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傻王夫君他权倾朝野啦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秦泽御喂完小鸟,平地飞起,一个跳跃就将鸟窝放了回去。

“好了,”秦泽御一蹦一跳的来到赵旖然面前,特别满意的说道:“可以走了。”

“就这么走了?”这么漂亮的桃子林,满树都是硕大甜美的桃子,她还没有尝过一个,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秦泽御只想喂鸟,鸟喂完了,自然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他很不理解的看着赵旖然,“不然呢?”

赵旖然伸手指了指树顶上最大最红的那只桃子,笑得特别殷勤:“难道你不想吃吗?”

秦泽御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回答的十分干脆:“不想。”

就知道这个傻子指望不上。

赵旖然气咻咻的哼了一声,随后自己去找东西打算把桃子弄下来,“可是我想。”

“桃子有什么好吃的,”秦泽御理解不了,他就站在原地像看热闹那般看着赵旖然。

赵旖然穿了一双鸳鸯戏水紫色打底的绣花鞋,她踮着脚,努力跳了好几次,可惜连桃子的边都摸不到。

何止摸不到,就算她再长高一倍,也绝对够不到那只桃子。

可是怎么办,满桃林那么多桃子,她就看中了这一只。

赵旖然不气馁,她找了一只木枝过来,努力去够树顶的那颗桃子。

遗憾的是,她还是没能够到。

赵旖然放弃了,只能求救似的看向秦泽御:“夫君啊……”

小狐狸眼眨了眨,她努力寻找能够打动他说辞,“你看我们连合卺酒都喝过了,嬷嬷不是说了,喝了合卺酒,那就是夫妻一体了,以后的日子要互相扶持,互相帮助呢。”

赵旖然说完,看着秦泽御眨了眨她那双漂亮无比的杏核眼。

秦泽御不为所动:“然后呢?”

赵旖然:“……”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是我想吃桃子,你作为我的夫君,也是咱们家的顶梁柱,当然要帮我摘下来啊。”

“顶梁柱?”秦泽御好像很喜欢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古代女子以夫为天,赵旖然虽然不以为然,但她都穿过来了,该利用的时候自然还是要利用的。

“顶梁柱就是支撑起房子那根最重要的柱子啊,没有了顶梁柱,那房子就塌了呢。”

“说你是顶梁柱,是因为你是咱们家最重要的力量呢,没有你,这家就不是家了呢。”

这么说的话,秦泽御明白了,“那我就是你最重要的人?”

赵旖然一双含有星光的大眼睛眨了眨,她特别认真的点头:“当然喽。”

“所以你就应该帮我把桃子摘下来,有责任也有义务。”

“好,”明白自己作用的秦泽御干脆利落的回道。

他仰头看了眼头顶的桃子,做出要纵跃的姿势。

赵旖然眼巴巴的看着他。

想到鲜美的桃子,汁液恒流,就让她忍不住流口水。

可谁知道秦泽御并没有跳上去,他很快收回跳跃的动作,将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我不去。”

赵旖然:“……又怎么了?”

她想吃个桃子就这么难么!

秦泽御:“我过敏。”

赵旖然才不信他的话。

昨晚才第一次见,他就诬赖她扣破他的额头,故意喂他不好吃的饭菜。

现在为了不摘桃子,找出过敏的借口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算了,你就是不想帮我……啊,你干什么?”

赵旖然一句话没说完,身体忽然腾空,眨眼间她就被人拉着落到了树干上。

此刻,她距离桃子不足一尺,一伸手就能够到。

站稳脚步后,赵旖然心生歉意的看了一眼秦泽御,还以为他是真不想帮忙呢。

“甜美多汁的大桃子,我来喽。”赵旖然毫不手软,一下就摘掉了桃子。

她两手捧在掌心,像献宝似得递到秦泽御面前给他看:“夫君,你看这个桃子漂亮吧?”

她不等秦泽御回应就自顾自的说下去:“果然桃子是这世上最美的水果。”

“你看古有桃园三结义,后有桃花潭水深千尺,还有人面桃花,就没人说人面苹果花……”

赵旖然正在为自己独到的见解津津乐道,忽然听到一声呵斥。

“你干什么呢!”

“世子他桃子过敏,你还让他帮你摘桃子!”

就这么一声,赵旖然被惊到了。

她两脚没有着力点,前后晃了晃,就往后倒了下去。

偏生秦泽御对桃子过敏,还没接触到桃子,就觉得鼻子泛起浓浓的痒意,一个喷嚏打出来,赵旖然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赵旖然哪里知道秦泽御真过敏,还以为他胡说的。

这会后悔也没用了。

他过敏还能好,她这么摔死了,还能起死回生吗?

“啊,救命啊——”

电光火石间,赵旖然抱着腿断胳膊折下半生都得被人伺候的心思,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可她只觉得身体震了一下,却没感到怎么疼。

完了,肯定是她痛的麻木失去知觉了。

赵旖然挣扎着想要才起来发现身底下竟然还压着个大肉垫。

“夫君——”

秦泽御疼的脸都变形了,很明显在极力忍着。

他本来长得英俊帅气,五官端正,剑眉星目,一眼万年的那种俊朗。

可此刻他额头上一个窟窿经过一宿的恢复,并没有改变多少,此刻随着他的表情,都变得恐怖了几分。

“你怎么样?”

“你怎么跑我身下去了,摔到哪儿了?”

她下坠的时候,感觉有人拉了她一下,但也没想到傻子会用自己的身体当她的人肉垫。

从小到大,她都是父母的累赘。

两个人谁都不肯要她,她抱着玩具娃娃站在雨夜里等他们回头接她的一幕,即使过了十几年,仍然好像刚刚发生过一样。

奶奶虽然把她养大,但奶奶身体不好,精神不济,对她的照顾,也仅限于粗糙的养大而已。

所以从小到大,她几乎没感受过来自于亲人的温暖。

可是现在,她不过穿过来一个晚上零小半天而已。

这个原主本来不愿意嫁,被强硬塞进轿子里过来冲喜的傻子,竟然几次保护了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