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9章 第 9 章

第9章 第 9 章


9

叶斯钧出现在面前。

他显然是下班直接赶来的,身上还穿着熨帖的黑色西装,比平常更显几分商务和沉稳,视线很淡地扫了那男人一眼。

那男人立刻站起来,用熟稔的语气调笑:“哟,这是叶哥的人?我是真没看出来,您这是换口味了?别说这姑娘可真够纯的,带劲儿吧?”

叶斯钧平静极了,甚至还笑了下。

但不过一瞬的时间,他抬手扣住那人的下巴,声音像是毫无情绪:“萧华是吧?你要是不会说话,可以不说。”

“咔”一声清脆的声音,萧华弯着腰惨叫一声,下巴被卸掉,一句话清楚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连连抱拳道歉。

成素忍不住站起来:“二哥……”她咬唇道,“算了吧,他就是开玩笑。”

萧华感激地看了成素一眼。

叶斯钧目光转向她时不自觉地柔和下来,冲她微微颔首,等了片刻,才冷声说:“看在我妹子替你求情的份儿上,这次就算了。”

他双手再次捏住萧华下巴,又“咔”地一声,萧华下巴终于恢复正常。

萧华惊魂未定,连声对成素道歉:“对不起啊,叶小姐,我是真不知道您是他妹妹,我这张破嘴,我以后一定不乱说话。”

成素还是第一次被叫叶小姐,但她也没解释,只点点头。

插曲算是过去。

叶斯钧在她对面坐下,要了杯跟她一样的气泡水。

他视线落在她身上:“没吓着吧?你胆子不是一直挺大的。”

成素摇摇头,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想说什么?”

叶斯钧接过气泡水喝了几口,淡粉色的液体几乎少了三分之一。

等他喝完,成素才问:“二哥,你经常跟人动手吗?”

怎么很熟练的样子。

顿了下,她又补上一句,“我没有说你的意思,就是怕你受伤,虽然应该很少有人能打赢你……”

小姑娘明明担心又小心翼翼的模样可爱极了。

叶斯钧忍不住笑起来:“放心,二哥成年后也就动过两次手。”

成素一怔——那岂非都是为她动的手?

“他这种人不教训不长记性。”叶斯钧脱掉西装外套放到旁边椅子上,换了话题,“怎么想来酒吧,你不是不太能喝酒?”

但是你喜欢埃

成素轻声:“就是想来看看,跟云城的有什么不同。”

好在叶斯钧没接着往下问,看她一直盯着台上男歌手看,问:“要不要点首歌?”

“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叶斯钧喊来服务员,“想听什么?”

成素想了想,说:“他刚才唱的那首粤语歌很好听,但我不知道叫什么。”

服务员说是《月半小夜曲》。

叶斯钧眉梢一挑,有些意外:“这么老的歌,难得你喜欢。”

低沉温柔的歌声再度缓缓响起,成素期待着有那么一瞬间,他能感受到她的某些隐蔽的情愫。

两人安静坐了片刻。

成素看他的气泡水已经喝完,又替他要了一杯。

“二哥你很渴啊?”

“有点儿。”叶斯钧随口说,“急着开车过来没顾上喝水,怕你等。”

成素看着他微微笑起来:“我没关系的,下次不用这么急。”

叶斯钧面带歉意:“二哥这两天有点忙,恐怕没法陪你逛南城了,我让章乐先陪你逛一逛老城的一些景点、游乐场,再带你去购物好不好?晚上有空我就来陪你吃饭。”

虽然有些失望,但成素向来懂事,她微笑说:“二哥你忙你的就好,章助理借给我的话,会不会影响你工作?”

“不至于。”叶斯钧笑起来,“那明天玩得开心点儿。”

时越正一听成素要在南城玩两天,就怀疑她会不会跟叶斯钧有什么事儿,一颗心顿时提起来。

毕竟叶斯钧花名在外。

时渡安慰他:“您放心,叶二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而且叶二来云城也有两三年了,可从没碰过什么有身份人家的姑娘,郁莱您知道吧?追他那么久,他可都没碰。”

“郁莱拿什么跟素素比?”

时越正仍旧忧心忡忡,直到亲自跟成素视频,发现只有助理陪同她逛景点儿时,他才放下心来,又各种嘱咐一堆。

成素是真没想到南城会这么热,而且是难耐的干热,几乎快要把人烤焦。

她平时素颜惯了,也不常出门,涂防晒霜的习惯都没,到了下午4点脸和脖子都晒伤了,脸颊一片微微的红色,只好急急忙忙地让章乐带她专柜去买晒后修复的产品。

章乐在手机里把情况跟叶斯钧汇报了下,叶斯钧沉声:“你怎么照顾的人?”

章乐:“对不起,叶总,我也没太多照顾女孩子的经验。”

“那就去学。”叶斯钧冷声吩咐,“去什么专柜,直接带她去美嘉医院皮肤科。”

美嘉是个私立医院,章乐提前预约了vip号,医生看了看她皮肤情况,说问题不大,给她开了点医用软膏和面膜,让她回去好好修复,注意防晒。

从镜子里看,这会儿成素的脸更严重,整张脸和脖子红得像出了痧,有点疼不说还丑得要命。

叶斯钧匆匆赶来,一进门就问:“怎么样了?”

成素下意识回头,看到叶斯钧的那瞬间立刻“氨一声,伸手捂住脸,将头转回去。

听到医生说没事,叶斯钧才松一口气,去看成素。

她两张白皙的小手挡在脸前,一双漆黑的眸子透过指缝看他,扭扭捏捏地喊了声:“二哥。”

叶斯钧觉得好笑。

“这是干什么?”

“就……太丑了。”成素很小声。

小姑娘脸皮薄也正常,叶斯钧吩咐章乐:“你去帮她拿药。”

章乐立刻转身出门。

叶斯钧靠近成素,用近乎哄人的语气说:“行了,他走了,可以把手放下来了?”

成素:“……”

她又不是躲他。

她手仍旧挡着脸。

叶斯钧伸手去捏她手腕:“给我看看。”

成素挣扎了下,不肯。

叶斯钧柔声说:“二哥又不是外人。”

“……”

他身上隐约传来很淡的琥珀香气,几乎没了烟草味儿。

成素一走神,胳膊被他拽了下来。

他蹙眉:“怎么这么严重?”又转身问医生,“您确定没事儿?”

医生说她是敏感肌,又是第一次来北方,看着严重,今晚敷个面膜涂个药就会好很多。

叶斯钧点点头:“走吧,送你回酒店。”

成素仍旧用手遮着脸,不时偷偷看叶斯钧一眼——完了,这么丑的样子都给他看到了。

叶斯钧还没忙完,车里一直开一个电话会议,等到酒店楼下,他才挂断,陪成素上楼,又让章乐订了餐。

成素扭捏地说不用。

叶斯钧却说:“你敷完面膜我看看情况。”

到了房间,成素立刻跑去浴室,叶斯钧则坐在沙发上,自如地开电话会议。

成素贴好面膜后终于敢出来,叶斯钧看她一眼,示意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成素给他倒了杯水,怕开电视打扰他,于是拿起平板打开软件开始画室内设计图。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成素去浴室摘掉面膜。

还挺管用的。

原本发红的皮肤变浅,只有脸颊部分还比较严重,但好歹算是能见人了。

叶斯钧棱角分明的脸突然出现在镜子里。

“我看看。”

成素吓了一跳。

他还挂着一只黑色无线耳机,白色衬衫贴合在身上,袖子被随意挽起,结实有力的小臂撑在大理石盥洗池边。

镜子里,他脸几乎快要跟她的挨在一起。

成素慢慢地深呼吸着,一点声音都不敢出。

叶斯钧扫了镜子一眼,说:“转过来。”

成素咬唇,等了片刻后,才慢慢地转身。

他比她高一个半头,就这么低头缓缓看她。

狭小的空间,成素几乎连呼吸都不能。

她下意识往后靠,腰椎已经抵在坚硬的盥洗池大理石边缘上。

几秒的时间被拉得很长。

他看了一会儿,像是终于放心,含笑开口:“是没那么吓人了,出来吃东西吧。”

“……”

成素闷闷地走出去,对他“吓人”这个用词很不满意。

饭菜已经被摆好在桌子上。

成素接过叶斯钧递来的筷子,不快地说:“我刚才有丑到吓人这么夸张吗?”

叶斯钧一怔,笑了:“谁说你丑?”

成素嘟着小嘴:“你说我吓人。”

叶斯钧有点儿无奈:“我是说你脸上的伤。才出去玩了一天就晒成这样,回去给你哥看见,我可怎么跟他交待?”

成素低着头,筷子拨了两下米饭,仍旧闷闷不乐的样子。

叶斯钧喊她:“小白?”

“嗯?”成素抬眸。

叶斯钧似是认真看了她好一会儿,凑近她说:“好看死了,二哥都不用吃饭了。”

“……”

成素脸开始发烫:“你别胡说八道了。”

因为被晒伤,成素隔天原定的室外行程全部取消,她也不敢现在回去,怕家里担心,干脆就在酒店敷面膜涂药膏。

下午5点左右,叶斯钧打来电话问她无不无聊。

成素在家里宅惯了:“还好。”

叶斯钧轻笑一声:“要不要去逛商场?”

成素还以为他又要派章乐陪她,她也不缺什么东西,想了想就说不去。

叶斯钧有些诧异:“真不想去?我都在你楼下了。”

成素立刻爬起来:“你陪我去吗?”

“把你交给章乐一天就受伤了,哪儿还敢再把你交给他。”他低沉的嗓音带着很好听的磁性,“我得亲自带着才放心。”

成素不到10分钟就下楼了。

叶斯钧司机都没带,又挑傍晚的时候,又细心又贴心。

先带她去一家私房菜吃了晚餐,然后便带她进了商常

原以为女生都爱购物,但成素倒是还好,对包包、首饰这些东西兴致一般,像是只享受逛街的乐趣。

叶斯钧慢慢地跟在她身边,突然喊她:“小白。”

成素回头:“嗯?”

他眉目柔和,含笑指着橱窗一件黑色风衣:“试试这件?”

跟他之前来机场接她的那件风衣很像。

这……

叶斯钧低声说:“你之前穿黑色很不错。”

成素就没再犹豫。

从试衣间里出来,看到叶斯钧,成素有一刹那的恍惚。

——有种她是他的女人,被他精心打扮的感觉。

导购小姐的声音打断她思绪:“小姐,这件真的很适合你,这位先生眼光真好……”

叶斯钧走到她身后,抬手替她理了理肩膀处的褶皱,看着镜子里的她,微笑说:“我眼光是不错——”

成素肩膀不由很轻微地颤了下,觉得他隔着衣料碰过的那块儿肌肤,像是着了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