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傻王夫君他权倾朝野啦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郑夫人心疼女儿,任由她埋怨。

但还是忍不住说道:“你也是,让你跪祠堂就跪祠堂,干嘛去招惹她。”

听母亲这么说,秦泽悦羞恼成怒,嚯的爬了起来。

却不小心把伤口触到丫鬟的手上,她抬手就打了对方一巴掌。

“啪——”

“你是死人啊,看不见我起来了?”

被打的丫鬟连大气都不敢出,赶紧跪下求饶:“是奴婢不小心,碰到了三小姐,求三小姐大发慈悲,饶了奴婢。”

“拖出去,杖毙!”秦泽悦冷声命令,一条人命在她眼里不过一句话的事。

她说完,旁边站着的丫鬟都没敢动。

谁不害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那被打的丫鬟吓得全身发抖,一连声的哀求秦泽悦:“奴婢再也不敢了,求三小姐饶了奴婢。”

“奴婢家里还有老娘和弟弟要养,奴婢死了,他们也活不成了。”

“求求三小姐。”

她只能使劲磕头,让三小姐看到她的凄楚,引起三小姐的恻隐之心,这才是她唯一的活路。

没一会儿,她额头就磕出了血。

可她想错了,秦泽悦只会烦她聒噪,发火道:“你们都站着干什么,快点把人给我拖出去!”

旁边待命的丫鬟再不敢怠慢,赶紧把人拉起来往外拖。

那丫鬟眼见着自己没了活路,求不了三小姐,只能去求旁边的郑氏:“娘娘,求您救救奴婢!”

“求您救救奴婢。”

“王爷最喜欢善良的人,二少爷还想做世子吗?”

郑婉娥坐在雕花的红木椅子上,手里握着上好的和田白玉做成的十八子。

闻言,犹如晴天霹雷般,她忽然怔住了。

手里的十八子也停止了转动。

王爷以前经常夸王妃善良。

可王妃根本就不是良人。

只不过所有人都被她看起来善良的表象给迷惑了。

也只有自己才看穿了王妃的真面目。

不过不管怎么说,想让儿子以后能当上世子,那就算装也要装出善良来。

“慢,”郑婉娥忽然开口,“让她下去反思吧。”

郑月娥的声音不高,可是被拖到了门口的丫鬟却像听到了晴天霹雷一般,镇住了。

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

她不用死了。

“奴婢谢娘娘开恩。”

“奴婢谢娘娘开恩。”

秦泽悦非常不满意母亲放走了弄疼她伤口的佣人的行为,“娘,您干吗让她走啊!”

郑婉娥手里的十八子继续转动,脸色却比平常威严了几分:“够了,你闹得还不够吗!”

“再这么折腾下去,咱们府里的奴才都被你杀光了。”

秦泽悦非常不屑道:“再买就是了。”

郑婉娥:“新买回来的,知根知底吗?”

“用着顺手吗?”

“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指望着你哄着你父王开心,好给你二哥找机会。”

“可你呢,就会顶撞你父王。”

“你也不想想,你父王是什么人,这么多年,谁敢忤逆他半分。”

“当年那么宠爱王妃,还不是说杀……”

秦泽悦没注意到郑婉娥后边的话,听到谁敢忤逆他半分就炸毛了,“难道那个傻子没忤逆他吗?”

“我看那个傻子就是装的,天天故意惹父王生气。”

“偏生父王还把他当宝贝。”

想起往事,尤其王妃出事那晚,郑月娥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她怔怔的出神,半点没听到女儿说了什么。

没得到回应,秦泽悦不满的喊了两声:“娘——”

“娘——”

“你在想什么?”

“哦,”郑婉娥回过神来,惴惴嘱咐道:“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好好反思反思自己到底错在哪了。”

“想办法给你父王认个错,让你父王原谅你。”

“我们母女以后的荣华富贵,还在你父王身上。”

秦泽悦险些被王爷刺死,心里憋着气呢,怎么可能认错:“怕什么,等表弟当了皇帝,让他直接封你为正妃,到时候还怕父王反对!”

提起她姐唯一的儿子,郑婉娥失望的叹了口气。

“我劝你也少点幻想,你表弟都十几岁了,到现在连个三字经都背不下来。”

“现在皇帝一门心思的寻找大儿子,到时候……”

后边的话,她没敢说下去。

参与夺嫡的人,不是成功了做皇帝,就是失败了被处死。

毕竟是她的亲外甥,她说不出来太过分的话。

可那孩子也让她太失望了。

从小到大不知道给他请了多少师父,除了淘气,什么都没学会。

郑婉娥这么一说,秦泽悦也开始害怕起来了:“那万一找到大皇子怎么办?”

郑婉娥屏退身边的佣人,眼里闪过一丝狠厉:“悦儿,你老实说,你想不想做长公主?”

“长公主?”秦泽悦是王爷的女儿,本应该是公主,但她是庶女,并没得到皇帝的册封。

而且只有皇帝的女儿才能做长公主。

“娘,你什么意思?”

郑婉娥:“你说是做皇帝的姐姐身份更贵重,还是做皇帝的女儿身份更贵重?”

秦泽悦:“……”

一时间没能明白母亲的意思。

或许明白了,但她没敢往那上边想。

郑婉娥解释道:“如今皇帝重病,大儿子失踪,小儿子不争气,再亲的人就你父王这一个弟弟,况且这皇位本来就是你父王的……”

秦泽悦下意识的喊道:“你说让父王……”

郑婉娥赶紧捂住她的嘴:“这种话千万别说出来,你父王从没这种心思,但如果你能博得你父王的宠爱,将来也不是不能筹谋。”

秦泽悦恍然明白了,如果父王变父皇,王妃失踪,那能做皇后的就只有母亲一个。

到时候她直接就变成了嫡女,名正言顺的公主了。

想到这层,身上的伤都不疼了。

她坐起来,和郑婉娥商量道:“那我这就想办法,求父王的原谅。”

“不过如果真有那天,二哥连个世子都不是……”

“要不我把世子今天带走秦泽秀的事告诉父王吧。”

“父王最忌讳秦泽秀的事了,肯定会迁怒世子的。”

“只要废了他,我们就能出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