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3章 第 3 章

第3章 第 3 章


3

成素敏锐地抓到叶斯钧话中的字眼,不觉问:“那些——?”

仿佛抓到把柄,她有些兴奋,“我哥很多女朋友吗?”

叶斯钧打趣:“现在没了,都被他甩了。”

成素:“……”

时渡冷声:“别当着我妹胡说。”

他方向盘打了个转,“没不让她谈,但怎么也要找靠谱的才行。那个男人——”

他轻嗤一声,不做评价。

叶斯钧这回倒是同意他的话了:“这倒是。”

这么当面说她谈恋爱的事,成素脸微微有些红:“都说了只是同学,我没谈恋爱的。而且谈恋爱而已,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叶斯钧低笑了声:“嗯,那回头真谈恋爱了记得带来给我们看看?”

成素:“……”

什么呀。

时渡踩了刹车,不耐烦的语气:“行了叶二,赶紧给我走。”

叶斯钧慢条斯理地打开门,正要下车,突然听见成素的声音:“等一下。”

他回头。

成素手里拿了一小瓶软糖递过来。

叶斯钧怔了两秒,眉眼里全是笑意。

——还真给他买糖了。

成素不知道该怎么喊叶斯钧合适,怎么喊都觉得别扭,干脆就没喊,只说:“今天谢谢你,这是你在酒吧落的东西。”

叶斯钧挑眉。

成素给他使了个眼色,又悄悄看了时渡一眼,那意思让他赶紧拿。

时渡果然回头:“什么东西?”

成素心头一紧,东西已经被叶斯钧拿走。

他冲成素眨一眨眼,语气如常:“一个小东西。”

时渡没看清,也没在意,点头发动车子。

夜风带着闷热和潮意吹到身上,黏腻的感觉。

叶斯钧手上拿着透明的彩虹糖玻璃瓶看了几秒,觉得好笑:“几百年没吃过糖了。”

他拧开瓶盖,往嘴里塞了颗红色的,酸酸甜甜,还挺好吃。

折腾一天,到家后成素洗完澡早没力气了。

却怎么也睡不着。

脑海里不停地闪过叶斯钧虚护在她身前的场景。

分明很绅士,又见义勇为,哪里纨绔了?

杂志真是乱写。

晨光透过窗帘一点点渗透进来。

她想了想,爬起来找到那本之前的《南城周刊》,盯着封面上的叶斯钧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了点困意,慢慢睡着。

时越正听说这事后立刻飞回来,安抚她好一阵,难免又迁怒时渡,骂他不知道干什么吃的。

还是成素求情说我哥那晚都没睡,时越正才作罢。

事情以路铭被拘留一周结束。

一家人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父子俩都投入新一季的时装发布会的忙碌中。

两个工作狂。

成素一个人在家有点无聊,终于熬到周末,许馨馨来了。

成素这才有空把那天的事仔细给她讲了一遍,还把《南城周刊》递到她面前:“就是他。”

许馨馨一脸激动:“那天的人竟然是叶斯钧!啊啊啊!为什么我错过了真人!听说他真人长得特别特别帅是不是真的呀?”

成素没想到她这么激动,说:“是挺帅的。”说完这话脸还有点发烫。

顿了几秒,她说,“你都知道他埃”

许馨馨说云城谁不知道他,简直是风云人物。他没来之前,开发新区的几块地扯皮了好几年,开发进度慢的不得了,他一来就全拍到手,雷厉风行,两年时间高楼大厦就建起来了。

成素弯唇:“是很厉害。”

许馨馨感慨道:“是牛逼。我有个大学同学在叶氏分公司工作,每次都跟我吐槽最怕叶斯钧跟他们开会,报告错一个数字他都能看出来。而且他记忆力超级好,简直过目不忘,一个月前跟他报告过的数字他都还能记祝”

“还有——”

成素听的与有荣焉,忙问:“还有什么?”

许馨馨压低声音:“不是有传言他周围女人很多吗,就‘南城第一纨绔’的名号,你应该听过吧?”

成素垂眸看了眼杂志上的叶斯钧,那双漂亮的扇形双眼皮下,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

她又想起那晚他虚护在她腰间的手,说:“我觉得他不是那样的。”

许馨馨自顾往下讲:“你听我说完——叶斯钧刚来的时候,我同学看见好几个女人往他办公室里送咖啡、水果这些,结果不到十分钟,这几个女人就全都被hr辞退了,不到半小时他们就从公司消失了。这处理人的速度——绝了。”

成素听的心情愉悦,忽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你之前腿被猫抓用的什么除疤痕的药来着,说很管用?我也想去买。”

“你哪儿受伤了吗?”

“不是我。”成素犹豫片刻,还是跟她说了实话,“叶斯钧替我挡了个玻璃片,缝了三针呢,我怕他手臂上留疤。”

许馨馨“喔”一声,“吓死我,那我回头买来带给你。这么听起来叶斯钧人还不错蔼—”

成素有点等不及,站起来:“反正现在也没事,你带我去买吧。”

许馨馨一愣:“啊?现在?”

成素已经起身换鞋子了:“走吧,顺便我们逛个街。”

从商场回来是晚上八点。

成素稍微收拾了下买的东西,把几盒祛疤的药装在一个深蓝色的盒子,放进黑袋子里。

最近时越正和时渡都忙得厉害,她一直等到11点两人才回来。

打完招呼时越正进了浴室,成素把时渡拉到一旁:“哥。”

时渡扯掉两颗衬衫扣子:“神神秘秘地干什么呢?”

成素看着他说:“我想去看看斯钧哥,可以吗?也不知道他伤口恢复得怎么样了,而且你不是说他是自己在云城,都没人照顾的。”

时渡轻嗤一声:“放心——他有的是人照顾。”

“……”

成素咬唇,接着说:“那毕竟那天他救了我,于情于理我都得上门拜访感谢一下。”

时渡不以为然:“不用,哥帮你还这个人情。”

说着转身要走,成素拉住他胳膊:“哥——我总不能当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吧?”

“武侠剧看多了吧你?”时渡用力揉她脑袋一把,“还忘恩负义?看不见我最近忙成什么样儿了?没空陪你去看他。”

成素说:“我又不用你陪,不是有司机吗?我看他一眼放下东西就走。”

时渡不耐烦道:“回头再说吧。”

这一回头就五六天过去。

成素第三次给时渡打电话时,时渡终于给她弄烦了,给叶斯钧拨去电话。

“你最近忙吗?我妹缠我几次了,要去看看你,顺便当面对你表达谢意。”

叶斯钧正靠窗站着抽烟。

他看了眼窗外黄橙橙的晚霞,一截烟灰缓缓落下。

他开玩笑的语气:“忙倒是不忙,不过你告诉咱妹,不用那么客气。”

时渡说:“你不知道,她看着乖,其实拗着呢,认准的事你不答应她能一直磨你。”

叶斯钧笑了声:“那就让她来一趟吧,小姑娘心思单纯,你不让她来,她怕是要一直惦记这事儿。”

时渡正有此意。

这天晚上,成素有点烦闷地翻着手机。

只是去礼节性地探望人家一下而已,时渡怎么磨磨唧唧的,这么久都不给个准话,她又没叶斯钧的联系方式。

她抿唇,刚犹豫要不要再给时渡打个电话,微信突然响了一声。

她似有预感似的心头一紧,划开屏幕,发现时渡把她跟叶斯钧拉进了一个群。

成素开心地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她一路小跑回卧室,抱着手机扑到床上打了两个滚,才稳住心神去看消息。

【时渡:这是你叶哥,不是嚷着要去看他?我最近实在没空,你俩直接联系吧,我让司机回去送你。】

什么叫嚷着去看他?

时渡不要把她形容的那么没礼貌行不行?

她正要回,看到叶斯钧发来一条消息。

【叶:听说小白想来看我啊?这么有心?比你哥强多了。】

【时渡:???】

他竟然就直接叫自己小白了。

成素脸开始发烫。

犹豫几秒,她先回了时渡:谢谢哥,放心,你忙你的吧。

又斟酌着字眼回叶斯钧。

【素素:嗯,斯钧哥,一直担心你的伤口,还想着当面谢谢你。】

叶斯钧很快回过来。

【叶:不用这么见外。】

【素素:那斯钧哥明天有空吗?我明天一早去看你。】

【叶:不用急,睡醒了再给我打电话,你哥最近忙,我让司机去接你。】

成素看到屏幕上飘的手机号码,立刻保存下来。

本来还想着怎么找个借口跟他要电话呢。

【素素:好的,斯钧哥。】

成素微微笑起来,又抱着床头那本《南城周刊》,翻到叶斯钧的专访的篇章。

她这几天已经来回看了好几遍,加上搜索到的一些消息,大约对叶斯钧也有了一点了解。

他算是私生子,十二岁的时候母亲去世才被父亲认回去,父子关系大约也一般。两年前因为一块地皮亏损几十亿,被父亲发配到云城分公司,没想到却在这里做的风生水起。

这个身世,跟她有点像呢。

成素看着床头母亲的照片,垂眸片刻,又爬起来收拾明天要给叶斯钧准备的东西。

早就买好了,只是要清点一遍才放心。

隔天早晨六点成素就醒了。

她向来喜欢睡懒觉,但今天却怎么也睡不着,想了想,干脆起来跑去厨房。

阿姨正准备做早饭,看到她吓了一跳:“您今天起这么早。”

成素说要去看个朋友,想做个鸡汤。

阿姨问:“松茸鸡汤行吗?”

成素:“我来做,您忙您的。”

她在国外这些年空余时间不少,厨艺也练出来了。

从冰箱拿出一只鲜鸡,把肉都拆掉,骨架扔进砂锅里。

阿姨问:“这肉不一起煮吗?”

成素处理起东西来很娴熟的样子:“嗯,我切成小片腌制后烤一下就行,肉料理时间超过15分钟会变成劣质蛋白,营养不高了。”

她想了想,又做了个蒜蓉西蓝花,一个烤口蘑,切了半个苹果,半个猕猴桃,又盛了点阿姨做的杂粮米饭,分装好后全部装进一个牛皮纸袋里。

等忙完已经7点半。

简单吃了早餐洗个澡,才给叶斯钧打电话。

那头很快接起来,声音里像是带着笑意:“起来了?”

成素“嗯”一声,“斯钧哥我打车过去就行了,很方便的,你把地址给我吧。”

“那可不行。”叶斯钧语气轻松,却斩钉截铁,“我可是跟你哥打了包票。你等等,司机二十多分钟就到。”

成素说好。

车辆在一处老旧的小区楼停下。

附近不远处一片乒乓球台,老人小孩围着打游戏,热闹非凡。

门口的防盗门暗绿色的漆已经脱落,斑驳一片。

成素微愣了下,要不是叶斯钧派来的司机,她都怀疑被骗了。

司机帮她拎大包小包的礼物,成素拿着手里纸袋:“这个我来吧。”

狭窄的电梯里杂音呼呼响。

终于到了10层,司机上前去敲左侧的暗红防盗门。

一直想着来看他,但真到了门口反而有些紧张。

成素轻轻屏住呼吸。

门开了。

叶斯钧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眼前。

他头发还湿漉漉的,几滴水珠顺着头发落在颈旁小麦色的肌肤上。

他身上套一件纯黑色t恤,更显精瘦,左臂上白色纱布的医用胶带微微有点卷起,右手还捏着刮胡刀,电流声嗡嗡作响。

动作随意又透着股糙劲儿,很英朗的感觉。

成素脸颊开始微微发烫。

“还挺快。”

叶斯钧抬眸看成素一眼,目光含笑。

成素稳住心神,轻声喊他:“斯钧哥。”

他含笑应了声,低头一扫,眉头微蹙,“你怎么拎这么多东西?”

小姑娘穿了条蓝白色的碎花裙,牛奶似的白皙肩膀露在外头,一双眼睛清澈又明亮,声音也清脆:“不多,我挑的都是你用的上的。”

还挺会夸自己。

叶斯钧不觉又笑一声,按掉刮胡刀放一边儿,接过她手里的纸袋:“先进来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