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生而为狗,我很抱歉 >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杀生丸都已经想好了。

只要追上泷姬,绝对要给她开五六七八个洞。

不打她个半死,难消心头之恨!

然而,真等他气势汹汹找到泷姬,暴走的杀意却像暖阳下的碎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泷姬跌坐在在月长石消失的地方,双手捂着脸,佝偻起背,伏在光洁的地板上,抽泣呜咽。

之前,她身体包裹在层层叠叠的华裳里,除了脸色苍白点,身上脏了点,察觉不到什么异常。

如今,她蜷成小小一团,后背蝴蝶骨就在华裳下若隐若现,支棱出嶙峋的弧度。

杀生丸这才意识到,在长达半年的独自寻觅中,她真的吃了不少苦。

泷姬大抵是太过悲伤,嘴里哀哀唤着月长石的名字,沉浸在无法纾解的情绪里,丝毫没有察觉到杀生丸的到来。

望着仿佛被彻底夺走精气神的泷姬,杀生丸只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可手里刀子举了放、放了举,最后,还是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被他迁怒似的狠狠摔在地上。

“不见了。”

“杀生丸,我们弟弟不见了。”

泷姬呜咽着,松开捂着脸脸的手,失去手指的阻拦,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滚落,很快,就将她衣襟打湿得一塌糊涂。

“哪里都没有,什么地方我都好好找过了,然而,不管是哪里,都没有它的踪影……”

“它怎么会离开我?”

“我们明明约定好了,要一起渡过每个日出黄昏,看每一次的花开满树……我们明明约定好了的!”

“呜呜,它为什么会不要我?”

“杀生丸,月长石怎么就不要我了?”

“无论它想做什么,哪怕它是想换个主人,哪怕它是再也不想看见我,只要可以跟我说一声,我什么都会帮它做到。我这么喜欢它,只要它能高兴,什么我都愿意做!”

“可它一声招呼都没跟我说,就突然消失不见。”

“我真的好担心,外面那么危险,它独自万一遇到危险可怎么办?……”

说到这里,她已然痛苦得地说不出话,双手重新捂着脸庞,呜咽不已,颤抖的声音透露出无尽哀戚绝望。

“怎么不带我走呢?”

“哪里我都会陪你一起……”

“月长石,呜,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带我走吧,月长石……”

……

……

杀生丸沉默下来。

月长石究竟是如何死的。

他还没来及从母亲那里得知,就被母亲三言两语轰走。

但仔细回忆起来,月长石的消失,似乎早有征兆。

大概是前年春末。

月长石淘气扑鸟,从山墙上跌落,摔伤了腿。之后,就彻底安静了下来,再也不胡闹了。

平日里,不是静静窝在泷姬怀里呼呼大睡,就是默默陪在他身边——虽然他并不需要。

——月长石开始老了。

十余年的时间,只够他堪堪高过铁碎牙,然而,那却近乎是月长石漫长的一生。

杀生丸薄金色的眸子微不可查地动了动。

异样情绪,丝丝缕缕爬上心头。

说到底。

月长石,也只是一只普通野兽而已。

无论被倾注多少爱意和期许,都无法顺从心意改变它的结局。

所幸,自己并没有像泷姬一样,跟它缔结深厚情谊。

杀生丸无法理解她的心情,却也无法继续对沉浸在悲伤中的她出手。

于是,他下定决心,在泷姬恢复正常之前,都不要再见她。

免得下不去手不说,还要气坏自己。

重新回到云上城,泷姬就变成了小哭包。

除了哭,就是哭。

偶尔安静下来,也只会呆呆窝在院子里,可只要一想起月长石的事,就会陷入无尽悲伤,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昼夜不停,仿佛永远不会停下来。

即使是距离她院子最远的杀生丸,都经常听到她昼夜不停的无助呜咽。

“大妖怪的体力,是让她干这种蠢事的吗?!”

杀生丸被她气得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眼下都浮出青黑。

最后,干脆不睡了,直接找她去。

泷姬宛若一条死狗,哀哀趴在屋顶。

眼珠通红,蓄漫水气,恹恹地眨眨眼,泪水就顺势而下,打湿她脸上皮毛,抽泣间,如断了线的珠子,簌簌滚落。

“不要哭,吵死了。”

杀生丸居高临下,金瞳冷冷盯她,夜风撩起他袖角,烈烈作响。

泷姬把头一扭,不看他,继续哭。

“不准哭。”

杀生丸蹲下身,手指揪起她没精神耷拉下去耳尖,把她脸拽向自己。

“就哭就哭。”

泷姬晃晃脑袋,将耳朵从他手里解救出来,“我都已经难过得快要死掉,可你却只会让我不要哭……呜呜,果然,只要是狗男人,不管大小,都讨厌极了!

杀生丸差一点没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深吸一口气,思忖再三,还是没把月长石的死讯拍在她脸上。

杀生丸坐到她旁边,看着她哭。

泷姬哭了一会,止住声音,怀疑瞅他:“你怎么还不走?……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杀生丸冷笑:“你以为我是你?”

泷姬:“不是嘲笑我,难不成……你是来陪我的?”

杀生丸俯视着她,很想将“你在想屁吃”几个字砸在在她脸上,可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样子,伤人的话怎么也吐不出来。

泷姬眼泪顿时落得更凶了,咬着爪子,哭得梨花带雨:“你好讨厌啊,杀生丸。月长石不见,我就已经够难受了,你还要来招惹惹我!”

“呜呜呜,你肯定是因为我之前扣了你黑锅,所以才会故意摆出要陪我我样子,好让我心生歉疚。”

“别做梦了,我才不会跟狗男人道歉。”

“你这只狗,甚至连承认杀了月长石,让我出出气,好让我别再无望寻找的勇气都没有……一点也无法体谅我的心情!”

“呜……狗男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是是是,我们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就你好。

杀生丸扫了她一眼,咽下后半句话,不跟傻瓜计较。

云上城,位于极上高空。

秋夜澄净,满月盈盈。

失去云彩的遮拦,无数星子挣脱夜的束缚,汇聚成一条横贯天幕的长河。

夜深露重。

星月之光也无法点亮的庭院深处,则传来秋虫瑟瑟鸣声。

“让我抱抱。”

泷姬往他身边挪挪,伸爪子戳戳他后腰。

杀生丸也斜她,觉得这个狗姐姐可真会蹬鼻子上脸。

泷姬蔫眉耷眼,把弱小无助又可怜写在脸上:“月长石不见了,没有毛绒绒、软乎乎陪着,我睡不着……”

杀生丸:“你觉得我会信吗?”

泷姬哭唧唧瞅他。

“仅此一次。”

对视良久,杀生丸败下阵来,咬牙切齿道。

泷姬破涕为笑,连连点头。

杀生丸心不甘情不愿变回原形。

屋顶上,顿时出现一大一小两只毛绒绒的雪团子。

一只通体雪白,机警的双耳直直竖起;一只柔软的长耳耷拉下来,眉心生着一枚蓝色新月。过分相似的外形,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拥有相同血缘。

泷姬把杀生丸紧紧抱在怀里,感受着身下传来暖和和的温度,内心悲喜交集。

闭着眼睛不看的话,他还是有那么几分像月长石的。

只是,一想到月长石,她就又忍不住要掉眼泪。

泷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到打嗝,难过的同时,嘴里也闲不住,滋溜滋溜给身下的小狗崽子舔毛。

就像曾经她对月长石做过的那样。

“滋溜滋溜……呜呜呜,滋溜滋溜……”

杀生丸如遭雷劈,呆滞当场。

被、被舔了!

母亲都没这么舔过我!

我!脏!了!

等杀生丸震怒回神,已经晚了。

猝不及防的他,被泷姬无耻地摁在身下,劈头盖脸舔了个遍,就连软乎乎的肚皮都没被放过。

浑身上下的细绒毛都被她的眼泪和口水打湿,霸道强势的气息黏在身上挥之不去,一道“我已经不再是我,而是泷姬的狗”的戳子,硬生生盖在他身上!

舒服、羞耻、窘迫、尴尬……

万千滋味涌上心头,过于强烈的情绪变动,直接让单纯幼小的杀生丸露出难得一见的傻乎乎表情。

想哭。

然而,本能却驱使他放松四肢,让她继续继续。

杀生丸近乎惶恐地绷紧到极致的理智之弦,不想让自己做丢脸的事。

可就在他正拼命压抑着自己丢人本能的时候,耳边竟然传来泷姬不知死活的抱怨,“好长啊,怎么这么长?呜呜呜……你毛怎么这么长啊,黏在舌头上下不来,呜呜,可恶,这样的话,就跟月长石一点都不像了……”

杀生丸:“……!!”

变回人形,一脚把她踹下屋脊。

泷姬措手不及,叽里咕噜滚下去,噗通砸到地上,被摔得嗷呜嗷呜惨叫。

如闻仙乐。

杀生丸长长吐出胸中压抑已久郁气,心满意足地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