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生而为狗,我很抱歉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不问还好, 一问,泷姬哭得更大声了。

她扯着嗓子,拼命嚎。

整只狗伏在无惨腿上, 难过得根本起不来。

秋夜寒凉,衣裳浸泡过冰冷的河水后,很快就身体的温度夺取的一干二净。

于是, 泷姬一边瑟瑟发抖, 一边嚎得震天响。

看得无惨又好气又好笑。

宅邸里,有时时刻刻保持着最适宜温度的热汤屋。

热气氤氲,形成足以遮蔽视线的湿重白雾。

无惨解开衣裳, 退下素净的白襦绊,顺着台阶,缓缓走入热汤池。

他手里拿着一把梳子,给飘在水面上, 啪嗒啪嗒流眼泪的白狗狗清理毛发。

“怎么了?”

终于把白狗狗洗干净,无惨将她抱在怀里,被热水烫暖的指腹, 揉着她失去精气神的耳朵。

“呜……妈妈把我踹进了河水里里,我刚爬上去,又被她踹下来了。呜呜呜……”

“河水那么凉,我叫得那么惨,她却笑得那么开心。”

“有什么好开心的,我都要冻死了!”

泷姬难过地咬住自己爪子, 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妈妈的爱, 难过得不能自已。

无惨沉吟片刻:“你母亲, 看起来并不是无情的大妖怪, 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啊!”

“我那么爱她, 怎么会惹她生气呢?”

一想到自己的心被妈妈践踏的事实,泷姬就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又委屈地啪嗒啪嗒掉起眼泪来。

无惨很纳闷。

泷姬吸着气:“……顶多,就是跟妈妈分享快乐的时候,不小心把鼻涕眼泪弄到她身上了。不过就是件衣服而已,哪有我……等等,你这是什么表情”

泷姬委屈抱怨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无惨露出一种微妙的、难以形容的表情。

就好像她做错事似的!

不高兴!

血红色的眼睛用力瞪他。

“我、我就是在想,洗干净了,咱们是不是该出去了……”

“胡说!”

泷姬拆穿他,“你的表情分明再说,‘好脏,怪不得你妈妈会教训你’?呜呜,你好过分,非但不同情我,竟然还嫌弃我!那你还抱着我做什么,我要走了!”

“我要去找个不会嫌弃我的猫!”

“没有没有。”

无惨连忙否认。

搂紧她脖子,可不敢撒手。

一撒手,这只生气的狗狗就要跑没了。

“我不信!”

泷姬可不是轻易能哄好的。

任凭他好话说尽,仍是气呼呼的。

最后,她磨着锋利的獠牙,咬得咯吱咯吱响:“除非——你也让我也蹭一身!”

无惨:“……”

无惨还能怎么办?

只能顺从她,被她蹭了一身眼泪鼻涕。

罢了,还要任劳任怨用吸水的细布给她擦毛、晾干。

东屋。

屏风与袄障子,阻隔出来无风室内。

室里染着橘黄色的灯火,温暖的光摇曳洒在这十几叠的地方。

“嘻嘻,无惨,你真好。”

整个人焕然一新,再也不像落水狗的泷姬,心满意足伏卧在榻上,柔顺的银发顺着身体自然垂落。

她手肘枕在榻上,掌心托着下巴,小腿欢快地荡阿荡。

望着更换新白襦绊的无惨,泷姬毫不吝啬冲他露出一个大大微笑,娇靥如花。

与强健壮硕的两面宿傩不同,无惨浑身上下都透着,狗狗喜欢的文雅柔和。

清秀的五官,颀长清癯的身材,闪着珍珠色泽的皮肤,以及皮肤下面,并不会硌人的薄薄一层肌肉,韧性十足,摸上去手感极佳。

是惹狗怜爱,又不具备威胁性的漂亮身体。

泷姬眼睛眨也不眨,兴致勃勃欣赏着无惨的身体。

只是,很快,那具身体就被白襦绊包裹其中。

“高兴了?”

无惨系好衣带,坐到她身边,迎着她闪闪发亮的坦荡眸子,笑着给她一个脑瓜崩,梅红色的眼睛映着温暖的烛光,看起来分外温和无害。

泷姬小鸡啄米点头:“嗯嗯,你果然是喜欢我的!”

“我当然很喜欢你。”

“呜呜,你好坦诚啊,不像大狗子,明明爱我爱得要死掉了,却连一声‘姐姐’都不敢叫我,唯恐被我发现了他真实的内心。”

“口是心非的样子,让我看到,就忍不住把他欺负哭。”

嫌弃完自己一点也不可爱的弟弟,泷姬转而看向身侧的无惨,语重心长劝,“无惨,你可不要学他!口是心非不想做我的猫,是没有前途的!”

“要是我学他,你准备也把我欺负哭?”

无惨无视她的后半句话,手指撩起她脖颈里垂下的银发,橘黄色的灯光,给它镀上融融暖意,指腹轻轻捻着丝绸般顺泽的发丝,漫不经心问出。

“当然了!”

“你准备怎么欺负?”

无惨俯下身,把她罩在自己身下,打着卷的长发顺着清瘦的肩头跌落,坠入下方月华流淌的银发里,乌发与银发融为一体,好似密不可分。

梅红色的眸子噙着笑,流光溢彩。

与温和表情不同的是,他心跳得很快,喘息细密,沾染上异常滚烫的热度。

“这样——”

泷姬毫不留情在他他脸上舔一口。

无惨眸色霎时幽深起来。

当他俯下身,想要反舔回来的时候,泷姬伸出右手拇指,摁在他唇上,神情认真:“不准再舔我。”

“……为什么?”

“你亲亲舔舔我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想把你吃掉!”

“在我无法控制这种欲望之前,你最好都不要这样做。”

迎着如蜜糖般黏稠的目光,泷姬咬咬牙,又道,“刚刚的时候,要不是妈妈来得及时,我已经把你吞掉了!”

“这样可不行!”

“你是要做我猫的人,怎么可以被我吃掉呢?”

无惨愣了一下,旋即笑出声,握住她摁在自己嘴上的手指,亲了亲,在她想要抽回去的时候,牙齿很轻地咬了咬她柔嫩的指腹。

“你也饿了吗?”泷姬愁得不行。

“……你饿了?”

泷姬点点头:“我本来饱了的,可你亲亲舔舔我,我就忍不住饿了,想吃肉……”

说这话时,她眼睛就没从无惨的脖颈和脑袋上离开。

无惨失笑,直起身,冲她伸出手,邀请道:“起来吧,我们再去吃一点。”

“会不会太晚了?”

“不晚。”

泷姬顿时喜笑颜开,咕噜爬起来。

泷姬的饿了,是真的饿了,很快就将食案里的食物扫荡一空。

无惨只用了两口,就搁下筷子,侧首支颐,认真注视专注吃饭的泷姬。

她真的太年幼了。

甚至,都分不清自己的欲望。

食欲与爱欲纠缠交错,现在的她,根本分不清自己想要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

“我可以慢慢教给她。”

无惨笑了笑,近乎笃定地想着。

无惨的容貌,像是被定格了最美好的弱冠之年。

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岁月变迁,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甚至,就连一根发丝都不掉。

泷姬板着脸,瞅着自己身上白色毛绒绒小球球。

虽然,她拒绝承认这是她的皮毛所化,但每逢季节变换,它们都会掉毛。

可无惨,他竟然不掉发!

泷姬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于是,每天都会故意揪掉他的头发。

无惨:“……”

行叭。

自己养得狗崽子,总不能丢了。

然而,这种怪异的现象,哪怕他一直深居简出,也无法遏制流言蜚语的产生。

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无惨果断带着泷姬离开平安京。

在离开前,泷姬特意去了一趟源氏宅邸,询问蝴蝶药物研制的怎么样了。

“要是研制出来了,我还会呆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吗?!”

蝴蝶气得当场捏碎一颗药丸。

“怎么这么慢啊……自那之后,都过去十好几年了。”

泷姬怀疑地瞅她,“是不是你不行?”

“要不然,你把那些东西给我呗。”

“我认识一个制药高手,要是让他加入的话,让无惨变回人类的药,想必,很快就能研制出来了……”

“啪——”

蝴蝶手掌重重拍在木制桌案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泷姬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心脏咯噔一下。

蝴蝶只感觉自己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心中无名怒火高涨,但在源氏接受了良好教育提醒她,不能迁怒、不能迁怒……

虽然她非要跟无惨站在一起,但她并不是自己的仇人。

她只是个识人不清的蠢货而已。

没错。

就是这样。

别生气别生气。

……

……

“好凶哦你!”

泷姬捂着砰砰跳胸口,冲她指指点点,“都吓到我了,无惨都不敢这么对我。”

她非但不悔改,甚至还振振有词。

蝴蝶彻底出离了愤怒。

什么教育,什么已经长大了,统统被她抛之脑后!

“你以为研制新药物,跟喝水一样简单吗?!”

蝴蝶一边将桌案拍得震天响,一边冲她咆哮,“不行不行……觉得我不行,那你就不要来找我啊!干脆拉着他去到太阳底下,好好晒个太阳,保证什么药都不用吃,立刻药到病除!”

泷姬委屈巴巴跑掉。

蝴蝶心情终于舒畅了。

研究不得寸进的暴躁,也发泄得差不多,她重新投入新一轮实验。

泷姬撅着嘴巴,又不能咬她一口。

“那么脆弱的人类,我一口下去,她就要缺胳膊断腿了……不仅不能解气,还要溅我一身血,呜呜,那太亏了。”

想明白后,泷姬果断咽下这口气,转而跑去找源赖光,将自己将要离开平安京,去往相模郡国的消息告诉他。

“这样……也好。”

源赖光很快就想明白缘由,风雅的脸上浮出淡淡的笑。

时间,大概是偏爱他的。

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过分深刻的痕迹,反而磨平了年轻特有的锐利,让他看起来愈发成熟可靠,像极了掩埋地下的醇酒,散发出愈发迷人的风姿。

他眼底噙着笑,温声许诺:“若是那孩子研制出了,我会尽快通知你,请放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