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7章 第 7 章

第7章 第 7 章


7

手上酒杯被拿走,叶斯钧小臂在半空停顿片刻,缓缓落到木质桌面上。

他手臂上的疤痕比上次见的时候浅了些。

玻璃杯里的白色蜡烛快燃尽了,火光倏地变亮,又彻底暗下去,衬得他神色愈发阴郁。

他一言不发,也没看成素,只是沉着眉骨,就那么坐着。

成素也没有再问,就这么等着。

一分一秒都像是被拉长,又像是煎熬。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成素以为叶斯钧会拒绝的时候,他转头看了她一眼,说:“好埃”

他起身,高大的影子尽数笼罩在成素身上。

成素也立刻跟着起来往外走。

叶斯钧太惹人注目,他一动作周围的目光就全看过来,连酒吧的谈话声都低了许多。

经过刚才那桌时,又听见刚才的男声议轮:“牛逼啊,竟然给她搞到手了——”

叶斯钧脚步一停,轻飘飘地看了那男人一眼。

他心情本就很差,此刻眼神冰冷中带几分狠厉,那男人吓得连连道歉。

成素怕他跟人打起来,立刻伸手拽住他胳膊:“二哥,我们先出去。”

她眉心微蹙,似是有些紧张。

叶斯钧怕吓着她,没再理会那男人,抬脚往外走。

已经是8月底,云城的夜风终于不再潮湿黏热,有了几分凉爽感。

这条街上尽是文艺的酒吧,冷调霓虹灯光错落,缥缈的歌声从屋内传出变成背景音,舒适又安静。

两人在树影下漫步。

成素没问他为什么不开心,只是从手提袋里拿出一小罐软糖递到叶斯钧面前。

“要吃一颗吗?”

叶斯钧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沉郁:“好埃”

成素清脆的声音里透着俏皮:“我还怕你会跟我说——”她刻意用低沉的语调模仿他的声音,“不好意思,我不吃甜的。”

叶斯钧没忍住笑出声:“那不会,二哥不会跟你说谎。”

看他终于笑了,成素心情也放松下来,问:“真的吗?”

他点头:“当然。”

成素眼眸一转,像是想再跟他确定一次:“以后也不会?”

叶斯钧很少说绝对的话,但他实在想不出哪怕将来有什么理由骗她。

他看她,像是保证:“不会。”

成素愉悦地笑起来,打开糖罐,指尖捏了一颗粉色的软糖轻轻放在他手心。

叶斯钧扔进口中,酸酸甜甜,甜味儿也像是一点点渗入心里,一直低沉心情也仿佛舒缓下来。

成素也含了颗糖,刻意想让他开心,于是跟他讲一些小时候的趣事。

“我爸说我刚上幼儿园那会儿可太聪明了。那时我太小,他没给我零花钱怕我丢,但是同班已经小朋友带钱去学校买零食了。我就回家偷时渡的汽车模型拿去卖,每个卖一块,很受欢迎。”

叶斯钧忍住笑意:“卖一块?”

成素:“我那会儿能知道一块已经很不错了好吗。”

“后来你哥知道了吗?”

“知道啊,他当时上五年级,还跟我爸告状呢。结果我爸说——‘素素都没把东西白送出去,还赚了好几块买糖了呢,多聪明呀。’”

叶斯钧笑出声来:“很难不同意。”

成素点点头,似是夸他:“我哥当时怎么没你这么高的觉悟。不过后来我上初二时他不是迷上赛车了吗,那会儿他都没大学毕业,钱根本不够,我就用我的零花钱给他买了一辆,算是弥补吧。”

叶斯钧听时渡说过,上学的时候成素的零花钱一直是他的两倍。

他笑说:“难怪时渡那么疼你。”

“对埃”成素很大方的样子,“我给他钱花嘛。”

她神态天真活泼,又带着一点儿小女孩的娇俏,叶斯钧因为她心情变得好了很多。

他下意识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根烟,要点时想起什么,又塞了回去。

她看见他动作,于是说:“二哥你想抽就抽吧,这里是室外,没关系的。”

叶斯钧摇头:“算了,难得你陪我一次。”

“难得”二字,让成素眉心一跳。

已经走了一条街,他低头看了眼她脚上的白色平底鞋,“累不累?”

成素说不累。

叶斯钧终于有心情跟她主动交流,问她怎么会突然来这个酒吧。

成素有点心虚地说:“就是跟朋友出来聚一下。”

叶斯钧想起刚刚在酒吧里见到的那对男女,应该是上次在医院里也见过的。

他没多问,点头说:“这种文艺的酒吧平常偶尔也可以跟朋友们一起来,别喝太多。”

成素乖巧地点点头:“我不喝酒,就跟他们聊聊天的。”

叶斯钧“嗯”一声,拿出手机看了眼,已经快11点了。

他说:“这么晚了,你哥也没催你回去?走吧,送你回家。”

很难得能跟他有单独相处的时候,成素不想这么快就走。

她撒娇似的:“别呀,我10点多才偷偷溜出来的,都还没玩呢,他们以为我睡了,没关系的。”

叶斯钧低眸看她。

成素嘟着小嘴,挺可怜的:“而且我哥平时管我太严了,我根本都没这个点儿出来过,连云城的夜景都没看过,真的很无聊二哥……”

叶斯钧眉梢轻挑,声音不自觉带了点宠溺。

“行了,别卖惨了,说吧,想去哪儿玩?”

成素开心得差点跳起来,想了想:“去汶水大桥行吗?听说之前挂了灯很好看,我都还没见过。”

“行。”叶斯钧拿出手机,“我叫个车。”

想跟他多待一会儿,成素阻止他:“二哥,要不我们走着去吧,顺便聊聊天啊,今晚天气这么凉快。”

叶斯钧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你确定?可是要走3公里。”

“确定。”成素几乎是一脸期待了,“运动可以分泌多巴胺,多巴胺可以让人快乐。”

叶斯钧看她片刻,收回手机:“行,你一会儿要是走不动,可别指望我背你。”

成素:“才不会,我很自立的。”

两人就这么慢慢往汶水大桥方向走。

成素的确高估了自己,久不运动,还有一半路的时候她腿已经开始有点酸,三分之二的时候她脚跟开始疼,但她忍着一个“累”都没喊。

江风习习。

桥上灯火通明,昏黄的灯光映入江面,衬得江水融融,很是好看。

夜色深了,偶尔一辆车从身后飞驰而过,很快消失不见。

成素头发被风吹得散乱,趴在桥边扶手上,看着对面的高楼大厦和点点灯火。

她一转头,头发被江风吹到叶斯钧侧脸上。

他转头,灯光下的眉眼分外柔和,轻轻拨开她的发,还抬手替她稍微理了理。

他问:“你一般不开心的时候,都会做什么?”

成素认真想了想:“我好像没有特别不开心的时候,因为我爸和我哥真的挺宠我的那种,最多就是管我管的有点厉害,我偶尔不开心一下,但是也不会持续很久。”

叶斯钧看着她微笑:“那就很好。希望你以后能一直这样无忧无虑。”

他是半扇型的双眼皮,笑起来眉眼有点弯,霎是好看。

只是眼底似乎又暗藏着一点难过。

成素看着他:“二哥,你也会的。”

她也会努力让他开心的。

叶斯钧笑一笑,没应声。

成素这时鬼使神差地想起来:“完了,何猛哥——”

叶斯钧很淡定:“不用管他。”

他扫了眼手机,“一点了,再不送你回去你哥知道得跟我打起来。”

成素对他很有信心:“那他肯定打不过你。”

叶斯钧含笑点头,指了指桥头那边:“我让司机在那边等,桥上不让停车。”

成素看着长不见尽头的桥:“……喔。”

叶斯钧一眼看穿她:“早累了吧?”

成素嘴硬:“也就一点点。”

叶斯钧哑声一笑,弯腰低头:“行了,二哥背你,上来吧。”

成素手指微微蜷缩起来,看着他硬朗的后背,挣扎了两秒,还是趴了上去。

他背上有一层薄薄的汗水,透过黑色的衬衫布料洇出来,荷尔蒙味道爆棚。

成素的心口贴在他脊背上,心跳声贴着肌肤一声声传到耳边。

她不敢动,过了片刻才有点紧张地问:“我是不是有点沉?”

叶斯钧完全没懂小姑娘的心思,逗她:“放心,不会把你丢江里喂鱼的。”

“……”

终于在一点半的时候把她送回西郊别墅。

叶斯钧把她送到门口,等她快进门时,突然开口。

“其实今天——是我妈的忌日。”

成素全身忍不住轻轻颤栗了下,哑声。

叶斯钧漆黑的眸子里一片温和,带着清浅的笑意。

“谢谢你,二哥今天心情好了很多。”

成素眼眶突然有点酸,她把包里那罐糖递给他:“那二哥,希望你以后每天的心情都很好。”

怎么还真把他当小孩儿哄了。

叶斯钧接过来,轻轻一哂:“知道了,快进去吧。”

他压低声音,像跟她密谋的同伴,“小心点,千万别被你哥发现。”

这事像是两人之间的一个小秘密,也让两人的关系稍稍拉近。

很偶尔的,成素会给他发自己从网上看到的小笑话,他也会回她一两句。

初秋时,叶斯钧又回了南城,两人自然也就没机会见面,闲暇的时候,成素会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这天晚上的事。

这种有点控制不住的情愫让她有点受不了,得有点事做才行,所以她就想着去上班,开始在网上投简历。

好歹也是伦敦艺术大学的室内设计研究生,投去的简历很快就有回应,成素去了几个面试,都是商业住宅的流水线设计,她不喜欢。

唯一一个还不错的,对方说设计师团队都在南城,问她能不能接受去南城工作。

但是……怎么可能?

时越正好容易把她盼回来了,才不会同意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

但一想起叶斯钧在那儿,成素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小心思,跟时越正说想去南城面试,涨涨经验。

她还特意强调,肯定只面试,绝对不会在南城工作。

时越正觉得没必要,直接让她再等两天,说会把她工作安排好。

成素等了两天没消息,决定“先斩后奏”,趁着时越正和时渡上班时,收拾行李自己飞去南城,还给他们发消息说不用担心,面试完她就回来。

成素在飞机上安稳睡觉的时候,时越正在办公室快急死了:“她怎么自己去的?那边儿连个接的人都没,女孩子一个人在外头多危险,时渡你快联系你那边的朋友给她安排好。”

时渡都无语了:“爸,她去的是帝都,又不是叙利亚,您至于吗?而且现在各种软件这么方便,她什么干不了?她都二十二了,您别总把她当两岁行不行?”

时越正骂他倒是毫不客气:“叫你安排你就安排,哪儿这么多废话?”

时渡无奈:“行,我问问叶二。”

时越正想了想:“这样吧,你直接找人包机去南城一趟,等素素面试完把她接回来,顺便把这季的高定给叶二和他爸送过去。”

人之前帮了那么大的忙,这算是谢礼。

“……行。”时渡翻出手机,“他爸就算了,叶二跟他爸关系挺不好的。”

时越正提点他:“越是这样,咱们才要越要给叶二添上个砝码。不是我自夸,时家在南城也是说得上几句话的。”

时渡立刻明白关键,认真道:“您放心,我一定安排好。”

成素抵达南城时已经是晚上八点。

一出舱门就被南城初秋的凉意一激,打了个喷嚏,瞬间清醒几分。

拖着登机箱往外走,正准备叫车时,成素才突然发现手机不见了。

她立刻去vip接待室问是不是落在飞机上,可能她没注意睡着的时候掉在哪里。

客服温柔地让她稍等,大约十几分钟后,得到的答复是机组人员并没有发现多余的手机。

成素有点着急——难道是被人拿走了?

这可怎么办?她连现金都没带。

只好借客服的手机给时渡打电话。

时渡一听见她声音就问:“怎么回事?半小时前你就该下飞机了,手机怎么一直关机?”

成素声音逐渐变小:“哥,我手机不小心丢了,你千万别跟爸说……”

“你可真能耐。”时渡没忍住数落她一句,“在哪儿呢?等着,我让叶二去找你。”

“二哥来了吗?我在南航的vip接待……”

话音未落,听到身后传来低沉而熟悉的声音。

“小白?”

成素回头。

叶斯钧挺拔高大的身形出现在她眼前。

他手里搭着一件深黑色大衣,身上仍旧穿一件黑色的衬衫,领口敞开,锁骨上那枚素圈戒指荡得十分厉害。

像是终于找到她人,他松了口气,很浅地笑了下,暖调的灯光将他眉眼衬得分外柔和。

“总算找到你了。”

他走到她身边,一股清淡的琥珀香混着烟草味儿也弥漫到了她鼻尖底下。

她听见他温和到近乎温柔的声音,“担心死我了,差点以为你被人拐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