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心动告急 > 第9章 夜路

第9章 夜路


课间,班上的同学正交头接耳,谈论八卦,不时发出夸张的惊叹声。

林远叶顺耳听了两句,便了解了大概。停下写题的笔,一手一个,扯扯江念念和乔艺的衣服,使两人转过头。

“最近上下学路上要留心一点哦。最好是刚放学人多的时候就快点回家,不要一个人落单。”

江念念不解:“怎么了吗?”

林远叶神神秘秘:“听说这几天校外有坏人,专门等晚上放学回家一个人走的女生……”

林远叶止住接下来的话,拍拍江念念的脑袋:“反正念念那么可爱,晚上放学一定要早点回家。”

乔艺担忧江念念:“要不我这几天向校网球队请个假,晚上放学陪你一起回去。”

“没关系。”江念念摇头拒绝,“小艺别担心,我会趁人多早点回去的。”

江念念心里在盘算另一件事,她今天晚上放学想陪纪则典一起回家。她打算偷偷地跟在纪则典身后,小心些不被他发现。只要能跟着他,一起走过他每天上下学的路,江念念就心满意足,四舍五入也算是陪纪则典一起放学回家了。

一下晚自习,江念念就跑上三楼等,不知情的乔艺和林远叶都以为江念念是怕放学路上遇见坏人,才一改往常拖拉的习惯,如此迅速。

九班正对着楼与楼之间连廊,江念念在楼梯口,就能看见九班同学来往的情形,只是不知道纪则典会往左右哪侧的楼梯走。

人潮来去,纪则典姗姗来迟。b栋教学楼已经陆续有班级关灯,江念念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明明一直盯着九班前后门处,不可能唯独漏看纪则典。

九班灯还亮着,里面有两三人影,江念念试探着抬脚想要走近。仿佛感应似的,江念念抬起脚,九班灯暗下。

“再见。”是纪则典的声音,江念念忙收回脚步,躲进阴影处。

“拜拜。”有人回应他,江念念听着是何慎。

轻盈稳重的脚步声向江念念所在的楼梯而来。借着有墙挡住自己,江念念猫着腰躲上三楼与四楼之间的楼梯踏步。

江念念蹲下偷看,纪则典的手搭上楼梯扶栏,一步一阶下楼。安静的楼道,清晰的脚步声,月光和灯光一齐落在纪则典身上,他的背影寂寥又冷清。

江念念打算等纪则典下楼再跟过去。她从楼梯中央空隙看着纪则典的手,一下子靠近她,一下子又远离她,来回往复,很快便从视线中消失。

纪则典走出了楼梯,江念念也站起身,抬起蹲得发麻的腿下楼。

纪则典走在前,江念念跟在后。灯影斑驳,人影隔几许,澄澈月色如透明心事,她小心翼翼、东躲西藏,不敢靠得太近。

江念念一路跟到了朝晖小区。朝晖小区是独栋成户,独户独院,江念念见纪则典转进了一户院子,等了许久,确定这便是纪则典的家,她才小跑到门口,借着路灯看清门牌号,5-16。

此刻江念念早已把林远叶的忠告抛诸脑后,她一个人踩着浓墨夜色回家,似乎有无限勇气。

走到一处,前方的路灯坏了,那灯下站着一人,穿一身黑色,躲在阴影里。

脑中这才蹦出同学们讲的课间八卦以及林远叶的提醒,江念念心慌起来,想装作没看见,若无其事地走过。

“小妹妹,一个人吗?”没等江念念经过,那人沙哑干涩的声音,冲她开口。

江念念摇头。

“要不要哥哥陪你?”

江念念摇头。

那人从阴影里走出,一脸胡子拉碴,耷拉着眼皮,一副不清醒的模样。江念念闻到了浓浓的酒味。

“我有人陪。”江念念拔腿逃跑,却被那人扯住了书包带子,拉跌到地上。

“哥哥不对你做什么,就是想给你看样东西。”那人笑得可怖。

“我不想看,我要回家。”江念念心里害怕,嘴上却逞强,“我不怕你,我学过跆拳道。”

只是三脚猫的功夫不知道有没有用,早知道当初好好学了。

那人轻蔑地笑一声,嘴里继续说着下流的话:“哥哥教你两招更厉害的。”

大不了拼了。江念念站起身,双手握拳,摆出架势。她紧盯着那人的一举一动,双手不停冒汗,心跳飞快,正是紧张之际。

“离她远点。”

这声音是——

江念念不敢转头,但见余光中,纪则典从身后夜色里走出来。修长的身影,冷峻的脸庞,眉头紧皱,彰显着不悦。他的书包还没有摘下,校服也没脱下,似乎刚刚并没有回家,而是又一路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虽然不合时宜,江念念还是疯狂心动。

纪则典走到江念念身旁,伸出手拦住那人。他的手就在江念念身前,保持一定的距离,坚定有力,将江念念隔开。江念念曾经想过,变成一只猫,能躲进纪则典的手下。如今江念念没有变成猫,却好像也躲进了他的手下,被他整个护住。

“你小子是她男朋友?”那人不以为意。

“不是。”但是以后一定会是。

回答的是江念念,纪则典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江念念怕他被人误会又生气,抢着否认。

纪则典很高,江念念不动声色,整个人完全藏进他身后。

“那你要哥哥陪还是要他陪?”那人冲躲在纪则典身后的江念念喊。

江念念忍无可忍,探出头啐他一下:“呸,你才不是我哥哥。”

那人向绕过纪则典,想要直接拉江念念过来。

“滚。”纪则典一眼便看穿他的意图。

江念念咽口水,她眼前是纪则典宽厚的肩膀,闻得到他身上的味道,甚至能看清他的后颈处有一颗漂亮的小痣。

“你再说一遍?”那人没有纪则典高,硬是抬头瞪他,以显得自己气势十足。

气氛紧张又滑稽。

可是江念念不想纪则典和别人打架,输赢都不想。打架总归是让人担心的,她不想担心纪则典,她希望纪则典永远不需要有人担心,顺顺利利的才好。

“滚。”纪则典重复了一遍。

那人却忍着没出手,只是干瞪着纪则典。头抬得久了,大概有些发酸,脑袋不像刚才那么稳定。

江念念看准时机,拉起纪则典的手腕就带着他大步跑起来。她还特地将校服袖子脱出一截,遮挡住自己的手,避免碰到纪则典。

江念念跑远一些发现那人没跟上来,瞬间硬气起来,转头恶狠狠地丢下一句:“我都说了有人陪。”

路灯下,江念念手扶着墙,气喘吁吁。纪则典站在一旁,神色如常。

猛然想起身旁还站着纪则典,江念念忙调整好呼吸:“纪则典,谢谢你。”

其实江念念知道,如果今天遇到这种事的不是她,是任何一个别人,纪则典也会挺身而出。因为她喜欢的纪则典就是这样一个外表冷漠,实则温柔又有责任心的人。

“你有受伤吗?”纪则典注意到了刚才江念念被那人拉扯住书包,跌到了地上。他原以为江念念能顺利跑开,便一直没现身。

江念念伸展双手,在纪则典面前转一圈,笑盈盈回答他:“没有,我很好。”

纪则典:“你家在哪里?”

江念念:“青阳小区。”

“你跟着我回家?”纪则典的语气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青阳小区和朝晖校区,以青阳高中为中心,一东一西。江念念家住青阳小区,却一路跟着他回家,他就知道不只是顺路那么简单。

所以纪则典刚才一直躲在家中院子里,等江念念以为他到家了以后,再暗中跟着江念念回家。夜路太黑,江念念独自一人,纪则典无论如何也无法置之不理。

“啊?这不好吧。”江念念神态忸怩,却又好像有些期待地问,“叔叔阿姨不在家吗?你家有空房间吗?如果我要去,我得回家和爸爸妈妈说一声……”

“我说,你偷偷跟着我回家?”纪则典感觉头疼,不知道江念念脑中每天在想什么。

“偷偷?可是这算是干坏事吧?”江念念歪头,模样认真地考虑起来,“虽然我是有一点心动,但是纪则典,不可以这样子。”

江念念下定决心:“对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能说这种话。”

纪则典微愣,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舒白也曾告诉他“对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能说这种话”,为的是教他要学会保护、尊重与爱。

如今江念念仰着头对他说出了同样的话,不一样的是,那时他眼里映着的是母亲的模样,而江念念眼里映着的都是他的模样,得像星星一样闪亮亮。

然而纪则典还是选择当断则断,他果断地换一种不再委婉的说法:“你跟踪我?”

这回江念念懂了,也怂了。

“我是因为……因为……”江念念脑子一时转不过来,找不到一个能搪塞过去的借口。

“这次我送你回家。”纪则典迈开脚步,声音随风而来,“下不为例。”

江念念忙跟上,像之前许多次一样跟着他,也像以后会更多次一样跟着他。似乎为这夜色温柔,纪则典对她也温柔了一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