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19

去他那儿……

洗澡。

每个字都能引发无限遐想。

成素手瞬间握紧, 抬眸看他。

他神色坦然,像是没任何别的意思,只是为了单纯的吃饭方便。

成素抑制住内心发散的念头, 犹豫说:“但我没衣服换……”

叶斯钧一笑:“这有什么难的, 我让章乐送两套过来。”

他发动车子, 似是觉得她已经默认这个处理方法, 直接给章乐去了电话。

等他交待结束,成素才很小声地说:“那……好吧。”

心跳却一声声加快,又有点紧张。

毕竟是去一个男人的房子里洗澡, 这事儿她还从来没做过。

到了小区门口,叶斯钧先下车给她买了双女式拖鞋和睡衣。

回去后,成素习惯性地先脱掉大衣外套。

叶斯钧顺手接过来挂在门口衣钩上, 把手里袋子递给她:“你凑合穿一下。”

成素看他:“二哥你要不要先去, 因为我会比较慢。”

“也行。”叶斯钧没推辞,指了指客厅的水杯,“想喝水的话自己去倒。”

成素的确有点渴了,她倒了杯水坐在客厅,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水流声, 脸开始发热。

命令自己不许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画面,成素抬眼去看客厅里的摆设。

之前原本放玉蝉的地方变成了两个空荡荡的玻璃糖罐, 在微白的灯光下反射出发亮的白光。

糖盒都被收集起来,没有被扔掉。

成素不觉微微笑起来, 表情也变得明亮。

不到十分钟叶斯钧就出来, 身上裹着件睡袍,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珠,一路从额角落到胸前裸露的小麦色肌肤上。

英朗中带着性感。

他冲她随意点点下巴尖:“去吧。”

成素点了下头,呼吸几乎都停了, 不敢再看他,忙抱着睡衣进了浴室。

浴室应该是被简单清理,地上一片干净的水渍,只是镜面上还溅着几滴水珠。

成素舒了口气锁好门,想着他就跟她隔了一层墙,脱衣服的时候心跳不觉加快。

洗澡加吹头发磨蹭了将近一个小时。

走出去后,叶斯钧早已换好衬衫西服,头发半干。

她不好意思地说:“二哥我是不是有点磨蹭?”

时渡就总嫌她慢。

叶斯钧看她一眼。

不知是不是刚洗完澡的原因,她白皙细腻的脸上透着一点淡淡的粉色。

栗色柔软的长发披散后背,扑面而来一股熟悉的香味儿。

叶斯钧闻出来,是他那瓶洗发水的味道,但好像在她身上莫名好闻几分,像是混了几分少女幽微的体香。

他笑一笑,把地上纸袋里的衣服递给她,柔声:“谁说你磨蹭,时渡吗?他那个破脾气,你不用理他。去换衣服吧,不着急。”

成素抱着衣服进次卧换衣服,刚穿好裤子,便听到外头的门铃声。

不知道是谁来找叶斯钧,万一是熟人被看到……

成素突然心虚,上衣也不敢换,悄悄留意着客厅的动静,听到叶斯钧不太真切的声音:“你怎么来了?”

郁莱站在门口,摘掉墨镜,微笑看他:“不欢迎吗?”

她身上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儿。

叶斯钧深吸一口气:“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

“我问了何猛。”郁莱看他,“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吗?”

叶斯钧淡声:“这么晚,不太方便。”

郁莱执着地看着他:“我说几句话就走。”

叶斯钧想了想,还是侧身让她进来。

郁莱是第一次来他家,四处打量一眼,问:“你怎么会住这么小的房子?”

叶斯钧点点头,却没回答她的问题:“你想说什么?说吧。”

他态度算得上冷漠。

郁莱情绪一下子有点绷不住:“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

她声音里带了点哭腔,“我就是喜欢你,那天我在法国餐厅看见你吃蛋糕,我就忍不住过去找你,这两天也忍不住一直想你,你要我怎么办?”

她像是终于克制不住,把心事一下子都说出来。

“周围所有朋友都在劝我算了,连时渡都劝我,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我经常在想为什么我出车祸那天偏偏遇到的人就是你……”

她哭得几乎有些崩溃。

叶斯钧轻叹了口气,给她递过去两张纸巾。

她断断续续说了很久,每一次跟叶斯钧的相遇,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自顾说了十多分钟,她情绪终于渐渐收住,抬头看他:“你为什么不说话?”

叶斯钧平静道:“该说的我早都跟你说过,我实在没别的话要说。”

他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怕成素饿。

他说,“你要说完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司机就住在附近。

郁莱眼里仅剩的希望在一刹那破灭。

她眼泪又忍不住落下来,上前一步抓住他胳膊:“为什么我不行?我到底哪里不好?你……”

她像是终于想到一件事,颤声道,“你上次说怕我不好打发是不是?那我答应你,将来你要跟我分手的话我绝对不会缠着你,你就把我当你以前那些女人行不行……?”

她几乎是毫无自尊了。

叶斯钧霍然一震:“郁莱——”

她仰头试图去吻他:“我们试试好不好?”

叶斯钧向后一闪,躲开她的吻。

她咬唇,仍旧不肯放弃,伸手去脱自己的大衣,“我把我给你,我不用你负责——”

叶斯钧按住她手腕,沉声:“郁莱,你冷静一点。”

郁莱含泪看他:“我没不冷静,我是真心的。”

她再次试图去脱掉大衣。

却再次被他死死按住手腕。

他看了她一会儿,缓缓吐出几个字:“我这儿有人。”

郁莱僵住。

她看着他,仿佛一下子没听懂似的。

脑海里空荡荡一片,好久以后,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她下意识四下看去,终于看到门口衣架上挂的一件淡蓝色女式大衣。

她指甲剜进手心里,觉得心好像被一把尖刀在割。

“不可能——”她忽然起身朝主卧方向走去,抬手按在门把手上。

“郁莱。”叶斯钧按住她手腕阻止。

她咬牙看着他:“他们都说你从来不会把女人带回家,你不是要我死心吗?只要让我亲眼看到我就彻底死心。”

她用力往下想打开门锁,手腕却被他死死抓着。

叶斯钧沉声:“你过分了。”

空气终于安静下来。

几秒的时间里,谁也没说话。

成素在次卧听得心惊肉跳,手上还拿着自己的薄毛衣,动也不敢动。

明明是很冷的天气,却全身发热。

害怕她等会儿不会主卧找不到人冲到次卧吧。

正忐忑不安,手机突然响了,是时渡的电话。

尖锐的铃声刺破此刻的所有安静。

郁莱仿佛已经全然失去理智,快速向次卧冲去。

成素心提到嗓子眼儿,刚才进来急着换衣服出门,她门都没锁。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

成素下意识把毛衣赶紧套上,脑海里只出现两个字“完了”。

门却只开了一条缝隙,闪过叶斯钧大衣一角,又倏地被紧紧关上。

叶斯钧低沉恼怒的声音只隔了一扇门:“闹够没有?”

郁莱却像是完全失控:“你放开我,放开——你为什么这么残忍?”

叶斯钧拎着她一条胳膊,将她直接拎出门,扯进电梯。

司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等在楼下的。

叶斯钧强行把郁莱塞进车后座,吩咐司机:“她喝醉了,送她回去。”

屋内重新安静下来。

成素惊魂未定,缓了缓神,才想起来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

但她一时也不敢开门出去,不知道郁莱会不会再度折返。

时渡的电话重新打过来。

成素这会儿没心思跟他说话,也怕万一语气不对露馅儿,干脆没接,摁掉回了条微信说要加班。

又等了两分钟的样子,客厅门响了。

成素心一紧,只听到一个熟悉的脚步声,稍稍松了口气。

叶斯钧敲了敲门:“小白?”

成素这才敢把门打开。

她有些尴尬地问:“郁莱姐她……”

“我让司机送她回去了。”叶斯钧看她一会儿,缓声问,“吓着没?”

作者有话要说:  小白吓坏了 t t 这个算加更叭,下午6点还有~

感谢在2021-08-28 12:57:13~2021-08-29 11:42: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酥桃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酥桃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婶儿 20瓶;故城旧巷、星空坠入深海、j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