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刷视频:我能获得无数奖励 > 第238章 一月之约

第238章 一月之约


  天空。

  师妃暄的气势在达到先天大宗师境界之后终于不再上涨。

  她站立半空,白色裙袂无风自动。

  凤眸含威,俏脸蕴霜,凛然不可侵犯,直好似寒宫仙子一般。

  “陆少侠,我这一招名为【剑心通明】,一旦施展,威力无匹。”

  师妃暄面容古井不波,冷冷道:“若是你现在认输,尚且来得及,否则,轻则功力被废,重则身死道消。”

  “师姑娘,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别人越想我做什么,我就偏不做什么。”

  陆渊心中凝神戒备,嘴上却故意调侃道:“你现在想让我认输,我偏要试试你这‘剑心通明’的威力到底如何。”

  “哼!”

  见陆渊拒绝了自己的建议,师妃暄冷道:“既然如此,那就接我这一招试试看吧!”

  说罢,她右手轻轻一抛,色空剑便飞至空中,最后剑身倒立,剑尖斜指陆渊,剑身轻颤,发出道道悦耳的争鸣之声。

  看到这一幕,陆渊深吸一口气,全身功力不断凝聚,双掌握拳,收于腰间,双目死死盯着空中的师妃暄,不敢有丝毫大意。

  “剑气凌霄汉,花开彼岸天——”

  师妃暄娇喝一声,纤手迅速在胸前掐出一个繁复的手印,而后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向着陆渊一指——

  “我心即剑心!”

  刷!

  色空剑猛然一震,剑身仿佛刹那间迎风而涨。

  嗡!

  随着色空剑的震动,恍惚间陆渊只感觉整个天地突然变得静止下来,无尽虚空之中,只剩下自己和这柄色空剑。

  最关键的是,这柄明明宽不过两指,长不过一米的长剑竟然仿佛充斥了整个世界,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向着自己劈了下来。

  “好一招‘剑心通明’!”

  陆渊双眸猛地绽放出耀眼的光华。

  他知道,并不是色空剑真的如同法宝一般迎风便涨,而是因为师妃暄进入了先天大宗师境界,因此使得她这一招拥有了大宗师才能拥有的‘领域’的能力。

  换句话说,陆渊此时已经身处‘剑心通明’这一招所营造的领域之中,在这一招中,师妃暄想要色空剑多大便能多大。

  而面对领域,陆渊唯一能做的,只有硬抗。

  刹那间,陆渊体内的长生真气疯狂运转,与此同时,脑海中的宇宙观想图也愈发清晰。

  “临、兵、斗、者、阵、列、皆、前、行!”

  他双眸圆睁,直直看向空中如流星般向自己刺来的长剑,九字真言在识海之中不断回响,他的精气神在这一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统一。

  “疾!”

  就在色空剑来到自己头顶的那一刻,陆渊额头青筋绽开,爆喝一声,双臂也因为功力运转太过迅速的原因而变粗了近乎一倍,一双肉掌此时竟然好似钻石一般透明盈澈,里面的每一个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

  当!

  随着陆渊一双肉掌将色空剑夹住,一声响彻九霄的巨响也震荡开来。

  唏律律!

  听到这声巨响,尚秀芳所乘坐马车的骏马好似受到什么惊吓,前蹄猛地抬起,而后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飞奔而去。

  尚秀芳等人见状吃了一惊,但是她们此时想要去追回也做不到了,因为受到这声巨响的影响,他们只觉得全身酸软,根本动弹不得。

  尤其是不通武功的尚秀芳,更是觉得胸口发闷,头脑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一道肉眼可见的震动波也以陆渊为中心,迅速向着四周扩散开去。

  尚秀芳等人受到震动波的影响,除了功力深厚的几名护卫之外,其余人全都摔倒在地。

  场地之中,烟尘四起。

  看着地面扬起的灰尘,师妃暄的脸色也猛地苍白数分,原本站立空中的身形也瞬间晃了几晃。

  她知道,这是自己强行提升功力导致的后遗症。

  暗吸一口气,她一边运转功法,一边控制身形缓缓落地。

  “虽然使用这一招后,我在一个月内实力都只有之前的一半,但只要能将陆渊带回去,一切也都值了。”

  看着逐渐散去的灰尘,师妃暄暗自想道。

  然而,她的念头还没转完,待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一双秋波般的眸子中便流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脱口叫道:“不可能!”

  只见在灰尘之中,陆渊的身躯就好似刚才一般,屹立不动。

  而她的那柄色空剑,此时正被陆渊当做拐杖,拄着立在他所划出的圆圈之中。

  虽然此时陆渊身上的衣物因为冲击波的缘故而破碎许多,尤其是双臂,更是直接裸露在外面,嘴角也溢出了一丝的血迹,看上去异常褴褛狼狈。

  可是,陆渊到底是在她这一招‘剑心通明’中坚持下来。

  非但坚持下来,甚至连他所规划的圈都没有走出去。

  “这怎么可能!”

  师妃暄红唇张开,久久合不拢。

  她不理解。

  要知道在她使用秘法强行提升自己的修为之后,刚才她可是实打实的先天大宗师的修为!

  而先天大宗师,纵观整个慈航静斋的历史,也只有始祖‘地尼’一人达到过。

  不客气的说,陆渊刚才等于接了‘地尼’一式剑心通明。

  “他……他怎么可能接的下大宗师的一剑?”

  眼看陆渊拎着色空剑向自己走来,师妃暄竟然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尽管陆渊此时的形象看上去和街上乞丐差不多,可是,在师妃暄眼中,却是无比的高大伟岸。

  “师姑娘,你这一招,在下算是接住了吧?”

  陆渊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对师妃暄问道。

  “……嗯。”

  师妃暄沉默片刻后点点头。

  不管她再如何不愿承认,陆渊确实接下了她这自认为无论如何都不会失败的一招。

  “所以,这次的赌约算是我胜了,对不对?”

  陆渊继续问道。

  师妃暄神色复杂地看着陆渊点点头。

  “那好,就请你回去告诉令师,一月之后,我必亲自前往终南山帝踏峰!”

谷</span>  陆渊将手里的色空剑扔给师妃暄后,便不再理会对方,径直向尚秀芳等人走去。

  看着陆渊略显蹒跚的步伐,师妃暄知道,陆渊必然不像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甚至于身体之中还受到了重创,她只要出手,就能将其拿下。

  可是……

  想到之前自己的承诺,她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个捉拿陆渊的好机会。

  她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来到陆渊几人身前,道:“这是‘清心凝露丸’,乃是上好的疗伤圣药,对你伤势恢复有所帮助。”

  “多谢。”

  陆渊也没客气,随手接过。

  师妃暄深深看了陆渊一眼,施展轻功,身影几个跳跃,消失在黑暗之中。

  “陆大哥,你的伤势没事吧?”

  见师妃暄离去,尚秀芳赶紧关心问道。

  “我没事,只是脏腑受了一些震动而已。”

  陆渊微笑道:“来,你刚才受到冲击波的影响,赶紧服用这‘清新玉露丸’。”

  “我不碍事的,陆大哥,还是你用吧。”

  尚秀芳忙摆手说道:“我只是不小心跌了一跤而已,没有关系的。”

  “我其实也没有大碍。”

  陆渊摇头笑道。

  虽然师妃暄施展‘剑心通明’的时候实力是先天大宗师,可毕竟是假的,再加上陆渊现在本就很接近这个境界,以及《长生诀》和《换日大法》那堪称开挂般的疗伤作用,因此在经过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之后,他所受的伤已经好了一小半,甚至不用到明天,就能彻底痊愈。

  尚秀芳自然不知这些,还是劝说陆渊赶紧服用。

  陆渊无奈,架不住她的苦劝,只得服下一粒。

  “不过陆大哥,咱们今晚可能要真的露宿野外了。”

  尚秀芳苦笑说道:“刚才马车受惊,已经跑到不知哪里去了,车上还有我们休息所需的帐篷。”

  “不会。”

  陆渊哈哈一笑:“秀芳,你忘了我是一名修道之人了吗?”

  “咦,陆大哥,难道你还能变出帐篷不成?”

  尚秀芳惊喜问道。

  “住帐篷多不舒适?”

  陆渊微微一笑:“咱们住房车。”

  “房车?”

  尚秀芳还没来记得询问,便见陆渊一挥手,眼前便出现了一辆好似小宫殿一般的巨型金属盒子,最奇妙的是,在这个金属盒子下面,还有好几个类似车轮的物品。

  “这辆房车便由秀芳和小翠居住,”

  说着,陆渊再一挥手,又一辆房车出现:“这辆,则由我和张大哥几人居住。”

  尚秀芳因为之前在马车上早已见识过陆渊的神奇,因此虽然惊奇倒也还能接受,可小翠几人就不然了,他们看向陆渊的眼神早已变得敬若神明,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尤其是要和陆渊住在同一辆房车的几名侍卫,更是说什么都不敢与陆渊同住,陆渊无奈,只得又变出一辆房车。

  不过,当次日醒来,陆渊就发现这几名护卫以及侍女小翠全都一个个顶着黑眼圈。

  “小翠,你们这是怎么了啊,昨晚睡得不舒服吗?”

  尚秀芳奇怪问道:“我感觉房车上的床睡着很舒服啊,温度也不冷不热,非常适宜。”

  她感觉昨晚睡得这一觉,大概是她这些年最舒服的一觉了。

  要不是不好意思,她几乎想对陆渊提议,以后他们就不住客栈全住房车了。

  “小姐,这可是陆真人变出来的仙家宫阙,我们哪里能睡得着?”

  听到尚秀芳的询问,小翠先敬畏地看了一眼挥手便将偌大的房车‘收’起来的陆渊,而后这才小声答道:“能够在仙家宫阙里住一晚上可是奴婢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我怎么睡得着?”

  听到小翠的回答,尚秀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若不是陆渊在马车上解释过他不是神仙,怕是也会和他们一样的反应。

  “好了,秀芳,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这便赶路吧。”

  陆渊将房车收起,又变出一辆越野车,道:“咱们今天不乘马车,乘汽车。”

  “汽车?”

  看着眼前这个比房车小上一号的金属盒子,尚秀芳好奇问道:“这种车是靠气运动的吗?”

  “差不多吧。”

  陆渊也没有多解释,拉开了后座车门,示意尚秀芳进入。

  然后,他正准备让小翠也进去,就见她早已经躲远,不断说什么‘自己福薄,不敢上仙人的坐骑’云云。

  陆渊无奈,只得变出两匹骏马让小翠驾驭,自己则进入了驾驶室。

  “好长时间不开车了。”

  点着引擎,陆渊轻踩油门,听着熟悉的引擎声,陆渊面露微笑。

  尚秀芳坐在后座,偶一回头,就见车窗外的小翠正对自己露出一个暧昧的微笑。

  她先是一愣,随即这才明白过来,小翠哪里是不敢上仙人的坐骑,分明是故意为自己和陆渊创造独处空间。

  毕竟,这汽车也算是一个密闭空间了。

  想到这里,看着前面的陆渊,尚秀芳娇艳的脸颊上升起两团红晕,愈发艳光四射,美丽动人。

  要说她对陆渊没有动心,自然是不可能的。

  毕竟不管从相貌,到才学,到气质,到实力,陆渊都可以说的上人中龙凤,再加上这变化之术的加持,尚秀芳自问,她此生怕是再难遇到和陆渊比较的才俊了。

  可是,她纵然对陆渊有心,却担心陆渊对她无意。

  前些天便已经在手机中看到过商秀珣,知道这个容色绝丽的场主早已和陆渊缘定三生,她自问和商秀珣相比,除了容貌上略占一些优势之外,她再没有任何可以拿得出手的地方。

  或许旁人会对她‘天下第一才女’的名头看重,但说到底,她的身份还是一个卖艺为生的贱籍。

  对于陆渊这种将来必定成就一番大事业的人来说,哪怕陆渊愿意接受她,也只能是做妾,否则陆渊将会被天下人取笑。

  也正因为她对自己身份的自卑,才使得她满怀心事,却不敢表露分毫。

  “唉。”

  看着前方驾车的陆渊,尚秀芳幽幽一叹,秀丽的脸颊上闪过几分愁云。

  陆渊自然不知尚秀芳心中所想,他正专心驾驶着越野车,享受自己在大唐世界的第一次驾驶之旅。

  开车,多是一件美事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