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生而为狗,我很抱歉 > 第46章 第 46 章

第46章 第 46 章


“当、当然啦。”

泷姬掌心抵着无惨肩膀, 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道,“我的猫不仅会这样蹭我, 还会亲我,甚至, 还会踩……”

“这样亲吗?”

无惨张开嘴, 用舌尖和唇咬了咬她的耳垂, 感觉到她的身体立刻紧绷,内心的愉悦更是难以描述。

“无惨!”

她的声音都在发抖。

无惨听在耳里,只感觉一股色厉内荏的甜蜜娇憨, 扑面而来。

他再难克制内心的欲望, 唇下移, 在她颈部、锁骨处留下一道道炙热触碰。

搁在她腰上的手, 也开始顺着衣裳纹理游移着,手指灵活地钻入她腰带, 隔着一层丝织物, 可以清楚感受到她绷紧的腹部肌肤。

只要稍稍用力,就可以扯开她的衣裳,跟她更加亲昵的纠缠……

无惨梅红色的眸子深不见底, 理智上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然而, 本能却叫嚣着掠夺、侵犯、占有。

“没关系。就算她还不懂男女情爱, 也没关系。”

“她还小, 我大可以慢慢养大她。”

“她不懂的一切, 我都可以一点点交给她……爱的事也好, 欲求的事也罢……”

无数念头飞快闪过脑海, 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危险极了。

“无惨!”

泷姬慌忙摁住他差点钻入自己衣襟里的手, 想要躲闪,可身后就是结实的墙壁。

她被牢牢罩在无惨身下,随着他的动作,心脏剧烈跳动,呼吸震颤,不复之前规律,碎金的眸子也渐渐蒙上湿漉漉的水色,有不知所措,更多的却是茫然。

——就,很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

无惨反扣住她的手,修长有力的手指顺着指缝,与她十指相扣,轻柔却不容拒绝地把她双手摁在身侧。

喷洒着滚烫气息的口鼻,在她颈部上下游移。

时不时,留下一个足以下方身体更加绷紧颤抖的吻。

泷姬的反应,很好地取悦了他,让他更加游刃有余起来。

“你能不能……不要亲我脖子?”

“为什么?”

无惨笑出声,非但没有停下的意思。

感觉到身下身体瑟缩了一下,他眸光更深,咬了她一口。

“太痒了,我有点使不上劲儿,都要站不稳了……”

“你可以抱着我。”

无惨愉悦扬起唇角,引导她的手落在自己后背,攀附着自己肩膀,同时,一只腿伸入她腿间,支撑着她下滑的身体。

“不、不能这样……”

泷姬咽了口唾沫,碎金眸子越过无惨身体,落入点着石灯笼的庭院,身体愈发僵硬,不听使唤的手指,抓扯着无惨披散而下的长卷发,想将他扯离自己。

“怎么不能?”

无惨揶揄的笑声还没有笑完,就听泷姬喑哑着嗓子,哆哆嗦嗦开口:“我、我妈妈看着我的表情,越来越奇怪了……她就在你身后……”

无惨:“!!”

凌月仙姬并不喜欢在人类中停留。

找到女儿后,也没有对那个堪称冒犯的人类投以过多关注,拎着她后衣领,去了城外。

皎洁的月色从天而降,莹莹辉芒散落在生满荒草的原野上。

枯色秋草结着一层白霜,在月华的映照下,闪着珍珠粉润亮的色泽。

寒凉的秋风拂过原野,枝叶草蔓发出窸窸窣窣的碎响。

“听杀生丸说,你的身体已经没事了?”

泷姬点点头。

凌月仙姬这才长矛丢给她:“既然没事了,这个就收回去吧。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需要你破釜沉舟了。”

“嗯嗯!”

泷姬果断收回那一点寒芒,望着神情平静的母亲,感动不已,扑到她怀里,仰起头,星星眼,“呜呜,妈妈你真好!”

“原本,我还以为这个东西丢在了东国,没想到,是被妈妈收起来。”

“妈妈,你好爱我呀!”

“妈妈妈妈,我以后也会更爱更爱你的哦~”

狗狗比心。

凌月仙姬任她卖乖讨巧,潋滟的美目平视前方,神色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妈妈、妈妈……”

泷姬使劲儿晃着母亲的腰肢,吸引她的注意力。

见母亲低头看过来,她碎金的眸子倒映着澄净的月华,闪闪发亮,内心激动振奋的心情快要从眼底流淌出来,她克制地压低了声音,像是怕被人听到,很小声很小声同妈妈分享:“妈妈,我看见月长石了!”

“嗯?”

“妈妈,你果然没有骗我!”

泷姬紧紧搂着她的腰,凝视着自己的妈妈,唇角克制不住上扬,“只要我足够努力,就会有跟月长石再见的那天……虽然,我们只待了很短一阵儿,但我知道,那就是它!”

“妈妈,我的月长石还活着!”

“它还活着!”

“妈妈,我真高兴啊!”

“八年了……妈妈,我已经八年没见它,甚至,就连做梦都梦不到它。即使妈妈告诉我,我还能见到它。可这么久,我总害怕它会忘了我。”

“毕竟,我的月长石长得那么好看,一看就知道,它脑子不会很好使。”

“可现在,我终于见到它!”

“它还记得我!”

“妈妈,我的月长石还记得我!”

“呜……”

“它还舔我了,就好像……我们从未分离一样。”

她欢喜极了,眼泪不停涌出眼眶,簌簌滑落脸蛋,在她脸上留下一道道晶莹泪痕,“妈妈,我好爱它啊,我真的好爱它!”

凌月仙姬没说话,安静听她讲述自己的心情。

垂下眼帘,潋滟生姿的美目凝睇着自己的女儿。

她哭得狼狈不已,偏还要冲她笑,一看就知道,脑袋也不是太好使。

蠢得可怜。

可谁让这是我女儿呢?

总不能拿来煲汤。

念及此,凌月仙姬微不了闻地叹口气。

她俯下身,稍稍抬起手,柔软白皙的手指轻轻拭去泷姬脸上仿佛流不尽的眼泪。

“如果……如果我早知道,杀上东国,就能见到月长石,我早就去了!”

然而,喜极而泣的狗狗,说了没两句,就开始暴露脑袋不好使的本性。

“早去?”

凌月仙姬掀起眼帘,美目扫向她,鲜艳的红唇吐出毫不留情的话语,“你准备早去,好跟月长石在地狱重逢吗?”

“呜……妈妈!”

泷姬煎蛋眼,别提多委屈了。

她捧着心口。

只感觉自己振奋激动的心情,被妈妈无情浇盆冷水,滋啦一声,一丝热气也无。

拔凉拔凉的。

而凌月仙姬,只是冷漠睥睨着她,丝毫不为她哭唧唧的表情动容。

泷姬悲从心来。

瘪着嘴,脑袋埋在妈妈胸口的毛绒绒里,使劲把眼泪鼻涕都蹭到上面。

凌月仙姬任她胡闹,等她差不多消停了,才道:“现在高兴了?”

“我一直很高兴。”

泷姬不愿意承认刚刚任性的是自己,“再次见到月长石后,别说妈妈故意说让我不高兴的话了,就算再发生东国那种事,我也不会生爸爸的气——我就是这么高兴!”

“那你还蹭我一身眼泪鼻涕?”

“哎呀,我是跟妈妈分享我快乐无比的心情嘛。”

凌月仙姬凝睇着她,良久,莞尔一笑。

拎着她后衣领,将她从自己身上扯下来,无情丢到冰冷刺骨的河水里。

“乖女儿,母亲的快乐,也想跟你分享。”

说着,把尖叫着爬上岸的泷姬又踢了回去。

欣赏着女儿在冰冷的秋水里上下沉浮的可怜模样,凌月仙姬捻着身前的垂发,笑意更深:“别以为见了月长石,就万事大吉了。想要重新拥有它,你还差得远呢。”

“还有东国的烂摊子,也需要你自己处理。”

“大妖怪的仇恨,可是不死不休的。你那样作践了他们,就算是露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可她那个弟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待百年之后,他恢复全盛姿态……可到了那个时候,你身边,还有谁呢?”

雍容华贵的美丽女妖,站在澄净的月华下,长身玉立,眸光潋滟的金瞳睇过来时,有着摄人心魂的妖魅姝色,令人不敢直视。

无惨心神巨颤,呆愣当场。

虽然平安京贵族生活奢靡混乱,男女情、事就如同喝水吃饭一样简单,但在他有生以来的二十多年里,大都时候,都是病歪歪的样子躺在榻上。

樱花枝头缠绕的一道风,庭院里过分热烈的薮春香气,亦或是突然从身后响起的一声鸟叫,都有会惊扰他,让他缠绵病榻,几欲濒死。

在遇到泷姬之前,他从没有跟任何一个异性,进行过亲密的行为。二贵族的出身,更是让他生来就是高高在上,没有谁敢在他面前上演乱七八糟的污秽之事。

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身体康健后,从书籍上学到的。

而书上,根本没有告诉他,要怎样,才能缓解诱拐别人女儿被抓包时的窘迫和尴尬。

无惨局促不安,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比较好。

然而,不等他想明白,泷姬已经从他怀里跑出去,蹦蹦跳跳扑倒美丽女妖怀里,同她叽叽喳喳说着欢快的话。

眉眼间的相似,昭示着她们是母女的事实。

儿那位气质华贵逼人的女妖,并没有想传闻里的妖怪那样嗜血残暴,更没有分给他半分目光,只是握住泷姬的手,带着她,眨眼间消失不见。

甚至,无惨都没来得及问,泷姬还会不会回来。

本来,他是不会担心这个问题的。

不管发生什么事,泷姬总会回到他身边。

因为她那么喜欢他。

他很笃定。

然而,在看见她母亲后,无惨突然就不敢那么肯定了。

那种目下无尘,仿佛是看着路边杂草乱石的目光,清晰得在他们之间划出一道裂缝。

“泷姬,大妖怪之子。”

“生来就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无惨第一次清楚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并不是仅靠彼此喜欢就能弥补。

他们产屋敷家族都无法结交的摄家权贵,她却轻易能与之言笑晏晏。

他们才是同一个层次的。

不,不对。

哪怕是权倾朝野的摄家源氏,也只是区区人类而已。

而泷姬,却是当世最强大妖怪的掌上明珠。

怪不得她弟弟会用那么冷冰冰的目光看他。

怪不得她母亲会对他的行为无动于衷。

“他一定是在嘲笑我吧?”

“身为人类,竟然妄图肖想不属于自己的珍宝……”

想通后,无惨再也无法肯定地说,泷姬一定还回来。

就在他内心混成一团乱麻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声。

好像是谁在奔跑。

“哐噹——”

不等无惨反应过来,障子门就被粗暴拉开,泷姬扑到他怀里,哭得好大声!

“怎、怎么了?”

无惨先是一喜,旋即,震惊地睁大了眼,“怎么搞成这副模样?”

泷姬浑身湿哒哒的,华美的衣裳上是冰冷的泥水混合物,甚至,她那头丝绸般漂亮的银发,也成了一缕一缕的,还顶着乱七八糟的腐朽枯叶。

就好像——

不小心掉进水里。

还打了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