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傻王夫君他权倾朝野啦 >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赵旖然觉得,在秦泽御眼里生娃娃就像家常便饭那么简单。

但她不能那么想啊。

昨晚她被喂了药,什么都不知道。

今天她可是清醒的。

虽然他的颜值过于高了点,但也无法在他不正常的情况做那种事啊。

“那个……”赵旖然往回抽了抽自己的手,“这种事要看缘分呢,不能着急的。”

秦泽御显然不同意,他的大手很有力,牢牢的握着赵旖然的小肉手:“那怎么能不急。”

“小宝宝很可爱呢。”

赵旖然:“可您会照顾吗?”

秦泽御:“不是有你?”

还挺有道理,赵旖然没办法了。

两个人很快来到炕上。

两个人距离很近,男人热烘烘的气息吹过来,赵旖然觉得过敏的不是秦泽御,而是她自己。

脖子痒。

耳朵痒。

脸蛋痒。

全身都痒。

她使劲按住秦泽御的肩膀,让他离开自己一点:“等一下……”

秦泽御眨了下眼,漂亮的桃花眼在昏黄的灯光下泛着光,像含着两颗璀璨的小星星,格外触动人心。

有点秀色可餐啊!

赵旖然心脏猛然跳动了两下,不由的舔了下嘴唇,听见秦泽御问她:“等什么?”

赵旖然有些心猿意马。

昨晚是意外。

今天她做为正常人,实在没办法和认知有问题的男人做那种事。

所以她很快恢复了平常心态。

“啊,我是想问你身上还痒吗?”

他脸色红润,双眼有神,好像没有什么过敏的症状了。

不提还好,提了秦泽御就觉得全身好像有很多小虫子爬一般,瘙痒难耐。

他忍不住伸手去抓:“痒……”

他委屈巴巴的看着赵旖然。

赵旖然赶紧阻止他:“别挠,容易留疤,我给你看看。”

秦泽御老实的趴好,“后背最痒。”

“我看看,”赵旖然褪去他身上的睡袍,凑近他的后背仔细查看。

过敏的迹象没看出来,一条被鞭子抽过的血痕却赫然入目。

秦泽御穿了那么厚的衣服都落下了这么重的伤痕,可想而知秦泽悦用了多大的劲。

四小姐挨了那么多鞭子,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

赵旖然想到四小姐的身上的伤,心口就堵得慌。

没妈的孩子真是太可怜了。

也不知道王妃现在在哪,知道自己的孩子正在忍受非人的虐待吗?

秦泽御的后背除了一条鞭痕之外,腰骨的位置还有一块青紫。

“这是怎么弄的?”赵旖然用手指戳了戳。

正好戳到秦泽御的痛处,他嗷呜一嗓子就爬了起来,“好痛,好痛。”

“对不起,对不起,”赵旖然充满了歉意,“我不是故意的。”

秦泽御也没怪她,只是那里实在太疼了。

今天从树上摔下来,他的腰下正好有块尖锐的石头。

当时痛的眼泪差点飙出来,不过他忍了。

现在被赵旖然一戳,实在没忍住。

“怎么弄的啊?”

赵旖然忽然想起在桃林,秦泽御做了人肉垫的事,“你不是在桃园的时候摔的吧?”

秦泽御没会说话,大概疼痛劲过了,他又趴了回去,“夫人啊,你再看看我后背,好痒哦。”

“痒什么痒,”赵旖然觉得他的腰伤才最重要,“伤这么重,你怎么都没说?”

“我让人去叫太医吧,别严重了。”

赵旖然担心秦泽御受伤不会描述,还是找太医过来看看放心。

秦泽御却不同意:“不要太医,不要太医。”

“太医只会让人吃药呢。”

这么孩子气,赵旖然无语道:“那你不疼啊?”

“不疼,不疼,”秦泽御忽然把自己的衣服落了下来,“夫人,我们要娃娃吧。”

赵旖然被他大言不惭的举动惊到了,下意识的往旁边退了退,“你疯了?”

秦泽御像小孩子想要喜欢的糖果般,那么执拗:“就要娃娃,就要娃娃。”

赵旖然好笑道:“你知道要娃娃怎么回事?”

秦泽御得意道:“我当然知道。”

赵旖然:“你知道怎么要娃娃?”

秦泽御哼了一声:“我有秘籍。”

赵旖然:“什么秘籍?”

秦泽御像献宝似得,从枕头底子下翻出个小册子来,递给赵旖然:“嬷嬷说了,照着这个做,就能有娃娃了。”

“我昨晚就那么做的。”

封面看不出什么,赵旖然打开小册子。

两个小人打架的画面赫然入目,臊的她赶紧扔了小册子,“你这什么东西?”

“谁给你的?”

没想到秦泽御竟然有这种东西,她青春期好奇心强的时候,也偷偷的看过这种小册子。

不过她都是偷偷的看,哪里敢让人知道。

像秦泽御这么大喇喇的拿出来,实在让她接受无能。

不过秦泽御认知有问题,她好像……也可以看看。

好奇心到底战胜了她的理智,还是捡起来重新打开了。

秦泽御回答的理直气壮:“当然是嬷嬷给我的。”

赵旖然:“……”

徐嬷嬷为了世子爷能够开枝散叶,可谓是煞费苦心。

不过她实在没办法在理智尚存的时候和他做那种事。

想到他腰伤,说道:“你那腰伤的那么严重,不看太医,以后都要不了娃娃呢。”

“真的?”秦泽御不怎么相信她的话。

赵旖然使劲点头:“当然是真的。”

“这种事我怎么可能骗你。”

看赵旖然说的这么认真,秦泽御相信她的话了,忽然从炕上爬起来,一边往地上跳,一边大喊:“徐嬷嬷,徐嬷嬷,快点帮我喊太医。”

“我腰疼——”

徐嬷嬷还没休息,听见喊声,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赶紧询问:“世子爷哪里不舒服?”

“腰,腰,腰,”秦泽御跑到门口,忽然想起赵旖然说的腰疼不能要娃娃,赶紧慢下脚步,一边充满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腰,一边委屈道:“夫人说,腰疼就不能要娃娃了呢。”

“嬷嬷你快点帮我喊李太医。”

秦泽御说不清楚,赵旖然紧跟着他走了出来,解释道:“今天在桃林世子摔下来伤到了腰。”

“我看紫了一片,怕他留下后遗症。”

赵旖然说完,忽然想起那本两人打架的小人书。

怎么也无法想象一本正经的徐嬷嬷会给世子弄那种东西。

此刻看徐嬷嬷的眼神就有几分奇怪。

徐嬷嬷一门心思都在世子身上,也没注意到赵旖然的眼神。

听说世子伤了腰,徐嬷嬷怔了下,又笑了:“好,奴婢这就去。”

看世子的样子不像有大事,但世子妃既然要请太医,就说明世子妃很紧张世子。

这让她觉得这次冲喜真没选错人。

心里怎么能不高兴,赶紧出去找赵管家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