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20

空气里流淌着安静而微妙的气氛。

成素本来想说没有, 但话到嘴边怎么都说不出口。

叶斯钧也没再说话,就站在原地等她。

缓了会儿,成素才老实说:“是有一点, 我刚才差点以为会被她看到,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紧张……”

“怎么可能。”叶斯钧声音笃定, “我怎么会让你面对这么尴尬的场面。”

顿了下, 像是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劲,他补上一句,“要是平时看到也没什么, 但她今天喝了酒,我怕她回头会胡说。”

成素很认同地点头:“嗯。”

本来也挺正常的,她过来借用地方洗个澡换个衣服而已, 被这个插曲一搅合, 怎么搞得好像他们俩在做什么似的。

叶斯钧看她如临大敌的模样,莫名好笑。

“早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成素点点头,跟着他下楼。

这会儿气温有零下了,冷的厉害。

成素不自觉跺了跺脚:“今年冬天冷的好快啊,往年都一月份才会这么冷。”

叶斯钧让她赶紧上车, 打开空调。

他发动车子,看成素一眼, 突然问:“刚才你都听到了?”

成素连忙道:“我一定不会乱说的。”

他笑了下:“紧张什么,没问你这个。”

他稍顿, 收敛神色, 忽然认真问,“你有没有觉得,二哥有点无情。”

成素看他:“我为什么会觉得二哥你无情?你要是不喜欢郁莱姐却接受她、然后再甩掉她,那才是真的无情吧。”

叶斯钧微微笑起来:“幸好我表现合格, 没损害我在你心目中光辉伟岸的形象。”

成素默默吐槽:“伟岸……谁说你在我心里是这种形象了?”

居然被他听到。

“难道不是?”叶斯钧一笑,随手打开音乐,又是她喜欢的那首《月半小夜曲》。

他问,“你还喜欢什么歌儿?”

成素不解:“嗯?”

叶斯钧像是觉得热,扯开衬衫上两颗扣子:“总不能你坐我车每次都只放这一首歌吧?还有什么爱听的?”

他语调温软,弄得成素心底也柔软起来。

她歪头含笑看他:“那我回头弄个歌单发给你?”

叶斯钧:“好啊。”

车子缓缓在黑暗中行进。

成素心里有点不受控似看他一眼,问:“是每个坐你车的女生都会有一份专属歌单吗?”

叶斯钧挑眉:“每个?”

他笑了,“你看我有那么闲?”

成素半开玩笑的语气:“那我怎么知道,说不定你是让章乐做来着。”

叶斯钧含笑说:“你怎么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成素嘟嘴:“我哪有,我就是关心你一下。”

“多谢关心。”叶斯钧在红灯前踩了刹车,回她,“成小姐,你是独一份儿。”

成素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

叶斯钧手机这时响了,何猛打来的电话。

他没刻意避开她,开了公放。

“什么事?”

何猛激动的声音:“卧槽郁莱说你带女人回家了?真的假的?我说你这阵子怎么戒色……”

叶斯钧直接把手机挂了。

但那头仍然孜孜不倦地往过打。

叶斯钧又接起来:“再打拉黑你。”

何猛:“……”

没五分钟,时渡也打来电话。

他语气就正常了很多,不是八卦也没特别兴奋,只是带一点欣慰。

“我都听说了,怎么?真有人了?认真的?”

成素一脸紧张。

叶斯钧声音平静:“没有的事,那人是——”

手腕突然被抓住,一抬眼,成素正在焦急地给他比“嘘”声的手势。

时渡:“那人是谁?”

叶斯钧淡声说:“是我一个员工,家里热水器坏了,过来借地儿洗个澡。”

时渡笑了声:“你跟我装什么,真是员工,你就是花钱让她去酒店,也不会让她进你家门半步吧?我是不是要说恭喜了?”

叶斯钧:“真没,这事儿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时渡:“也是,你也不是素素。”

成素:“……”

挂掉电话,叶斯钧才看着成素问:“怎么,没跟你哥说是跟我出来吃饭?”

成素闷声:“我不是故意不说。刚才郁莱姐找你那会儿,我手机不是响了吗?就是我哥给我打的电话。那时候……我一慌就挂了,发消息跟他说我还在加班。”

她微咬着唇,表情有点不知所措。

叶斯钧安慰她:“没关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背着你哥出来了。”

成素这才松了口气。

又听他说,“不过再有下次,跟你哥照实说就行,免得万一被发现他乱想。”

成素点头:“好的。”

这一顿饭可谓吃的一波三折。

简直是大型的八卦现场,叶斯钧电话、微信接连响个不停,他不堪其扰,最后干脆把手机关机,才清净几分。

成素怕他被吵烦,回去路上也没说话,直到下车前才说:“歌单我晚点给你,我这两天可能要先弄设计方案。”

叶斯钧温和的语气:“不急,也注意身体,今晚回去早点睡,我到家给你发微信。”

以前都是成素让他记得发消息,现在他会主动报备了。

成素甜笑:“好呀。”

接下来两天,成素几乎是分秒必争在做设计方案了。

混搭、新中式、现代和欧式,上班路上都在查最新的装修材料和素材,每天大约就睡两三个小时,最后一秒才在凌晨把方案用邮箱发给王鹏,然后便开始补觉。

醒来时已经到晚上了。

时越正和时渡都没在,成素分别给他们打了个电话,时越正去国外出差,时渡则在跟叶斯钧骑摩托车。

成素抿了下唇,问:“就你们俩吗?”

时渡:“何猛一会儿来,你睡醒吃饭没?”

“还没。”成素握住手机的手摩挲了下,“就想问下你要不要回来吃饭?”

“不用等我,我们一会儿在外面吃了。”

成素有点失落地挂掉电话。

好想跟他们一起去呀,但是一起去的话估计她也不能光明正大坐叶斯钧的摩托车,还是算了。

屋里开着暖气,她盖着棉被睡了一天,身上一层黏腻的汗水。

她去浴室洗了个澡,刚出来时渡就又打来电话,说要回来吃饭,让她告诉阿姨多两个人吃饭。

成素内心浮起几分期待:“是算上你两个人还是……”

时渡不耐烦:“就我和叶二回去吃。”

“喔。”成素弯唇,“那我知道了。”

她连忙下楼告诉阿姨多加几个菜,这时又收到叶斯钧发来的微信。

叶:【饿的话先自己垫一点儿,我们大约还要四十分钟。】

素素:【好的,你们路上小心。】

回完微信,成素立刻跑去浴室镜子看了眼,还是决定画一个淡妆。

实在没办法,她熬了两天夜,黑眼圈太明显了。

成素就坐在客厅等他们,一听到动静就起身迎出去。

时渡和叶斯钧前后脚进门,两人还穿着骑行服,一黑一白,一个清冷一个英朗。

成素看向叶斯钧,伸手接过他手里的头盔:“二哥,我帮你挂。”

叶斯钧深邃的眼眸里沁着笑意:“好啊。”

时渡蹙眉看她一眼:“你怎么看不见我手上东西?”

成素:“你又不是客人,自己还不知道挂哪里吗?”

时渡轻嗤一声,懒得跟她计较。

“我先去洗澡,你带叶二去楼上洗。”

他回房翻了套衣服出来,丢给叶斯钧,径自去浴室了。

成素看了眼叶斯钧:“那二哥我带你去楼上浴室吧。”

她穿着一双小兔子粉白色拖鞋,还带着一双兔子耳朵。

叶斯钧不觉一笑,跟她上楼。

楼上浴室一看就是她在用,全是小女生的东西。

盥洗池上头湿漉漉一层水,好像不久前才被用过,空气里都还残余着幽微的少女体香。

叶斯钧锁好门,脱掉衣服,打开水龙头,深吸一口气。

成素就在卧室里等他出来。

她心不在焉,一会儿翻一下杂志,一会儿摸一下他之前送她的玉蝉。

没多久,她听到了隐约传来的吹风机声。

又大约过了两分钟,开门的声音传来。

成素立刻放下手里杂志跑出去。

叶斯钧已经换好了衣服走出来,微笑看她。

成素说:“我哥洗澡一般都要半小时,可能还要稍微等他一下,你要不要先下楼吃点水果?”

“都行。”叶斯钧往她身后看了眼,“你住那个房间吗?”

“对。”

“要不要带二哥参观一下?”叶斯钧眉梢微微一挑,“方便吗?”

成素心头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了下。

“方便啊。”她声音尽量如常。

很乐意分享自己的点滴生活给他,她带他进去。

她房间舒服又温暖。

虽然床上被子没叠,但松松散散地摊开着,一团棉花糖似的软萌,并不让人觉得乱。

靠窗的地上有一块很小的藤条交错编织的小毯子。

他转头看向门口的小书架,上头摆着他送的糖白玉蟾和碧玉树叶,很显眼的位置,每天都能看到。

他不觉勾唇。

“我的房间很简单的,主要是——”成素突然愣住,看到床上那本摊开的《南城周刊》,叶斯钧那双深邃的眼眸正注视着她。

糟了!

完全忘记这回事了。

成素慌忙跑过去,飞快把杂志塞进蚕丝被里。

听到动静,叶斯钧目光从糖白玉蟾上挪开。

“藏什么呢?”

他往前走了两步。

“没、没什么。”成素咬唇,“就一本杂志。”

她说着还把手里东西又往被子里塞了塞。

叶斯钧看她:“什么杂志这么宝贝?二哥不能看?”

成素呼吸都紧张起来:“就是——反正不太方便给你看。”

叶斯钧若有所思地笑了下:“难道是那种杂志?那也不用藏,你成年了。我又不像你哥管那么严。”

成素有点懵:“哪种杂志?”

叶斯钧:“……”

他轻咳一声,换了话题,指着她窗前的藤条编织的毯子说,“这个不错。”

成素弯唇笑起来:“你卧室我也选了条类似材质的,要大一点,花样也更适合你一点,就是那个师傅要手工编,他单子排太长了久了点,不过你也很快就能看到啦。”

叶斯钧点头:“我很期待。”

成素这会儿突然反应过来他说的那种杂志是什么,她一下子脸红起来,小声说:“这个杂志就是我追星买的一本,那个演员现在塌房了,我怕你笑话我才藏的。”

叶斯钧漆黑的眼眸看向她:“我什么时候笑话过你。”

成素声音几不可闻:“怎么没有。”

这时楼下传来时渡叫喊的声音,两人下楼吃饭。

时渡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明显没什么胃口的模样,一看就是在顾温那儿又碰壁了。

成素说他:“你怎么就吃这么两口。”

时渡耷拉着眼皮:“吃饱不就行了?”

成素还想再劝:“但是……”

被时渡无情打断:“你哪儿来这么多话?吃你自己的。”

成素跟他顶嘴:“话都不让我说那你干嘛回来吃饭?”

时渡:“要不是叶二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非要回来陪你吃饭,我才懒得回来。”

成素稍稍一顿,看向叶斯钧,心底浮起一分暖意。

他唇角像是带着几分笑意,温声说:“别听你哥乱说,他路上一直念叨你,我给他念叨烦了才说回来的。”

成素心里更开心,嘴上却说:“谁要他念叨,那你可以自己在外面吃啊,二哥回来跟我吃就行了。”

时渡:“……”

吃完饭,叶斯钧跟时渡两个人进了影音室边看电影边喝酒。

应该是时渡心里不痛快,特意要他陪着喝点儿。

成素让阿姨洗了点水果,弄了两碟花生米牛肉什么的下酒菜,亲自敲门送进去。

叶斯钧正拿着遥控调声音,抬头看她:“服务这么周到啊?我可真羡慕时渡。”

时渡冷笑一声:“不瞒你说我还是头一回见,也就你在这儿她表现呢。”

这是实话,成素有点心虚,但还是嘱咐他:“你少喝点喔。”

“知道。”时渡说,“你让阿姨收拾个客房出来,叶二今儿就睡这儿了。”

“喔,好。”成素咬唇看叶斯钧一眼,又重复一遍,“好的。”

叶斯钧冲她点点头:“放心,有我看着你哥呢。”

成素声音不自觉低下去:“那你也少喝点。”

叶斯钧温和道:“行,早点去睡吧。”

离开前,她回头看了眼影音室的大屏画面,正在播神雕侠侣,画面是杨过送郭襄三根银针那一节。

她连忙跑回卧室,翻出视频app,找到同样的一集,点开看。

这样他们俩就看的是同一个场景。

不知道喜欢一个人会不会都这样,好像想尽可能多地把自己在方方面面都跟他扯上关系。

看同一部电视剧,吃同样的东西,甚至觉得,能跟他在同一个屋子里呼吸都是幸运的。

成素掀开被子刚准备钻进去,脚掌便触碰到那本被藏起来的杂志。

她连忙拿出来,重新整理平整,小心翼翼地藏进床头柜抽屉里。

白天睡多晚上就容易睡不着。

成素一直悄悄听着楼下时渡房间的动静,都一点了,两人似乎还在喝,不知道谁出来去洗手间上厕所。

她想了想,下楼烧水。

叶斯钧回去的路上听见动静,他向厨房走过去,看见成素:“还不睡?”

成素捏着手里的柠檬:“白天睡多了,我给你们泡个蜂蜜柠檬水就上去,马上好。”

叶斯钧倚在厨房流理台边:“那我等你弄好拿进去。”

成素说好。

深夜一片寂静,厨房的灯舒缓柔和。

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陪她。

窗外有冬日的风声呼啸而过。

成素把蜂蜜水低温冲开搅拌好,转头看他一眼。

他穿着件雾白色毛衣,闲散地等在那里,脸上表情柔和而美好,就好像——夜空高悬的一弯月。

不会像阳光那样有时候太过浓烈晒伤你,可能偶尔也会消失在天空中。

但只要你需要,他仿佛就一直都在那里。

成素把水温调到七十度左右,泡好蜂蜜柠檬水,放到他面前。

叶斯钧拎起来,嘱咐她:“不管今晚几点睡,明天最晚11点前要起床,不然我怕你调整不好作息,周一还要上班。”

成素俏皮笑笑:“知道啦,叶总。”

迷迷糊糊中睡去,醒来时恰好是11点整。

成素连忙穿着睡衣爬起来,楼下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动静。

她跑下楼,阿姨说叶斯钧早上9点离开,而时渡临时想去欧洲散心,买了一大早的机票。

成素闷闷地“喔”一声。

很好,家里又剩她一个人了。

其实留学几年,她早习惯这种状态,只是回到家还这样,难免会有几分失落。

吃完饭她去书房又修改设计稿到晚上,简直腰酸背痛,脖子都快抬不起来。

休息几分钟,突然想起来叶斯钧上次跟她要歌单,干脆趁这个时间弄一下。

十二首歌,删删改改将近两个多小时,终于敲定。

打在便签里,分享图给他。

半个多小时过去,他没回,应该是在忙。

成素想了想,忽然又觉得把图发给他很不方便,他还要一首首打字,干脆又发过去一个文字版本。

一小时过去,仍旧没有回应。

成素看着手机屏幕发了会儿呆,忽然又觉得文字其实也很不方便,他要一首首去搜。

她干脆打开音乐账号,把这十二首歌创建成一个歌单,想了想,低头打上歌单名字——“我的白月光”。

盯着屏幕上这几个字好一会儿,她才咬唇,按下分享。

停顿片刻,又发去条微信。

【素素:二哥你用最后这个软件里的歌单就行,比较方便。】

等弄完这些已经接近十点。

成素去洗了个澡,出来时,叶斯钧还是没有给她任何回复。

有这么忙吗……

她垂眸,在有些不安和小焦虑中慢慢睡着。

醒来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微信。

仍旧是没有任何回复。

——难道是觉得她烦了?

应该不会,只是几条微信而已,昨天见面时还很关心她。

可能是忘记回复了。

成素按捺住胡思乱想,洗漱上班,想着到公司说不定就能见到他人了。

又是接近一上午的会议。

王鹏发了好一通脾气:“你们都工作几年了?啊?还不如人家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看看人成素东西,风格、理念、细节体现得淋漓尽致,你们呢?家具摆上去就是室内设计了吗?全都给我重做。”

他骂完众人,单独留下成素,给她讲解了几处细节,让她回去修改方案。

成素不觉暗叹他厉害,他随手一修,视觉效果看上去更简约,设计风格反而体现得更强烈。

她乖巧道谢,回到工位上先记录下修改重点,翻开手机,叶斯钧终于回她了。

就一个字:嗯。

有点反常,以前他通常都会跟她聊两句的。

她忍不住打开内部通讯软件看了眼,是不是真那么繁忙。

他的状态是离开,一早上都没上线。

难道是回南城了?

成素悬着一颗心去食堂吃午饭,听到隔壁一个男人接电话:“叶总腿骨折了,去工地之后都刘副总代替……是吧?瞬间压力小了很多……”

后面说了什么成素没听清。

她倏地起身,跑去楼道给叶斯钧打电话。

那头很快接起来,低沉的声音:“小白?”

“二哥你腿骨折了吗?”她又担心又着急,“你怎么不告诉我呀,你一个人在家吗?有人照顾你吗?”

她气都没喘连问几个问题。

叶斯钧好听的声音徐徐传出来:“没骨折,只是骨裂,小伤不用担心。章乐刚过来了一趟,这会儿就我自己。”

成素心疼地说:“骨裂很严重啊,你怎么把什么都当小伤。”

她声音听着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你怎么会骨裂啊?”

叶斯钧温柔地解释,周日从她家里出来骑车回去,为了避让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拾荒老太太,他车拐弯时打了个滑,不小心骨裂了。

原来昨天就受伤了,怪不得一直没回她微信。

她说,“那二哥我下了班去看你,你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叶斯钧很轻地笑了下:“什么也不用,你人来就好。”

成素早在办公室待不住,一到下班时间就冲了出去。

车子开过老城区最拥堵的路口,终于到了叶斯钧楼下。

她等不及电梯,直接爬上10楼,气喘吁吁地停在叶斯钧门前,敲门。

隔了大约十多秒,门被打开。

叶斯钧穿着黑色家居服,神色有些许憔悴,下巴上长了一小圈很短的胡茬,像是今天还没来得及刮胡子。

他左脚一直微微抬起,仅依靠右脚站立,脚腕处打了厚厚的石膏,缠着绷带。

看到她的那一刻,他脸上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来这么快?爬楼上来的?”

成素心里一酸。

看着他这样子有点难过。

“电梯好慢。”她走进来,把门关好,问,“二哥你就这么跑出来,没拿拐杖吗?”

“要什么拐杖,几天就差不多能走了。”叶斯钧不以为意,单腿往回跳了一步,“我平常的力量平衡训练,应付现在的情况绰绰有……”

他顿住。

少女幽微的体香忽然扑到他鼻尖底下。

成素走到他身边,把肩膀缓缓靠过来:“那我给你当拐杖吧,好不好?”

她一双清澈的眸子认真看着他。

叶斯钧一刹那整颗心柔软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