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22

空荡荡的客厅, 黑暗一片。

阿姨早睡了。

成素连灯都不想开,换好拖鞋,打开手机灯, 在晦暗中一路走到沙发前, 把礼物袋放到一旁, 无力地躺下。

太突然了。

明明今天这么开心, 跟他一起过平安夜,互送礼物,还一起看了雪……突然他就要走, 而且起码两个月看不到他。

时渡这时来电话:“到家没?玩什么了这么晚。”

成素兴致缺缺,懒懒道:“就吃了顿饭。”

时渡听出她声音不对劲:“怎么感觉你不太高兴?叶二欺负你了?”

“怎么可能,就是有点累。”成素边打电话边给叶斯钧发了条微信。

【二哥我到家了。】

“我觉得他也不会。”时渡有点摸不准她为什么不开心, 试探性地问:“那是因为自己在家?要不要我提前回去陪你?”

“不用, 你不是跟顾温姐在欧洲吗?”成素听他语气就知道他压根不想回来,“你回来又嫌我啰嗦又嫌我磨蹭的,还是在外面好好玩吧,我要洗澡睡觉了。”

手机进来条微信。

叶:【晚安。】

她回:【晚安。】

安静在黑暗中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待了会儿,成素才拎着袋子上楼。

把他送的礼物放到化妆台前一一摆好。

洗完澡躺在床上, 情绪却无法抑制地越来越低落。

——怎么办?

她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

窗外夜色越来越暗,又渐渐泛出白光。

成素打了个哈欠, 终于有了几分困意。

躺下刚准备睡时,手机里进来条微信。

叶:【二哥走了, 你自己好好上班, 照顾好自己。】

——这么早的飞机?才5点。

成素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心里像是堵了什么,又酸又涩。

这条短信像一根针,刺破了她堆积的所有情绪。

干嘛呀,弄得跟好像要走很久似的, 不就两个月嘛。

温热的泪水滴落在手机屏幕上,屏幕上的字都花掉。

素素:【二哥,一路平安。】

她翻身下床,抽了张纸巾擦掉眼泪,走到窗前。

浅浅的一弯细月挂在东方,很快藏入云中。

她的月亮,暂时消失了。

接下来的生活一切如常,只是少了几分期待和鲜明的色彩。

她有时会在办公室打开内部通讯软件,看到他头像的状态——会议中、离开、离线。

很偶尔的时候,能在某个在线会议上听到他熟悉的声音。

跟平时感觉完全不同。

那是一种毫无情绪的冷调,带着几分杀伐决断的意味。

熟悉中带着几分陌生。

农历年底,设计组的方案终于得到王鹏的肯定。

大家松了口气,感叹终于能好好过个年。

建筑行业平时忙碌,年假还算长,有二十多天。

成素基本就在给时渡设计房子,当然暗中要考虑顾温的口味——她猜测时渡是想给顾温一个惊喜的。

空闲的时候画个画,刷个微博,又看到津城冬天的第一场雪这个热搜。

真是服了。

最近北方怎么到处在下雪,为什么南城不下,津城跟南城明明很近啊。

她连去南城的借口都没。

成素想到什么,拿起手机打开天气软件,把定位切到南城。

一个月都是明媚的晴天或多云。

“……”

连老天都不肯帮她。

成素扔掉手机,拿起床边那本《南城周刊》,盯着叶斯钧看了会儿,闷声说:“真的一下都没主动联系我欸……”

再次联系到他的时候是大年初一早上。

成素守完岁起得晚,刚醒来就收到叶斯钧发来的微信红包。

备注是:压岁钱。

她嘴角微微扬起,回送了个小红包:二哥新年好。

顺便又发了条微信:【二哥你可爱的骨头长好了吗?】

刚发出去,叶斯钧电话就打来。

他很轻地笑一声:“基本愈合了,走路也没什么问题,但正常运动要再过一个月。”

他又问她,“最近怎么样?都还好吗?”

听到他的声音,成素的思念仿佛突然变得具体。

“都还好。”

就是想见你。

她尽量用平常的语气问:“二哥,你大概什么时候回云城啊?你的新房应该可以搬进去了,离公司近住起来比较方便。”

她说完这话就开始紧张,手不时捏着睡衣衣角。

叶斯钧等了一下,然后说:“初十回去。”

“初十吗?”成素几乎要跳起来,“你要提前回来了吗?那我到时候可以陪你过生日了!”

她脱口而出,未经任何思考,说出来才觉得有点失态。

她连忙补上一句,“我的意思是,假如二哥你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叫上我哥一起。”

他似乎是在抽烟,有很细微的吧嗒声入耳。

成素等了几秒,听见他说:“好啊,不过要我先陪你过。”

低沉而温润的声音。

成素垂眸,更想他了。

叶氏过了十五才上班,但时越正和时渡过了初六就开始上班了,要为之后的春夏服装展忙碌。

每年这时候时渡都忙得不可开交,还好有顾温和何猛帮他。

时渡跟叶斯钧打电话的时候说:“我都忙成狗了,素素回国第一次在家过生日,应该给她办个party来着,但实在分不出心思了。”

叶斯钧淡声:“那打算怎么过?”

“可能和我爸陪她吃顿饭吧,再封个红包。”

叶斯钧不置可否:“她什么想法?”

时渡:“她没意见啊,素素其实对这种事不太在意的。”

恐怕不是不在意,只是体谅你们。

叶斯钧停顿片刻:“上次不是听你说她一直想让你给她放烟花?”

“她就是撒娇说说,这怎么可能?”时渡往办公椅上一靠,蹙眉,“这事儿我跟你提过吗?”

叶斯钧语调丝毫没有变化:“当然,怎么,忘了?”

顾温这时推门而入,给时渡端来一杯热牛奶。

时渡等她把牛奶放下,含笑握住她手腕,将她扯进怀里,继续跟电话那头的人说话:“可能忙忘了,云城禁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难道还能为了她违背国家政策啊?”

叶斯钧不置可否,想了下说:“这样,你要实在忙的话,小白的生日party我来安排。”

时渡勾着顾温的腰,问他:“你有空?不是初十才能回云城吗?”

叶斯钧“嗯”一声,“我让章乐提前过去。”

时渡把头埋在顾温颈窝里,心不在焉:“好啊,那麻烦你了。”

正月初十,宜嫁娶。

成素打开万年历软件看到这个时,莫名觉得好笑,还截图发了个朋友圈。

照例起床下楼,洗漱吃完饭后打开手机,点开叶斯钧的微信。

没消息过来,也不知道他是几点的飞机。

时越正和时渡都要忙,但说了晚上回来陪她吃饭,叶斯钧应该能赶上晚饭吧。

她摁灭手机,去洗手间化妆。

中午约了许馨馨陪她吃饭,顺便想跟她聊一聊最近对叶斯钧的心态变化。

折腾将近一个小时,化了全妆,特意戴上叶斯钧送的那对水滴钻石耳环,却突然接到许馨馨的电话说来不了。

“真的好对不起啊小白,我也是突然被老板召唤加班,有个项目突然出了点问题,必须要今天解决。”

成素“嗯”一声,声音温温柔柔的,“没关系啊,那就改天再聚,你先忙就好。”

许馨馨像是很内疚地没话找话:“那你现在在家吗?今天打算怎么过?”

“嗯,应该就在家吧。”成素轻声。

挂断电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咧开嘴甜笑了下,把定妆喷雾喷在脸上。

湿漉漉的冰凉感。

她垂眸,打开手机通讯录,竟然翻不到一个能约出来的好朋友。

她咬唇。

手机震了下。

许馨馨:【小白我给你订了个蛋糕,应该两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对不起呀。给跪了jpg】

素素:【谢谢,不用说对不起啦。】

刚回完消息顾温就打来电话,说今晚有套设计出了问题,时越正发了好大脾气,今晚估计会很晚回来,让她饿了别等,先吃饭。

成素微叹一口气,看到时越正和时渡先后发来的微信转账……好吧。

反正也习惯了。

她安抚顾温两句,挂点电话后,仰头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

片刻后,成素伸手打开床头抽屉,拿出叶斯钧那本《南城周刊》的封面杂志,还有一个比杂志大一圈的黑色盒子,打开。

是一个红木色相框,叶斯钧的素描。

温和却棱角分明的五官,深邃的眼窝,漆黑的眸子,半扇型的双眼皮,还有脖子里挂的那根银链子上的戒指,都被勾勒得栩栩如生。

她前阵了花了十几天才完工,不能说尽善尽美,也算拿得出手。

伸手触碰相框上他的脸庞——真的好想他呀。

她检查了下礼物确认没什么问题,重新把相框放进去,封好盒子。

下楼吃完午饭,边看电视边等消息,不知道叶斯钧什么时候能到南城,他说了要陪她过生日的。

翻到经典剧场的片单时,还是忍不住打开《神雕侠侣》,调到郭襄过生日那集。

绚烂的烟花在天空绽开。

她弯唇,这样也满足自己的生日愿望了吧。

剧情往后,是杨过到绝情谷底寻找小龙女,郭襄毫不犹豫地跟着他一起跳下去。

好勇敢的女孩子呀,她真是羡慕又喜欢。

在冰冷刺骨的寒潭里,郭襄拿出杨过给她的三根金针中的最后一根,让他不要做傻事。

这个情节看过很多次了,每次看还是忍不住感动。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门铃这时响起。

应该是蛋糕到了。

她微笑着小跑出去,打开门。

一个挺大的石英色礼物盒子出现在眼前。

许馨馨的脸从盒子后跳出来:“小白!二十三岁生日快乐!”

景川也站在她身边,手里拎着另外一份礼物。

成素又惊又喜,抬手打许馨馨一下:“你居然骗我!”

许馨馨吐了吐舌头:“想给你惊喜嘛!但礼物出了点意外,所以晚了两个小时。你把礼物收好,我们陪你去逛街。”

成素低头看了眼手机,叶斯钧还是没来消息,估计来也会很晚了,于是点头:“好呀。”

景川开车把她们载到商场。

因为是过生日,成素小小放纵了下,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买下来,让店员帮忙寄送到家。

逛了一下午,天色渐暗。

章乐打来电话跟成素说叶斯钧是晚上九点左右的飞机,落地估计要十一点,要明天才能来见她,礼物会让人送上门。

时越正和时渡也没要回来的意思。

成素干脆决定跟许馨馨还有景川一起吃饭。

她笑说:“真是不好意思,今天要给你们当电灯泡了。”

“才不会,今天本来就要陪你的,景川才是电灯泡。”许馨馨抱着她胳膊,“走吧,我们在金源给你订了位置。”

成素惊诧道:“你最近赚这么多吗?居然都敢在金源订位置,这么膨胀?”

金源是云城第二高建筑,在云城塔对面,一餐人均怎么也要两三千。

许馨馨看了下景川:“有他资助我嘛,要给我们小白好好过个生日,顺便补上回国接风那顿。”

成素点头笑起来:“那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年刚开业,金源竟然没什么人,空荡荡的显得有些冷清。

成素挑了个靠窗的位置。

对面云城塔高耸入夜空,闪着五彩斑斓的灯光。

成素坐在窗边,点完餐望着窗外。

一个男服务员走过来温声说:“这位小姐您今天过生日吗?我们小提琴手可以为您免费演奏一首歌,请问需要吗?”

“你们还有这种福利吗?”成素甜笑,“好啊。”

是一首很简单的生日快乐歌。

悠长的小提琴声缓缓响起,细腻明亮的音色让人心情舒畅。

成素听着,嘴角微微扬起,忽然听到许馨馨喊:“小白,你看那边——”

她转头,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向窗外。

云城塔上骤然亮起一排浅粉色的灯光。

像素般的灯块到处跳动,最后汇成一排闪烁的字:“生日快乐,小白。”

几乎同时,餐厅忽然涌进来十几个人,时越正和时渡在最前头,推着一个大蛋糕,唱着生日快乐歌。

后头还有顾温、何猛、冯宛、隋岁、王鹏和一些平日常往来的亲戚。

成素心头霍然一震,站起来,嘴唇都在轻轻颤抖。

时越正走过来拍了拍她肩膀:“生日快乐啊,宝贝。”

“谢谢爸。”她眼中含泪。

突然这么兴师动众的还真是有点感动。

时渡也走过来,揉了她脑袋一下。

她抬眸:“谢谢哥。”

肯定是他安排的吧,时越正才没空。

时渡有点惭愧,说:“不用谢,是你另一个哥安排的。”

“……”

成素脑海里仿佛空了一秒。

她震惊又开心,目光往周遭扫了一圈,问:“那他人呢?”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到。”时渡指着蛋糕,“来,先吹蜡烛吧。”

成素“嗯”一声,含笑许愿,然后吹灭蜡烛。

大家都算是熟人,整个餐厅被包,自助餐似的随便走动聊天。

成素有些心不在焉。

她跟亲朋好友们一一打完招呼,把许馨馨拽到一个角落:“演技可以啊你,什么时候被收买的?都把我骗了!”

许馨馨吐吐舌头:“你不知道,我中午打电话跟你说去不了的时候,听到你那么失落的声音,我心都碎了,差点就忍不住说出真相了。”

成素问:“到底怎么回事啊?他……怎么会找你?”

许馨馨暧昧地碰了她肩膀一下,把事情来龙去脉讲了。

大约一周前,叶斯钧打电话联系她,说想给成素办一个生日party,有些事情可能需要她稍微配合一下,她自然很爽快地答应了。

章乐提前几天就飞来云城,提前帮忙策划,还抓着许馨馨排练过。

许馨馨现在说起来还很激动:“我居然加到了叶斯钧的微信!真是不敢想象!”

成素又特意问时渡,时渡说他是完全没操心。

“我呢,只收到通知说告诉你晚上要加班,别的真是一概不知了。你哥吃完这顿饭明天一早7点钟还要去公司开会。”

顾温笑容温和数落他:“他还不敢亲自骗你,要我给你打电话。”

成素看着他俩的样子笑笑:“你们在一起了吗?”

两人异口同声。

顾温:“没。”

时渡:“嗯。”

“……”

片刻后,时渡冷声改口:“没。”

成素觉得好笑,拍了拍时渡肩膀:“原来你还没名分啊,加油。”

时渡:“……”

成素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屋内三三俩俩的人聚在一起吃东西喝酒聊天,气氛极好。

小提琴声再度缓缓响起。

熟悉的音乐旋律。

成素在脑海里仿佛听到低沉的男声缓缓倾诉。

“但我的心每分每刻仍然被他占有

他似这月儿仍然是不开口……”

满室的热闹欢欣,都挡不住对他的思念。

成素打开微信,看着叶斯钧的头像,想打字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谢二字太过苍白。

思念的话又实在不能说出口。

何猛这时凑过来:“怎么一个人坐这儿啊?不高兴?”

“怎么会。”成素微笑说,“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隆重给我过生日。”

何猛笑起来,看着她说:“叶哥肯定也第一次这么给女人安排生日,也就你能让他这样了,你不知道他以前对女人有多无情……”

似是察觉到说错话,他噎了下,“我打个电话问问他啥时候能到啊。”

成素起身吃了点东西,又跟大家聊了会儿天。

忽然看到章乐向她走来。

一晚上都没见到他人,成素特意跟他道谢:“辛苦你了,章助理。”

章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我就是执行,都是叶总的想法。”

窗外忽然有明亮的一道粉色灯光闪过。

成素转头看向窗外。

云城塔上变幻着灯光颜色和图案,或像水波缓缓流动,或像卡通图案排列,又或者像烟花似的,在塔身炸开。

章乐说:“因为云城禁烟,电子烟花都不能放,所以只能安排一场灯光秀。”

其他人显然也看到,走到窗前,都拿出手机拍视频,“哇塞”声连绵不绝。

明亮的窗户上隐约反射着众人的脸庞。

成素笑容灿烂:“我已经很受宠若惊了。”

她安安静静站在原地,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时刻。

许馨馨跑过来挽住她胳膊:“妈呀,好大阵仗啊,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个。”

她压低声音,“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啊?小白。”

红色灯光在眼前闪过。

成素看着眼前的灯光变成一朵红色烟花缓缓炸开,低声说:“应该不是,他——他不是回南城了吗?一次都没联系过我。”

许馨馨“喔”一声,“那也不一定,可能你这个身份,他不方便联系呢?就是毕竟你哥……”

高中时她找成素玩,还要看时渡脸色。

成素轻轻摇了摇头:“应该不是。”

烟花秀大约持续了二十分钟。

结束后,所有的色彩都归于沉寂。

时越正单手背在身后,看向时渡:“这钱你花的?”

时渡怕他乱想,哪里敢说实话:“当然,我就是让叶二出了点人力。”

时越正放下心来,夸他一句:“不错。”

晚上十点半,章乐说还有其他安排,请大家移步楼下上车。

时越正摆了摆手:“你们年轻人去玩吧,我们几个老骨头就不凑热闹了。”

他看成素今晚挺开心的模样,特意嘱咐她好好玩。

最后只有这一票熟人分三辆车去了。

章乐关子卖得厉害,之前灯光秀又过于震撼,大家期待值都很高,结果到了地方一看是永河边上的烧烤,心里难免有几分落差。

直到章乐含笑说从内蒙古空运了只羊过来烤,众人才重新燃起期待。

何猛更是直说:“怪不得刚才的自助连个主食都没。”

篝火架起,传来木柴刺刺拉拉的毕剥声。

帐篷也已经搭好。

一轮半月高悬在黑暗的夜空上方。

月华落在流淌的小河上,美得厉害。

没多久羊肉的香气便从空中飘来。

成素看着烧得很旺的篝火,终于忍不住问章乐:“二哥他……”

章乐顿了下,说:“我也不太确定。”

他手机震了下,拿出来扫了眼,像是松了口气似的,说:“不好意思,我去打个电话。”

成素点头。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他们这群人的声音,偶尔传来几声远处的犬吠。

成素坐回篝火旁,接过许馨馨递过来的饮料,刚要喝,耳畔突然响起长长的一声:“嘶——”

“砰——”

一朵金色的烟花在空中炸开,盛放开来。

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炸裂声。

漆黑的苍穹仿佛成为一道背景。

这是真实的、细腻的烟火。

也是她梦幻中的烟火。

成素完全被震撼到,放下手中的饮料起身,仰头看着烟花的方位走去,不自觉地想离烟花近一些。

璀璨炫白的烟火宛如一道银河,银色的火花向下坠落。

照亮了半边天。

也照亮了成素身旁男人的脸。

叶斯钧不知是何时出现的。

他似是松了口气,低头看了眼腕间手表,熟悉的声音:“还好赶得及。”

就差五分钟零点。

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她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

天空的烟花渐渐灭了,只剩燃尽的余灰。

光线也黯淡下来。

成素抬睫,在月光下认真看向叶斯钧。

他脸庞仿佛瘦了点,棱角比以前更加分明,尤其是下巴,几乎都有点尖了。

但依旧是熟悉的笑容,她喜欢得不得了的语气。

她心头一酸,不知道是开心更多还是感动更多,只低头柔声说:“你忙的话,不用这么急着赶过来的。”

“不忙。”他一笑,“说了要陪你过生日。”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 终于写到过生日了!小白冲鸭!

感谢在2021-08-30 15:15:00~2021-08-31 10:5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糯米团子 10瓶;星空坠入深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