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傻王夫君他权倾朝野啦 >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王爷如此忌讳此事……

难道王妃真的……和人私奔了?

王爷绿了?

隔着门帘,赵旖然充满同情的看向屋里的世子。

被人传言亲妈和人私奔,儿子过的一定很辛苦吧。

他是不是因为这个才变傻的?

赵旖然仔细回忆了一遍书里的内容,想要从中找出蛛丝马迹,可把她记下来的内容反反复复的回忆了一遍,竟然没找到世子变傻的原因。

至于王妃和人私奔……

书里只说王妃失踪了,至于真相到底如何,反正赵旖然是没看到。

对了,说起王妃的私生子,书里倒是写过一个。

她是世子的亲妹妹。

就生活在王府里。

不过她的处境和世子天差地别,连三等奴才都不如。

……

“世子妃——”徐嬷嬷去而复返,走到赵旖然面前,神色有些尴尬。

“怎么了?”能让徐嬷嬷这么为难的事情,肯定不简单,赵旖然一颗心紧紧的提了起来。

徐嬷嬷看了一眼屋里,悄声说道:“世子不肯让我给他梳头,说是世子妃的手艺肯定很好。”

“让我梳头?”赵旖然从老红木的躺椅上弹了起来。

她没听错吧?

作为现代人,她会的发式只限于披发和马尾。

这古人的头发受之于父母,从来不剪,不管男女,各个都长发及腰,让她怎么梳!

徐嬷嬷充满同情的点了点头:“那就辛苦世子妃了。”

赵旖然:“……”

“那个,府里那么多丫鬟小厮,这种事应该不需要我亲自动手吧。”

赵旖然试图把这件难如登天的任务抛出去。

可徐嬷嬷根本不给她机会:“世子是个只认死理的脾气,您要不给他梳,他能吵一天。”

赵旖然无声的叹了口气。

这个世子妃还真不是好当的。

古代没有镜子,不过王府的铜镜是经过特殊打造的,照人的画面竟然也不输于现代的镜子。

“梳头是吧,”赵旖然打算先把秦泽御的头发整理好,至于梳什么,再慢慢的考虑。

古人梳头习惯用篦子,齿比较密。

因为古人不经常洗头,密的齿子可以把头发上的脏东西梳下来。

当然像世子爷这种穿衣服都有人侍奉的主子,是不存在不经常洗头的事情的。

所以他的头发乌黑发亮,尤为漂亮。

赵旖然觉得就这一头乌发剪下来,拿到现代怎么也得卖上万把块钱。

啧啧,世子爷就是世子爷,全身都是宝。

赵旖然拿起篦子,轻轻的在秦泽熙头上试了两下,怎么用怎么不趁手。

“你打算梳个什么样的?”

如果她没记错,世子还没及冠,是不用束发的。

也就是说头发要好梳一些。

秦泽御完全没想法,“夫人看着办就是。”

听起来是完全放权,实在屁事超多。

赵旖然最了解这种你随便的心态。

反正既要美丽大方,还得合我心意,否则就是什么都不行。

如果有了要求,她完全可以照办,可这种没有要求的才是要求最高的。

“那我在上边给你插个发簪?”赵旖然偏头看向镜子里的秦泽御,试探道。

秦泽御很干脆的否定道:“不好,没新意。”

果然被她说中了,赵旖然继续试探:“那要不像昨天那样,我看那个祖母绿的小冠超级漂亮呢。”

“不要,”秦泽御比刚才还干脆,“绿色不好。”

您还知道绿色不好啊,赵旖然无奈的呼出口气:“那要不紫色,紫色大气,不都说紫气东来,红翡绿翠,紫为尊嘛。”

秦泽御这次直接嚷开了:“不好,不好,我身份还不够尊贵嘛,御御不喜欢紫色。”

“嗤——”

赵旖然忍不住笑了。

听见他前边喊不好不好,她的心情还是崩溃的,直到他自称御御。

怎么感觉这么好笑呢!

谁能想象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自称御御啊。

这画面唯美的根本无法想象。

“御御?”赵旖然特别好笑的转到他侧面,看着他的眼睛。

秦泽御一副根本不明白她的笑点在哪里的样子,点了点头:“嗯,我就是御御,御御就是我。”

赵旖然:“好吧,您就是御御。”

“不过你到底想要什么发型,要不让我慢慢想想,根据你的脸型设计一个?”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赵旖然决定拖一拖,没准有什么转机也说不定。

这次秦泽御倒是没再反驳,他想了想,很认真的说道:“那我很期待哦!”

啧啧啧,这口吻,还真是养尊处优的世子爷能说出来的话。

“夫君啊,”赵旖然好笑道,“你干嘛非要我给你梳头啊,你看我这手艺哪里能比得上府里那些手脚伶俐的小丫头啊。”

秦泽御绷着脸色,一本正经的说道:“嬷嬷说了,结发夫妻就要一起束发,及笄,‘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这样才行。”

他说着话,神情忽然变得特别委屈:“新婚夜两个人都要剪下一绺来,绑在一起,我们都没有做呢。”

“还有这种说法?”赵旖然想起结发的含义,莫名觉得这个傻子有些暖。

不过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时间又不能倒流。

“这都是封建迷信,”赵旖然真心实意的劝解道,“真正相爱的夫妻,就算不用结发,那也能黄泉共为友。”

“不相爱的,那就算天天把头发绑在一起,那该娶二房还是娶二房,该养小妾还是养小妾。”

“是么?”秦泽御很怀疑她的话。

赵旖然想起书里写过今上纳过很多嫔妃的事,说道:“你看哪个皇帝不是三宫六院,你说他爱的到底是谁?”

“哪个皇后真能荣宠一生了?”

“能善始善终就不错了。”

“年老色衰的时候,只怕连皇帝的面都见不到呢。”

“就算父王,那不也是侧妃小妾姨娘一大堆……”

提到父王,赵旖然莫名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

这种心思一转就过去了,她也没有深思,继续说道:“就算是你,说不准哪天又会把谁家的女儿娶回来了呢。”

“御御不会的,”前边的话秦泽御都没有反驳,只有这一句,他反驳的很急切,“御御肯定不会再娶别人的。”

不管真假,这话都听得舒心。

不过男人的话听听就算了,何况还是个傻子呢。

赵旖然丝毫没放在心上。

只不过想到世子还会有别的女人,心里酸酸的。

但这是古代社会,不是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的现代社会。

女人只要能衣食无忧的活下去就很难了,还真能改变世界怎么着。

不过为了哄着傻子,她还是说道:“那你发誓。”

秦泽御很干脆的举起了手:“我发誓……”

他说了三个字,忽然停住了。

赵旖然嗤笑道:“看了吧,就算发誓只动动嘴都这么难呢。”

秦泽御讨好般的笑了:“师父说誓言是最没用的东西,你以后看我怎么做就知道了。”

赵旖然伸手点了一下他高挺的鼻梁,笑道:“好啊,我看着。”

头发到底是没梳成,赵旖然只在他的后脑用黄色的丝绸绑了一绺,不让头发遮挡他的眼睛。

至于发型的事情,她还真得好好研究研究。

不过她也不能就这么放过傻子:“夫君啊,你总说结发,要我给你梳头发,那你会吗?”

秦泽御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嘴角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我当然会了。”

“真的啊,”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泽御按在了椅子上。

好像他早就等这一刻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现在我就给你梳。”

赵旖然倒是想瞧瞧世子的手艺,很顺从的坐在椅子上,任由他摆弄。

实在想象不出来,连饭都吃不好的男人,能弄出什么发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