者我都想争取一下。”江念念低头拨弄书包带,不敢看林远叶的目光。她说完就觉得自己好贪心,是天底下第一的坏人,已经开始后悔对林远叶说出这番话。

“你让我回去捋捋,我明天给你答复可以吗?”林远叶很着急,赶着要回家。今天林远岚从平京回陵安,明天就走。林远叶要抓紧和表姐相处的不多时间,自然没心思听江念念在说什么。

“啊?”江念念万万没想到林远叶的反应是这样,脑子转不过来就先答应了,“好。”

“念念,明天见!”林远叶跑进了夜色中,声音散在风里。

“明天见……”江念念在她身后挥手,轻声回答林远叶。

两人刚刚站在b栋教学楼下的路灯旁,周围嘈杂,有各色各样的哄笑声、脚步声,却没人在意她们的对话。江念念抬头,三楼的九班有许多身影,忙着赶回家,忙着讲笑话,忙着说“明天见”……

明天见,今晚有月色,明天有朝阳。明天和今天一样,还依然有喜欢的人和可以继续说“明天见”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