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生而为狗,我很抱歉 > 第49章 第 49 章

第49章 第 49 章


“不怪你。”

泷姬心中怜意大盛, 拍拍他手背,“是我自己要跟一起走的。而且, 也是我自己忘记告诉他们,不关你的事。”

“光是安置新家,你就已经很耗费心神了,这种小事根本怨不得你,乖,不要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啊。”

“到底是我不够周到,才会害得你们姐弟俩……”

说着, 他自责地垂下头,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嗐。”

泷姬心软地一塌糊涂,小声宽慰,“没有的事儿。我跟大狗子从来都是这样, 三天一大打,两天一小打, 这就是我们正常的相处方式。别难过啊, 你一难过,我的心都要碎了……”

杀生丸面无表情。

手里握着的筷子, 发出牙酸的挤碎声。

两面宿傩脸上浮出微妙的表情。

他咽下食案中的最后一口肉,暗红色的眼睛自室内众人身上掠过, 最后, 定格在愁绪满怀的无惨身上。

手抵下巴, 沉沉笑出声:“泷姬说得没错, 这本就不怪你。”

“我居无定所,哪怕你们想通知我, 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至于杀生丸……他一直居住云上城, 而那个地方, 泷姬恐怕不会想回去。”

泷姬很难不赞同。

两面宿傩继续道:“再说了,我们也没有找很久。产屋敷家主是个很和善的好人,我们只是问问,他就把什么都说了。”

“可是,杀生丸那么生气……”无惨叹了口气,还是很不安。

“这就更没必要了。”

两面宿傩脸上笑意更深,“泷姬和杀生丸,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弟,别说他们平日相处方式一贯如此,哪怕是真生气,他们也不会因为怨恨彼此。”

“他们之间的感情,远比你想象得更深厚。”

“为此感到自责,大可不必。”

“没错没错!”

泷姬呱唧呱唧给他鼓掌。

两面宿傩的话有理有据,不仅杀生丸摘了个一干二净,顺带,还给他的行为,找到了合理的理由。

杀生丸意外露出一个好脸色。

甚至,还纡尊降贵地微微颔首,表示自己赞同。

“这样……我就放心了。”无惨这才松了一口。

于是,这茬就此揭过。

用过饭后,杀生丸丝毫没有吃人嘴软的意识,掸掸衣袍,告辞的话都不说一句,扭头就走。

而两面宿傩却留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

他是个很好的练习对手。

如今,两面宿傩已经是人类中最强咒术师。

虽然,不至于跟源赖光一样,血克泷姬,但他的实力,依然不容小觑。

光是那可以随着咒术师移动而移动的领域,就足够泷姬喝一壶的。

而见识过两面宿傩领域的真面后,泷姬也勉强认可犬大将的那句话。

——遇到同自己为敌的咒术师,务必一击毙命。

两面宿傩居高临下,俯视着直挺挺躺在地上,宛若一只死狗的泷姬,眼神戏谑:“很会逃啊。”

“没办法。”

泷姬坦然承认,“光是应对你无处不在斩击,我就已经要撑不住了,再加上一个你,会死的!”

所以,在意识到自己必输无疑之后,她果断选择了逃跑。

幸运的是,两面宿傩领域虽强,却可以自由出入,这才没被瓮中捉鳖。

两面宿傩坐到她身边:“你是第一个,在我认真开了领域后,还能全须全尾跑出去的。已经很强了。”

“不。”

泷姬直勾勾望天,“我还不够强。如果我足够强了,应该是我爸爸那样的。哪怕面对你的领域,也可以淡然处之,甚至,还可以一边将我护在身边,一边漫不经心地点评两下。”

“没想到,你对他的评价还挺高的。”

两面宿傩侧目看她,有些惊讶,“原本,我一直以为你很瞧不上他呢。”

“我瞧不瞧得上他,跟他强不强,是两码事。”

她认真理智的语气,惹得两面宿傩多看了两眼。

然而,很快,那份认真和理智,就被幽怨的叹息取代。

“要不是他太强,在他无视我的意愿,非要救是露姐弟俩的时候,我就会一口咬掉他的头,将他吞进肚子里,彻底吃掉。”

“……他是你父亲。”

“是啊,他是我爸爸。”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晌午时分。

即使是冬日的阳光,也染上温暖的热度,很快,就驱散飘荡在空气里的寒凉。

明亮的光线,越过光秃秃的树干枝杈,如金纱般垂落。

沐浴在这种温和的日光里,眼前的一切都好像笼上了一层朦胧的光环,如梦似幻,很容易让人心生倦怠,昏昏欲睡。

泷姬望着上方靛蓝色的苍空,眼皮逐渐发涩,越来越睁不开。

两面宿傩盘膝而坐,暗红色的眼瞳平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身侧的衣角被压住,扭头望去,就发现泷姬已经睡着了。

她侧着身体,蜷缩成小小一团。

脑袋枕在他宽松的长袖上,呼吸平和规律,鼻子里不停呼出的热气,氤氲在她脸颊和他腿部之间,略高的温度,给她莹润细腻的脸上肌肤,染上一层醉酒似的酡红。

银色长发如瀑散下,因为翻身的动作,顺着光洁的颈子垂至胸前,似月华流淌。

稚齿婑媠,纤细明丽。

这是,不属于人类的精致颜色。

两面宿傩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默了默,他抬起手,帮泷姬理了理凌乱的鬓边碎发。

不多时,日影西斜。

太阳也像是冷透的琉璃,薄薄日光,不复先前暖意。

林间掠过一阵风,裹挟着从地底渗出的凉意,轻易劫走空气中残留的最后的一丝温度。

泷姬皱着眉,身体挪啊挪,下意识向热源处靠过去,手指摩挲着,本能伸向最暖和的地方,也不管碰到的东西是什么,揪住就往自己身上扯。

两面宿傩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把擒住她胡乱摸的手。

“……宿傩?”

身体被禁锢住,失重悬空的感觉,让泷姬迷迷糊糊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

“睡吧,要回去了。”

两面宿傩抱着她,稳稳走在崎岖的林间山路上,“再不回去,无惨恐怕就要等不及,亲自来找你了……”

“唔。”

泷姬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听没听清,就把脑袋又靠在他胸前,沉沉睡了过去。

回到宅邸。

无惨似乎有些惊讶,确认过她没有受伤后,他冲两面宿傩感激地笑笑。

抬手想把她接过来,却敏锐察觉到对手并没有放手意思。

无惨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还让我来吧。我已经照顾她很久了,知道怎样才不会吵醒她。”

两面宿傩这才松开。

无惨微微颔首,无声致谢。

他抱着泷姬,转过袄障子,将她安置在主屋柔软无风的御帐台上,动作很轻,没有惊扰到她分毫。

无惨将薄衾轻轻散开,给她盖在身上。

动作极其温柔。

很快,屋外传来脚步离去的声音。

无惨侧耳听了听,唇边不自觉浮出一丝笑。

他低下头,梅红色的眼睛凝睇着毫无所知的泷姬,手指轻抚着她的脸庞,目光愈发温柔缱绻。

有了两面宿傩陪练,泷姬进步神速。

很快,她就可以轻松从他的领域里逃跑啦。

为了庆祝她又变强了,里梅特意准备了美味筵席,供他们吃喝享乐。

“呜呜,我好厉害哦!”

泷姬高兴坏了,“明明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可就连‘诅咒之王’的必杀领域,都拦不住我!”

“呜……我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无惨为她空掉的杯子里斟满清酒,梅红色的眼睛柔柔看向她,不吝赞美:“你一直都很厉害。”

“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泷姬大喜过望。

“当然了。”

无惨说着,抬起手,将她因为过度振奋而抖乱的发钗穗子理顺。

两面宿傩就坐在他们对面,稍稍掀起眼皮,就能看清他们的动作。

她正跟无惨凑在一起,开心地说着什么,整个人都神采飞扬的。

眉眼间尽是得意洋洋的喜气,就差把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打击她。

最好,是让她露出哭泣的表情。

两面宿傩自然也不例外。

他转动手中的白瓷酒盏,杯中液体在蒙蒙月色下,闪着细碎微光:“光会跑有什么用?其他咒术师的领域,可跟我不一样,那可是无法从内部打破的坚固屏障……”

泷姬立刻看过来,嘴里振振有词:“到时候,我直接杀掉咒术师不就好了?他们又不是你,我根本不会在可以咬掉他们的头的时候,去拧断他们的胳膊腿。”

“再说了,你也就是因为我不忍心下死手,所以,才显得那么难搞罢了。”

两面宿傩呷饮清酒的动作一停,暗红色的眼瞳直直看向她:“不忍心下手?那个毫不留情拧断我胳膊,并兴致勃勃想咬断我腿的家伙,到底是谁啊?”

“你不是立刻就用反转术式治好了吗?”

泷姬根本不认为自己哪里有问题,反而,还觉得他好过分的!

泷姬仰起下巴,用鼻孔看他:“再说了,后面,你不是一拳锤向我胸骨,立刻报复回来了吗?虽然因为我防御及时,你没打中,可一旦我挨结实了,骨头肯定要被你锤碎几根的!会很疼很疼的!”

两面宿傩眯起双眼看她:“就你会疼?”

泷姬:“啊?你都是成熟的大男人了,还怕疼吗?”

无惨忍笑忍得辛苦。

为了避免自己发出不合时宜的笑声,他慌忙低下头,端起酒盏,饮了口,才压下已经到了唇齿的笑。

两面宿傩攥紧手中酒盏,细瓷杯发出不堪重负的皲裂声。

泷姬愈发理直气壮:“而且,你怎么能怪我呢?我只是一条狗狗罢了。跟喜欢的人打闹起来,兴致上头,难免会失去分寸……这是本能啊!”

“更何况,我会有什么坏心眼呢?不过,只是想近距离观摩反转术式的效果罢了。”

“宿傩,太跟我计较的人,我不喜欢,下次不准做了。”

最后,她还煞有介事劝他回头是岸

沉默片刻,两面宿傩笑了。

“……你说得没错。”

“是我太过计较了。”

他搁下手中酒盏,冲泷姬招招手,发出和善无比的邀请:“反转术式,其实还有更神奇的效果,过来,我展示给你看。”

“什么效果?”

“你过来就知道了。”

“……你不会趁机报复我吧?”

泷姬警惕瞅他。

虽然自己的话句句在理,耐不住这世上太多人都不讲理。

为了从不讲道理的人手里保护好自己,适当的怀疑和防备,还是很有必要的。

两面宿傩好笑:“我要报复你,还用偷偷摸摸吗?”

想也是这个道理。

泷姬拍了拍目露担忧的无惨,小跑来到两面宿傩身边,坐好,好奇问:“什么效果?……别卖关子啦,到底是什么效果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