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14

耳边响起树叶的沙沙声。

衣物窸窣的摩擦声。

成素那双眼仿佛受了惊的小鹿, 清澈中闪着几分慌乱。

叶斯钧扶在她腰上的手用了点力气:“别怕,摔不了。”

低沉的声音让成素回神。

他怎么可能亲她。

后腰被他触碰的地方一阵发烫,成素扶在他胸前的手不觉去抓他衬衫。

“我才不是怕。”

她稍稍偏头, 松散的鱼骨辫垂在左胸前。

叶斯钧笑了声, 一副不想拆穿她的语气:“好, 你没怕。”

他低头往下看了眼, 待她站稳,才松开她弯下腰,伸手握住她鞋跟往上拔。

皎洁的月光撒在他宽阔的后背上。

成素甚至能看见他因为动作幅度而稍稍凸出的脊柱线条, 有点想伸手去摸。

“噔”的一声,高跟鞋被拔出。

叶斯钧也随着站起来:“怎么穿这么细的鞋跟,走路不会不方便?”

成素抿唇:“我穿高跟鞋走的还是挺稳的。”

叶斯钧笑起来:“嗯, 看出来了, 稳稳地踩到了下水道缝隙里。”

成素:“……”

她忍不住怪罪地打他一下,“你不许嘲笑我。”

“没嘲笑你。”叶斯钧却忍不住笑得更厉害,肩膀都微微发颤。

成素:“……”

“笑你可爱。”叶斯钧终于止住笑,上下打量她一眼,认出来, “这是在南城时我给你挑的那条裙子?”

成素红着脸“嗯”一声。

叶斯钧视线落在她身上:“有点后悔给你挑这个了。”

成素不解:“为什么呀?”

叶斯钧低头含笑看她:“好看死了,快上车藏起来。”

成素:“……”

许馨馨还真是没说错, 他真的好苏。

成素感觉脸红透了,耳根都开始发烫, 她小跑到车子副驾打开门钻了进去。

那样子也太乖了。

叶斯钧不觉又笑起来, 上车发动车子,转头问她:“藏好了?那我们走了?”

“……”成素缓了片刻,很轻地,“嗯。”

这个插曲直接导致之后的三分钟成素都没好意思说话, 叶斯钧则在认真开车。

好一会儿,成素才想起来问他:“二哥,你在云城买房子,是打算长期在这里了吗?”

他轻声:“最近一阵子应该在这儿比较多。”

成素看他:“不会是为了给我练手特意买的吧?”

“当然不——”

“你说过你不会骗我。”成素打断他。

叶斯钧顿了下,用那种“你猜透我”的眼神含笑看她:“好吧,不全是,我妈留的房子地方有点小,离公司有点远,的确是不太方便。”

成素只是猜测,听到他亲口确认反而有些愣住:“二哥……”

“我早晚要买的,早买价格还低一些。”不想让她纠结,他换了话题,用下巴尖指了指中央的扶手箱,“要吃糖吗?”

成素会意地打开。

干净的玻璃糖盒,只剩两颗软糖。

一蓝一红。

成素拿出来,糖在玻璃盒里晃得叮叮作响。

她扭头看他:“一人一颗?”

叶斯钧一笑:“好啊。”

成素慢慢的拿出一颗糖,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想了想,递到他面前。

还以为他会直接张嘴,那样她就可以喂他……

但他看了眼,一只手扶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来接。

成素咬唇,把那颗糖放在他手心,他轻轻一扔便进了口中。

成素捏着另外一颗糖,等了一会儿才含入口中,连什么味道都好像没尝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初次见他时,他自如地低头去喝那女人喂的酒。

她侧头抵在玻璃上,有点闷闷不乐。

斑斓的霓虹灯牌透进来。

是一种冷调。

他真的对她完全没有那种意思吧。

刚才的肢体触碰,一点儿都没觉察到她的心思,只是觉得她怕。

叶斯钧看她:“怎么突然不说话了?累了?”

成素笑着点点头:“是有点累。”

叶斯钧看了眼时间,把车速提到一百二十迈。

很快到家门口,下车前,成素捏着包想了想,还是只拿出了一罐玻璃糖递给他,把另一罐藏起来。

叶斯钧低声一笑:“以后我的糖你是不是全包了?”

成素弯唇:“嗯,那你吃完告诉我。”

装修设计前要实地勘查,叶斯钧自然没这个时间,派章乐去跟进。

为了以防万一,隋岁还是派了另外一个比较有经验的设计师赵小陶跟成素一起。

叶斯钧新买的房子在开发新区最高档的小区港荟,植被覆盖率高,环境安静,色调简洁优雅,一楼还有可以种花草的小院子,连成素都想在这里买个一楼的房子了。

8楼8单元8层,看到具体楼牌号时成素不觉笑了,跟他爸一样,商人做什么都讲究吉利。

房子还是毛坯,四室两厅,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大客厅阳台几扇拼接的落地窗,阳光洒落进来,一片明媚,让人心情都变得愉快。

看完现场,成素便跟赵小陶回去一起赶工设计装修方案。

很简单的个人住宅室内设计,赵小陶没费什么功夫,一天半就用软件出了初步方案:灰白调北欧风。

她画完想问成素设计到哪个步骤,走过来却看到她正拿着一张纸画图。

她惊了一下:“素素,你在画平面图?”

一般来说个人住宅相对简单,没必要手画平面图,直接用软件出效果图就可以。

成素笑笑:“对,陶子姐,这样比较有思路。”

因为是叶斯钧的房子,她想给他最好的居住体验。

陶子“哇塞”一声,夸她努力。

为了避免过年耽误,成素想在过年前就把房子装修好,所以设计上时间挺紧的,一个礼拜她都在加班。

隋岁忙别的项目,也在加班。

晚上工作室里基本就剩她们俩,连续同甘共苦几天,两人距离拉近不少。

隋岁笑她:“叶斯钧得给你红包啊,你这么给他卖力。陶子可是一天半就给我交差了。”

成素眨眨眼:“不应该是你给我红包,我明明是在给你卖力。”

隋岁很大方:“行——请你吃饭?你点餐?”

成素看了眼时间,已经快10点了。

她伸个懒腰:“好想吃火锅啊,但没时间,下周水电师傅必须得开工了,我还差一点,今天一定得弄完。”

隋岁手机这时响了,她抿唇笑了下,起身去会议室。

成素视线回落到效果图上大客厅阳台的落地窗上,总觉得不太舒服。

很快隋岁出来,看着她说:“小白,咱们在办公室煮火锅好不好?”

成素有些兴奋:“可以吗?”

隋岁点头:“反正今天周五,我有朋友正好过来,我让他送点菜。”

成素一脸八卦:“男朋友吗?”

隋岁一笑:“那可要让你失望了。”

工作室内恢复安静,不时有鼠标键盘声。

成素埋头计算了工期和尺寸,又翻了翻日历,还是伸手改掉了原本的落地窗。

重新检查了一下各处设计,成素算是勉强满意,周末回去再改几个小细节就好,刚准备关电脑,就听到身后传来个熟悉而温和的声音。

“这么辛苦啊?”

成素下意识抬头,撞进叶斯钧一双深邃的眼眸里。

他眼尾压着一点笑意,那双黑色的眼眸就悬在她正上方。

成素蓦地站起来:“二哥。”

叶斯钧手里拎着两大袋东西晃了下:“不是想吃火锅?来给你送。”

隋岁说的朋友是他?

那隋岁干嘛不直说还卖关子,她加班到这会儿妆都花了好不好。

成素连忙低下头,不由自主摸了下辫子:“那我先去个洗手间。”

她拎着包走掉了。

叶斯钧本来是下班随口问一句成素工作近况,结果没想到隋岁一接起电话就开始数落他。

“你到底跟人小姑娘说什么了?这么卖命给你工作?白天请假去逛家居城,晚上天天加班到10点多,想去吃个火锅都没时间,你是不是有点儿没人性啊?”

叶斯钧蹙眉:“你怎么早不说。”

他一想就知道因为是他的房子,所以成素才格外卖力,内心又浮起一丝内疚。

“我昨天打电话你也没接啊。”隋岁抱怨一句,“怎么着?你亲自送个火锅来表示诚意?”

“你们还没吃饭?”叶斯钧没犹豫,“行。”

隋岁打趣:“叶总好像一下就有时间了呢。”

“隋岁。”他声音带几分警告,“别乱说话。”

成素在洗手间重新补完妆,涂了个枫叶色的口红,一想这样会不会太明显,而且出去还要吃火锅,干脆又擦掉,只涂了个无色的润唇膏。

出来后,叶斯钧和隋岁已经把东西都摆好,就等她来。

锅已经开了,菌汤锅底,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香味儿。

成素坐到叶斯钧身旁,他递了个一次性围裙给她。

“系上,小心弄脏衣服。”

成素看了眼身上的白衬衫,低头接过,才发现他今天也穿的白衬衫。

好像……情侣装。

她悄悄看他一眼。

他毫无察觉,专心把羊肉下进沸水里。

隋岁坐在对面自顾系好一次性围裙,明显看戏的眼神。

成素有点不太自在地转过脸。

叶斯钧拿着漏勺给她盘子里盛了点儿羊肉,温声:“饿了吧,先吃一点。”

成素说好,看到他把漏勺递给隋岁:“想吃什么自己下。”

隋岁忍不住:“你怎么这么双标。”

叶斯钧:“你离我那么远,不好够。”

就在他对面,哪里远了,他手那么长。

隋岁懒得理他。

叶斯钧问成素:“吃点儿胡萝卜吗?对眼睛好。”

成素从小就不吃胡萝卜,但她还是点头:“好啊。”

这时桌上叶斯钧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何猛的声音。

“叶哥在哪儿呢?周五了出来嗨啊!我在雲间。”

叶斯钧淡声:“忙着呢,没空。”

何猛怒了:“卧槽你到底在忙什么连妹子都不泡……”

叶斯钧把手机挂了,转头去煮几块胡萝卜。

成素弯了下嘴角,吃完羊肉说:“虽然比不上在南城那顿新鲜,但能在办公室吃火锅,感觉好棒啊!”

叶斯钧笑一声:“什么时候想吃给我打电话。”

一顿饭吃完,隋岁照例打车走了,叶斯钧送成素回家。

中央扶手盒里的糖还剩大半。

成素嘟着嘴:“今天吃撑了,都怪你,一直给我夹东西。”

叶斯钧不以为意:“你这么瘦,胖点儿没关系。”他顿了下,“我那房子又不急,你不用这么累,黑眼圈都出来了。”

黑眼圈!

成素一脸紧张,立刻伸手遮住住脸:“有吗?”

连忙从手提包里拿出小镜子,悄悄从指缝里看了眼——眼下有一层很薄的乌青,不仔细看根本都看不见好不好!

他观察怎么这么仔细!

成素有点懊恼,干嘛非要今天说吃火锅。

叶斯钧扫她一眼,觉得好笑:“有什么好挡的,我看你一晚上了。”

“……”

好像也是。

成素嘟着嘴,把手放下来。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平时不太明亮的白色路灯此刻显得刺眼极了。

成素一只手拎起包,另一只手遮着眼眶,飞快地说完“二哥我先回去了下周再跟你对设计细节晚安”一串话便下车跑回去。

听见身后风里传来叶斯钧的声音。

“慢点儿。”

成素回到家,洗完澡躺第一件事就是躺在床上敷眼膜。

这时收到叶斯钧发来的微信。

【叶:有黑眼圈也好看的。晚安。】

成素用脚踢了踢小被子,回他。

【晚安。】

隋岁连连夸赞成素的设计细节专业,叶斯钧更不可能对她的设计不满意,确定好方案之后,装修就立刻动工。

速度算是快的,因为有几个师傅一起,一周的时间水电就结束。

叶斯钧不可能有空管这种事,自然是章乐代他验收,但成素怕他外行不懂,也亲自去了一趟。

果然看出点问题。

章乐跟叶斯钧汇报:“多亏成小姐过来了,她好厉害,洗手间左右冷热水管误差03厘米都被她看出来要求重做,这要是来我们公司工作,肯定很符合你的胃口叶总……”

叶斯钧刚开完一场烦闷的会坐在旋转椅上,手里捏着支烟刚点着。

他闻言挑眉:“她亲自过去了?现在还在?”

章乐:“对。”

叶斯钧起身掐灭烟:“让她等我一会儿。”

地面上一层水泥灰,斑驳的毛坯墙上也到处是泥浆。

成素穿着白色平底鞋在房间里来回检查,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干活不够仔细,一些细微的毛病都被她指出来。

房间没空调又是落地窗,云城10月份也热,很快成素就一身汗,脱掉姜黄色的大衣外套。

章乐立刻伸手:“我替您拿着,小心弄脏您衬衫。”

成素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回去洗就好。”

亲自监督工人重新排管安装好冷热水管,成素方才满意,一回头看到叶斯钧。

他迈步进来,一身熨帖的西装,身形挺拔而修长,干净又英朗。

成素低头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模样,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发现无处可躲,只能硬着头皮说:“二哥,你怎么来了?”

她额边染了几分汗渍,小辫子松松散散地荡在胸前,有点局促。

叶斯钧走到她身边,含笑说:“你亲自来帮我验收水电,我不得奖励你顿饭。弄完没?”

成素颔首,把脏手背到身后:“弄完了。但是……我得先回去洗个澡。”

叶斯钧点点头,接过章乐手里的大衣:“走吧,送你回去。”他盯着她看了会儿,“黑眼圈好多了。”

成素:“……”

不想理他。

她把手背在身后。

刚才摸墙皮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一手灰,不想让他看见。

一出电梯叶斯钧就觉得她走路奇怪:“手怎么了?”

“没什么。”成素躲了下。

叶斯钧脸色一沉:“受伤了?”

“没——”

叶斯钧走过来,握住她胳膊肘:“给我看看。”

“真没——”

力气完全不是他对手,成素有点懊恼地把手伸出来。

“就……有点脏。”

“这有什么好躲的?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二哥又不是外人。”叶斯钧伸手揉她脑袋一下,“先上车。”

上车后,成素用湿纸巾擦干净手,听见叶斯钧问她想吃什么。

她咬唇:“有点想吃火锅。”

“这么喜欢吃火锅?”叶斯钧轻笑一声,“行啊,那去郁家吃?”

郁家算是本地最有特色的牛肉火锅了。

成素不想让叶斯钧跟郁莱扯上分毫的关系,她说:“我不吃牛肉,容易长痘。”顿了顿,她补上句,“要不算了,吃粤菜也行。”

叶斯钧看她一眼,想了下:“云南火锅怎么样?”

成素眼睛一亮:“好啊,我最喜欢吃菌菇了。”

叶斯钧早猜到了,给他做的那顿早餐又是口蘑又是松茸。

成素心情一下子明亮起来,查了下叶斯钧说的那家云南火锅店,整个云城就一家,在东边,跟她家别墅距离四十多分钟。

来回要一个多小时。

她有点担心:“你把我送回去再出来的话,会不会太久了?”

叶斯钧指了下车屏幕上的表,温声:“不会,我们有的是时间。”

才下午六点,的确也挺充分的。

但“我们”这个用词,让她一颗心浮起几分波澜。

真的很喜欢他的一些用词,透着对她的亲昵。

白色吉普车停在外头,叶斯钧跟成素一起进门。

时越正出差去了国外,时渡倒是在家,看到叶斯钧还愣了下:“你怎么来了?”

成素拖着鞋子跑上楼:“你们聊,我先去洗澡。”

叶斯钧自顾坐在沙发上,简单说了下经过。

时渡“喔”一声,“我说呢,她前阵子天天加班,原来是给你弄房子,怪不得。”

“嗯。”叶斯钧端起阿姨递的茶水喝了口,“有事儿没?一起吃饭?”

“我懒得动。”时渡瘫在沙发上,一副恹恹的模样。

客厅里一片安静,叶斯钧打开电视屏幕,翻了翻,随手放了个古天乐的《神雕侠侣》。

他看了眼时渡:“还没搞定顾温?要不要我帮忙?”

时渡轻嗤一声:“就你?”

两人没再说什么,只剩电视机里的声音。

恰好又是杨过在给郭襄放烟花的场景。

时渡忍不住吐槽:“你怎么跟素素一个品位?这么老的剧有什么好看的。”

叶斯钧不以为意,琢磨了下,说:“你有没有觉得,我跟古天乐的眼睛有点像?”

“……”

时渡:“够不要脸的。”

一集结束响起片尾曲,时渡又着急起来:“这丫头还没出来?每次出门都这么慢。”

叶斯钧倒是淡定:“女孩子嘛,正常。”

时渡“啧”一声,看戏似的,“你是第一回等女生等这么久吧?”

以前那些女人哪敢让他等。

叶斯钧笑起来:“好像还真是。”

又好一会儿过去,成素才有点着急地跑下来:“不好意思二哥,我弄久了点。”

她穿了件白色裙子,干净又纯澈,一头微棕的头发散着,都没来得及扎。

清澈的眼睛画了眼影,灯光下微微闪着点点光泽。

“不久。”叶斯钧起身,温声,“我正跟你哥聊天儿呢,你要不要上去编个辫子?”

“……”

成素有点慌,她化妆耽误了好长时间,加上洗澡快四十分钟。

虽然喜欢编辫子但真来不及了。

但叶斯钧好像很喜欢她的小辫子。

“那我……”

叶斯钧冲她一点头:“去吧,耽误不了几分钟。”

成素没再犹豫,重新上楼。

时渡不知在想什么,缩在沙发里忽然抬头问:“你刚才说你买了房子?”

“是啊。”叶斯钧挑眉,“要不要给顾温来一套?”

时渡垂眸没应声。

直到成素再次下楼,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空。

吃完饭后出来天色已然全黑。

成素上车系好安全带,叶斯钧才看她一眼,含笑说:“云城今年也算冷得快,还以为你要到11月才能穿这件大衣。”

成素摸了摸身上的黑色大衣,很轻的声音:“是啊。”

他一晚上都没提,还以为他没看出来呢。

她转头看了眼中央扶手座里还剩一半的糖盒,顿了片刻,问:“二哥你对家具什么的,有什么喜好吗?”

叶斯钧:“没什么特别的,舒服就好。”

成素攥着手轻轻捏了捏大衣领口,声线发紧:“那我看着帮你挑?或者——”她声音不自觉变低,“你要是有空的话,周末我们可以一起去家居城逛一逛。”

说完这句话,她屏住呼吸,几乎不敢看他。

叶斯钧倒是丝毫未发觉她的小心思,只想了下,微笑说:“好啊,这周末正好没什么事。”

成素一颗心跳得越发快,按捺住兴奋的心情,很轻地“嗯”一声。

车子拐过一个十字路口。

叶斯钧忽然问:“再过两个月隋岁是不是要去国外进修?”

“你怎么知道?”成素看他,“她是要去英国三个月。”

“她跟我说的。我在想——”他稍稍一顿,“她去英国的三个月,你要不要来叶氏熟悉一下商业住宅室内设计的流程?虽然你不想做这方面,但要做顶尖的室内设计师了解商业住宅也是必不可少的。”

成素微微愣了下——叶氏?不就是他的公司?

叶斯钧颔首,给了她确定的答复:“就是我这儿。”

成素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说,简直是巨大的惊喜。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好几秒。

叶斯钧以为她不愿意:“你要是不想的话也没关系……”

成素侧头打断他,声音里带着几分俏皮:“二哥你缺苦力啊,那我勉为其难吧。”

她巴掌大的小脸灵动又可爱。

叶斯钧低声一笑:“我哪舍得让你当苦力。”

车窗外一弯皎月从浓厚的乌云里挣脱而出,月华自空中洒落。

成素只觉得他此刻的笑容迷人得厉害。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发红包呀~

小白:我感觉他好像想把我骗去他公司!

感谢在2021-08-22 13:46:03~2021-08-24 12:55: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dasseinzumtod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期一会、沈淮不是淮 10瓶;甜味小雯 7瓶;癫癫、50574983 5瓶;念忍/ 3瓶;星空坠入深海、蔡欣葵奎子、金媛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