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6章 第 6 章

第6章 第 6 章


6

视线被阻碍,成素只能靠着叶斯钧的引导慢慢行动。

他身上的烟草味儿和淡淡的酒精味儿混在一起,被夜风一吹弥散开来,几分蛊惑人心的味道,像是也沾染在了她身上。

成素握着他胳膊,慢慢地试探下台阶,却突然摸到一块很嫩很光滑的肌肤。

意识到那是他的伤疤,怕弄疼他,她立刻避开。

他极有耐心,丝毫没有嫌她慢的意思,很短的楼梯足足走了有三分钟。

终于到了一楼,成素松了一口气,叶斯钧捂住她双眼的手也缓缓放下,不经意间划过她鼻尖,带起一丝痒意。

成素心跳得慢了一拍。

还好光线是暗的,不然他肯定能看到她的脸已经红透了,烫成这样。

顿了片刻,她才想起来解释:“我本来找个安静的地方给我哥打个电话……”

哪里知道会碰到这种事,正常的社交场合,未免也太大胆了。

叶斯钧“嗯”一声,打量她,“吓着没?”

这怎么会吓到?只是有点尴尬而已。

而且她什么都没看到,已经被他捂住双眼了。

她小声:“我也没那么胆协…”

叶斯钧又看了她一会儿,确定她真没什么事,才说:“挺晚了,二哥送你回去?”

成素早巴不得,连连点头。

叶斯钧喝了酒不能开车,打电话让司机来,带成素出了酒店。

终于算是安静下来。

夜空像笼罩一层薄雾。

闷热潮湿的空气迎面扑来,颇有要下大雨的阵仗。

成素担心时渡,打电话问他什么情况,时渡说有个朋友突然急性肠胃炎,他得照看一下。

成素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女朋友?”

时渡说不是,让她别瞎打听,好好跟着叶斯钧别乱跑,他已经拜托叶斯钧送她回去。

成素看一眼叶斯钧,他离她有点距离,正倚着墙角抽烟。

她压低声音,语气里有几分责怪时渡“见色忘妹”的意味:“现在你就不担心我跟‘别人’谈恋爱了哈?”

别人两个字刻意被加重。

时渡“啪”地一声把手机挂了。

这么怼了时渡一下,成素挺开心,一抬眼便看见叶斯钧走过来,含笑问她:“什么谈恋爱?”

“……”

成素局促地把手机放进手袋里,很快找到个借口。

“就是我哥老担心我跟不靠谱的人谈恋爱,我刚跟他说我没乱加人。”

“的确是。”叶斯钧勾唇,“他要不信,二哥回头给你作证。”

司机开了另外一辆宾利来的。

成素刚要上车,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叶总——”

郁莱快步走过来,看了成素一眼,笑着说:“这就是时渡的妹妹吧,长得真漂亮,怪不得时渡那么疼你。我叫郁莱,是你哥的大学同学。”

成素礼貌叫人:“郁莱姐。”

郁莱醉翁之意不在酒,转头看向叶斯钧,声音微微上扬:“叶总,不介意送我一程吧?”

叶斯钧神色很淡地看她一眼:“上车。”

郁莱笑盈盈的:“我还怕你连车都不让我上。”

叶斯钧语气像是开玩笑:“我妹在这儿,在她面前,我怎么也得有点儿礼貌。”

他绅士地拉开后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郁莱嗔怪似的看他一眼,上了车。

叶斯钧又冲成素抬抬下巴尖,温声:“上去吧。”

郁莱身上有一股妩媚的香水味,在空旷的地方还不明显,在车里显得有些刺鼻。

成素不漏痕迹地离她远了几分。

偏她很热情地问成素:“住哪儿啊?太晚了得先把你送回去。”

小心思简直昭然若揭。

成素还没来得及回,叶斯钧打断她的话,淡声问:“你住哪儿?”

郁莱抬眸看他:“我住哪儿你不知道吗?”

成素双手不由自主地微微握紧。

后视镜里,叶斯钧似是蹙眉思考了下:“我还真不知道。”

“……”

停顿片刻,郁莱报出个小区名,是云城老城区最高档的住宅。

然后,她颇不满意地说:“你记性这么不好吗?之前明明送过我。”

叶斯钧无语道:“郁大小姐,几百年前顺道送了你一趟,我哪还能记得。”

他吩咐司机,“先送郁小姐回去。”

手提包里传来“嗡”一声。

成素打开手机,没想到是叶斯钧发来的短信。

【困不困?】

成素在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里离她家别墅比较近,他是不想单独应付郁莱,所以不惜绕远也要先把郁莱送回去。

她心里有点开心,立刻回。

【一点都不困。】

这时叶斯钧加了她微信,她很快通过。

两人发消息的时候,郁莱也在找话题跟叶斯钧聊天。

她说:“路氏的事,我爸查过了,媒体那边都是你打点的吧,他让我谢谢你。”

“那郁总可是误会了。”叶斯钧声音淡淡,垂眸看着手机屏幕,“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

成素蓦地抬头。

这话几乎就是在说跟她有关系了。

叶斯钧也恰好侧头,两人视线在半空交汇。

他声音温和下来,“是路家自己经营不善。”

成素询问的目光看向他。

小姑娘是真的聪明,应该早猜到了。

叶斯钧很轻地笑了下,冲她摇摇头,示意她别在意这件事。

两人谁都没说话,倒是郁莱声音一直没停:“那也要谢谢你的,不管是不是有意,帮了我们家大忙。”

“……”

成素垂眸,拿出手机给叶斯钧打字。

素素:【谢谢二哥。】

叶:【没费什么劲,一件小事而已,别在意。】

他似乎很明白她在想什么,总能安慰到关键的地方。

终于到了郁莱楼下,临下车时郁莱仿佛还想跟叶斯钧说点什么,被叶斯钧一句“不送了”一噎,无奈下车。

车门阖上,阻绝外头大半声音。

“总算是把她打发走了。”叶斯钧向后一仰,彻底放松下来。

司机发动车子,往西郊别墅开。

叶斯钧回头看她,面带歉意:“今天是二哥不好,耽误你时间了。”

“不会。”成素抱着手机,倾身向前,“我又没什么事,不过……”

叶斯钧挑眉:“不过什么?”

成素手扶在副驾椅背上,凑近他问:“二哥你经常这么受欢迎吗?”

叶斯钧笑起来,明显并不想聊这个,只说:“我就当你是在夸我。”

他既然不想聊,成素自然换了话题,一路上随意说了些留学的趣事,叶斯钧听得也开心。

到家门口时,天空打了两道闷雷,很快下起雨。

叶斯钧先行下车,绕去后备箱拿了把黑色雨伞和一个小纸袋,又替她打开车门。

雨点落在伞面,宛如豆子砸在鼓面上,发出沉而响的声音。

大半个伞面都倾斜在成素身上。

到了别墅门口,叶斯钧将手上纸袋递给她:“你的丝巾,洗得有点费劲,时间拖得长了些。”

雨势太大,他半个肩膀都湿透了,黑色的衬衫贴在肩膀上,隐约露出肩部优越的线条。

“谢谢二哥。”成素接过来。

叶斯钧低头看她,含笑:“仿的?”

应该早被他看出来了。

成素微笑起来,老实回答:“不是。”

顿了下,她咬唇问,“你要不要等雨小一点儿再走?顺便进来换件衣服,我哥应该有你能穿的。”

他笑着摇头:“太晚,我就不进去了,你早点睡。”

成素有点不放心:“那你到家记得告诉我一声。”

叶斯钧点点头,撑伞消失在雨幕里。

叶:【我到了,晚安。】

素素:【晚安。】

成素看着手机屏幕里最后跟叶斯钧的对话出神。

已经快十天没再有任何联系了,他的朋友圈也像是一张白纸,一条消息都没,完全窥测不到他生活的分毫痕迹。

她微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想着要不要约许馨馨逛街。

突然收到许馨馨的微信。

【我遇见叶斯钧了!!?

成素死水般的心里仿佛突然被投入一颗石子,荡起一圈圈波澜。

她连忙坐起来打字:在哪儿?

许馨馨心里藏不住事儿,她消息还没发出去,她已经打来语音。

“太牛逼了!小白,我跟你说,就这么十分钟的时间,五六个女生过去找他被拒绝了!!!我算是长见识了,原来传说是真的,真能有这么多女人往他身上扑——”

她兴奋地叭叭叭个不停。

电话背景音里有沧桑的女歌手的声音。

成素打断她:“你是在哪碰见他的啊?”

“蓝色酒吧,不过,他今天好像不太高兴,情绪很阴沉的样子,在角落里跟一个男的喝酒……”

成素很担心:“他不高兴吗?”

“看着是,不过我也不确定,毕竟我又不知道他平时什么样儿。”

成素想了想,说:“你把酒吧地址发我。”

已经九点了,她不想惊动家里,换衣服偷偷下楼叫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

跟上次的酒吧不一样,这个酒吧是八十年代的怀旧文艺风,环境安静,台上歌手正在唱一首老歌,嗓音沙哑,很有氛围感。

许馨馨就在门口等她,一见到她就立刻迎上来,像是生怕她再遭遇之前的事。

景川也在,过来跟她打招呼。

看样子他们像是在约会,也不知道关系发展到哪种程度了。

要是平常她肯定得问一句,但这会儿她完全顾不上,坐下来后四处看了圈,没找到叶斯钧,忍不住问:“他人呢?”

许馨馨指了指被钢琴挡住的角落:“在那儿。”

成素看过去,仍旧没看到叶斯钧,却一眼看到了何猛。

她有点坐不住:“我过去看看。”

淡蓝色光线里,成素穿过几个点着蜡烛的酒桌,慢慢地往过走。

快到时听到一句嘲讽:“又一个自取其辱的……”

她没理,踩着平底鞋绕过钢琴,听见何猛的声音。

“那天是他妈我生日,生日懂吗?你坏了我的好事也就算了,哪有半夜两点冒雨上门教训我的?我胳膊都快给你拧折了——

“人成素好歹也是国外待过的,至于这么没见过世面吗?

“老子还好心好意陪你在这儿喝酒——”

叶斯钧就靠墙坐在角落里低着头,神色晦暗不明,闷声一杯接一杯地喝,对他的话恍若未闻。

成素从没见过他这样子,整个人带着一种深沉的颓然,就好像是……在这里喝酒的只是一具皮囊。

何猛这时似是察觉到身后有人,“切”一声,“又他妈一个,这帮人不长眼是不……?”

他回头时愣住,“素素?”

叶斯钧闻言抬头。

成素清澈的目光里全是担忧,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嘴角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

何猛清晰地看到,叶斯钧幽暗的双眸里像是突然闪了一道细碎的光。

他低声:“你怎么来了?”

成素走过去坐到他身边,却没回答他这问题,只是很轻地问了句:“二哥,你不开心吗?”

叶斯钧扯唇笑了下:“我没不……”

迎上小姑娘一双清透纯澈的眸子时,剩余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周围一时安静下来。

何猛多人精,一看这架势便借口去了洗手间。

等他离开一会儿,叶斯钧才哑声说:“二哥是有点儿不开心。”

他把玻璃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又倒满一杯,正要再喝时,手腕却被小姑娘摁祝

她根本没什么力气,轻飘飘的,只要他愿意瞬间就能挣开。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

明明已经烦透了,但她手指尖的丝丝凉意仿佛顺着手腕蔓延至他的心口,让他整个人冷静下来。

他仰头看她。

她说:“二哥,如果你喝完能觉得开心一点儿,我一定不会拦着你的。”

叶斯钧一凛。

“但你没有,你只会更不开心。”

她低头,伸手将他手里的酒杯拿走,像是跟他商量,语气却更像哄他,“二哥,我陪你出去走一走散散心,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