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开局重生成当家主母 > 第377章 繁华

第377章 繁华


月圆也不晓得六皇子是怎样收购了佛心,让佛心这么喜欢他。她可不是很喜欢六皇子,想要和她主子抢人,她怎样可能容忍呢。

  “月圆,你觉得呢?”

  谢铭月看到月圆不太快乐,想晓得她是什么想法。

  “小姐,奴婢觉得卫大人很好。”

  “月圆,你说的是哪一个卫大人啊。”

  佛心不记得小姐什么时分认识了一个姓卫的男子,觉得很奇异。

  “龙鳞卫督统,卫凌安。”

  “啊,月圆你疯了吧。”

  佛心被月圆吓了一跳,差点就蹦起来,卫凌安她没什么印象,可市井邻居的闲话,她可是没少听说过的。

  “佛心,你觉得卫大人不好吗?”

  谢铭月记得佛心应当是没见过卫凌安几面的,就算是见了,佛心也应该是没有印象的,怎样会对卫凌安有如此坏的印象。

  “小姐,你一定要马醒一点,卫凌安可是个大奸臣,你若是嫁给了他,日后可是要遭人鄙弃的。而且,他心慈手软,指不定哪天一个不快乐,就直接把您给杀了,然后扒了你的皮做扇子的。”

  佛心想起之前他人说的卫凌安的劣迹,就觉得脊背发凉,头皮发麻。

  “佛心,卫大人可不是这样的人,我倒是希望他是这样的人。”

  卫凌安,若你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我一定送你下天堂,可如今我却舍不得了。

  卫凌安,你怎样久不是个坏人呢?

  卫凌安,我手上沾着血是至亲的血,你若是晓得了会不会觉得恶心。

  一日,汤俊贤刚走,谢铭月就立马皱起眉来,指着汤俊贤送来的几朵淡蓝色绢花,满脸厌恶的道:“把东西给我扔进来。”

  “小姐,好好的东西,您扔了多可惜啊,您之前可不是这样的。”

  佛心可是记得小姐说过东西是没错的,不能糜费,怎样如今就不一样了。

  “佛心,我不想要,就扔了,不要废话。”

  佛心叹了口吻,把桌子上的绢花拿过来,准备一会儿扔进来。

  “小姐,您要不把事情和夫人说分明,让她去同汤夫人说着婚事作而已。”

  这几天由于汤俊贤的打搅,佛心觉得小姐暴躁了很多。

  “姨母她如今不拦着汤俊贤,就是觉得这门婚事还能够,想让我们培育一下感情。也不晓得汤夫人是给姨母灌了几迷魂汤,让姨母觉得这门婚事好。”

  谢铭月拿着扇子的手很不耐烦的扇了几下,就把扇子扔到了一边。

  许是谢铭月扔东西的力度太大了,扇子落在桌上没有停住滑到了地上。

  手里捧着绢花的佛心没法再把扇子捡起来,刚进来的彩兰就把扇子捡了起来。

  “小姐,您是生气了吗?您的扇子怎样到地上去了。”

  彩兰把扇子放到桌上后,就站在了谢铭月身旁。

  谢铭月一手撑在桌上,拖着脸,手指勾起一缕墨发不停的转动着,一言未发。

  “小姐,佛心马上就把绢花扔了,您不要烦心了。”

  佛心捧着绢花就跑了进来,怕谢铭月不断看着绢花心情不好。

  “彩兰,你去把门打开,我到房里等你。”

  谢铭月起身回了卧房,彩兰则是几步奔到门口,把门关死。

  谢铭月坐在方榻之上,手放在小桌之上,手指随意的敲打着桌面。她要为母亲守三年的孝,因此指甲并未用凤仙花染色,还是晶莹透亮的露着肥嫩的肉,心爱极了。

  “彩兰,卫大人怎样样了?”

  从上次以后,卫凌安就不断没有来,这让谢铭月有些担忧卫凌安是不是出了事。

  “主子,卫大人这几日不在锦都,谢楠同属下说卫大人应该会在秋猎之前回来。”

  彩兰之前去了好几次龙鳞卫的暗站,都没找到一个晓得卫凌安去向的人。今日她好不容易见了谢楠,谢楠也只是说卫大人或许会在秋猎之前回来,谢楠也不晓得卫凌安到底是去了哪里,人安不平安。

  “秋猎不是要到九月份吗?如今才刚六月中旬,他要去这么久才回来吗?”

  谢铭月心里有些不快,卫大人去什么中央要去这么久,要是他出事了可怎样办啊。

  “可能是由于三皇子的事情,卫大人才要分开锦都的。”

  彩兰怕谢铭月那担忧,就编出了一个理由。

  “三皇子还没有分开锦都,我都快忘了这件事了。”

  皇宫里还有一个三皇子呢,要不是彩兰提起此事,谢铭月都要忘了。

  在谢铭月的印象里,三皇子可是要造反的,只是仿佛并不是今年,应该是两年以后的事情了。但如今仿佛由于重生,三皇子的事情有些不一样了。

  “主子,三皇子留在锦都的目的应该是不单纯。”

  “彩兰,我晓得的。你让人传话给卫大人,让他当心些。”

  谢铭月如今越来越怕卫凌安会出事,固然她晓得卫凌安不是普通人能伤的到的,但她还是会惧怕,毕竟她欠了卫凌安一条命,要还的,要不然阎王爷会生气的。

  想到自己上辈子干的坏事,谢铭月就觉得头疼,她是怎样做到杀人不见血,欠了这么多债的,真是罪恶。她如今流的泪,都是自己上辈子手上沾的血啊,太心酸了。

  “小姐,放心,卫大人不会出事的。”

  “彩兰,你进来吧,让我自己待一会儿。”

  谢铭月觉得自己有必要认真回想一下上辈子的事情了,她觉得很多事情正在往新的方向开展,她要提早谋划一下。

  晚上燕安澜叫谢铭月一同去正屋吃饭,谢铭月固然不想要看燕家人的嘴脸,但想着自己来燕府还没有同府里的人一同吃饭,就没有推脱。

  在月圆为谢铭月梳妆的时分,红绣就跑了进来,应当是听到了谢铭月要去同燕府的人一同吃饭的音讯。

  谢铭月本来正在铜镜里观赏脸,可铜镜里面突然就冒出来了红绣这张艳俗的脸,让谢铭月感到身体极为不适。

  红绣头上插着的流马钗子晃个不停,人显然是急匆匆的跑过来的。

  “小姐,今日就让红绣跟着您吧。月圆和佛心都忙了一天,应当是累了,难免会有服侍不周到的中央。”

  谢铭月从镜子里看到红绣娇羞的样子,嘴角撇了撇,没有理睬红绣,开端看自己头上的簪子。

  红绣站在一边等了良久,都没有等到谢铭月回话,就有试探性的问,“小姐,您听到奴婢刚刚说的话了吗?”

  “红绣,今日我去正屋吃饭,人有些多,我怕你会失礼,这次就不带你去了。”

  谢铭月神色宁静让人看不出来她是生气还是没有生气的样子,这让红绣有些拿不准谢铭月的心机。

  “小姐,奴婢不断都是很规矩的,您是晓得的。”

  红绣有些冤枉,她什么时分不规矩,谢铭月怎样能这样说她,真是眼瞎了。

  月圆瞧出来谢铭月是懒得说话了,就替谢铭月开了口,“红绣,小姐几今日不想让你陪着,你就不要多话了,好好的干院子里的活。”

  “小姐,是不是月圆在您面前说了奴婢的坏话,您才不信任奴婢的。”

  红绣咬着牙,用狠毒的眼神望了一眼月圆,满脸的不甘心。

  “红绣,月圆她比你要稳健,等以后我再带你去。”

  谢铭月站起身,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

  “小姐,这对奴婢不公平。”

  红绣不甘的咬着唇,眼眶都红了。

  “红绣,我原以为你是个听话的,可如今我倒是觉得自己错了。”

  冷冷的扔下一句话,谢铭月就带着月圆走了。

  路上,月圆小声问谢铭月,“小姐,您不打算把红绣送到燕安澜身边了。”

  “莹然姐姐不许我这么做,我就先诚实一阵子,反正我要在燕府里住到九月份,有的是功夫,事情都不焦急。”

  谢铭月可不想让表姐厌恶自己,她可是来还债的,不能把债主惹毛了。

  “小姐,您用不用在燕府里安几根钉子。”

  “卫大人如今在燕府里有几根钉子,若是比四个多,就不用了,人太多了,我记不住,容易伤了自己人。”

  谢铭月是真的怕自己一激动把卫大人的人给伤了,这样可就不好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小姐,那就不用安了。”

  卫凌安在燕府的钉子,光月圆晓得就有二十多了,还有很多她不晓得的。

  “不要再说了,马上就到人多的中央了。”

  出了这段小路,府里的人就会多一些,谢铭月可不想有顺风耳听了她和月圆的对话,那样她还要入手杀人,太费事了。

  不过,她仿佛曾经没有入手杀人了,手都有些痒痒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有了美人皮,谢铭月还是改不来自己坏透了的骨子。

  燕府的主屋今日特别的繁华,谢铭月才刚进院子,就听到了屋中人们的欢笑声。

  门口的丫鬟看到谢铭月到了,马上就迎了过去,怕怠慢了谢铭月而遭到责罚。

  “奴婢见过慧欣县主。”

  等谢铭月进到了屋中,屋里面立即就安静下来,本来欢乐的气氛立即就消逝了。

  老太太坐在主位上,低着头,装作看不到谢铭月的样子。

  燕安澜见到谢铭月倒是很热情的,叮嘱屋里的丫鬟道:“铭月你来了,快点坐下,站着做什么。”

  “铭月,你坐在我身边。”

  刘碧丽招手让谢铭月坐到自己身边。

  “嗯。”

  谢铭月就坐到了刘碧丽身边,望着桌子上神色各异的燕家人,想着老太太和谢姨娘会不会被自己气坏了。

  “娘,你今日不是说要给铭月抱歉吗?”

  燕安澜望着低头不语的老太太,脸上生出了愠色。

  老太太听了燕安澜的话,也就不能再继续装作看不见谢铭月的样子了,不甘愿的把头抬了起来,小声的说:“铭月,我前些日子做的有些过火,你不要放在心上。”

  谢铭月正端着茶杯喝水,固然是听到了老太太说的话,但却仍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

  “铭月,我娘她也是一片好意,只是当时有些心情冲动而已,你就不要记恨她了。”

  瞧见谢铭月没有表态,燕安澜就又替老太太说了一句,然后还用手肘碰了碰杨雨柔,让她也劝一劝谢铭月。

  “姨夫,方才老太太说话了是吗?铭月方才没有听到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