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生而为狗,我很抱歉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犬大将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泷姬抖抖身体。

温热的鲜血顺着身体滑落,体表洁白的绒毛被血水濡湿,一缕一缕的,甩也甩不干净,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想也没想,泷姬重新化为人形。

呸呸两声,吐出牙缝里的骨渣滓,她抹了把脸,小手攥着衣角,使劲一拧,血水被哗啦啦挤出来。

丛林间的风,打着旋从他们脚边拂过,很快就将血液本身的温度带走。鲜血不再温热,这让被鲜血喷了满头满身的泷姬,被风吹得打了个哆嗦。

她瑟瑟发抖,双手抱着自己,不停打喷嚏。

这副既狼狈又可怜的模样,看得犬大将又好气又好笑。

“……你刚刚不是这样的。”

那个一脸孺慕信赖看向自己,无比善解人意,无比嘴硬心软的女儿,仿佛只是他的幻觉。

“嗐,这不是想你给我出气嘛。”

泷姬不仅毫不掩饰地默认了,还反过来语重心长安慰他,“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有求于你之人的嘴。”

“……哪里来得浑话?”

停了停,犬大将忍不住笑出声。

至此,他还有什么不明白?

叹了口气,他无奈地敲了一下女儿的头。

然后,差点被翻脸无情的女儿咬掉手。

犬大将:“……”

行吧。

谁让他是狗男人呢。

“这次就算了,但以后,你可不能继续这么做了。”

犬大将将她放下来,一边帮她擦脸的血,一边好声劝,“死神鬼再不济,也是大妖怪,你就这么吃了他,是想撑死自己吗?”

哪怕她是大妖怪之子,以她现在尚且年幼的身体,也无法承受一个成年大妖怪的妖力。

这样鲁莽冒进,迟早是要吃大亏的。

泷姬眨巴眨巴眼,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突然,她抬手指向他身后,一脸惊恐:“啊,危险,小心!”

犬大将下意识出手。

循着异响,手中握着的月相长杖电射而出。

偷摸逃跑的死神鬼只感觉胸口一阵巨痛,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从他身后贯穿而来的月相长杖,就以强大的惯性,带着他身体,狠狠掼入泥里!

“犬大将,你言而无信!”

死神鬼猛地吐出口血,再生出脑袋后,就连逃跑都很勉强,如今伤势又重了一分,身体已经虚弱到了顶点,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对死亡的恐惧,让他声音变得极其高亢凄厉。

“你欺骗我了!”

“你明明说过,只要我向你女儿道歉,你就会把武器还给我!”

“可现在呢?!”

“你偷了我的绝招不说,竟然还要赶尽杀绝!犬大将,众妖称赞你温和敦厚,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卑劣的小人!”

“还有你这个女儿……真后悔,没有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将她送入冥道!”

他骂过犬大将,就开始骂泷姬,不停通过咒骂发泄内心恐惧。

犬大将看了眼正在跟三花猫玩额头碰额头游戏的女儿,颓丧无比,感觉自己的一世英名正在随风远去:“……这次,我真是不是故意的。”

偷偷摸摸逃跑,一点也不光光明正大,而且,他还有前科……

死神鬼:“……”

脏话,很难听的脏话。

“爸爸,他骂我,我能还回去吗?”泷姬仰视犬大将,征求他的意见。

“……注意分寸。”犬大摁了摁眉心。

“好哒,爸爸!”

泷姬喜笑颜开,蹦蹦跳跳来到死神鬼身边,一手抱着三花猫,一手握住月相长杖,猛地拔、出来,带得血液飞溅。

死神鬼吃痛哀嚎:“死、死丫头!”

回应他的,是清脆的“咔嚓”声。

只见,月相长杖从中间被咬成两截,变成了紧靠一层皮相连的双截棍。

死神鬼难以置信看向她,脸色煞白,瞳孔骤缩成针尖一点。

“嘻嘻,看见了吗?”

泷姬低头俯视死神鬼,冲他笑得天真无邪,露出洁白结实的八颗笑齿,手里举着变形的武器,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逗狗似的,“这个东西,我把它咬断,当做磨牙棒,丢进垃圾堆里,都不还给你,气不气?气不气?你说你气不气?”

“啊啊啊——”

死神鬼长啸一声,再无法克制内心的愤怒与憎恨,猛地扑向眼前那个狐假虎威的死丫头,誓要她付出代价!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该死的臭丫头!”

几乎只是眨眼间,死神鬼那双意图拧断泷姬脖子的手,就来到眼前!

泷姬还傻乎乎地嘚瑟,根本没料到自己死期降至。

死神鬼只感觉大仇将报,心下一阵快意。

这次,他再不会手下留情。

他要一把拧断这个臭丫头的脖子!

电光石火间——

眼前,陡然爆出一道红光!

随着仿佛凭空而来的吞咽声,死神鬼的声音戛然而止。

“嗝——”

半空中,龙形虚影打了个饱嗝,甩甩尾巴,扭头冲回泷姬眉心。

犬大将:“……”

泷姬晃晃被撞得晕乎乎的脑袋,丢掉坏掉的月相长杖,啪嗒啪嗒过来,将沾上血的手在犬大将洁白的直贯括袴上擦干净。

犬大将盯她。

泷姬歪头:“不是我吃了他,我很听话,也很注意分寸。”

犬大将:“是你的刀。”

泷姬双手托腮,星星眼:“哇,爸爸你好厉害,竟然一眼就认出来了!妈妈一开始看到会动的龙形妖纹时,还吓了一跳,连忙请来桃源乡的白泽帮我瞧,生怕我是有什么大病。”

“所幸,只是刀而已。”

“虽然我现在还无法彻底掌控它,但它真的很好用,不说如臂使指吧,也算跟我心有灵犀。”

“哎哎哎,爸爸,你到底是怎么一眼就认出这是刀的?难道是比较聪明吗?不应该啊,你可是狗嗳……”

犬大将:“……”

为什么能一眼认出来?

当然是他早就被那把刀咬过了。

原本以为那把刀不受控制,才会在她睡着后偷偷溜出来伤人,没想到……竟然是跟她心有灵犀。

怪不得他向凌月仙姬求证的时候,会得到那么微妙的回答。

犬大不由仰天长叹。

我怎么就是条狗呢!

然后,将有空没空就喜欢阴阳怪气自己的女儿抱在怀里,好一通rua,直把她气得吱哇乱叫,怒目圆瞪,眼角含泪,才停下自己作恶的手。

“头发,我的头发!你把我头发弄乱了!”

泷姬捂着乱糟糟脑袋,气到发抖,“可恶!”

“竟然趁着我放不开抱着猫猫的手,就使劲欺负我!你这个坏爸爸,狗男人!我讨厌你!”

“没关系,父亲爱你就行。”果然,这才是他女儿。

“我才不要你爱!”

“没关系,我要就行。”用魔法打败魔法,犬大将已经学有所成。

泷姬一口气哽在喉咙里。

突然明白,“教会徒弟。饿死师父”是什么意思。

失算了。

但不想承认。

于是,气不过的泷姬,干脆一口啃在犬大将脖子上。

犬大将敏捷捏住她腮帮子,可不敢让她没轻没重的嘴落实了。

“松、松开……狗男人!”

犬大将低着头审视她的嘴巴和獠牙,在经过一番认真端详后,突然煞有介事道:“你果然随我。不仅原型跟我别无二致,就连这一口锋利无比、无坚不摧的獠牙也像极了我。”

“看你用得这么顺手……怎么样?乖女儿,比起你母亲的獠牙,果然还是我的獠牙更好用吧?”

“你胡扯!”

“明明是妈妈的更好,而且,我长得也更像妈妈!”

泷姬愤怒地拍着手下结实的手臂。

“你母亲有眉心月,你有吗?你母亲牙齿天生带毒,你有吗?更不要说,你母亲耳朵还是长长的,你耳朵长吗?”

狗男人不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甚至还会阴阳怪气地使用排比了。

泷姬瞳孔地震,完全没料到他竟然有此功力,捂着胸口,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被狗男人气昏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