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2

世界仿佛安静了几秒。

叶斯钧散漫地站在那里,按在啤酒瓶上的手指甚至还轻轻弹了弹。

成素被巨大的安全感笼罩,忽然就不慌了。

她下意识往他那头靠近半步,又抬头看一眼路铭。

路铭显然已经完全醉了,连叶斯钧都认不出,还是旁边的人提醒:“要不算了,既然叶哥在这儿……”

路铭甩开那人,骂骂咧咧:“谁tm是你叶哥,云城只有我一个哥,路哥懂吗?也不知道是什么东——”

话音未落,叶斯钧抬手捏住他手腕,翻转对折,动作快速而干净利落,成素甚至没看到他怎么出手的。

路铭撕心裂肺地嚎叫一声,嘴都疼歪了:“妈的,反了你了1

他抄起桌上的酒瓶往叶斯钧头上砸,却被轻巧躲过。

酒瓶碎裂在桌面上,碎片混着泡沫浓烈的酒液四处飞溅。

成素还未反应过来,手腕被温热的掌心握住,人也到了叶斯钧身后。

昏暗中,他低沉的声音传来:“小心。”

成素心脏几乎快要跳出来,感受着他身上的气息,烟草味儿混着酒精味儿,分明是向来讨厌的味道,此刻在他身上却显得不那么难闻。

他左臂半环虚护着她,右手捏住她的手腕已经松开。

跟方才那副轻浮浪荡的模样完全不同,竟然很是绅士。

成素抬眸,看着他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眸,呼吸慢了几分。

手背上忽然感受到黏热的液体。

她低头,这才看清,温热的血迹沿着叶斯钧紧实小臂滴落,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飞溅的玻璃片划伤。

成素“氨一声,很紧张,“你受伤了——”

“别怕。”察觉到她肩膀微微颤抖,叶斯钧挡在她身前,温声,“不晕血吧?”

成素心中浮起巨大的暖意,微微摇头:“不晕血。”

耳旁传来路铭的怒喝,“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

叶斯钧视线淡淡扫过众人,带着极强的压迫力和震慑。

周围一时无人敢动。

成素紧张地握紧叶斯钧手腕,小声问他:“你手机可以借我吗?我叫我哥来——”

几乎同时,路铭再度开口:“你们怕什么?这里是云城,我说了算。”

许是这句话给了众人胆子,三四个人一齐向叶斯钧扑来。

叶斯钧淡笑一声,丝毫没将这群人放在眼里。

桌子瞬间被他掀翻,周围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人们都着急地往外走,有人喊着“快报警”。

成素手上被塞了部手机,人也被他塞到角落。

他说:“自己小心。”

说完这话,他回身一脚踢向来人肋下。

成素连打架都没见过,更别提亲身经历。

耳边是各种玻璃瓶破碎的声音,眼前混乱一片。

她缩在角落,指尖颤抖,翻开叶斯钧给她的电话——他不知什么时候解的锁。

她飞快按出时渡的号码拨出去。

只响了两声那头就通了,时渡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叶二,我忙呢……怎么这会儿……叶二?”

成素大声道:“哥,我在‘雲间’酒吧,雲间——被人欺负了。”

现场太吵,根本听不清。

只能隐约猜测时渡焦急地问她在哪儿。

成素挂掉手机,发了“雲间酒吧”四个字给时渡。

再抬头时,叶斯钧恰好一拳把路铭打倒在地,几乎同时——他身后不远处的人抄起个酒瓶往叶斯钧头顶砸去。

成素一颗心蓦地提起,想也没想,拿起邻桌上一个巨大的白色陶瓷盘,用尽全身力气往那人头上一砸,很响亮的一声。

那人早以为成素吓破胆,完全没把她放眼里,哪料到她竟敢这样,毫无防备挨了一下,整个人踉跄一步,又被叶斯钧一脚踢倒在地。

叶斯钧回身,眼神里露出几分诧异和欣赏,给成素比了个大拇指。

那才那一下用力过猛,成素被震得双手发麻,后知后觉地害怕,立刻来到叶斯钧身旁。

叶斯钧笑着夸她:“可以啊你。”

他尾音带着一点很好听的磁性,成素一颗心终于缓缓安定下来。

这一场打斗分明是很短的时间,一分一秒都仿佛被拉长,漫长得像是一生。

酒吧白色灯光倏地亮了。

叶斯钧额前细碎的短发被汗水浸湿,一脚踩在路铭脸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很淡的声音:“你算什么东西?”

成素心跳似是慢了一拍,忽然觉得他略显黝黑的肌肤、手臂上的肌肉线条、甚至碎发间微闪的汗珠都帅的要命。

酒吧的老板和保安也终于到了。

老板求饶:“叶总,您千万高抬贵手,我们这小地方实在经不起——”

路铭额头还流着血,浑身上下酒、血和污秽混在一起,被踩在脚下完全站不起来,只能咬牙翻着白眼。

叶斯钧淡声:“怕什么,我担着。”

老板脸色瞬间缓下来,犹豫片刻,也没再说什么。

叶斯钧脚踩在路铭脸上往下压,抬一抬下巴尖:“给人道歉——”

路铭手掌撑地,说不出话。

警察这时进门了。

成素连忙去抓叶斯钧手腕,示意他放开路铭。

叶斯钧扫了眼小姑娘,清亮的眼眸里透着几分担心。

他方才不慌不忙地抬脚放开路铭,慢条斯理地用手指压住伤口上方的血管。

成素从包里拿出一条水蓝色的丝巾,走到他身边想给他包扎伤口。

叶斯钧一眼看出她手里的香云纱丝巾,抬手一挡:“别毁了你的东西。”

成素看他:“这是仿的。”

小姑娘双眸清澈,透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好意。

叶斯钧笑了声,没再拒绝,任由她用丝巾替他止血。

成素小心翼翼地替他包扎好,很专业的手法,一看就是学过急救。

血被止住,她又用湿纸巾替他清理掉手臂上多余的血迹,问他:“疼吧?忍一下,清理完我们就去医院。”

叶斯钧给她这明显哄小孩的语气逗笑了:“挺疼的,要不你给我颗糖?”

成素一愣。

他语气轻松,带几分笑意,这时候还心思逗人,看来是没大事。

她抬眸,很认真地说:“那我一会儿给你买。”

叶斯钧一噎。

成素接着说:“今晚真的很谢谢你,等下医药费还有精神损失费我都会负责的。”

叶斯钧显然不以为意,随口答:“好埃”

成素顿了两秒,想起来把手机还给他,顺便介绍自己,“对了,我叫成素,成功的成,白素贞的素。”

叶斯钧眉梢微挑,“嗯”一声,“你姓成?”

成素点头:“对。”

叶斯钧没再说什么。

警察问了几个问题简单记录后,让受伤的几个人先去医院,再回公安局做笔录。

成素想了想,问警察能不能先跟着叶斯钧去医院,再一起去笔录。

叶斯钧淡声说:“不用,缝两针的事儿。”

时渡这时终于赶到,一进门就直冲成素过来。

“素素。”他拉着她手腕上下打量片刻,声音有些骇人,“人没事?”

成素摇头:“我没事,多亏了叶总出手帮忙。”

何猛有点胖,这会儿才喘着气跑过来,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素素,你吓死你哥了,他可是闯好几个红灯赶过来的——咦,我叶哥怎么也在这儿?”

时渡这时才看向叶斯钧,拍了拍他肩膀:“谢了,叶二,旁的我也不多说了,欠你个人情。”

叶斯钧看这情形早猜出来了,问:“这是?”

时渡点头:“我妹,你来我家时见过照片。”

叶斯钧看向成素,笑一声,语调拉长:“哟——还真是咱妹啊?我刚才只是看着有点像,不过她怎么姓成?”

时渡:“她跟我妈姓。”

何猛也笑着给叶斯钧比了个大拇指:“对!是咱妹,漂亮吧?我说叶哥你这双眼睛可真毒,就见过一回照片都能认出来,牛逼1

时渡听完来龙去脉,沉声对成素道:“你给我过来1

成素微微咬唇,乖巧地跟着他到了旁边儿。

叶斯钧远远看着小姑娘。

扎的小辫子已经有点松散,低头乖巧的要命,想做错了事似的被训话,不觉挑眉:“时渡训起小姑娘怎么也这么凶?”

何猛“嗨”一声,“那你是不知道他多疼这个妹妹——”

于是把大学里叶斯钧的光荣事迹又讲了一遍。

叶斯钧站在远处看了片刻,看小姑娘都快哭了的样子,抬脚走过去。

时渡停下,看他:“怎么?”

叶斯钧指了指手臂伤口:“你能分清轻重缓急?先送我去趟医院?”

时渡顿了下,一时无言,只能转头又凶成素一句:“你跟着来。”

成素乖乖跟在他身后。

出门时,酒吧老板追上来,手上拿着一部屏幕碎裂的手机:“小美女,这是你的吧,一直有人给你打电话。”

成素差点忘了手机,道一声谢。

许馨馨的电话又打进来。

一接起来,许馨馨就急道:“小白你没事吧?怎么一直不接电话,吓死我和景川了。”

成素说没事,又问她:“你来酒吧了吗?”

许馨馨开始骂自己:“我是猪,我发错地址了,我哪敢带你去酒吧?应该是同名的‘云间’餐厅,我加班太忙了没注意就直接发出去了,啊啊啊!对不起小白,我们这就过去找你。”

原来是发错地址了。

成素轻声:“不用,这边出了点意外,我们现在要去医院一趟,改天再约吧。”

许馨馨追问怎么了。

时渡这时沉声:“上车!还聊?”

他语气瘆人,成素有些发怵。

叶斯钧低笑一声,很绅士地替她打开副驾车门。

电话那头许馨馨听到时渡的声音,也不敢再多说,只小声道:“那小白要不你先挂了我们微信?”

成素低声说“好”,挂掉手机,坐进副驾。

叶斯钧和何猛坐在后座。

车子发动,时渡阴沉着脸色,成素低着头不敢说话,气氛凝重。

叶斯钧这时开口了,他看着后视镜里的成素:“你朋友喊你小白?”

成素小声,一面小心翼翼地看时渡眼色一面答:“嗯,她有点咬舌头,分不清‘su’和‘shu’的读音,后来就干脆叫我小白了,说是一个意思。”

叶斯钧“嗯”一声,“这小名儿还挺适合你。”

白得跟鸡蛋壳似的。

成素脸微微一红。

他又从后头拿了瓶矿泉水递给她,很温柔的声音,“今晚吓着了吧?渴不渴,喝点儿水。”

明明受伤的是他,他还一直在照顾她。

成素鼻尖微酸,接过矿泉水,说:“我没事的,没那么胆校”

叶斯钧夸她:“普通小姑娘早被吓哭了,时渡咱妹很可以啊1

何猛这时也接话:“对啊,咱妹这表现,女中豪杰1

时渡这时也算冷静下来,面色稍缓:“你俩行了,少给我唱双簧。”

终于到了医院。

叶斯钧去急诊外科缝针,成素在外头等。

大约半小时,他出来了,小臂外侧贴了块方形纱布。

时渡问他:“缝了几针啊?”

叶斯钧轻描淡写:“三针,没事儿。”

成素忧心忡忡的:“要是留了疤可怎么办。”

叶斯钧笑了:“有个疤更有男人味儿,别替我瞎操心了。”

伤口处理完,许馨馨和景川也赶到了。

许馨馨冲过来看着成素:“小白你没事吧,都是我的错,我今晚太忙了,对不起对不起……”

景川也说:“都怪我,我推了客户就好了。”

成素安慰他们两句,时渡走过来,许馨馨顿时哑声。

时渡上下打量景川一眼,看向成素:“你朋友?”

他这打量的目光让人很不舒服。

不知为什么,成素下意识看了叶斯钧一眼。

他正倚墙靠着,不知跟何猛说什么,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往这头看了眼。

成素连忙转开目光,点头:“是高中同学。”

时渡没再当面说什么,淡声:“走吧,先去公安局录口供。”

成素想起来时渡还有时装发布会要忙,于是说:“哥,挺晚了,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忙?录口供可能要挺久的,要不你先回去睡一觉,馨馨他们陪着我去警局就行了。”

时渡沉声:“少废话。”

成素知道他又生气了,顿时不敢再出声。

时渡客气地请许馨馨和景川先回去。

临走时,许馨馨悄悄塞给成素一小罐橡皮糖:“你要的糖,改天我再请你吃饭给你赔罪。”

成素悄悄接过来,攥在手心里。

录完口供出了警局已经是凌晨四点。

回去路上,把何猛放下后,时渡忍不住出声问:“你跟刚才那个男生真的只是同学?回国第一天晚上出来见他?”

成素有些无语:“我也见馨馨了啊,我不知道爸今天不回来,我是临时约的他们。”

叶斯钧看不下去了,“啧”一声,“你这当哥的怎么管得这么多,我听着都烦。小姑娘就是真谈恋爱怎么了?又不是什么坏事儿。你那些女朋友给人报备了?”

时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