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傻王夫君他权倾朝野啦 >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碧羽喊的这些人,大都是被郑氏一房排挤,不得重用的。

虽然他们各个恨郑氏恨得要死,但平时是不敢反抗的。

今天有世子妃下令,又有碧羽这个一等丫头带头,就算郑氏发火也烧不到他们身上。

哪个不想趁机出出心里这口火气。

所以他们各个用命,堵上了这几个婆子的嘴不算,还用力推了他们一把:“都给我老实点。”

碧羽很满意他们的做法,神情有些得意的说道:“都关柴房去,别放跑了他们。”

这里边赵嬷嬷是当年郑氏嫁进王府时从娘家带来的老嬷嬷。

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她指使别人,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她被堵着嘴,犹自心里不服,呜呜嚷嚷的骂着:“呜呜,你们竟然堵我的嘴,明天回了郑妃,都把你们发送了。”

她不敢骂世子妃,只对着这些佣人发火。

但没有一个人害怕的:“吆,赵嬷嬷,我们今天也是奉命行事。”

“往常紫元阁没人做主,您也作威作福的够了,今天这里来了女主人,您说您,这么大的年纪,怎么就没点眼力见呢!”

“想说明儿都把我们发送了是不是?”

“可惜我们年纪大了,窑子也不肯要我们呢!”

……

赵嬷嬷恨得要死,可她堵着嘴,只能发出呜呜嚷嚷的声音,却不能让大家听清她说什么。

赵旖然被眼前的情景逗得捧腹大笑。

这些个老嬷嬷,平时作威作福惯了,何曾吃过这种苦。

想必这草棚里,今晚会相当热闹。

“啊——”

“你们能不能轻一点啊!”

“一个个的都不想活了是不是?”

“娘,把这几个粗手粗脚的丫头都给我打死!”

深夜,宁兰苑传出一阵又一阵像鬼似得嚎叫和怒骂声。

听得人心里慌慌的。

整个宁兰苑的佣人都吓得瑟瑟发抖,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站在院子里待命的还好。

有谁被喊进屋伺候主子,大家都会给一个同情的眼神。

轻则挨打,重则说不准连小命都保不住。

他们这些佣人,大都是家庭里条件不好的。

要么日子过的穷,连饭都吃不上,要么就是父母不在了。

否则也不会被卖进这深宅大院,给人家当奴才。

他们命贱,不被人当人。

有今日没明日,谁不整日揣着小心,天天观察主子的眼色,小心翼翼的活着。

今天三小姐挨了打,回来已经发配了五个丫鬟。

理由无非都是保护不力。

现在三小姐正在给伤口上药。

世子妃下手重,那伤口着实不轻。

就算丫鬟再小心,还是会弄疼伤口。

三小姐就借着引子破口大骂,轻的打巴掌,重的拖出去用刑。

刚才有一个已经咽了气,只裹了一张席子就被扔出了王府。

“娘啊,您是从哪找的这些个废物,这么点事都做不好,”秦泽悦趴在炕上,骂完了佣人,开始责备郑夫人。

……

赵旖然自然不知道宁兰苑的事情。

她眼看着五个嬷嬷都进了草棚,又亲眼看着碧羽上了锁,这才高高兴兴的回了房间。

掩饰不住的笑意,轻松愉悦的脚步,无不显示着,她这会心情极好。

不知道秦泽御在干什么。

赵旖然走到卧室门口,忽然想起这位小霸王来。

外边这么热闹,他都没出去,怕不是睡着了吧?

“夫人,你怎么才回来?”

赵旖然一脚刚踏进屋,就听炕上的人,压着气息问她。

赵旖然就着灯光看过去,男人老老实实的趴在床上,像个被抛弃的小狗子般,眼里充满了幽怨。

赵旖然一边走向秦泽御,一边笑着说道:“收拾了几个坏人,都被关我草棚去了。”

顿了下,“这么热闹,你怎么没出去看?”

秦泽御委屈巴巴的说道:“李太医说了,让我卧床修养。”

赵旖然:“……”

您还真听话。

没见李太医的时候,您蹦跶的可欢了。

反正只要不吵她就好,赵旖然安抚道:“那你就乖点,忍几天,好好休息。”

看秦泽御这么听话,赵旖然有些忍不住笑。

秦泽御很快抓住了她的表情,豁然醒悟般的说道:“夫人啊,你是不是骗我?”

生出这种误会可不好,赵旖然赶紧解释:“我怎么可能骗你,你可是我的夫君啊,我们家的顶梁柱呢。”

“哦,”秦泽御似是有些失望的垂下了眼睑,“那就好。”

赵旖然本来都洗浴好打算睡了,又因为这些婆子的事出了一回屋。

这会她重新散落头发,脱下外衣,准备睡觉。

看见眼珠子瞪的斗大的秦泽御,疑惑道:“夫君怎么还不睡觉?”

秦泽御似是有些痛苦的说道:“不是我不想睡啊,是小御御。”

“小御御?”赵旖然一时间没能明白他什么意思。

秦泽御:“你打开被子自己看啊。”

赵旖然什么也没想,顺着他的意思就打开了被子。

如果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绝对不会这么听话。

“啊——”

“臭流氓!”

赵旖然迅速放下被子,又给他掖了掖,一个反转,抱着自己的被子躺到距离他一尺多远的位置去了。

鬼的小御御。

臭不要脸!

和今早起床时一样,他只穿了一件红肚兜。

那画面,简直无法想象。

赵旖然用力闭上双眼,感觉她今早看过的人小人打架的画面都浮现在了眼前。

她双手紧紧的捂住脸。

使劲晃了晃,尽量把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驱逐出去。

夜晚的卧室格外宁静,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再无别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旖然觉得身后归于平静了,她才慢慢松开了发烫的脸颊。

悄悄的回头看了一眼秦泽御。

还以为他睡着了。

谁知道这个傻子,竟然瞪着大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她。

赵旖然:“您怎么还没睡?”

秦泽御委屈道:“我睡不着。”

赵旖然:“那怎么办?”

秦泽御:“我一想你小御御就不受控制。”

赵旖然:“……那就别想我了啊。”

秦泽御:“我控制不住自己。”

赵旖然:“……那怎么办?”

秦泽御想了想,“那我握着你的手,行吗?”

当然不行了。

她也控制不住胡思乱想啊。

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伸出了手。

男人的手宽厚有力,掌心有着薄薄的一层茧,被这样的大手包裹着,格外安心。

赵旖然的嘴角无意识的勾起。

心里充满了甜蜜的味道。

或许,

她穿书过来,

是上天给的一次奖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