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18

隔天早上, 成素是骤然惊醒的。

第一反应:完了!她昨晚好像不知不觉睡着了!

几秒后,思绪回笼,记忆也渐渐浮上来。

想起昨晚是听到叶斯钧跟她说“我到家了”这句话才睡着的, 方才松了口气。

打开手机, 发现昨晚跟叶斯钧的通话竟然长达两个小时。



这是怎么回事?

按照路程来说, 半个小时左右他就到家了呀, 那为什么会通话这么久?

成素有点懵,她也没喝酒啊,怎么莫名其妙断片了?

看了眼手机屏幕, 已经快12点了。

成素斟酌着给叶斯钧发过去条微信。

【二哥,你醒了吗?为什么昨晚我们打电话打了两个小时啊?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说了什么0-0】

那头很快回过来。

叶:【嗯,因为你睡着了。】

素素:【那……为什么你没挂电话?】

叶:【听见你打小呼噜。】

素素:【……】

什么鬼!

她打小呼噜!!

还被他听到了!!!

他为什么会喜欢听她打小呼噜!!!

她社死了。

成素整个人蔫了下来, 回复的勇气都没了。

几秒后, 手机震了下。

她都有点不敢看微信内容,犹豫好久才划开。

叶:【可爱死了,挺助眠的,就多听了会儿。】

成素简直要崩溃了。

素素:【你听了一个半小时吗……?】

她打呼噜有打那么久吗?

叶:【那倒是没,后来我也睡着了, 手机应该是没电自动关机了。】

素素:【……中国移动感谢你。】

成素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眼床头柜上那本杂志, 封面上叶斯钧一双深邃的眼正直勾勾看着她,好像还带了点戏谑。

她连忙伸手把杂志翻到背面, 不敢再看他。

洗漱的时候连编小辫子的心情都没, 闷闷不乐地下楼。

时渡难得竟然在家。

他正无聊地坐在沙发上,一看见她就说:“你怎么这么能赖床,这都十二点了,我等你一早上。”

他扫她一眼, “你这怎么了?灰头土脸的?”

“……”成素没什么心情跟他贫,整个人生无可恋状,“有点没睡好。你等我干嘛?”

时渡顿了下,说:“我买了套房子,你帮我设计下装修。”

成素瞬间满血:“你买房子了?要搬出去住?”

“不是。”时渡有点不耐烦,“你能别问这么多?”

成素“喔”一声,喝了口水,问,“那你买在哪儿啊?”

时渡:“就叶二那小区。”

成素兴致上来:“那个小区是不错,我也想买一套欸。”

“买呗,你那么有钱。”时渡无所谓的语气,他起身,状似不经意地说,“对了,你去跟我秘书对接一下需求。”

成素:“……?”

她瞬间懂了。

还秘书,还对接需求,摆明为了顾温。

她看他一眼,实在没忍住:“哥,你怎么这么能装。”

时渡:“……”

十二月中,叶斯钧的房子终于彻底装修好。

成素也终于有了光明正大的借口给他打电话。

好久没联络,思念已经把上次他听她小呼噜的尴尬完全冲散。

铃声响了好久才被接起。

听筒里传来熟悉而温润的声音:“小白?”

尾音带着一点轻微的喘息声,格外性感。

成素突然脸红:“二哥你是在运动吗?”

“嗯,刚打完拳。”那头传来叶斯钧咕咚咕咚的喝水声,片刻后,他问,“找二哥有事啊?”

连喝水都有点诱人。

成素也觉得有些口干,她抿了下唇,“你房子装好了,我想找个时间约你验收。”

叶斯钧几乎没怎么犹豫:“今天下午?你有空么?好像好久没见你了。”

二十八天没见面了。

成素的心像是给什么柔软的东西挠了下。

她放下手里鼠标,尽量如常地说:“有啊,隋岁姐没给我派很多工作。”

叶斯钧低笑了下:“行,大概4点左右,我去工作室接你。”

挂掉电话,成素走到隋岁办公桌前,礼貌地问她下午要不要一起去给叶斯钧验收房子。

隋岁含笑看她一眼:“我可没空应付他,细节的要命,你一个人去应该能搞定吧?”

成素点头:“我尽力。”

下午的时间,她无心画图,不到三点就去洗手间补好妆,安静坐着等他。

4点钟叶斯钧准时打来电话。

她接起来便往外走,却听见他说:“有点儿堵车,可能晚十几分钟到。”

成素方又坐下:“好的。”

十几分钟的时间,像半个世纪般漫长。

他再次打来电话说到了时,成素立刻拎着包小跑出去。

天气好得简直不像冬天。

阳光融融,淡蓝色的天空远远地飘着几朵棉花似的云,道路两旁树木郁郁葱葱,被风一吹发出沙沙的声响。

叶斯钧只穿了件单薄的黑色衬衫,站在白色吉普车旁,光线从他身后照过来,衬得他小麦色肌肤更性感。

地上拉着一道斜长的影子,跟树影交织在一起。

看到成素,他微微笑起来。

成素走到他身边,指着他身上的衬衫:“二哥你不冷吗?”

“这会儿不冷,车里有衣服。”叶斯钧上下打量她一眼,目光落在她辫子上,“头发长了啊。”

成素说:“可见你多久没看到我了。”

“的确有点久。”叶斯钧笑了下,绕去车尾,打开后备箱,像是要拿什么东西。

成素跟着走过去,看见他从车载冰箱里拿出个甜筒。

她微微一怔。

叶斯钧把甜筒递到她面前:“上次不是想吃这个?”

语调平静到像是在说一件完全不值一提的事。

但家居城那儿的甜筒,排队都要起码排一小时,再加上开车来回。

成素伸手接过来,咬唇看他:“你……”

他对她是不是有点过于好了。

就算是时越正和时渡那么疼她,也不会这么心心念念记着她喜欢的东西。

叶斯钧揉她脑袋一把:“我正好今天休假,时间也够,就顺便过去买了,不用这么受宠若惊,一个甜筒而已。”

才不只是一个甜筒而已。

成素轻轻咬了一口,心里甜得像蜜。

也有点儿迫不及待想让他看到她给他装修的房子。

“那我们现在走吧二哥。”

上了车,成素一面吃甜筒一面看叶斯钧,在想她一个人吃独食会不会不太好,但这种东西好像也没办法跟他分享。

似是察觉到她视线,叶斯钧转头看她一眼:“好吃吗?”

成素一脸满足:“还挺好吃的。”

叶斯钧发动车子,像是比她还满足:“那就好,不枉我排那么久的队。”

成素不自觉嘴角上扬,又有点好奇,凑近他问:“排了多久?”

叶斯钧笑起来,照实说:“一小时二十分钟,为一个两块的甜筒,真是人生头一回。”

成素也没忍住笑了:“才两块吗?难怪那么多人买。”

把甜筒吃完,成素在开始跟他闲聊:“你怎么会今天休假啊?今天不是星期二吗?”

叶斯钧声音有点乏:“连着上了一个月班,歇一礼拜。”

成素立刻说:“那要不我来开车吧。”

叶斯钧低笑一声:“不至于,就是刚打完拳稍微有点累。”

成素想象了一下他打拳的模样:黑色短袖短裤贴在身上,露出胳膊和腿部的有力线条,黑色短发湿漉漉地往下滴汗,荷尔蒙简直爆棚。

她又忍不住脸开始发烫。

这个点儿还没开始堵车,半小时左右就到了港荟小区。

到了门口,成素回头看叶斯钧,忽然紧张:“二哥你哪里不喜欢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小心翼翼的模样。

叶斯钧其实对住的地方压根儿没任何要求,舒服就行,装修时他都几乎没来看过。

他点头:“一定。”

暗红色门被推开。

淡雅而简洁的中式风格,深木色地板,红木茶几沙发。

巨大的整扇落地窗丝毫没有切割的痕迹,光线几乎从西南方尽数落下来,撒在大片客厅里。

落地窗前放着一个根雕茶桌,上头摆着一套紫砂茶具,一个很小的绿植,像昨天刚浇过水,根部黑色土壤还微微有些湿润。

虽然是全新装修的房子,但处处都给他一种母亲留给的他那间房子的熟悉感,但细节明明又不同。

比如眼前巨大的一整扇落地窗,其实住宅很少采用这种设计,因为通风困难,也会有一定的安全隐患。

走近才发现落地窗两侧各有一扇窗,只是因为视觉阻挡被掩盖,落地窗外也安装了木色护栏。

再比如,客厅里不少地方已经被她摆上了花,主卧里铺了块方形暖色地毯,说是方便他随手放东西……

夕阳渐渐落下,天边浮着几层棉花糖似的粉色晚霞。

叶斯钧站在落地窗前好一会儿,才侧头去看她。

她双眼明亮而澄澈,似乎又透着几分不安。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刚才走来走去太热,额间的头发上都有了几分湿意。

看他好久没说话,成素有点忐忑:“哪里有不喜欢吗?我可以改——”

“恰恰相反。”叶斯钧停顿两秒,低声说,“哪里都很喜欢。”

他说“喜欢”两个字时尾音有点沙。

成素心头一颤,差点有种他说的不是房子,而是她。

她轻声:“喜欢就好。”

叶斯钧神色认真道:“小白,谢谢你,给我设计了一个家。”

辛苦了这么多天,成绩被认可成素有点感动。

她开玩笑试图掩饰这种情绪:“那要多给一个红包。”

“一个红包怎么够。”叶斯钧含笑看她,“走吧,先带你去吃饭。”

两人去了一个郊区新开的法国餐厅。

服务员介绍今天的拿破仑蛋糕是法国那边飞来的米其林厨师亲手做的时,成素有点蠢蠢欲动。

叶斯钧看她:“喜欢就点,有什么好犹豫的。”

“但我今天已经吃了一个甜筒了。”成素嘟着嘴,“会胖的。”

叶斯钧不以为意:“你哪儿胖?”

“吃了就会胖了。”成素很纠结,“你上次还觉得我沉,想把我丢江里喂鱼。”

叶斯钧挑眉:“你确定我是这么说的?”

成素开始耍赖:“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叶斯钧无奈笑了声:“行了,就点一个,吃不了给我。”

成素愉快地下单了。

装修用的都是环保材料,木质家具订制的早,定制完在原厂也晾了有一个月,但为了安全,成素还是建议他起码两个月后才能入住。

叶斯钧想了下:“过完年刚好住。”

成素点头,一双眼亮晶晶的:“到时候要不要请人过来暖居?我可以下厨。厨房的东西都是我挑的,超喜欢。”

叶斯钧:“好啊,我给你打下手。”

饭后拿破仑蛋糕来了,果然好吃。

成素本来只打算吃一口,但也忍不住吃了一小半,把另外一大块推给叶斯钧。

叶斯钧笑说:“早知道不给你买甜筒了。”

他自然地接过盘子吃了口,一抬眼,忽然看到郁莱出现在他面前。

成素打了声招呼:“郁莱姐,你也过来吃饭吗?”

郁莱像是没看见她,只是看了叶斯钧好一会儿,自嘲一笑。

“你不是不吃甜的吗?”

成素这才想起来,之前郁莱给叶斯钧递蛋糕,叶斯钧以“不吃甜的”为由拒绝她这事。

“……”

没想到会这么巧,直接被撞见了。

没等到回答,郁莱又低声问了句:“骗我啊?”

叶斯钧慢条斯理地把蛋糕咽下去,淡淡扫她一眼:“今天想吃,不可以么?”

很是敷衍的语气。

郁莱笑一下,转身离开,去跟一起来的朋友坐,跟他们隔了三个桌子的距离。

成素看着叶斯钧,他丝毫没受影响,平静地把蛋糕吃完,擦了擦嘴,对上她视线。

“吃饱没?”

成素笑笑:“早吃饱了。”

他起身:“那我们走吧。”

郁莱这事像个插曲,出了餐厅后谁也没再提。

等上了车,叶斯钧又想起来一件事:“上次给你买的小兔子床单到了,家里没地方,暂时放酒店了,要去拿吗?”

肯定是叶氏附近的酒店,绕过去还要将近一个小时。

怕他开车太累,成素忍住想跟他相处的冲动:“太麻烦了,我也不急,下次吧。”

她一直挺体贴的,又懂事。

叶斯钧有时候真有点羡慕时渡。

他笑笑:“行,下次。”

下次,会不会又要等一个月。

成素闷闷地想。

又听见他说:“下周隋岁就出国了,正好叶氏有个楼盘二期竣工,要打版几十套精品装修房,你来从头跟一跟这个项目?不会太久,也就几个月。”

成素摸了下小辫子:“好啊。”

到了门口,叶斯钧踩下刹车:“那下周二准时来报道?”

成素有点调皮地眨了眨眼:“好的,叶总。”

叶氏是早晨八点半上班,成素怕迟到,八点就到了。

但她怕时间太早,也没给叶斯钧打电话,就乖乖坐在一楼大堂等。

叶斯钧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层落地窗边乖巧坐在等候区的小姑娘。

白色的职业连衣裙,扎一个高的鱼骨辫,专业又干练。

温暖的晨光落在她身上,在地上拉了道瘦长的身影。

他笑了下,慢慢走过去。

成素正在平板上看今年红点奖的获奖作品,倏地耳边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

“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成素吓了一跳,手机平板掉在腿上。

她回头。

第一次见到了职场中的叶斯钧。

干净的白衬衫,黑色西裤,格外沉稳。

“二……”她很快改口,“叶总。”

叶斯钧含笑点点头:“别说,怎么觉得你叫的比别人叫的好听。”

成素微微脸红,拿着平板起身,看到前台姑娘的目光不停往她这块儿瞟,于是说:“我们上去吗?”

叶斯钧指了下方向,“走吧。”

这时正是上班高峰,成素一路跟着叶斯钧上楼,沿途遇到不少员工投来惊讶的目光。

成素还是第一次被观摩,有点不太习惯。

电梯停在15层,叶斯钧下来:“我送你去设计部。”

成素停下脚步:“等一下。”

叶斯钧站住:“嗯?”

她懵了下:“你要亲自带我进去吗?”

叶斯钧像是觉得她这问题有些多余:“不然?”

成素试图委婉:“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叶斯钧挑眉:“哪里不好?”

成素斟酌道:“就是……一般员工哪有让总裁送的,别人会不会觉得我不一般啊?其实你让hr或者章助理送我就行了。”

叶斯钧低眉,理所应当的语气:“你本来就不一般。”

“……”

成素内心一动,莫名其妙对他这句带着点儿理所当然语气的话说服,缓缓跟着他走进去。

十几道视线向她看来。

中间一个长辫子高痩的男人笑着走过来:“叶总,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妹妹,伦敦大学的高材生吧?”

他上下打量一眼成素,夸她,“品位不错喔。”

这套衣服也是叶斯钧给她挑的。

叶斯钧一笑。

成素礼貌点头:“谢谢。”

叶斯钧给她介绍:“这是设计总监,你叫他alex就行。”

男人很外向,热情地说:“我全名叫alexanderogehry,叫我ag也行。”

叶斯钧很拆台:“叫他王鹏也行。”

王鹏:“……”

王鹏:“你能闭嘴吗?”

成素顿了下,有点激动:“是去年在德国室内设计比赛拿了金奖的ag吗?”

王鹏受宠若惊:“我的天,云城居然还能有人认识我,你不知道我刚来这儿的第一天跟这些设计师说话,差点以为自己去了外星,都后悔被老叶骗过来了。”

他在欧洲华人设计师里很出名,没怎么在国内发展过,云城没人认识他也正常。

老叶。

“……”

这称呼莫名有点好笑。

成素忍住笑意:“能跟您一起工作真是太荣幸了,我很喜欢您的作品‘树屋’,请您多指教。”

她稍稍欠身,起身时忽然明白叶斯钧为什么要她过来跟项目。

能跟着这么出名的设计师工作,履历上无疑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转头看他。

他没看她,冲王鹏一点头:“那交给你了。”

“没问题。”王鹏比了个ok的手势,“我一定帮你好好带。”

跟隋唐的工作室比,叶氏的工作就要忙碌很多。

成素上班第一天就跟着设计师团队开了一天的会,讨论激烈到嗓子发干,下午五点才有空去办了入职员工卡顺便领电脑。

设置好电脑已经七点半了,整个设计团队没人下班。

成素头一回感觉到了许馨馨说的“社畜”上班氛围。

登陆进公司内部社交软件,刚一上线就看到弹出来条消息。

【叶斯钧:还没走?】

头像是他的商务照,成素一眼认出来,是《南城周刊》封面那张。

她太熟悉了,眼角的弧度都一模一样。

【成素:嗯,要加一会儿班。】

【叶斯钧:这里节奏可能会快一点,不习惯的话跟我说。】

的确快,今天会议结束后王鹏竟然让大家三天内交四套不同户型、不同风格的设计方案,成素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是细节控,之前最快的记录也是三天一套。

【成素:我会努力习惯的ovo】

成素去复印室拿了几张白纸,开始画平面图。

她一直保持着手绘的习惯,这样比较有灵感。

画了三个多小时后,陆续有同事下班离开座位。

成素对着平面图看了片刻,起身去了王鹏工位:“alex,我明天能请个假吗?”

身后传来叶斯钧的声音:“怎么要请假?不舒服?”

他单手插兜走过来,神态分明散漫,却给人一种不容易靠近的感觉。

跟平时在她面前温和的样子完全不同,更像她第一次在酒吧见到他时,他全身散发着与外界格格的不入之感。

原来平常的他是这样的。

成素连忙说:“没有,我想实地去小区看看环境、格局什么的,我都还没去过。”

叶斯钧问:“需要去一天?”

王鹏轻嗤一声,“你懂个p,素素去你的。”

成素点头解释了下:“从早到晚的环境都要观察一下比较好。”

所以她打算自己一个人在那儿待一天吗?

叶斯钧想了下:“正好我也很久没过去看三期工程的情况了,明天一起去吧,我去接你,几点?”

成素犹豫了下:“我要很早呢,大概四点左右,你可能会起不来呢。”

王鹏闻言夸了句:“哎呀,这里的设计师要有你一半就好了。”

叶斯钧看她一眼,温声:“起得来,明天早上四点去你家口接你。”

冬天云城昼夜温差极大。

凌晨四点,成素穿了呢绒大衣出来都还觉得冷。

她瑟缩一下,看到门口打着双闪的奔驰,连忙小跑过去,开门上车。

“冷吧?”叶斯钧把车里空调稍稍调高两度,含笑看她一眼:“怎么打扮得跟学生似的?”

她穿牛仔裤和运动鞋,背了个黑色的双肩包,也没怎么化妆,几乎是素颜了。

成素咬唇:“要去工地呀,这样比较方便。”

不然她也不想穿成这样见他。

叶斯钧看她表情,以为她又担心什么乱七八糟的事,笑说:“挺好看的,活泼。”

成素:“……”

他说的这么随意,也不知道是真的在夸她好看还是安慰。

天还几乎全黑着,亮起的车灯光束中似乎能看见一层薄薄的雾霭。

叶斯钧看她:“困的话睡一会儿,到了喊你。”

成素打个哈欠:“不太困,我陪你聊聊天吧。”

叶斯钧觉得她有点可爱,笑起来:“不用,我开个广播。”

四点半左右到了售楼部,从值班的保安手里拿来钥匙,叶斯钧带着成素上了二期楼。

目前还有一些轻微的收尾工作,大约两周结束。

楼梯到处都是灰泥。

成素也没在意,看了四套房子格局后,选了套最大的等日出。

叶斯钧忽然想起来,问:“给我装房子的时候你也这么早来看过吗?”

成素微笑着点头:“对啊,看过的,所以给你换成大落地窗了,看日升或者夕阳的时候视线一点都不受阻,很美的。”

叶斯钧认真看着她:“是很美。”

她说着又打个哈欠,“你要是早点来云城,是不是你公司附近的地皮你也能拿到了,那就不用买别的开放商的房子了。”

叶斯钧笑笑:“没什么关系,开发商之间买房子能打八折。”

成素惊了:“这么高力度?那我以后买房子也要找你。”

“哪用得着你——”叶斯钧一顿,差点把“送你一套”的话脱口而出。

太没分寸了。

他很快反应过来,改口说:“好啊,你尽管找我,给你最低折扣。”

成素甜笑起来,放下双肩包从里头拿东西:“对了,你饿吗二哥?我怕没时间吃早饭,早上烤了几片面包。”

叶斯钧微愣:“你几点起的?”

成素微笑说:“就烤了两分钟,加热了一下而已。”

这里稍微有点脏,又没坐的地方,两人站着把温热的面包吃完。

淡淡的黄油香气漂浮在空气中。

天边终于发出一抹鱼肚白亮光。

成素连忙拿起相机去各个房间拍照,同时记录一些关键数据。

叶斯钧陪了她一会儿就离开去隔壁不远处工地查看,中午才喊她去售楼部的办公室吃了盒饭,下午又各自分开忙碌,一直到晚上8点两人都忙完,才又在售楼处见面。

成素站了一天,累到两条腿都开始打颤,浑身难免染了一层土,脏兮兮的很是狼狈。

所以等上了车,叶斯钧提出要带她吃饭的时候,她想了下就拒绝了。

“我想先回去洗个澡……”

实在是没法跟他这样一起吃饭,而且他要是送她回去的话,来回又要很久,早上这么早就起来了,他一定也很累了。

“不行。”叶斯钧淡声,不容置疑的口吻,“哪儿能让你饿着回去?”

但他好似也一瞬间明白了她的顾虑,他思考了下,说:“不介意的话去我那儿洗个澡?这样吃饭的话也顺路。”

作者有话要说:  小白:惊!他喊我去他家洗澡!

感谢在2021-08-26 19:55:56~2021-08-28 12:57: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人有多大胆,更新拖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婶儿 30瓶;雅雅、尧i、沈淮不是淮 10瓶;ulaxx 3瓶;癫癫 2瓶;j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