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12章 第 12 章

第12章 第 12 章


12

叶斯钧不知想起什么,面色渐渐沉郁。

他气场强大的厉害,这种压迫感很快蔓延到成素身上。

她几乎无法呼吸。

叶斯钧待她向来温和,很少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神色,即便那次在酒吧也很快收敛了神色,不像现在,看上去甚至有些渗人。

成素却并不害怕。

她调整呼吸,大着胆子问:“为什么呀?”

叶斯钧像是回神,脸色恢复如常,很轻地笑了声。

“有些人,相爱的时候恨不能把命都给你,不爱的那天能亲手取走你的命。”

他往前走了几步,像是要彻底将自己埋藏在黑暗中。

成素跟着他走过去。

头发被风吹得太乱,她随手编了个松散的麻花辫,用手腕上的黑色皮圈套上去。

前面是一座木桥。

叶斯钧倚靠在栏杆上,低头看着桥下的海水。

黯淡的光线里,成素忍不住问他:“是……是你以前遇到过……?”

她伸手一下下梳着发辫。

叶斯钧平静道:“不是我,是我妈。”

成素内心一震。

他没有再继续往下说的意思,她自然也不会不识趣地往下问,就陪他安安静静地站了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回头,语气也恢复如常:“很晚了,回去睡吧。”

他转身,手腕突然被握祝

成素很单纯地仰头看着他,有点担忧地说:“二哥你别这么说。”

“嗯?”

“就是——你别这么灰心。”成素薄唇轻抿,慢慢松开他手腕,“你也说了只是有些人。你这么好,将来你肯定会遇到你喜欢也喜欢你的人的,到时候……总之你别灰心。”

“不该跟你说这些。”叶斯钧淡笑一声,“放心,二哥一个人也能活的很好。”

走到酒店门口,橙色的灯光从一旁照过来。

叶斯钧像是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微笑看着她闲话家常:“第一次见你是不是就编的这个辫子?”

成素轻声说:“才不是,那次鱼骨辫,这是麻花辫。”

“这么一说,好像是不太一样。”他又撩起眼皮扫了一眼,“倒是都挺好看的。”

顾温第二天一早便离开,郁莱因为情绪不高干脆就在酒店没出来。

浮潜完午饭时,成素看时渡一直魂不守舍,劝他去找顾温。

时渡一脸高冷:“不用,陪你度完假再说吧。”

“我哪儿用得着你陪,我有馨馨埃”成素看他,“你要是不去的话,自己别后悔。”

时渡深吸一口气,叶斯钧也插了句话:“想走就走,这不有我。”

时渡没再犹豫,直接起身走了,没多久还发来短信说郁莱跟他一起走。

于是岛上就剩下他们五个人,气氛也瞬间轻松下来。

中午冲浪有教练带着,成素玩的很过瘾,虽然摔进水里不知道多少次。

玩累了上岸休息喝水,远远地看到何猛也恰好搂着冯宛上来,冯宛似乎是想亲他被他一下推开。

他嗓门向来大,成素完全听到了他说的话。

“在素素面前注意点儿,回头让叶哥看见又得把我胳膊掰散架。”

成素:“……”

何猛笑呵呵地坐到帐篷底下,先拿了瓶水递给冯宛,又问:“素素啊,你是真没谈过恋爱吗?一场都没谈过?”

成素笑了笑:“没,国外上学的时候也没碰到特别合适的。”

何猛积极起来:“那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啊?回头我给你介绍。看脸吗?”

成素脑海里浮现出叶斯钧的模样。

她点点头:“应该挺看的。”

何猛咕哝一句:“你们这帮小姑娘真是,帅又不能当饭吃。”

这时许馨馨也跑过来休息,一脸花痴:“小白你看叶斯钧,他好帅呀1

恰好一个大浪打来。

叶斯钧穿着黑色的紧身冲浪服,两条长腿踩在冲浪板上稍稍弯曲,张开双臂,随着白色海浪上下翻飞,动作流畅得像一尾鱼。

何猛叹了口气:“造孽啊,小姑娘我可提醒你一句,千万别喜欢他,不然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什么呀我有男朋友的。”许馨馨仿佛颇为遗憾地说,“我就看看。”

成素踩在沙滩上的脚稍稍往后挪了挪。

她问:“何猛哥,你知道郁莱姐为什么会追了二哥两年吗?”

“我当然知道。”何猛嘴上本来就没把门儿的,这也没外人,他一下子全讲了出来。

叶斯钧刚来云城那个月,恰好遇见郁莱出车祸。车速太快撞树上车盖都冒烟了,郁莱吓得动都不敢动。是叶斯钧下车敲窗把她从驾驶座上拎出来,帮她报警处理好这件事,还顺便把惊魂未定的她送回家。

那之后郁莱就开始追叶斯钧,但叶斯钧从来没在意过,郁莱追了一阵子也就灰心放弃了,但最近听说叶斯钧身边有阵子没女人,猜测他可能想稳定了,所以又追过来。

原来也是英雄救美。

成素垂眸,手上抓了把沙子,慢慢地放到小腿上。

何猛声音还在喃喃自语:“你说也是奇了哈,叶哥最近这阵子酒也不喝了,妞儿也不泡了,工作有这么忙吗?这么反常,该不会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成素一颤,手里的沙子尽数滑落。

叶斯钧上岸了,他摘掉冲浪板走过来,很自然地坐到成素身边,额间湿漉漉的长发还滴着水珠。

成素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他打开喝了口,问:“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何猛哪里敢说是在聊他,于是说:“在聊给素素介绍个男朋友。”

叶斯钧不置可否:“就你那帮不靠谱的朋友,还是算了。”他把矿泉水瓶扔沙滩上,盯着成素的脸看了几秒,“你记得补涂防晒霜。”

“我刚涂了。”

“海边要两小时补涂一次。”叶斯钧温声。

成素“氨一声,“是吗?但我没带……”

叶斯钧下巴尖点了点放在椅子上的黑色手提运动包:“去用我的,在包里。”

何猛愣了下:“叶哥你不是号称从来不涂防晒吗?”

叶斯钧淡声:“给小白带的,她容易晒伤。”

成素下意识地张开嘴唇,感觉脸上的皮肤开始发烫。

何猛奇异的眼神在叶斯钧和成素脸上游走了几秒:“喔?”

成素没发觉他异常的语气,直接拿来防晒霜补涂完,又递给叶斯钧:“二哥你也要涂。”

“我不用。”叶斯钧笑说,“我又不怕被晒黑。”

他天生小麦色皮肤,晒一晒反而更好看。

成素认真道:“但你不涂的话,会得皮肤癌的。”

叶斯钧:“……”

何猛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成素指了指他胳膊上那道明显已经泛白的疤痕:“你看听我的这个疤痕都快没有了。”

叶斯钧笑出声来:“行,我涂。”

何猛人都看傻了。

玩了一天,晚上的按摩便尤其舒服。

成素跟许馨馨一个房间,聊天的时候,话题不知怎么就转到叶斯钧身上。

“下午你冲浪的时候冯宛问了何猛一句‘叶哥是不是喜欢上素素了’,你猜何猛怎么回的?”许馨馨趴在按摩床上,转头兴奋地看着成素。

成素脊背瞬间紧绷:“怎么回的?”

许馨馨跟讲笑话似的:“何猛当时就去捂她嘴,说‘你可千万别在叶哥面前提这句话,不然我胳膊就真要断了。素素可是时渡的妹妹,叶哥连郁莱都不想祸害,怎么可能对她下手?’”

成素睁着眼看前方的香薰灯,没应声。

许馨馨又说:“但我真的觉得叶斯钧对你很不一般欸,他冲浪的时候十次八次都在看你。”

成素微微一怔:“有么?”

“有。连何猛都说叶斯钧对女人向来没什么耐心,更不会关心,可是竟然能记得给你带防晒霜,最关键的是,他以前怎么都不肯涂防晒的人,你随便一说他就涂了。”

“是何猛太夸张了吧。”成素心跳也逐渐加快,“他一直都挺细心的。而且,他应该只是觉得要替我哥照顾我。”

“但我还是觉得……”许馨馨话锋一转,“那小白你呢?你对他是不是……?”

成素垂眸,沉默片刻,很轻地笑了下。

“有一点吧。”

许馨馨激动了:“我就说,你也总盯着他看——”

她顿住,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不行啊小白,他这么渣,你……”

“想什么呢。”成素轻声说,“没到那个份儿上,我就是有点好感。”

而且,就像何猛说的,他不可能对她怎么样的。

“那就好。”许馨馨松了口气,又像是比她还纠结,“但要说叶斯钧是真的帅,要是他对我这么好我也肯定就沦陷了……”

是对她挺好的,除了时越正跟时渡,他是对她最好的人了吧。

的确很难不沦陷埃

七天的度假时光很快结束。

成素久不运动,累得要命,在回程的飞机上听着叶斯钧和何猛聊天就睡着了。

仿佛又回到清澈湛蓝的海水里。

趴在冲浪板上,她终于站起来,一个浪过来,把她砸到海里。

她沉到海水里,被一双有力的手抓住臂弯,拎起来。

终于站起来,她回头。

叶斯钧在明亮清透的光线下格外英朗。

他很轻地笑了声,勾着她的腰一带,把她揽进怀里。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

“练真么久了练不好,要不休息下做点儿别的?”

他低眸看她,一只手沿着她后颈慢慢往上滑,指尖温柔地插入她发间,轻轻扣住她后脑勺,吻了下来。

“1

成素蓦地睁开眼。

恰好对上叶斯钧那双半扇型好看的眼睛。

他整个人俯身半笼罩在她上方,脸离她不过一寸的距离,她甚至能看到他长而密的睫毛。

她愣住,一时有些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两只手也下意识抓紧了衣服边角。

一秒后。

叶斯钧抬手,将滑落在她脚边的毯子拎起来。

机舱传来何猛打呼的声音。

其他人应该都睡着了。

刚做了那样的梦,成素不敢看叶斯钧,下意识闭起眼。

空调冷风有点凉。

感觉到带着温度的薄毯一点点贴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一直到颈部。

听见叶斯钧很低的轻笑:“醒都醒了,怎么还装睡?”

“……”

成素只好尴尬地睁开眼,在想找个什么借口。

“我……”

叶斯钧也没在意她为什么要装睡这事,指了指她垂在胸前麻花辫上海蓝宝色的皮圈。

“辫子松了。”

他再度俯身,伸手拿起滑落的皮圈,很低的声音。

“二哥给你重新扎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