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心动告急 > 第15章 白月光

第15章 白月光


午间,食堂热闹吵嚷,挤满了各年级的学生。窗口的队伍一如既往地长,端着餐盘来往的学生总找不到空座位。

好在江念念跑得快,带领乔艺和林远叶顺利坐到座位,不至于端着餐盘焦虑地在食堂穿梭。

江念念和乔艺坐一边,对面坐着林远叶。自从三四四联盟成立以来,她们便常常一起来食堂吃饭,趁机聊天。

虽然大部分时间讲得都是无关紧要的话,完全脱离联盟的宗旨,很少提到纪则典。难得提到的几回,也从不是江念念主动讲的。

江念念已经把和纪则典的相处当成只属于两人的秘密,不太想分享太多的细节。

喜欢常常是这样矛盾着:纪则典那么好,江念念想让全世界都知道;纪则典那么好,江念念只想她一个人知道。

这回是乔艺主动提的纪则典。

“你最近和纪则典走得挺近嘛?”乔艺趴到江念念肩膀上,坏笑着调侃她。

江念念笑眯了眼,点点头承认。

“念念,接近纪则典。不要放走一切机会,还要学会创造机会。”林远叶伸长手拍拍江念念的肩膀。

“收到!”江念念朝她敬礼,有模有样。

很快话题转移到别处去,江念念和乔艺有说有笑。林远叶却扒拉着米饭暗自发愁:林远岚今天下午的飞机,从平京起飞,落地陵安,直接回青晖上课。

林远岚回来她是很高兴,可是到时候纪则典眼中又只有林远岚一人,江念念的机会就更少了。而关于林远岚,她还一直瞒着江念念,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叮——”

晚自习下课铃声给一天的学习画上句号,在时间结束点创造出带着声音的符号。以后回想起来的,不是几点放学,而是下课铃声。

江念念走出三班教室门,昨天同一时间还在门口走廊等着她的纪则典没来。

“去九班找他好了。”这么想着,江念念加快脚步。

当时他们约定:要是江念念一周都没有遇见坏人,纪则典就不用再管她,不用再陪她回家。可是最后一天遇到了不是吗,虽然不是她遇到。

纪则典会继续陪我的吧,江念念侥幸地想。

江念念在九班门口等着,带了点矜持地不往教室里面找纪则典的身影。九班同学三两成群走出教室,好奇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落到她身上。

江念念只始终保持着一个甜甜的笑,回应这些目光。遇上太过露骨直白的视线,江念念便不卑不亢地直接向对方打招呼。

虽然谁也不认识谁。甚至有可能在对方看来,她只是一个缠着纪则典的毫不知羞的女生。

可是江念念不在乎,要在乎的这样多,反而会显得真正在乎的不重要。她真正在乎的,只是纪则典。

九班灯暗下,最后一个出门的是何慎。

看到班门口的江念念,何慎愣了愣。江念念也同样发愣,向何慎的身后看去,没有纪则典。

“纪则典呢?”江念念的声音有些失望。

“他今天一下晚自习就走了呀。”何慎指指身后空无一人的漆黑教室,“你找他有事吗?”

纪则典走得那么急,是为了躲开她吗?

江念念低落地摇头。

何慎关切道:“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家吗?”

要是江念念一个人回家,他可以先送送她,再回来陪乔艺。或者干脆让江念念再等一等,等乔艺网球训练结束,迟一些三人同行。

“不是,”然而江念念故作轻松地朝他扬起笑脸,“我有人陪。”

“谢谢你啦,再见。”江念念不给何慎再多说一句的机会,转身就走。

江念念任性地不想回家。

她坐在操场外围的石凳上,看着b栋教学楼各个教室的灯一盏一盏灭下去。

像她的希望一样一点一点暗淡,纪则典不会来了。

只有一班的灯还亮着,江念念赌气一般,睁大眼睛看着,长时间地不转一转,眼角泛起酸涩。

一班门口走廊处影影绰绰。江念念才发现那站着个人,原先一动不动,所以她没看出来。

低低的笑声,夹杂着夜风灌进江念念的耳朵,刺激着她的神经,是纪则典。

江念念脑子一片模糊,眼前的景象也模糊起来。

再定睛看时,原先的一个人已经变成三个人,纪则典站在左侧,林远叶竟然也在,站在右侧,然而却不是主角。

江念念的目光自动落在纪则典和站在中间的另一位女孩子身上,她很清楚,主角是这个女孩。纪则典或林远叶,本身可以是焦点的两个人,都自动地收敛,自然地把中间的那个女孩当成中心。

那是个过分漂亮的女孩子。肤色很白,远远地看过去,便能首先在人群中被注意到。唇红齿白,笑起来时,月牙一般的眼睛弯起,露出一口贝齿,毫不做作夸张。

乌黑的头发扎一束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比纪则典矮小半个头,气质浑然天成。板正的青晖校服穿在她身上,衬得身型纤长,连掩笑的手指都漂亮。

似乎周身的一切都会因她而温柔起来。

江念念自认为身边的美女,乔艺算一个,然而她和乔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美丽。乔艺像经受过风吹雨打,还能够野蛮生长的仙人掌。而她则是温室里娇矜的玫瑰花,柔柔弱弱,引起人的保护欲。

同样带刺,然而人们却往往更能够和玫瑰共情。

江念念吹了吹自己的刘海,自行惭秽起来,“萤火之光,岂敢与日月争辉”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虽然她从小到大被许多人说可爱,但可爱和漂亮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何况这可爱里面还有一部分是性格加成。

江念念没听错,纪则典确实在笑,从刚才到现在,嘴角勾起,不曾放下。还不时轻笑出声,是上次让她心都要化了的笑。

除了第一次遇见他时偷偷看见和上次告知他年年生小猫时他温柔流露,江念念再没见过。

纪则典一直在说话,江念念认识他来,还没见过他说那么多的话。

才子佳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一箩筐的词汇在江念念脑中闪过。

绝妙的讽刺。

江念念所骄傲的勇气,唯一可以支撑着她追逐纪则典的力量,在此刻消失殆尽。

她再不敢上前,打扰他们。

三人下楼时经过时,根本没人注意缩在角落的江念念,她甚至不用特意离远一些躲一躲。

纪则典或林远叶,他们的神思全放到了中间那个女孩身上。

江念念丢了魂,听到林远叶喊那个女孩“表姐”。她看着他们的背影在视线中消失,多么美好,不管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又坐着吹了一会凉风,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江念念才站起身去保安室借电话。

电话被接通,那头“喂”字传来,江念念就又想哭了。她看向窗外的路灯,光芒模糊的一片。

第二声“喂?”传来。

“妈妈,”江念念一开口,声音就自动逐字小下去,仿佛被机械地调低,“你能来学校接我回家吗?”

作为母亲,温一秋自然听出了江念念语气的不对劲,安慰她道:“念念,你等一会,妈妈正要回家呢。有什么事别怕,爸爸和妈妈马上就来。乖。”

江念念吸吸鼻子:“我等你们。”

总是这样,只要江念念流露出一点点委屈或是难过,她的父母就会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带她回家。更从不过问那些惹她不愉快的事,除非她主动开口。

江念念不知道还能这样任性多久,她已经慢慢长大,上一次这样还是好几年前了。

但是今天晚上,就请让她继续做个父母念在心上的长不大的孩子。

早上醒来,心事依旧,睡眠无计可施。

难过归难过,年年和它的小猫还是要喂的。江念念还不想遇见纪则典,特意比往常迟了五分钟。

然而转过拐角,就看见了还在那的纪则典。脚步也收不回去,因为纪则典恰好正看着这边。

江念念硬着头皮走上前打招呼。

按照纪则典平时的时间表,他却还没走,让江念念破天荒地有种他在等自己的荒谬想法。

“你一个人?”江念念还想着昨天的事,故意这么问他。

纪则典疑惑:“不然?”

江念念摇头:“我不知道。”

关于纪则典,她不知道的太多了,或许昨天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只是一部分。而她也就是因为不知才无畏。

“江念念,”纪则典犹豫着,最终还是问出口,“你没事吧?”

目光不看他,眼睛红红的,话不多,语气也不像平时那么欢快。就好像两人平时相处的角色置换了。

“我能有什么事啊。”江念念假笑出声。

她还清楚的记得,纪则典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你没事吧”。一个声音,两种语气,戏剧般地重合起来。

“昨天你一个人回家的?”纪则典问。

纪则典正暗自担心,昨天会不会因为他没陪着江念念,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他开始愧疚后悔起来。

“不是呀,我爸爸妈妈来接我了。”江念念眼眸微亮,露出今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浅浅的,很好看。

纪则典不知觉地也勾起嘴角回应她。

江念念却觉得讽刺,如果放在平时,纪则典冲她那么笑一笑,她整个人都要轻飘飘起来。

可是如今,谁知道这个笑算不算一种施舍呢?

江念念突然就生起闷气,不想再和纪则典一处呆着,眼见年年也已经吃饱,便直接站起身走人。

纪则典却也紧跟上来。这是放在平时,会引得江念念脸红心跳的举动。

“以后晚上他们都会来接你放学吗?”

沉稳的声音自侧方传来,纪则典的视线正看着她。江念念虽然心灰意冷,察觉到时,仍是略微不自然地僵了僵。

“不会。”江念念倔强地不看他,“我会在放学第一时间,趁着人多就赶快回家的。”

纪则典回答得很干脆:“好。”

江念念听来,只觉得刺耳。以后纪则典少了许多见她的面的机会,心里应该很轻松吧?

一路无话,快要分别时,江念念终于再装不下去。

二楼楼梯口,江念念喊住他。

“纪则典。”

“你真的是个很别扭的人,一边冷着我,一边对我好。你知不知道,这样子很容易让别人自作多情地误会。”

江念念抬起头,终于不再回避地看着他。她的眼眶更红了,眼睛湿漉漉,盈满亮亮的眼泪,欲落不落。

纪则典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拿下书包找纸巾。

正低着头在书包翻找,纪则典突然皱眉,脚上传来微微的痛感。一双粉白相间的娇小鞋子踩到他的白色球鞋上,带了些报复性地使力气,之后又迅速收回。他不明所以地看向江念念,想要一个解释。

江念念脸上挂着笑容,表情却像要哭出来,恶狠狠地一字一句挑衅。

“我,故,意,的。”

她说完,不等纪则典回答,转身跑开。

纪则典鞋子脏了,洁白的鞋面留下一个浅灰色的小脚印,看得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有些生气,赌气地不去管那个脏脏的印记,踏上楼梯。就好像这样,他也能够不去管江念念莫名其妙的举动。

然而一整天,每当他低头无意间瞥到鞋子,心里就想起江念念对他说的话。

一边冷着她,一边对她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