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心动告急 > 第35章 网球赛

第35章 网球赛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推进,网球场馆内的人渐渐更多了,几乎座无虚席,看台上一时半会还挑不出空位。

封闭的场馆隔开外界的冷风,里头人声鼎沸,江念念好像真的掉进了人声化作的沸水里,身上有点发热。

外套拉链被拉到了下巴处,严严实实的密不透风,江念念热得耳根发红,快要融化。

她偷看一眼纪则典,见他坐得端正,目视前方,飞快地伸出手扇了一下风。

“很热吗?”

见鬼,他怎么看见的?

江念念扇风的手停住,不知道还该不该藏起来。

“有一点。”

纪则典转向她:“把外套脱了吧。”

江念念双手抱住上半身,孩子气地唱反调:“不要。”

哄她脱了外套,不就再没得穿了,他又不会再一次反常地耐下心帮她穿。

“冷了再穿。”

“好呀。”得到纪则典肯定的暗示,江念念也不再装,马上拉下外套拉链。

脱下外套,两边都坐了人,没有空位子放,江念念干脆抱在怀里不松手。

多抱抱纪则典的外套也是好的。

纪则典伸过手,将外套从江念的怀里取出。江念念很是警惕,她盯住纪则典:“干什么?”

纪则典将外套搭在手臂上,对这个问题有些无奈:“我拿。”

“谢谢你呀。”

江念念开心地晃晃脚,裸露的一截嫩白小腿晃进纪则典眼里,晃得他心跟着荡漾起来。

纪则典撇过眼,看了看搭在手臂上的外套,再一次将其拿起,俯身披到了江念念腿上。

棱角分明的漂亮侧脸就在她眼前,呼吸之间都是少年清冽的气息。

纪则典附身而来的那一刻,江念念的腿立马紧张地一动也不敢动。

披好了衣服,纪则典若无其事地退开,江念念眼尖地看出他微红的耳朵。

江念念偷偷笑,问:“干什么?”

“腿会冷。”

“不冷呀。”

江念念的脚又开始乱晃,她在恶作剧,故意晃给纪则典看。

“嗯。”

纪则典被江念念说得窘迫,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搪塞,准备伸手去勾回外套。

江念念却猛地趴下身,仰头看纪则典,可怜巴巴道:“哎呀,冷的冷的,我和你开玩笑呢。”

“念念!”

又来一个熟人。

江念念和纪则典一齐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是林远叶和林远岚。林远叶坏笑地着看他们,而林远岚站在一旁恬静微笑。

和来体育馆这事相符合,林远岚穿得休闲,一件卫衣,同样是纯白色,看上去和纪则典倒是更配。

她朝纪则典点点头打招呼:“纪则典。”

“嗯。”

异常温柔的语气。

江念念没有转头看,但她能想象出纪则典脸上此刻那独属于林远岚的表情。

也不是专门针对谁,江念念绷着张脸,她笑不出来,也不打算说话。

纪则典却主动开了口,问的是林远岚:“你们坐哪?”

“前面两排。”林远岚又笑出声,纤细的手指一指纪则典,“你头上戴的,很特别。我和小叶就是通过这个发现你们的。”

纪则典伸手摸了摸,他都忘了自己还戴着个发箍。

他也跟着笑起来:“嗯。”

江念念低下头,她看着腿上这件温暖的外套,咬了咬唇。

大家都笑,反正就她不要笑好了。

本就不打算打扰俩人,又瞧出江念念的不对劲,林远叶催促着:“比赛快开始了,表姐我们走吧。”

林远岚点头:“好。”

“念念,我们走了,再见。”

林远叶说再见,江念念没应声。

“纪则典,再见。念念,再见。”

林远岚说再见,江念念也没应声。

纪则典瞧一眼低着头的江念念,一声不吭的,于是他便替她应了。

“再见。”

俩人走远,江念念仍旧没有抬起头,看得纪则典有些担心。

“怎么了?”纪则典看着江念念发顶黄色的发带,不解地问她。

连他的话也不回答吗?

“江念念,”纪则典也低下头,和江念念齐高,侧脸看她,“你又为什么不开心?”

纪则典的意思是,上次时江念念问他为什么不开心,而现在,江念念又是为什么不开心。

在江念念听来,这个“又”字刺耳的很。

她又为什么不开心?

她的不开心都是小心翼翼,藏着掖着的,只不过今天他对她好了一些,她才敢任性地表现出来。

他为什么要问,又不开心。

开场前,江念念整理好心情,终于理会了纪则典。

“你要坐到那里去吗?”江念念朝林远岚的方向轻轻扬扬下巴,面上假装无所谓。

大概是因为林远岚长得太漂亮,她身边还空出了一个座位。女生不会主动犯傻去坐在她身边,男生又多在踌躇中失去勇气。

纪则典朝她投去疑惑的目光:“嗯?”

“你好一点了吗?”

“小岚。”江念念不回答,顺着自己的话说,咬唇的小动作却出卖了她心里的紧张。

纪则典失笑:“她有人陪。”

“你想的话就去呗。”

“我是和你一起来的。”纪则典把话说开来,“是答应了来陪你的。”

这话说得江念念心软下来,她甚至马上就想对着纪则典的眼睛,质问一番。但她只是握紧拳头,倔强地隐忍不发。

纪则典试探着问:“你是觉得我会去和她一起坐,才不开心的吗?”

江念念的手搭在外套上边,平静地否认:“不是。”

是因为你对她很不一样,我很嫉妒。也很害怕,只能通过你说的“不开心”来表达。

江念念不看他,纪则典本能地想道歉。

“对不起。”

“这里是第二十届陵安市青年网球赛比赛现场——”

纪则典的声音淹没在九点整准时响起的广播解说里,接着又是看台上嘈杂的骚动,江念念什么也没听见。

计时大屏上挑出鲜红的以九开头的时间,第一场比赛双方是二中和青晖,有乔艺出场。

江念念紧张地倾身爬向前排的后背,外套从腿上滑落,全神贯注盯着赛场,她什么也没感觉到。

纪则典看她半晌,表情严肃,像只被刺激到而警铃大作的猫,刚才阴霾的神色一扫而空。他默默地弯腰,将外套拾起,也不着急抖落灰尘,怕惊扰了这只小猫。

乔艺上场,江念念的手往身后的座椅上摸手幅,却怎么也摸不到,她又不舍得转头。纪则典发现了,贴心地把手幅递给她。

江念念没注意,还以为是自己摸来的手幅,兴奋地扬开了,高举在头顶。

整个上半场比赛下来,纪则典半点没看,却一直在偷偷观察着江念念。看她的眼神随着网球四处乱飞,听她毫不矜持又可爱地鬼哭狼嚎,通过她嘴角扬起的程度来判断乔艺网球打得怎么样。

场内爆发出一阵骚动时,纪则典也没意识到,只不过是他眼里的江念念站起身,乱蹦乱跳地挥着手幅,然后大喊一声——

“乔艺!我爱你!”

纪则典跟着站起身,不自觉问出了口:“什么?”

江念念转过头:“我爱你。”

俩人愣住了,在一片人声中,四目相对。

江念念忘记了加油,纪则典忘记了避开脸。

这声“我爱你”,太像是她对他说的。

下半场比赛,乔艺把握住上半场的优势,一骑绝尘,轻松赢下比赛。

有了上半场的铺垫,下半场谁输谁赢毫无悬念,少去许多骚动,江念念也没有再鲁莽地跳起来喊“我爱你”。

一片欢呼声中,纪则典看见,江念念毫无征兆地开始流眼泪。

透明的泪在她的脸上连成一条线,她鼻尖发红,小脸一片惨白。连哭泣都是无声的,让人心疼。

纪则典靠近江念念,轻声询问:“她不是赢了吗?”

江念念没回答,眼泪也没停下,还开始轻轻抽噎起来。

“别哭了好不好?”

是因为乔艺赢了比赛而开始哭,却因为纪则典的请求而继续下去。

江念念眨眨眼睛,濡湿的睫毛一上一下,她在等他擦眼泪。

他却不解风情,只是哄哄她。

于是江念念哭得更凶,脸上花开一片。

纪则典终于抬起手,却是干燥发硬的触感。江念念的余光里,看见他的手指和她的脸之间隔着一张纸。

江念念干脆不哭了,等纪则典细心地擦干净她的脸,便起身要去找乔艺。小小一个穿梭在人群里,又大摇大摆地将纪则典甩在身后。

仿佛是他惹她不开心的蓄意报复。

休息区,江念念一见到乔艺,也在意她是不是大汗淋漓,直接冲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乔艺,你好棒!”

纪则典觉得,听这声音,似乎她又要哭出来。

乔艺顺顺她的后背:“点点。”

一旁,纪则典在何慎身边站定了,眼神落在不远处的江念念身上。

何慎看纪则典没看见他似的,手肘捅捅他,开了个玩笑。

“调皮气人又爱哭,我总感觉,江念念就像我和乔艺的女儿。”

又在纪则典看他的冷冷眼神中补上一句:“还有你的。”

纪则典没承认,只说:“你感觉太丰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