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1章 第 1 章

第1章 第 1 章


1

已经很多年没感受过云城盛夏的酷热。

近似折磨。

整座城像是巨大的蒸笼,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令人感到无法呼吸。

成素站在航站楼门口,后背已经隐约开始冒汗。

终于看到时渡,她立刻甜笑招手:“哥——”

她穿了件鹅黄色的碎花吊带裙,衬得肌肤愈发白皙清透,一条鱼骨辫垂在左侧肩头,实打实的小清新。

时渡迈着长腿三两下来到她身边,揉她脑袋一把,“啧”一声,“你怎么这么会挑日子回来,今天40度,近一个月内云城最高气温。”

成素撒娇似的挽住他胳膊:“那还是我哥会挑,毕竟机票是你给我定的。”

身后传来“噗嗤”一声,一个穿着白t恤圆脸的男人跑过来主动接了她手里的行李箱,“大热的天,先上车。”

成素微笑说:“何猛哥,你也来啦。”

她声音清脆,宛如盛夏一抹清凉的泉水。

何猛只觉得说不出的舒适:“等会儿我跟你哥要去发布会现场布置,顺道来接你。你可是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谈男朋友了没?”

时渡冷声:“轮得到你问?”

何猛顿时噤声,干笑道:“我不就随口一问。”

时渡疼妹妹在大学里就是出了名的,有次被对面宿舍一个人开玩笑说这么宝贝的妹妹,要不要妹夫,时渡直接打掉他一颗牙,从那以后,没人再敢开他妹妹的玩笑。

成素倒完全不介意,笑眼弯弯:“没有呢,我爸跟我哥不让我在国外谈。”她吐吐舌头,“怕我嫁给老外离他们太远了。”

时渡哼了声:“算你懂事。”

刚上车,成素手机就响了。

她接通:“接到了爸,放心吧,正在回去的路上。”

时越正的声音隐约透出来:“那就好,南城突然大暴雨,飞机晚点,爸爸可能暂时回不去,对不起啊,宝贝。”

何猛有些意外——在业内向来倨傲高冷的时设计师跟女儿说话竟是这样温软的、带着讨好的语气。

成素歪着一颗小脑袋:“也是我哥给您订的机票吧?”

何猛在前排笑抽。

挂断电话,成素打量一眼时渡。

时渡神色淡淡:“放心,你哥还没被你气死。我忙得脚不沾地抽空来接你,还要被你数落。”

成素讨好般拿起手上杂志扇动:“我这不是开玩笑吗,你热不热哥,我给你扇风。”

时渡伸手一推:“有空调用得着你卖好?”

在看到杂志封面时,却微眯了双眼。

“怎么买了这本杂志?”

成素这才有空顺着他的目光去看那本《云城周刊》。

是一个五官很出色的男人。

脸部线条简洁而棱角分明,眉眼深邃,鼻子高挺,给人一种很英朗的感觉。

封面右下角的一行字——

叶斯钧:游走于商业丛林的孤独纨绔。

成素愣了下:“我这不是很久没回来,下机后咖啡店随手买来了解云城变化的,怎么啦?”

时渡神色这才稍缓,把杂志让她怀里一扔:“不怎么。”

倒是何猛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你不知道,本来这期周刊的封面是你哥,但生生被叶二这个禽兽挤去下一期了,还美其名曰为了宣传。”

时渡淡声:“叶二远道而来,我给他个面子罢了。”

成素看时渡神色寡淡,于是说:“这种本地周刊我哥不是随便上么?”

何猛顿了下,附和:“也是。”

成素又拿起封面看了眼,“而且他哪有我哥帅呀,我哥比他白,还是丹凤眼,比他气质好——”

时渡这才笑起来:“少拍你哥马屁。”

何猛啧啧称奇,时渡平日冷的像冰山似的,被圈子里众人称为高岭之花,在成素面前倒是温柔得很。

成素甜软的语气:“我哪有拍马屁,明明都是实话。不过,这个人是谁啊?你们跟他很熟的样子。”

时渡简单解释,叶斯钧是四年前在一次南边山区摩托越野赛时认识的,算是一见如故。

他是南城人,一年前犯了点事儿,被家里发配到云城,很快就拿下了好几个地产项目,商业住宅都有,云城新区开发百分之六十都是他在做。

车子这时恰好路过新区,时渡指给成素看,一排排新起的高楼大厦气势非凡。

成素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时渡知道她对商业的事情毫不感兴趣,换了话题:“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成素摇头:“飞机上睡一路了,我翻会儿杂志吧。”

她低头看了眼封面上的男人,那双深邃的眼仿佛直直向她扫来,她心跳莫名加快一拍,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终于到家,时越正再次打来电话说要明天才能回来,时渡又去发布会场地忙,偌大的房间,只剩下成素自己。

她想了想,约发小许馨馨出来吃饭。

成素把情况简单说了下,声音可怜兮兮,“你晚上有空没?不然我第一天回来要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吃饭了。”

许馨馨:“怎么可以让我宝贝受这种委屈!晚上我给你接风,把景川也叫上。”

景川是她高中同桌,她出国后两人偶尔也会联系。

成素:“好埃”

她洗完澡,换身衣服,吃了点水果,看时间还早,又翻开那本《云城周刊》。

这五年在英国留学来去匆匆,云城原来变化这么大,两片新经济开发区都被建设起来,地铁也多了两条线。

一页页往后翻,不知不觉翻到叶斯钧的人物专访,看到记者提问——对南城第一纨绔这个名号你怎么看?

回答是随意,喜欢的话叫我第一花魁都行。

还挺幽默。

成素不觉笑出声来,顺手把杂志丢在一边,出门了。

司机不在,她叫了个车,直接去许馨馨给的地址“雲间”。

许馨馨打来电话,哀嚎说社畜太惨,紧急项目老板不放人要晚一点儿,景川竟然也陪客户一时抽不出身,让她饿了先吃。

成素脾气向来软,也没在意,干脆让司机带她绕云城转一转,欣赏璀璨夜景。

一直到晚上十点,许馨馨终于结束,不停道歉说在路上了。

成素安慰她两句,先行下车。

蓝白色的霓虹灯牌闪烁着“雲间”两个字。

成素站在街边树下看了眼——是个酒吧。

她有些小雀跃,从小被管得严,还从来没进去过这种地方呢,有点小好奇。

夜风吹来,树影摇曳。

忽地传来一阵淡淡的烟草味儿。

成素下意识蹙眉,听见一声刻意的娇滴滴声音,隐约是从树影另一侧传来。

“那叶总,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

成素转头。

男人闲散地倚在树干上,手里掐了支烟,火星明灭不定。

晦暗的夜色遮住他的侧脸,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轮廓剪影,线条弧度流畅。

女人身材极好,臀线丰满,手扶在他肩上,似乎带几分勾引。

男人声线很低,透着几分漫不经心:“我们现在不就在见面?”

女人并不满足于这个回答:“叶总,我的意思是——”

男人摁灭烟,抬手推开她:“薛棠,你知道我的规矩,缠着我没好处。”

有点渣。

成素忍不住暗暗心惊,电视剧里的狗血一幕竟然被她撞见。

而女人竟然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缓缓低下头,让开道路。

男人起身抬脚走了两步,倏地转头,直直向成素看来。

蓝色霓虹灯恰好打在他脸上。

他虽然嘴角挂着堪称温和的笑容,眼底却透着一股与世隔绝的疏离。

成素一凛。

一眼认出他就是《南城周刊》封面那个人——叶斯钧。

他视线在她脸上停祝

一秒。

两秒。

成素紧张起来,正准备道歉说不是故意偷听,他却浑不在意般转开目光,进了酒吧。

成素松一口气,听见那个叫薛棠的不知在给谁打电话,声音带了几分哭腔:“可我是真的喜欢他……”

成素不好再听下去,进了酒吧。

迎面撞上一个带着骷髅头链子、醉醺醺的男人。

成素身板小又瘦,差点给他撞到。

他浑身都是难闻的酒气,看着她上下打量一眼,笑:“哟,哪儿来的小美女?”

成素没理他,闪身进去,找了靠角落的不显眼位置。

说实话许馨馨挑的这个酒吧是真差,吵得厉害。

舞台上的吉他声、歌手唱歌的声音透过音箱在酒吧里回荡,伴随着人们摇骰子、呐喊拼酒玩闹的声音。

成素四下观望,一眼又看到那个男人。

他惬意地倚坐在舞台下方靠前的沙发椅上,周围五六个人,像是正在摇骰子玩。

一个女人热情地坐到他身边递了杯红色液体过去,他极自然地一笑,低头喝一口,像是早对这种事早已习惯。

果真十足的纨绔子弟。

刚拒绝一个女人,立刻就有另外一个往上凑。

周遭一片混乱的喧嚣。

他分明在最中心的位置,被众星捧月,唇角还一直挂着笑。

但不知道为什么,成素觉得他跟周围的一切都有种格格不入之感。

似是察觉到成素的目光,叶斯钧蓦地抬头,视线越过众人,精准无误地跟她目光对上。

成素立刻转开目光,不敢再看。

昏暗的灯光下,叶斯钧收回目光,开了骰子盒往桌上一扔,散漫道:“你又输了。”

旁边传来一阵哀嚎。

叶斯钧一笑,抬眸,再次看到角落里的小姑娘。

她编着松散的小辫子,穿着一身白色纱裙,眼睛清纯干净得像水晶,一尘不染。

坐在角落里有些局促,一看就不常来这种地方。

胆子倒是大,在外头偷听他说话,进来还敢这么一直盯着他看。

旁边女人顺着他目光看去,吃醋似的:“哟,叶总这是——换口味了?”

叶斯钧来云城时间虽然不长,纨绔的名声却早已传遍。

混夜场的谁不知道他喜欢成熟有风韵的那款,从不跟人正经谈恋爱,虽然身边女人换得勤,但每次也只会跟一个姑娘来往,加上他出手大方,地位样貌摆在这里,多的是女人往他身上扑。

在此之前,还没见过他对这种清纯乖巧的小姑娘下手。

叶斯钧微微一笑:“胡说什么?我是会祸害小姑娘的人么?”

旁边男人一声坏笑,意有所指:“你不祸害有人祸害啊,来这种地方不就等着被祸害吗?”

叶斯钧再看过去,发现小姑娘被人围住了。

他半眯着双眼看了几秒,起身。

这是——要出手管?

他以前可从没管过这种闲事。

女人一惊,忙抬手拦他:“叶总,路少也是圈子里的人,还是别起冲突的好。”

叶斯钧淡声,轻蔑至极的态度:“凭他也配?”

周围酒精味过于浓烈。

成素对此很不习惯,正准备给许馨馨发微信说换个地方,没想到刚在门口撞到她的男人忽地拿着瓶酒走了过来。

他步伐跌跌撞撞,“啪”地一下将酒瓶重重搁在桌上,笑着看她,轻佻道:“小美女第一次来这儿吧?以前没见过,喝一杯交个朋友?”

两个男生紧跟着过来,搀扶住他,一边看着成素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路铭路少,知道吗?云城最大的餐饮连锁就是他家开的。”

成素站起来:“不好意思,我有事要走了。”

路铭却忽地按住她手腕:“别怕啊,小妹妹,我又不是坏人,喝一杯认识一下?”

成素甩开他的手,冷声:“我不想跟你认识。”

推搡几次,路铭明显怒了:“在这个场子,还没人敢拒绝我。”

他把那瓶酒往她面前一推,“今儿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旁边两个人低声附和:“小妹妹,你乖乖听话喝一瓶不就完了吗?多大点儿事。”

成素咬牙,从手提袋里拿出手机,准备给时渡打电话,手机却蓦地被路铭狠狠抬手打掉。

落在地上,屏幕碎裂成霜花纹。

周围不少人在看,却没人敢出声制止。

路铭一脚踩在椅子上,躬身笑说:“喝了这瓶,哥哥给你买个新的?”

成素双手紧握成拳,有点害怕地看着眼前的人,表面虽然镇定,内心却早已一片慌乱。

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忽然有一只有点糙的手按在酒瓶上。

男人手骨很平,像是就这么轻轻巧巧地搁在这儿,却充满力量。顺势往上是精壮有力的小臂,裸露在外的肌肉饱满而性感,一路蜿蜒向上,剩余的部位被随意卷起的白衬衫袖子遮挡,却隐约仍能看到流畅而精美的线条。

成素抬眼。

没想到出手的人会是叶斯钧。

她也终于在浅薄的灯光下看清了他的脸。

比杂志上更出色——轮廓鲜明,线条流畅,眉弓骨很高,半扇形双眼皮,一双眼透着漫不经心。

他似笑非笑:“人小姑娘不想喝,要不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