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心动告急 > 第7章 真相

第7章 真相


林远叶不喜欢表姐家隔壁的小男孩。

他总是一副冷冷的表情,不爱说话,不懂撒娇,只粘着表姐。从没见过他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大概是不讨人喜欢,除了林远岚之外,便交不到其他朋友。

三人同行,纪则典成了碍事的第三者。林远叶想让他从表姐身边消失,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天气渐渐转凉,林远叶撒娇晚上要和表姐一起睡。然而她睡相不好,抢了表姐的被子,害得表姐感冒了。舅舅舅妈送表姐去医院,家里只留她一个人。

林远叶百无聊赖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等他们回家,院门处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眨巴着双眼,是纪则典。她看到了机会。

林远叶抓起地上的小石子,冲他丢去。她控制了力道与方向,石子只会擦他而过,却不至于让他受伤。“喂,不许你再跟着姐姐,也不许再来我们家!”

纪则典很固执:“可是我一直都跟着她。”

林远叶耐着性子警告:“我说以后不许了。”

纪则典从没想过,直接摇头拒绝:“不行。”

林远叶双手叉腰,气势汹汹:“你说不行也不行,我说行就行!”

“只要我在家里,你就别想再进来!”林远叶跑进门,气愤地用力摔上,又跑去客厅,扒拉开落地窗的帘子偷看。纪则典站了一会儿,低垂着脑袋,落寞地离开了。

纪则典果然没再来。林远叶闭口不谈,林远岚却主动提起:“这几天纪则典没来我们家玩,我们去他家看看他,他可能和我一样生病了。”

林远叶阻止不了林远岚,却又不想让她和纪则典独处,厚着脸皮跟去了。

纪则典家就在隔壁,林远岚按响门铃,林远叶躲在她身后。一位漂亮的大姐姐开了门,她披着长发,笑眼温柔,身上好香。林远叶第一眼就心生好感,总觉得以后表姐也会是这模样。

“小岚,你来啦。”大姐姐弯下腰和她们讲话,“这位就是小叶吗,好可爱的小朋友。”

她伸手摸林远叶的头,林远叶拒绝不了。

“舒白阿姨,请问纪则典在家吗?”

原来她是纪则典的母亲,不知道纪则典有没有告诉她自己做的坏事。林远叶又躲回林远岚身后。

舒白领她们进了书房,纪则典正跪坐在地毯上翻看书籍,模样认真,没发现她们。

“典典?”舒白敲敲门。

纪则典抬头,见是林远岚,双眼亮晶晶,笑意偷跑出来。林远叶在心里鄙视他。

舒白带上门悄悄离开。

“我以为你不想和我一起玩了。”纪则典有些腼腆,“你又来找我,我很开心。”

林远岚稚嫩的小脸上有些歉意:“对不起,因为我前几天不在家。”

纪则典意有所指:“那我还能再去你家玩吗?”

林远岚全然不知,笑着点头:“当然可以啦。”

纪则典淡淡地看一眼在一旁不说话的林远叶,没什么特殊的情绪与暗示。林远叶却在其中看出了宣战意味,恶狠狠地冲他挥挥拳头。

“可以拉钩吗?”没等林远岚回答,纪则典已经伸出小拇指。

林远叶看出来这回他是真的故意在挑衅了。林远岚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暗涌,笑盈盈地拉上去,两只圆幼的大拇指轻轻一按。林远叶无能狂怒。

那天,林远叶掰坏了纪则典家仅有不多的玩具。

林远叶睁眼,闹钟滴答,指针刚刚走过凌晨四点半,脑子清醒得再也睡不着。昨晚久违地和林远岚谈天说地,林远叶很迟才回房间睡觉。等她躺在床上,细想江念念说的话,一个惊坐起,于是她失眠了。然而等生理性困意袭来,入睡以后,在梦中又继续被许多童年往事折磨。

其实对于纪则典和林远岚,她才是那个后来者。八岁时,父母出了车祸,她住到了表姐家。刚来时她浑身是刺,防备警惕,对舅舅舅妈,对林远岚,对陌生环境的一切。但林远岚每次能细心地察觉出她的不安,温柔地化解她的焦躁,更从不会用哀怜的目光看她。

不用多久,林远岚便成了她唯一的依靠。因为林远岚,她才有勇气再一次接纳生活的一切好坏。她知道,在纪则典心中,林远岚同样有着特殊的位置。可是,林远岚只需要在她一人心中特殊就好,所以她要想尽办法赶走纪则典。

久而久之,这种想法病变成了只要纪则典喜欢上自己,就不会再缠着林远岚,林远岚在他心里也不会再特殊。或是只要在林远岚心中,扼杀纪则典同样存在特殊位置的可能性就好。

前者太难,后者还有几分把握。从小时候起,林远岚就尽力弥补她,从不会和她争抢任何东西。她骗林远岚,自己喜欢纪则典。这样一来,林远岚就再也不可能对纪则典有任何特殊想法。好在林远岚大概本就毫无想法,在被告知这件事后还傻乎乎地要帮她出谋划策。

林远叶把纪则典划归为对手,她大肆宣扬喜欢他,名正言顺关注他,暗地里却一心想要超过他。如今江念念却告诉她,也喜欢纪则典。

林远叶有了其它想法:自己不可能追到纪则典,因为喜欢他本就是一场骗局。可如果换做是江念念呢?她和林远岚不相上下,一样讨人喜欢。林远岚温柔细心,江念念可爱贴心,更何况还有一片真心。

要是纪则典也喜欢上江念念,她就不用再欺骗林远岚,不用再讨厌纪则典,不用再维持假象。纪则典不用再错付痴心,江念念不用再一厢情愿,所有的事请都会向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心下有了较量,林远叶一刻也等不住,立马起床洗漱。

隔天,林远叶兴冲冲地第一个来到教室,江念念慢吞吞地倒数几个来到教室,两人眼底都有一圈没睡醒的乌青色。

江念念一进教室就感知到了林远叶的目光,有着异样激动的情绪,惹得她心慌。江念念回到座位,林远叶就趴上来。

“念念,我帮你追纪则典吧。”林远叶双手撑在桌面上,认真地附在江念念耳边讲。

“什么?”江念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向乔艺,“小艺,你掐我一下。”

乔艺伸手捏一下江念念的脸,一放下手红印便立刻在白皙的脸颊显露出来。

“疼。”江念念泪眼汪汪,揉揉被捏的脸。

江念念确认了这是现实,郑重地向林远叶声明:“小叶,对不起。你不用为了我放弃纪则典,我已经知道错了,我现在好愧疚。”

“你放心好了,才不是因为你。”林远叶朝江念念扮个鬼脸,胡扯一通,“其实我早就不喜欢纪则典了。只是大家都知道这事,要是我没成功就突然放弃,感觉很丢脸,所以我才一直没告诉你们。”

“真的吗?”江念念还是不敢相信。

“要不要我也掐你一下?”林远叶跃跃欲试,也想捏一下江念念的脸。

“小叶,你人真好。”江念念眼眶里因为被掐疼而泛起的生理性泪水就要落下来。

乔艺看不下去,也不甘示弱地开口:“点点,我也能帮你。”

“欸?”江念念暗想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我在校网球队认识一个朋友,也是九班的,和纪则典关系还不错。”乔艺拿手顺一顺马尾,掩饰自己不自然的神色,“他叫何慎。”

乔艺之前不提,是因为和何慎已经好久没说过话,自从去年他向她表白被拒绝以后。然而为了江念念,她还是愿意没皮没脸地再去联系何慎。反正表白的是他,尴尬的也该是他。

“我见过他,上次我迟到就是他和纪则典一起检查的。”江念念想起来了。

“他记了你迟到?”乔艺护短心理开始作祟。

江念念摇头:“不是,是纪则典。”

乔艺一副“我就知道”的鄙夷表情。

“是我让纪则典记名字的。”江念念偏心维护他。

乔艺换上“你没救了”的嫌弃表情。

林远叶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好!那我们以后就是三四四联盟了。”江念念伸出手背。乔艺嫌她幼稚,却仍然顺从地把手叠上去。林远叶见她们的动作,也学着将手放在乔艺手背上。

“一二三,不怕困难三四四!”口号喊完,三只手散开,江念念感觉自己被励志到。

“为什么是三四四?”林远叶不解。乔艺也没听江念念讲过,同样好奇。

在两人的逼问之下,江念念窘迫地说出自己小时候的幼稚想法,结果当然狠狠地被嘲笑了一番。

江念念依然很开心,接下来她可以放心地去追纪则典。不会再有心理负担,不会再害怕困难,只要回头看,她身后随时都有一个联盟。

江念念还不能预见,以后会有一个林远岚,漂亮温柔,是纪则典心底最不可侵犯的皎洁白月光。她一出现,江念念就会全然丧失面对纪则典时的勇气。而那时她身后的联盟便岌岌可危,随时要更名为“失恋阵线联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