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心动告急 > 第20章 拥抱

第20章 拥抱


五月二十日,青晖高中迎来三十周年校庆。

一整个白天都晴空万里,天空湛蓝成一副渐变的画,像是经历过一番水洗,连云朵也销声匿迹。只有白茫茫的光从空中落下来,在地面上连带出几分圣洁的意味。

校方隆重地在大操场搭了一个露天的舞台,红毯从台上缀连着台阶披到地上,背景处是一块超大的电子屏幕,中央打上方正的“热烈祝贺青晖高中建校三十周年”几个大字。

等到夜幕降临时,舞台上各色的灯光就会先亮起,四面八方地照耀,预热气氛,也不管是否对周边的小区造成了严重光污染。

学生们早就再没心思上课,暗中骚动不已,下午的课改为自习。祝尚青负责彩排,一下午都在调试音乐,旋律响彻整个校园,惹得学生们顶着被班主任抓到的风险,也按捺不住要在教室里窃窃私语。

三班走廊外,江念念等人刚刚又结束了一次排练。

自打上次被祝尚青一语道破之后,江念念就醍醐灌顶般,修改了剧本结局,然后重新开始排练。乔艺自然是无条件支持江念念的,林远叶和高泽却劝江念念不要改结局。好在江念念足够固执,也足够会撒娇,成功地说服了他们。

结果最后,除江念念之外,出乎所有人意料,《丑小鸭》顺利通过三轮校选。其实当捕捉到祝尚青看完修改后的舞台剧时眼里暗暗的光,江念念就知道这次肯定没问题。

也是难得,祝尚青倒像个伯乐,居然能引出江念念真正想要通过舞台剧来表达的那部分心理。

好不容易熬到晚饭时间,晚饭过后,便是校庆的重头戏——晚会节目表演。

操场上早已用白灰画好线,划分出了各个班级的区域。一排排橙红色的凳子与地上的绿草相映,暮色四合之下,也仍旧刺目耀眼。

为了方便上下台,每个班级的前头坐的都是要表演节目的同学。江念念有点紧张,晚饭就随便扒拉了两口,便一直呆坐在三班区域的前头。

同学们陆续吃完晚饭,操场上人声逐渐鼎沸。纪则典也出现在江念念的视线里,他和何慎一起,表情淡淡的,和其他热情洋溢的青春脸庞不同,瞧不出什么特别的兴奋。

何慎不知去了哪里,纪则典独自一人走到九班的区域后排,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

坐姿端端正正,挺直的脊背将校服衬出一个完美的轮廓。

再等会就要去后台化妆换演出服了,江念念站起身来,溜到了九班的区域。

“纪则典。”

江念念悄悄地在纪则典身后坐下,拿手指戳戳纪则典的后背,喊了他一声。

纪则典转过头,见到是江念念,微愣了一下。

随后低头看了看腕间的表,问她:“你怎么还在这?”

江念念冲他不自然地笑了笑,语气里透出紧张:“我等会要上台表演啦,你要认真看仔细看哦,一定要看懂哦,到时候演完了我要考你的。”

“还有就是……”江念念支支吾吾起来,“我好紧张,你能不能鼓励我一下。”

“怎么?”

纪则典不知道江念念又想出了什么花样。

“你闭上眼睛。”江念念闭上眼睛,又飞快地睁开,示范给纪则典看,却像是撒娇般地朝他眨了下眼睛。

纪则典眼中看来,江念念的脸有些红,声音也轻轻的,朝他眨眼之后又叫他闭上眼。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也燥热地有些红起来。

太阳明明已经下了山,怎么还这样热。

“你不许……”

偷亲我。

纪则典的喉结上下滚动,咽下了后半句让他面红耳赤的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万一是他想多了呢。

江念念没听完便重重点头,举起右手起誓道:“我不会乘人之危的。”

纪则典这才肯闭上眼睛,耳廓透出可疑的红。他睫毛又长又密,白皙疏离的脸上透着假意的淡漠,鼻梁高挺,唇畔微弯,看得江念念心痒难耐。

终于,江念念鼓起勇气,张开双臂,轻轻抱住了纪则典。她的手只敢搭在他宽大的校服之上,不敢碰到他一点,怕他察觉出来。距离好近,她嗅到了他身上干净好闻的少年气味。

江念念不敢抱太久,迅速地松开了手。纪则典似乎没发现什么,依旧紧闭着双眼。

只是耳廓的红漫到了脸上,晕开来仿佛醉了酒,眼睫像是落下了一只扇动着翅膀的蝴蝶,轻轻颤动着。

抱他一下不能算趁人之危吧?

不管纪则典有没有察觉,江念念都不敢看再看他的眼神。于是趁着纪则典还听话地闭着眼的时候,又偷偷溜走了。

等江念念走出两三步,纪则典就睁开了眼睛。他看着江念念落荒而逃的背影,眼底一片清明,又好像化了点柔意在里面。

各中真假,甚至连他自己也分不清。

何慎上楼回班拿件外套的功夫,在楼梯口遇上了郑裕,再下楼时脖子上就多挂了一个沉沉的相机。

郑裕让他给九班拍照,也没问问他会不会。何慎站在操场上举着相机,正无所适从。

眼前处处是值得留念的景致,笑容洋溢的脸庞,玩笑打闹的身影,镀了金的草木……因为选择太多了,所以他选择不出来。

何慎的镜头环视一周,最终还是定格在了纪则典和江念念的身上。

纪则典在前,江念念在后,他回过头和她说话。气氛正好,他们的身侧都没有人,其实他们的身侧有很多人,只不过在相机的框框里,都成了虚化的背景。

“咔擦”一声,何慎按下快门,画面被定格住。

镜头里,少女轻轻地环抱住了少年。冷漠的少年乖乖闭着眼睛,可爱的少女脸上是狡黠又慌张的表情。大背景是灿灿的金色,以及茫茫的人影。

那些都不重要,画面里只剩下他们在拥抱。

十九号,平京夜里开始下暴雨,电闪雷鸣,像是世界末日要到来。

程放星失了眠,他看着黑压压天空之下的瓢泼大雨,纷纷无知无畏地砸到窗玻璃上,四分五裂。

室内开明晃晃的灯,宛如白昼,玻璃上倒映出程放星温柔的笑脸,顺着飞速滑落的雨滴一齐破碎开来。

就算是世界末日,也不能阻挡他去见她。

程放星是二十号早上的航班,他原本计划着当天早上到陵安,还有时间去看看江念念,只是没想到飞机足足晚点了四个小时。

他一下飞机,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一换,就直接先拖着行李箱来了青晖。他把行李箱寄存在保安室,便直奔操场上高二三班的座位区域。

程放星想趁着江念念还没去后台,和她说说话,好疏解一下她的紧张。

只是江念念不在。

他站住不动,眼望着三班的区域,没有她。

程放星身高腿长,又没穿校服,很是显眼,再加上那张招牌的脸,身后路过的女生都打量着他窃窃私语起来。

“他是不是,”一个女生对同伴道,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兴奋,“程放星?”

同伴用低声回答她:“真的假的?我觉得他好像要更好看一点……”

两人默契地笑起来,程放星回过头,也冲她们微微一笑,然后迈开腿准备离开。

“小程!”

程放星没走成。

郑裕正从道旁经过,本来也没往程放星那个方向看,只是好巧不巧,他听到了身旁女同学讲的话,才发现了独自站着的程放星。

见程放星要走,忙喊住了他。

“老师。”程放星收住脚,一副好学生的模样,恭敬地喊了郑裕一声。

郑裕亲切地来到程放星身侧,问道:“不是说飞机晚点吗?来了怎么不联系我?”

“刚来,正准备去找你呢。”程放星极其自然地扯了个谎。

“那好,你和我来,我先带你去看看我这次带的九班。”

郑裕热情地把程放星往高二九班的座位区域带,好歹是以前高中三年的班主任,在电话里还能敷衍一下,在面前了程放星却拒绝不了,眼神便由着他而去。

程放星看见了江念念。

她坐在九班的区域,和平时张牙舞爪的模样判若两人,娇憨地笑着,看上去又乖又甜。她正和前头的一个男生在讲话,那男生长得足够好看,只是气场有些冷,面对江念念的撒娇,仍是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得了便宜还卖乖。

程放星盯住纪则典,恶狠狠地磨磨后槽牙,冷笑一声。

他迈开大步,打算走上前,把江念念拉过来。

程放星走近了,就听到江念念清甜的声音,“我不会乘人之危的。”

程放星正觉好笑,还没来得及扬起嘴角,就看见江念念轻轻环抱住了那个男生,小心翼翼地,像对待一件珍宝。

虽然那男生闭着眼睛,但程放星很清楚,他什么都知道。

小骗子。

程放星气急,一腔怒意发泄不出来,硬生生在心里熄了火。

两人抱了几秒钟,江念念便主动地松开怀抱,趁男生还没睁开眼,羞怯地跑开,连半点眼神也没看向他这边。

等江念念跑开两步,男生便睁开眼,表情是说不出的耐人寻味。

操。

程放星在心里骂了纪则典一句。

“小程,怎么走得那么急?”郑裕小跑着从身后赶来,还搞不清楚状况。

“没事。”程放星再也假装不下去,语气生硬,更是直接冷了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