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生而为狗,我很抱歉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泷姬小是小了点。

但她有个优点。

那就是, 一旦被逼到极致,她可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自己的刀无法完全操纵,没关系,能操纵的部分, 她取出来了。

——一点寒芒。

就攥在她掌心。

锐利、冰寒、仿佛是极致杀意的结晶。

只是从指缝里露出些许, 刺目的锋芒一闪而逝, 身侧, 参天巨树随即凭空折断。

断口处干净利落,望之心悸。

“刀子,可不是这样用的。”

泷姬身前, 粗壮的树干身上逐渐浮出一张苍老的人脸,他缓缓睁开眼,语调有着看穿世事的平静,一丝波澜也无, “这样锐利的锋芒, 失去刀身的束缚, 会毫不留情刺伤持有者。”

“我能操纵它。”

“呵。”

朴仙翁忍不住笑出声,像是看着自己天真无邪的后辈, 并有嘲讽的意思, 有的, 只是长辈看向晚辈犯蠢时的慈爱, “松开握紧的手, 好好看看你自己手心。”

“泷姬……那并不是操纵, 相反的,恰恰是你最无法掌控的部分, 才能被你不合时宜地取出来。”

“放回去吧。”

“再使用下去, 它会让你很痛苦。”

“真的吗?”

“是真的。你还有很长时间可以慢慢长大, 完全没必要……”

“我不信。”

泷姬歪头瞅他,笑着打断他的话,非但没有松开手,重新将这不受控制的东西收回身体的意思,反而握得更紧了,“既然在我手里,肯定就是听我话的。”

“我能把握得住。”

“我会把握得住。”

“而你需要做的,就是提供给我可以承载它的树枝。”

“其他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朴仙翁:“力量上的不足,可不是靠区区决心就能弥补的。泷姬,即使你是完全的大妖怪,也无法……”

泷姬抬手,做出停止的手势:“我来到这里,不是想听你说教的。”

她心意已决。

“我之前听爸爸说过,你的树枝坚硬无比,更制作了铁碎牙和天生牙的刀鞘。我想,如果是你的树枝的话,应该能经得住这一点寒芒的损耗。”

她之前已经试过很多次。

不管是坚硬的精铁,还是星陨后的残骸,都无法在这一点寒芒下存在很久。

实在是没办法了,她才会将希望寄托在朴仙翁的树枝上。

“本来,我可以慢慢用话来说服你,但我最近真的很急,根本没有那个心思和你虚与委蛇。所以,个人建议,你最好不要太为难我。”

“不然……我就要亲自来取了。”

“狗狗着急起来,可是很粗鲁的,到时候弄疼你了,可不要跟我爸爸告状。”

经过了一番波折,泷姬最终还是顺顺利利拿到了朴树枝。

“这是我主枝的一截,比起铁碎牙和天生的刀鞘,要更结实一点。”

“你拿去吧。”

望着握着树枝,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少女,朴仙翁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着急,但作为一个树龄超过两千岁,看遍世事沧桑的老东西,还是想提醒你一句。”

“你是尊贵的姬君,是西国未来的王,更是你父母手心的掌上明珠。”

“不管遇到何等棘手的问题,你都不应该自己扛。”

“回头看看你父母吧……”

“小孩子,有向父母哭诉委屈的权利。”

“超了。”

泷姬像是没听见他的话里的好意,碎金的眸子专注凝视着手里的一截新木,“你说要提醒我一句,可到现在为止,都已经四句了,并且,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不过呢。”

“我很感激你的鼎力帮助,这些话,我都有好好听着,剩下的,我就不听了。”

“谢谢,告辞。”

泷姬冲他摆摆手,转身就走。

泷姬得了一杆木质长长矛。

矛杆前细后粗。

矛身她比还长。

用料是最普通的木头,看起来平平无奇,毫不起眼。

唯独,矛尖一点寒芒,闪着逼人的锐色。

明明不是趁手好用的武器,可她挥动起来,却是虎虎生威,威力十足。

“怎么突然用起这种东西?”

无惨很奇怪。

往日,他们一起出来打猎觅食,都根本用不上武器的。

“有个妖怪,我想吃她很久了。”

泷姬笑着拔出掼妖怪体内的长矛,挽了个花活,甩净矛身上沾染的血污,“只是,她有点强,等我把这个武器顺手了,就去把她抓过来、宰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尝尝她的血肉。”

“会有危险吗?”

“问题不大。”

泷姬嘴上是这样说的。

然而,真到了出发捉妖的那天,她却带着两面宿傩,先拐去了一处笼罩着经年不散雾气的嶙峋山谷。

两面宿傩在雾气外围等她。

她走入迷雾,很快,抵达深沟陡崖底部,再一次见到了这里的主人。

——龙骨精。

“你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龙骨精恢复成人形,望着已经长成半大少女的泷姬,很惊奇,“又迷路了吗?”

泷姬原本打好的腹稿,被他这一逗趣,没忍住,扑哧一声乐出声:“才没有!我已经不是小狗崽了。这次特意来找你,是有点事,想求你帮忙。”

“什么事?”

说着,他状似不经意向她身后瞥去。

犀利的目光,透过层层迷雾山峦,直直看见那个正在等着她回去的两面宿傩。

“我准备去做办一件大事。”

“如果我回不来的话,想麻烦你,替我给妈妈带句话。”

“带话?”龙骨精不明所以。

“嗯。”

泷姬点点头,“真是很对不起,是我没有用,才会便宜了别人。”

“希望妈妈不要为我难过,就当我是去找月长石了吧。”

“如果有下辈子,我会自觉煲成汤,喂给妈妈喝。”

“所以,以后妈妈要是想我了,就多喝点汤。”

“——那就是我。”

龙骨精脸上笑意一凝:“你为什么不亲自告诉她?”

泷姬不好意思别过头,碎金眸子四处乱瞟,脚尖不安地踢踢石子儿:“我怕我这话都还没说完,妈妈就会亲自把我煲成汤,一口喝掉。”

“而且……”

“我也有些不敢见她。”

“一旦见到妈妈,我就再无法坚定决心了,恐怕,还会像之前那样,抱着她不停哭唧唧。”

“……我不想再那样了。”

“当然,这只是最坏的结局。也许,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也说不定。”泷姬吸了口气,平复好心情,冲他故作轻松地笑笑。

不知道是在宽慰他,还是在宽慰自己。

龙骨精没有拆穿她,思考片刻,还是同意了帮忙。

泷姬感动不已,上前紧紧拉住他一只手,使劲晃啊晃:“呜,你真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龙骨精纵容看她。

抬起空闲的手,宽厚温暖的掌心抚了抚她鬓发。

泷姬再接再厉。

拇指和食指稍微分开一条缝,羞赧地提出自己第二个要求:“我能不能麻烦你,再给我大狗子弟弟带句话?”

“你说。”

“如果我真的回不来了,让他千万不要忘记帮我喂猫。”

泷姬吸了吸鼻子,“哦,对了,不要让大狗子把我不在了的消息告诉他。”

“这次出来,怕他担心,我都没告诉他我是准备做什么。他那么黏我,要是知道我不在了,那得多伤心啊。”

“就当……我有了其他猫,沉迷野花猫猫不可自拔好了。”

“如果大狗子愿意帮我好好照顾我他的话,下辈子,我也一定会报答他的。”

“我会把原本给妈妈准备的汤,也分他一半……嗯,没错,就是这样!”

“……好。”

龙骨精差点被她认真的语气逗笑。

交代完紧要事情之后,泷姬再无遗憾了,开心地跟他挥手告别。

龙骨精笑着目送她离开。

直到她带着那个人类,彻底从领地上消失,龙骨精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失。

他想也没想,重新化为体型巨大的可怖龙蛇,身体弹射而出,顷刻间直窜云霄,消失不见!

一路风驰电掣。

很快,那道极具威慑力的庞大身影,就化作一道黑色闪电,直直落入云上城。

“犬大将呢?”

“谁知道他去哪里了。”

凌月仙姬侧倚榻上,漫不经心道,“也许,是去巡视领地也说不定。”

“您知不知道,他与泷姬之间……”

“知道哦。”

凌月仙姬很平静,潋滟生姿的美目瞥了他一眼,“那孩子总是喜欢做些自讨苦吃的事,遇到无法理解她心情的犬大将,自然就只有被气哭的份儿。”

“……您不管她吗?”

“管,当然管。”

凌月仙姬侧首支颐,“我又不是狠心的母亲,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孩子找死而无动于衷。”

龙骨精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刻,就听她继续道:“只是,那孩子的主意未免也太大了。只是个臭狗崽子而已,不学着杀生丸,做个省心的乖狗狗,讨我欢心。反而,学起了她父亲的坏毛病,牙齿还没长齐呢,就想充当守护者,庇护别人。”

“呵。”

最后一声看似毫无波动的轻嗤,听得龙骨精头皮发麻。

凌月仙姬语调一转:“不过,虽然她这样让我伤心,但作为心爱孩子的母亲,我可不舍得教训她。”

“不得已……只能借外人之手,稍稍给她一个教训罢了。”

龙骨精难得沉默起来。

这个感觉……

就好像,自己做了多余的事似的。

“谢谢您的好意。”

凌月仙姬缓缓站起身,雍容华贵的衣袍随着她的动作,窸窣作响,“如果不介意的话,您可以跟我一起看看,我女儿哭唧唧的模样,一向非常有趣。”

不。

我不觉得有趣。

心里虽然是这样想得,但龙骨精到底还是无法坐视自己认识的孩子走上死路。

“好。”

他如是回答。

首战告捷。

两面宿傩轻易松斩杀一只口吐黑云,自称“饕餮”,一听就是跟“梼杌”出身相同的妖怪。

拆骨扒皮,就地生火。

“宿傩,做我的猫吧。”

泷姬两手不沾阳春水,毫不心虚地坐在两面宿傩身后,手托下巴,就等投喂。

只是,也许是他后背结实壮硕的腱子肉太过晃眼,泷姬眼睛一花,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开口提议。

“你脑子是被黑云冲喷傻了吗?”

两面宿傩扭头,上下打量她一眼,并没有看到她哪里受伤,旋即发出友好的关心。

“才没有呢。”

泷姬捡起身边的石头子,砸他脑袋,在他睇来警告的视线时,趾高气扬地昂起下巴,摆出“真是便宜你”的表情,“虽然你跟月长石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既不香,也不软,浑身都是硌人的硬邦邦,但看在我们可能要被煲成一锅汤的份上,我勉勉强强愿意放低标准,也让你也做我的猫。”

“我会像喜欢月长石那样喜欢你,不会让你孤零零死去。”

“而我呢,身边有猫陪着了。这样的话,即使丢脸的死掉,也不会那么难过了。”

两面宿傩十分感动,然后让她闭嘴。

泷姬苦口婆心劝:“宿傩,我告诉你,可不是谁都能做我的猫的,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泷姬还想说什么,却被两面宿傩捏着下巴,拽到身侧过来,暗红色的四只眼睛眯起,借住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直直看入她眼底:“你不会死。”

“我觉得很悬。”泷姬砸吧砸吧嘴,坦言。

“我说了,你不会死。”

两面宿傩低下头,望着已经被自己拽到自己膝上,还一脸不服气的少女,一字一顿,又重复一遍。

“可我就是觉得悬,你做我的猫呗。就当是……”

话还没说完,泷姬就感觉腰肢被一双大手握住,紧接着,身体一阵悬空。

要被丢出去的恐慌,驱使着她惊呼出声,手指下意识抓向身边之人。

她扒拉着两面宿傩脖颈,好悬没飞出去,最后,平安落到他怀里。

虽然没有丢到脏兮兮的泥地里,但他的怀抱真的很硬、很硌人,坐起来一点也不舒服!

泷姬气愤地从两面宿傩怀里仰起头,碎金的眸子谴责地瞪他:“你吓到我了!”

两面宿傩垂下视线,迎着她的目光,没说话。

只是抬起手,沾上鲜血的拇指摩挲着她气鼓鼓的脸颊,温热的血迹,在她细腻瓷白的肌肤上留下刺目的红痕。

过分鲜明的颜色对比,让他暗红色的眼瞳浮出复杂的神采。

泷姬可不管那么多。

不高兴别过脸,他指腹上有粗糙的茧子,划得她皮疼,同时,嘴里叽叽喳喳抱怨:“不准摸不准摸!你摸得我疼死了。都不做我的猫,才不要给你摸!”

两面宿傩直接无视她无理取闹的要求。

像是玩上瘾了,手指在她脸上一摁一个红点,声音低沉喑哑:“我说你不会死,你就不会死。即使这段时间,你陪着无惨玩得乐不思蜀,完全把当时我们的约定抛之脑后,你也不会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