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傻王夫君他权倾朝野啦 >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夫君,你这是干什么,”赵旖然将他的弩收起来,扮做很严肃的样子,说道:“生养之恩大如天,怎么能对父王这么不敬。”

如果说王爷对秦泽御不好,赵旖然肯定不会管这种事。

但秦泽熙去告状,把郑氏和三小姐都牵连进去,王爷对世子连句责备都没有,可见王爷的心思全都在世子身上。

这种情况,她怎么能眼见着秦泽御走上不归路。

“只要他对你不好,我就……”秦泽御桃花似得眼里划过一抹冷光。

这一刻,赵旖然仿佛从来没认识过眼前的人。

好在秦泽御很快转了面孔,嘿嘿傻笑道:“夫人说的是。”

“嬷嬷让我事事都要听夫人的,我一直都很听话呢。”

赵旖然奖励似得拍了拍他的肩膀:“对,夫君一直很乖呢。”

看见秦泽御这么乖巧,赵旖然松了一口。

但想起书里的内容,一颗心又狠狠的提了起来。

书里秦泽御和王爷的关系一直很奇怪。

作者对王爷的着墨不多,只说秦泽御找回了王妃的尸体。

当晚就给王爷倒了一杯毒酒。

这也是后来新皇捕杀秦泽御的罪名之一。

也是他最重的一条罪名。

弑父。

弑父?

一阵冷风吹过,赵旖然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眼前这个英姿卓然,神态却傻相十足的世子。

心思百转千回,却怎么也想不到世子弑父的原因。

刚才秦泽御说如果王爷对她不好,就用弩射他。

可书里的原主对秦泽御不好,秦泽御自然不会因为原主对王爷下杀手了。

那就只能是因为王妃了。

对了,王妃到底去哪了?

四小姐的身份到底如何呢?

还有秦泽御到底是怎么变傻的?

赵旖然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

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

自己尚且自身难保,还有心思想人家的事。

“好痒,”秦泽御坐在秋千上,忽然开始不停地挠自己的身体。

眼见着脖子、脸就红了一大片。

赵旖然被秋千晃下来,条件反射般的,紧紧的抓住了秦泽御的手臂。

月光下,红的像猴屁股的脸赫然出现,吓得她惨叫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

“啊——”

“你的脸……”

秦泽御抓耳挠腮,痒的他又蹦又跳,哭哭啼啼的催促道:“好痒啊,好痒啊,夫人快帮我去叫嬷嬷过来。”

赵旖然有心仔细检查一下他的身体,可她毕竟不是医生。

听他找嬷嬷,不敢耽搁,赶紧跑进屋把徐嬷嬷喊出来。

“徐嬷嬷,世子,世子他的脸忽然发痒。”

“发痒?”徐嬷嬷刚伺候着四小姐吃了些东西,听了话赶紧往外跑。

跑了两步又停住了脚步,回身吩咐碧羽:“快去烧一桶热水,伺候世子沐浴。”

“是,”碧羽不敢耽搁,连忙烧水去了。

如果是平时,碧羽肯定没这么听话的。

但今天先是娴碧被教训了,后来三小姐又被打了。

莫名的,她觉得这个家要变天了。

而徐嬷嬷是世子最欢的嬷嬷,她怎么敢不听话。

赵旖然没空管这些丫鬟的小心思。

看徐嬷嬷处理有度,又没叫太医,想着以前肯定出过这种事,那她就不用那么着急了。

徐嬷嬷一边走一边说:“世子桃子过敏,今天去桃林肯定是不小心碰到了桃子。”

她看赵旖然着急,安抚道:“世子妃不用着急,不严重的话明早就好了。”

赵旖然想到自己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手里正捧着个桃子。

世子给她当了人肉垫,那自然是接触过桃子了。

说起来,这事竟然和她有关。

“那如果严重呢?”

徐嬷嬷:“可能得痒个三五日了。”

赵旖然:“没有什么特效药吗?”

徐嬷嬷:“李太医给世子调了药,备着呢,这已经是最快的办法了。”

“一直备着?”赵旖然惊讶道。

徐嬷嬷:“世子喜欢进桃林,免不了会中招。”

赵旖然特别不解:“既然过敏,为什么还要经常进去?”

徐嬷嬷叹了口气,正要解释原因,却看见秦泽御一边抓着身体一边蹦着跳着进屋了。

赶紧说:“还请世子妃先带世子回房,我这就去准备沐浴的东西。”

“夫人啊,这里好痒,你帮我抓抓。”

秦泽御够不到后背,急的他像热锅上的蚂蚁般,不停的抓自己能够到的地方。

赵旖然担心抓破了皮肤感染,好言安慰道:“再忍忍,嬷嬷很快就调好水了。”

“我先给你换衣服。”

女人帮男人脱衣服,本来应该是一件很色,很难为情的事。

尤其第一次。

但赵旖然和秦泽御却没那个时间感受什么旖旎的情绪。

一进屋秦泽御就扯开了自己的衣服。

赵旖然担心他着凉,无缝连接,扯了条睡衣就给他披了上去。

秦泽御身高腿长,要比赵旖然高出一头。

赵旖然第一次只把衣服盖到他的后背,又加了些力道,才将衣服披到了他的肩膀上。

“再忍忍,再忍忍,”赵旖然有些不好意思看他的红肚兜,但还是勉强自己帮他解了下来。

“马上就好了。”

徐嬷嬷动作利索,很快准备好了木桶,将热水倒进去,把李太医调好的药材也放了进去。

待到水温不冷不热,便过去喊人:“世子妃,好了。”

赵旖然不知道以前伺候秦泽御沐浴的人是谁,但现在徐嬷嬷好像没有让她走开的意思。

那就说明这项工作也交给了她。

赵旖然:“……”

真的要给傻子沐浴吗?

算了,就把他当成自己的领导,给他洗澡不过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而已。

这么想着,倒是祛除了很多尴尬。

她扶着秦泽御进了木桶。

李太医果然医术高明,秦泽御泡了半个时辰,不光脸上的红肿消了,肌肤都比之前好了几分。

赵旖然有些心猿意马。

不知道不过敏的人泡了,皮肤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你要进来吗?”秦泽御好像看出了她的想法,笑嘻嘻的问道,“夫人?”

赵旖然:“……”

赶紧摇头,“我不要,我一会再洗。”

原谅她还没做好和傻子洗鸳鸯浴的准备。

而且她也实在想象不出来,和傻子做那种事情,会是什么样。

昨晚倒是做过,可她被下药了,神智不清,过程到底什么样,她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又过了一会儿,美男出浴了。

赵旖然是很重的颜狗,尤其傻子披上衣服那一瞬间。

半遮半掩。

别看傻子很瘦,但他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红烛摇曳间,晃的她两眼直发光。

“夫人,”秦泽御帅不过三秒,他一个跳跃蹦到赵旖然面前,“我也帮你洗白白。”

赵旖然:“……不要了,我自己会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