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傻王夫君他权倾朝野啦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怎么样?”赵旖然反应过来,赶紧跑过去给他捶背,递水,“哪里不舒服?”

“还想吐吗?”

“怎么了,”忽然一道特别突兀的声音穿插进来,“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是秦泽熙没经过允许闯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试图阻止他的徐嬷嬷:“二少爷,这是世子的婚房,您不能进来。”

其他的丫鬟见到秦泽熙早就躲到旁边去了,只有徐嬷嬷不放心世子,紧紧追了进来。

秦泽熙不耐烦的呵斥道:“这是我亲哥,徐嬷嬷管的是不是太宽了点?”

他训斥完徐嬷嬷又去“关心”秦泽御,“大哥,你没事吧?”

语毕,他凉飕飕的扫了一眼赵旖然。

早在几个月前他就看中了赵旖然,可他明着暗着表示了好几次,对方都无动于衷,这才想办法让她嫁给大哥进来冲喜。

本想着傻子不懂人事,就算成亲了也发生不了什么。

谁知道娴碧竟然亲眼看见两个人叠在一起,这简直触及了他的底线。

赵旖然是他看中的女人,谁都不能染指。

赵旖然读不懂秦泽熙眼里的意味,只知道自己闯祸了。

徐嬷嬷的眼神也不怎么友善,她不敢跟秦泽熙顶嘴,但不代表她能饶了赵旖然。

此刻她又恼又怒的看着赵旖然,好像在责怪她为什么没把世子照顾好。

赵旖然低着头往后退了一步。

手指无意识的攥了起来。

原主那个炮灰女配还能活过十章,她这个穿书女配不会连洞房都过不去吧。

“大哥,是不是嫂子欺负你了?”

秦泽熙紧张兮兮的问道。

秦泽御抱着水杯,眼里续满泪水,委委屈屈的点了点头:“嗯,她把不喜欢吃的东西都塞给我,逼着我吃了好多好多。”

秦泽熙:“……”

赵旖然:“……”

这傻子是故意的吧?

她明明说过那些都是好吃的,虽然她不怎么喜欢,但也不代表他不喜欢啊!

否则能吃那么多么!

当着外人的面告状,这不是把她往死路上逼么!

万一被王爷知道,她哪里还有活路。

“夫君,”赵旖然想要辩解,“我哪有逼你吃东西……”

“够了,”秦泽熙算是猜透一些眉目了,不悦的阻止她说下去。

如果赵旖然对傻子很好,那秦泽熙肯定会很生气。

但赵旖然逼着傻子吃很多东西,就充分说明赵旖然是抵触傻子的。

刚才的事情,没准是娴碧看错了。

他凶完了赵旖然,回头对秦泽御温声道:“大哥,不是我说你,以前吃饭就不知道饥饱,嫂子刚嫁过来,哪里知道你什么饭量,你要是吃饱了就说一声,她还能塞你嘴里不成。”

赵旖然:“……”

怎么画风变了?

秦泽熙站在她这边了?

对了,书里写过秦泽熙觊觎原主很久,这次冲喜就是秦泽熙的阴谋,现在替她说话当然能说的过去了。

秦泽御被人呵斥,一时间有些懵。

他反应了几秒,求救似的看向徐嬷嬷。

徐嬷嬷以前跟秦泽熙对着干过几次,但每次吃亏的都是世子。

现在她也不敢多嘴。

只要世子一天不好,她不忍又能怎么样。

只是不满的看向赵旖然,并不敢回应世子。

世子见得不到援助,更加生气了,他一跺脚,扯下额头上的抹额,将脸凑到秦泽熙面前说道:“熙弟,你看,这是她用指甲给我扣的,她还虐待我!”

赵旖然:“……”

明明是她不小心用牙撞得,怎么就成了故意用指甲扣的?

这傻子还有颠倒黑白的能力呢,真是小看他了。

现在的赵旖然觉得,别说洞房,她可能马上就被人一丈红了。

不禁佩服起原主来,在这么凶险的书里,竟然能活过十章。

“嫂子!”秦泽熙转头看向赵旖然,拖长了音调。

明显不悦的语气,但赵旖然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几分笑意。

这是什么情况?

秦泽熙:“你怎么能对我大哥这样,就算你不喜欢他,也不能……”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赵旖然有心辩驳几句,可她初来乍到,摸不准情况,也不敢乱说话。

只能无声的在心里辩解。

秦泽熙说到这里,被徐嬷嬷的怪异的眼神看得极不自然。

赶紧攥紧拳头放到唇边咳嗽了两声,随后说道:“那个,嫂子初来乍到,不太习惯王府的规矩,我把她带去给母妃教教规矩。”

他说完,也不理秦泽御的态度,徐嬷嬷的表情,拉起赵旖然就要走。

大婚之日当着新郎官的面就要把新娘子带走。

可见他丝毫没把自己的哥哥放在眼里。

正常人谁会允许别人带走自己的新娘子。

可秦泽御不是正常人。

他智商有问题,最多不过六七岁的认知。

他眼见着弟弟要带走自己的新娘子,竟然咬着手指,傻愣愣的站在旁边,没有一点要行动的意思。

而徐嬷嬷貌似很怕秦泽熙,也是站在旁边没有动。

两个人都袖手旁观。

赵旖然穿成的这具身体是标准的古代名门闺秀女子的身体。

身材纤细,不堪风雨夜,哪里是身强体壮的秦泽熙的对手。

尽管她竭力挣扎,还是被人拉到了门口,眼见着就出了屋。

真要交给侧王妃学规矩,还没什么好怕的。

大不了她豁出去找王爷求救,她是明媒正娶的世子妃,谁还敢明目张胆的虐待她。

怕的就是秦泽熙没安好心,像对原主那样,今晚和她发生点什么。

古代女人的规矩多,她失了身,只怕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想到这些,她就觉得后脊梁出了一层冷汗。

她才穿过来不到两个时辰,就要这么香消玉殒了?

“夫君——”赵旖然觉得这个时候只能求助于世子。

就算傻了,那也是整个王府除了王爷之外没人敢动的存在。

否则他傻了六年,为什么还能安然无恙,还能稳稳的做着世子!

“救我——”

赵旖然把着门框怎么都不肯松手,她眼巴巴的看着秦泽御。

这一刻她什么都豁出去了,“我不要跟他走,夫君你要保护我,我是你的新娘子,是你的夫人,你不能让别人带走我!”

“救救我——”

秦泽熙没想到赵旖然会拼命反抗。

下轿的时候就给过他一次没脸了,现在又不肯跟他走,这不是把他的尊严往地上踩么。

他就不信,他还能比不过一个傻子。

“跟我走!”他口吻生硬,脸色很差,好像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

赵旖然怎么可能跟他走,她还要不要脸。

别说秦泽熙当不上世子,就算以后他真能搬倒傻子,当上王爷,她一个嫁过人的女人,还能再嫁给小叔子么!

虽然古代很乱,还有娶小妈的皇帝。

但人家有脑子,有手段啊,她在现代世界就是个路人甲。

穿到古代,那也是个炮灰的命。

想及此,赵旖然越发的害怕了。

她死死的抓着门框,怎么都不肯松手。

指甲扣到木头上,指骨泛白,指甲反戳着指骨,疼的她心脏跟着一抽一抽的疼。

可她却只能跟傻子求救。

“夫君,你要不救我,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赵旖然作为炮灰女配,破罐子破摔的喊道。

这句话终于触动咬着手指,傻愣愣看热闹的傻子。

就觉得眼前一晃,面前就多了大红人影。

是傻子咻的一下飞到了她面前。

赵旖然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没想到傻子还会武功。

对了,书里写过,雍亲王很疼傻子的,从小给他请了教功夫的师父。

傻子天资聪颖,天赋极高,武功学的很好。

后来傻子恢复后,文能□□武能定国,如果不是他黑化变成超级大反派,那他一定是个辅佐皇帝的大能臣。

“为什么看不见了?”傻子偏头看着她,一双很漂亮的桃花眼里尽是迷惑。

赵旖然赶紧松开门框,紧紧的抓住傻子,“夫君,夫君,我是你的夫人,怎么能跟别的男人走,以后我还有什么脸活着。”

“你要是不管我,我就拿把刀往脖子上一抹算了。”

“看在我们拜过堂的份上,每逢初一十五别忘了给我上柱香。”

“还有,我喜欢吃红烧排骨,也别忘了让人给我做一份。”

赵旖然想到原世界过的凄苦,平时和奶奶两个节衣缩食,一个月才能吃一顿荤菜。

好不容易穿成个世子妃,吃穿不用愁了,却没想到今晚就是她的断头饭。

这怎么能不伤心难过。

她话还没说完,眼泪稀里哗啦像下雨似得往下落,很快就模糊了她的眼睛。

“哦,”她说了这么多,就听傻子回应了这么一个字。

此刻她的心可真是凉的透透的了。

秦泽熙可高兴了,不无得意道:“好了,大哥他连自己都管不了,怎么会管你的死活,你想多了。”

徐嬷嬷一直站在旁边,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赵旖然彻底绝望了。

就在这时,她看见傻子慢慢往后退了两步。

傻子的力气很大,她死死抓着的衣料,竟然生生的从她手里抽走了。

傻子这是表态,彻底不要她了吧?

赵旖然正在绝望的想,她一会儿该寻个什么死法,就看见傻子好像变戏法似得从身后拿出一把弩来。

箭上弦,弓拉满,正对准了秦泽熙。

秦泽熙吓得赶紧松开赵旖然跳到门外,行动比逃跑的兔子还要机敏。

“大,大哥你要干什么?”

秦泽御大概是嫌弓不趁手,又调整了一下,重新对准了秦泽熙。

一字一顿的说道:“她不喜欢你,不跟你走。”

这画风把赵旖然看傻了。

不管秦泽御什么意思,反正他现在站在自己这边。

听了秦泽御的话,她擦干眼泪,使劲对着秦泽熙点了点头:“对,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语毕,她特别麻利的逃到秦泽御身后,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臂。

“夫君,数三个数,他要还不滚,就用这个射他。”

“对,射你。”秦泽御重复她的话。

秦泽熙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又往后退了好几步。

但到底不甘心:“大哥,你怎么回事,你到底分不分好坏,嫂子她虐待你!”

“你不说,她给你吃你不喜欢的东西吗?”

“还把你的额头扣坏了?”

“我只不过把她带去给母妃教教规矩,这是帮你,你怎么反倒把□□对准我了?”

要说秦泽熙不害怕,那是假的。

在古代,弩这种冷兵器和现代社会的枪是一个级别的。

而且不是谁都能用的。

平常人如果藏一把弩,轻则流放,重则腰斩。

他们亲王府,按例也不过能收三把弩。

其中两把都由雍亲王亲自收藏着。

第三把就在秦泽御手中。

这东西不用什么技术,只要练几回,三五岁的孩童都能用来杀人。

两年前,不过有人打了秦泽御的狗,他就险些要了人家的命。

要不是太医医术高明,怕是坟头草都好几米高了。

后来有人告到王爷那,王爷才下令禁了这把弩。

可谁知道,他今天竟然拿了出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王爷还给他的,或者是他偷出来的。

想到被秦泽御射杀过的人,秦泽熙不觉两腿一抖。

别看秦泽御傻了,可他这个人极度护短,如果是他不让动的东西,那真的会去拼命。

不怕傻子傻,就怕傻子有□□,还不要命。

“她是我的,”秦泽御再一次调整了□□,搭在弓上的箭眼看着就要飞出去。

秦泽熙心里一紧,赶紧躲到门后边。

有心跟秦泽御争辩几句,可这傻子万一真放箭,按照父王对傻子的偏爱,只要他不死,父王都不会拿傻子怎么着。

可要这么走吧……

目光落在躲在傻子身后的女人身上。

她身穿大红喜服,粉面含春,乌眉杏眼,身量妖娆,就这么看一眼,都能让他的魂飞出一半。

不行,他不甘心。

“大哥,我劝你还是尽快把弩收起来,否则我这就去告诉父王,你不想活了么?”

嗖——

一只弓箭直奔秦泽熙面门,好在有门板挡着。

那弓箭稳稳当当的插入门板里。

门板不堪重负,咔嚓一声就裂开了。

“啊——”

“救命啊,大哥杀人了——”

秦泽熙面前没了遮挡,一阵狼哭鬼嚎的跑了。

“他么的臭傻子竟然真敢放箭!”

他有理由怀疑再僵持下去,傻子会直接射到他脑门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