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叶锋沈青烟 > 第26章 你挡住我的路了

第26章 你挡住我的路了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在场所有人都没能反应过来,也弄不清楚这位楚氏集团大总裁为何如此。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先生,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搞错了?”林彩霞被吓傻了,浑身都在哆嗦。

本来她为了讨好于杰故意打压轮椅上的这个家伙,可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是帮了倒忙。

“搞错了?”楚雄河冷笑两声道:“我可没有搞错,老夫可没有弄错。”

楚雄河再次冲叶锋拱手道:“叶先生,对于这件事,您可有什么指示?”

叶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的道:“你自己看着办。”

楚雄河听到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接着转过身,缓缓走到于杰面前。

毫无征兆,啪的一声,楚雄河一巴掌抽了过去。

于杰本来想躲,当然他也能躲得掉,可是他不敢,只能老老实实受了这巴掌,半边脸当场就红肿起来。

“你什么东西?敢公然辱骂叶先生,还大言不惭要他向你赔礼道歉?你知不知道叶先生是我的客人,不但是客人,还是我的贵客!”

楚雄河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可能是骂得不解气,直接一脚将于杰踹翻在地。

于杰浑身都被他刚才砸碎酒杯洒满一地的红酒浸湿,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楚老板,误会……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于杰哀嚎着。

“误会?”楚雄河点点头道:“不错,是有误会,既然有误会,那就应该解释清楚。”

于杰想解释想求饶,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开口向洪青烟求饶,自己说不定就能逃过这一劫。

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是何方神圣,但他看出来,这家伙与洪青烟关系很不错。

只不过楚雄河打定主意,要拿他开刀,好向叶锋表明自己的心意。

“我记得,你那个小公司,似乎跟我楚家旗下一个分公司有业务往来是不是?从这一刻开始,业务没有了,而且我可以告诉你,得罪了叶先生,今后你那小公司,能再签到一笔订单,我楚家就把牌匾倒过来!”

于杰听了,浑身骨头就像散架了似的,直接软在了地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于杰犹如死狗般倒在地上,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以楚家这等商业豪门,想要封杀他那个小公司,恐怕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周围之人看到这里,连大气都不敢喘,刚才还高高在上意气风发的于杰于大老板,就因为楚氏集团大总裁一句话,身份地位直接就一落千丈沦为爬虫。

这也太戏剧性了!

那个坐轮椅的家伙到底是谁,竟然连楚氏集团大总裁都要对他恭恭敬敬,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楚雄河却是懒得理会瘫软在地上的于杰,转身走到叶锋跟前,再次拱手道:“叶先生,这处理结果您可还满意?”

叶锋脸上始终没有任何表情,今晚这些事情在他心里哪怕连半点涟漪都掀不起来,习惯了山河厮杀这种小打小闹,往往就觉得很无趣无聊。

“罢了,念在他今晚的这顿晚餐,素食还算不错的份上,给他留条活路便是。”唐锋最终开口。

“是,叶先生既然您说给他一条活路,那楚家就给他一条活路,不彻底封杀了便是。”楚雄河连连点头。

叶锋忽然有点意兴阑珊,朝洪青烟挥了挥手。

洪青烟立刻会意,上前推着轮椅往外就走。

只是忽然间,林彩霞直接奔过来,啪的一声膝盖跪在地上,跪得可真响亮。

“对不起叶先生,刚才是我愚昧无知,冒犯了您,是我大水冲了龙王庙,叶大哥您大人有大量还请不要一般见识,对了叶大哥,我刚才百般羞辱您是双脚不便利是个残废,心中万分愧疚。”

林彩霞说到这里,忽然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叶锋,道:“要是叶大哥不嫌弃,为了弥补我刚才的无知和过错,今后我愿做叶大哥你的贴身随从,细心照顾好您,只要您不嫌弃,今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说完这句话,这位浓妆艳抹的女子还不忘朝着叶锋挤眉弄眼暗送秋波。

周围之人看到这都快要吐了,见过不要脸的,可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洪青烟也很是反感甚至恶心,不过善良的她什么也没说,她看着叶锋,心里也很是好奇叶锋会如何抉择。

认真说起来这林彩霞倒也有几分姿色,她刚才话都已经很明显了,只要叶锋点头,那么今后这个女人就是他的了,这种主动送上门的事情,只怕天底下还没多少男人能够抵挡得住。

不过可惜的是,叶锋虽然是男人,但他绝不是寻常男人!

叶锋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好狗不挡道,你挡住我的路了。”

就只是这句话,上一秒还在挤眉弄眼的林彩霞,下一秒就像泄气的皮球似的瘪了下来。

叶锋说完挥了挥手,洪青烟推着轮椅离开了包厢,门外十七紧随在后。

“我送送叶先生。”楚雄河反应过来之后急忙追了出去。

包厢仍旧还是静得可怕,没有人开口,气氛似乎还很压抑,有人好心走过去将地上的于杰扶起来。

然而大家想不到的是,于杰起来的第一件事,就直接朝林彩霞冲过去,一巴掌将她抽翻在地。

“贱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竟然当着我的面去讨好那个残废,你真当我不存在是不是!”

于杰声嘶力竭的怒吼着,不断的拳打脚踢。

众人看到这幕,全都在摇头,刚才面对楚雄河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敢放,现在等人离开了,就把气撒在别人的身上,这家伙完全就是个外强中干欺软怕硬的软货。

而此时的叶锋,已经走到了会所大门外,期间楚雄河一直在前面恭恭敬敬领路。

叶锋看到他这般模样,皱了皱眉头,道:“我有个问题。”

楚雄河点头道:“叶先生有什么问题,尽管吩咐。”

叶锋紧紧盯着他,一字字道:“我杀了你儿子,灭了你父亲,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你现在反倒是对我恭敬有加,你心里不恨我,不想杀了我报仇?”

他目光如刀,锋芒锐利,直接把人看穿,话语更是直击对方心底最深处。

楚雄河沉默,好半晌后,黑夜中才响起他长长的叹息声。

“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楚雄河长长叹气,接着道:“老实说,我恨,杀子灭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又怎么可能不恨,可是昨晚,我亲自去找过严旭那个铁面黑炭头一趟。”

“他说了什么?”叶锋问。

“他跟我说了一些关于你的身份,说得很隐晦,因为连他也不太清楚,不过他有句话我记得很深刻,他说,若是不想你楚家被灭满足,就不要再想着报仇的事情。”

楚雄河说完苦笑两声,接着又道:“其实早在洪家大门那晚,严旭就已经警告过我父亲了,只可惜当时我不在场,现在悔之晚矣,不过话说回来,也怪我没教育好儿子,是他先设局谋杀你,而我父亲更是愚不可及,竟然绑架洪青烟,这一切都是我们楚家咎由自取。”

叶锋只说了一句:“严旭那黑炭头倒是没有撒谎。”

楚雄河苦笑着道:“罢了,我知道叶先生来历定然不凡,不过我也不想知道了,有些事知道太多反而会带来麻烦,况且活了大半辈子也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可惜我父亲他当时怎么就不明白……”

“在下就不送叶先生了,一路好走!”楚雄河说完,转身走回了会所。

叶锋想了想,忽然从怀里掏出了这块令牌,随后丢过去。

楚雄河顺手接过,看了看这块古铜色的令牌,令牌上纹刻着一条隐藏在云中若隐若现的神龙。

“潜龙令牌?这是?”

“你不必知道这东西,正如你刚才所说,知道太多反而会带来麻烦,记住这东西别轻易示人!”

叶锋目光无比严峻,一字字道:“念在你今晚如此坦诚的份上,我给你们楚家一个机会,三年后,让你们楚家那晚身穿蓝色t恤的少年,带上这块令牌来见我。”

“五年,我会教他功夫,给他五年时间修习,五年后他有一次挑战击杀我的机会。”

“这……”楚雄河怔住,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当然,我这么做,也不是没有条件的,五年后他若能击杀我,我非但不后悔,反倒会因此感到高兴,若是败了,他就必须得归服于我,一辈子做我的随从护卫。”

叶锋便离开边说,临近上车的时候,还有声音传来:“你也不要以为,归服我是件丢人的事,我的部下没有废物,他若够资格做我随从,哪怕只是一名护卫,你们楚家不说成为江都一流豪门,放眼整个江南也不是不可能。”

这句话说完,叶锋就坐进了车子里,随后扬长而去。

黑夜中只留下楚雄河在风中震惊凌乱:“潜龙令?五年时间修炼武功?随从护卫,仅仅只是一名护卫,就可以成为江都一流豪门,甚至放整个江南行省?”

楚雄河愣了许久许久,最后长长一声叹息:“叶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叶锋不是神圣,其实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念在楚雄河的这份坦诚,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那天去楚家那天晚上,他看到了一个好苗子,一个拥有良好根骨的练武奇才。

所以刚才在听到楚雄河的那番话,他才灵机一动想起了这档子事。

当然叶锋想不到的是,今晚完全是出于爱才之心的随意举动,日后竟然成就了一尊威名赫赫盖世无双的绝世大将,北境王者随便一名随从护卫,竟让世间那些暗黑力量力闻风丧胆。

喜欢都市之狂婿战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