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24

傍晚的夕阳从落地窗照进来, 温暖而柔和。

暖橘色的光线斜斜地落到地板上,恰到好处。

一群人终于到齐,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吃晚饭。

隋岁参观完房子连连点头:“不错啊, 细节真是走心了。”她看着叶斯钧打趣说:“房子很完美, 就是好像缺个女主人?”

叶斯钧面无表情:“我那么多房子, 各个都要女主人还了得?”

何猛长长地“哟——”一声, “说不定快了呢。”他故弄玄虚道,“你们猜我刚才在叶哥的卧室看到什么了?我看到一副画像,绝对——”

成素的心顷刻提到嗓子眼儿, 不觉去看叶斯钧。

叶斯钧指尖轻轻点了点桌面:“何猛。”

何猛暧昧地笑起来:“我懂我懂,还没稳定不能官宣是吧,还是头一次见叶哥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 画居然摆卧——”

突然看到成素不大自然的表情, 他瞬间哑声,两秒后,生生改口,“卧槽!”

隋岁笑问:“摆哪里了?你这么惊讶。”

何猛连忙看着时渡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什么都没看到。”

时渡扫他一眼:“别理他,天天神经兮兮的。”

何猛尴尬地笑了两声, 坐下,简直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燃烧的八卦之魂了。

除了成素, 叶斯钧还真没对哪个女人上过心啊, 再看成素刚才的表情,难不成那画真是她送的?!

何猛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叶斯钧和成素,夹了块羊肉放入口中,瞬间被美食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绝了, 这烤羊肉也太香了吧?”

本来应该是给叶斯钧暖居的主题,突然莫名变为成素的夸夸群。

每道菜都好吃到要命,房间的每一处设计都精美巧妙,何猛直言谁能娶到成素绝对是上辈子拯救了宇宙。

他说完还下意识看了叶斯钧一眼。

叶斯钧垂眸,没应声。

难得时渡夸成素一句:“牛排烤得的确不错,就是稍微有点淡。”

成素连忙去厨房拿来盐和胡椒。

时渡往牛排上撒盐时,她也吃了口,觉得的确有些淡,等时渡放下盐罐,她立刻抬手去拿,没想到坐在她对面的叶斯钧也恰好伸手,两人指尖在半空碰到一起。

成素下意识往回一缩。

脸红了。

今天怎么一直跟他撞上,早知道还不如不主动。。

叶斯钧神色如常,抬手把盐罐递给她:“要这个?”

成素点头:“嗯。”

她接过来撒了点盐,叶斯钧又拿起胡椒瓶:“要这个吗?”

成素小声:“嗯。”

她再度接过他递来的胡椒瓶。

许馨馨坐在她旁边将一切收入眼底,轻轻碰她胳膊一下,低声问:“你们俩怎么了?怪怪的。”

成素声音跟蚊子似的:“没什么,你别乱说话了。”

许馨馨暧昧地“喔”一声。

时渡慢条斯理地把牛排切成小块,递给顾温。

何猛吃的一脸满足,感觉必须要给成素回馈个什么,看了眼叶斯钧,试探性地问:“对了小白,你还单身吧?”

成素点头。

何猛咽了下唾沫:“那哥给你介绍个……朋友?”

叶斯钧和时渡异口同声。

“不行。”

“不行。”

何猛:“……”

“你们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朋友是不是?难道我能害素素吗?”他忿忿不平,“别忘了你们俩也是我朋友。”

时渡声音清冷:“那绝交?”

何猛:“?”

叶斯钧看他一眼,何猛立刻闭嘴了。

许馨馨激动地拽了拽成素裤子,用眼神看她——“他绝对喜欢你。”

成素喝了口水,没应声。

时渡这时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我都忙忘了,真还有个不错的人,你可以见一见。”

他翻开手机上下翻动片刻,递过来一张男人的照片:“陈嘉业,云城大学最年轻的教授,还是博导,才28岁,是我一个客户的弟弟,真的一表人才。”

何猛坐他对面,头往前探:“哟是么?这么厉害呢?”

余光却下意识去看叶斯钧。

成素看都没看照片,放下刀叉看一眼叶斯钧:“你干嘛呀,突然说这个。”

时渡:“这不觉得你谈恋爱也不是坏事,而且我亲自背调过了,他为人认真负责,口碑在大学里好的很,绝对没有乱七八糟的事。而且校园环境也相对简单……”

成素皱眉:“哥——”

时渡把照片递给叶斯钧:“不信的话让你这个哥也做个背调,绝对没问题。”

成素:“……”

叶斯钧看了眼照片,没应声。

何猛干笑两声:“叶哥还会做背调啊,厉害。”

叶斯钧:“……”

许馨馨这时出来打圆场:“这事儿也不用着急不是,咱们先吃饭。”

时渡看了眼时间:“我吃饱了,你们玩,我得回去画设计图。”

顾温也跟着起身。

何猛:“那我……?”

时渡看他:“你又不会画图,就在这儿好好玩吧。”

何猛暧昧地笑一声:“那顾温不也不会,她也留下来玩呗。”

时渡瞥他一眼:“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有个事你现在可以去做……”

“别别别——”何猛挥手,“赶紧带着顾温走。”

时渡带着顾温离开,屋内只剩下七个人,大家起身去了客厅。

红木沙发上,两对情侣分别坐一起,成素挨着许馨馨,隋岁挨着成素,叶斯钧则坐在最边上。

何猛提议玩击鼓传花的问答游戏,规则简单直接,花传到谁那儿谁就必须真实回答一个问题,而提问的人问的越尖锐越好。

许馨馨也爱凑热闹,一眼看到茶几上摆放的玻璃软糖罐,眼睛一亮:“就用这个吧。”

游戏很快开始。

第一个转到叶斯钧。

他手上捏着糖罐来回转动,倒也很配合:“问吧。”

何猛提议这游戏本来也就是为了问他点儿什么,但真到了该问的时候反而有点怂,不知道什么尺度合适。

成素垂眸,双手指尖轻轻相对,有点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跟他互动——毕竟今天,他们之间的气氛过于奇怪了。

然后就看到许馨馨勇敢地举起了手:“我能问吗?”

何猛:“能啊。”

许馨馨眼珠转了转:“那——在场的女生谁最漂亮?必须选一个。”

说完,她还轻轻捏了捏成素的手。

隋岁很快明白了她意思,也不觉笑起来。

“应该是我吧?”她含笑看向叶斯钧,“我怎么说大学时也拿过中华小姐第一的。”

何猛立刻接话道:“对,我也觉得隋岁最好看。”

冯宛:“?”

何猛给她使了个眼色,冯宛了然点头:“当然是隋岁,这身材真的比不过。”

许馨馨很赞同:“嗯,我也同意。”

成素呼吸变得缓慢,很小心地看了叶斯钧一眼——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假如他说是隋岁的话……

她睫毛低垂,心里有些烦乱。

隋岁最漂亮虽然是事实,但要从他嘴里说出来,她也一定不开心。

几秒后,叶斯钧开口了。

“还是小白比较漂亮。”

他声音低沉自然,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像是真的这么认为。

成素脸倏地滚烫起来,不自觉把头垂下去。

许馨馨又忍不住去捏成素的小拇指。

其他人脸上也都浮起了微妙的表情。

隋岁笑着解围:“你品位可以啊,小白的确很耐看,越看越好看的那种。”

叶斯钧笑了下,看成素一眼,把糖罐扔给何猛:“继续吧。”

几圈后,每个人都回答过问题,除了成素。

天色已晚,叶斯钧叫停游戏,何猛不乐意:“不行啊,素素一个问题都没答过呢,运气也太好了。”

成素很好脾气地说:“那你们直接问我一个问题不就好了。”

“好啊。”何猛看了眼叶斯钧,试探性地问,“叶哥你问?”

成素不自觉紧绷起来。

叶斯钧把手里糖罐放下,淡声:“我没什么想问的。”

成素紧张的心情忽然变成失落。

——他对她就一点也不好奇吗?

隋岁笑说:“那我来问。小白你觉得叶总跟你哥哪个更帅?”

成素一怔。

何猛激动起来:“这答案我知道,之前素素说过。”

成素:“……”

叶斯钧有些意外:“什么时候?”

成素睁大眼睛看着何猛,试图阻止:“你别乱说。”

何猛完全收不住想要看戏的心情,说:“就接她回国那天,车里刚好有叶哥你那本《南城周刊》嘛,素素说了,你完全比不上时渡,时渡比你白,比你气质好,还是丹凤眼……总之就是方方面面被吊打。”

成素:“……”

哪有他这么卖人的。

成素有点紧张地看了叶斯钧一眼,怕他不高兴,连忙说:“但那会儿我都不认识二哥。”

何猛:“也是,所以现在你觉得谁比较帅?”

他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来来,我顺便给时渡打个电话,让他也听听答案。”

他说着要去摸手机。

“行了。”叶斯钧神态自如,语气也跟往常没什么区别,“别欺负小白。在她心里她哥比我帅不是很正常?”

成素咬唇,不漏痕迹地看他一眼。

他不仅没生气,还跟以前一样护着她。

但她还是有些忐忑。

临出门前,成素走在最后,欲言又止地看着叶斯钧,小声说:“其实我当时骗了我哥。”

叶斯钧低声:“嗯?”

成素抚摸了下发尾:“其实我当时就觉得二哥你比较帅,但你知道我哥他平时就是要哄的那种……”

她有点忐忑不安,像是特别怕他不高兴。

很多细节原本没在意,此时一想,到处都是蛛丝马迹。

譬如此刻。

叶斯钧手背在身后,手指微微动了几下,温声一笑:“不用这么紧张,难道二哥会跟你计较这些?今天做菜辛苦你了。”

他很顺其自然地说,“到家记得给我发——”

他稍顿。

一旦问心有愧,连这样正常关心的话说起来都有点心虚。

片刻后,他补上,“记得给我发微信。”

成素乖巧点头:“好。”

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

窗外一轮圆月高悬在半空,面前是点点星火,远处甚至能隐约看到汶水大桥上的光。

叶斯钧洗完澡,开了罐啤酒站在窗前,忽然觉得这里夜景也不错。

他喝了口酒,脑海里渐渐开始回忆白天跟成素触碰的场景。

系围裙时她不经意抬头。

他身体的血液流动都仿佛加速,直到现在,他下巴尖都还是烫的。

指尖甚至还能感受到触碰她指尖肌肤时嫩滑的触感。

他微闭了双眼。

不停地在脑海中告诫自己:不可以。

手上空啤酒罐被捏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叶斯钧走进卧室,拿起手机,又看了眼成素给他发来的微信消息。

【我到家了,二哥晚安。】

他回了两个字:晚安。

想了想,把陈嘉业的照片和名字发给章乐。

【去查查这个人。】

成素刚到家,许馨馨就打来电话,激动得连觉都睡不着跟她聊天。

“你俩今天绝对有事儿!”

成素脱掉外套趴在床上,顺手抱着床头的杂志,有点害羞:“你上次不是建议我主动一下,今天我就让他帮我系了个围裙,然后……”

她稍顿,把辫子慢慢拆开,“就是不小心有一点肢体接触——”

许馨馨声音很暧昧:“不小心?”

成素用指尖拢了拢头发:“反正就是他碰到我额头了好像,就有点……我觉得他好像知道我有点儿喜欢他了,然后他对我是什么感觉,我也不太确定,对。”

许馨馨声音高了几分:“我跟你说,你哥走了以后,今晚绝对全场的人都看出来叶斯钧喜欢你了,你没发现何猛和隋岁全都在暗戳戳的助攻磕糖吗?”

成素轻轻舔了下微干的嘴唇:“好像是。”

许馨馨:“加油啊!小白,拿下他!你不是还剩他给你的一颗糖吗!就让他当你男朋友!我的妈呀,那三颗糖听得苏死我了!”

成素闻言把手提包里的糖罐拿出来,闷声说:“才不要,我要让他心甘情愿。”

她把糖罐重新放进手提包里,翻身仰望着头上的天花板,想了想,打开音乐账号,慢慢地打下一行字。

【爱吃胡萝卜的小白:好想跟你在一起呀。】

只要他翻一下她的主页,就一定能看到。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成素有些意外,因为叶斯钧不知道什么缘故突然回了趟南城。

他像是突然很忙,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他没怎么主动跟她说话,她发消息他也回的很简短。

唯一的一次交集,是在设计部的会上,叶斯钧看完王鹏展示的所有设计方案,很官方地夸她不错。

两人的关系仿佛突然被踩了刹车,生生停住。

成素在不安和思念中,迎来云城的春天。

云城春天是一年里最舒服的时候,天气宜人,路边鲜花重新盛开。

隋岁按照计划下个月就回来了,成素在叶氏也不过只剩一个月的工作时间。

这天上班,她跟同事们一起去食堂吃饭时,忽然见到叶斯钧在众人的陪同下走进来。

他穿着平整的深蓝色西装,白色衬衫敞开两颗扣子,隐约露出脖子上的银链,身边的人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他神色冷淡地点了点头,举止中透着一种疏离感。

他回来了,但是为什么没告诉她?

成素仰头,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完全控制不住。

明显到隔着很远,叶斯钧甚至都感觉到她目光,转头向她看来。

成素咬唇。

叶斯钧只远远看了她一眼,缓缓点了点头,便跟其他人走去食堂的包厢吃饭。

成素垂眸,心里浮起几分不太确定的感觉——他好像对她冷淡很多,而这种冷淡更像是刻意为之。

下午工作时,成素有些心不在焉,直到下班后,忍不住给叶斯钧发了条微信。

【二哥,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顿饭?好久没见了。】

消息发出去,成素有些不安地等待着。

一会儿想他应该会答应,毕竟没理由不跟她吃饭,一会儿又想万一他真的拒绝,那就像是刻意避开她。

片刻后,他回:今晚要加班。

成素一颗火热的心像是瞬间被冷水浇灭。

一种无力的失落和挫败感深深袭来。

脑海里在瞬间转过千百个念头,最终被“他根本不喜欢我”这个最明显的说服。

他那么聪明,那天一定发现她的心思了,何况音乐账号里她暗示的那么明显。

所以他才会选择刻意跟她保持距离。

晚上到家,成素给许馨馨打了个电话,还是忍不住难过:“看起来我们都弄错了。”

许馨馨不信:“怎么会呀,可能他真的是忙呢?喜欢一个人是骗不了人的,他看你的时候明明就——”

成素微闭了双眼:“可能是我们误会了吧。”

挂掉电话,她把那本《南城周刊》捏在手里,心里却忍不住一阵阵地抽疼。

以前相处的很多细节都浮现在眼前,像电影画面一帧帧划过,而最后的台词是——

我不喜欢你。

成素鼻尖发酸,把《南城周刊》收进床头柜里。

有点想哭。

浑身被一种无力感包裹。

原来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是一件这么难受的事情。

成素在感情上从来不能算得上主动,若是对方的确不喜欢她,她也绝对不会强求。

只是人生第一次暗恋以失败告终,她情绪难免低落,连日来脸上笑容也少了许多,连王鹏都特意跑到办公桌前问她怎么了。

她摇头说没事,只是最近有点失眠。

有次早晨上班还起晚了,差点迟到,小跑着一路进公司到电梯门口,镜面似的电梯门恰好开始阖上。

成素立刻伸手去按上楼键,抬头却一眼看到叶斯钧。

他穿着雾白色的衬衫站在中心,神色肃然,周围的人自觉地跟他分开了一段距离,尽力靠墙贴着。

成素手臂在半空一停,随即垂落。

还是等下一趟。

电梯门慢慢阖上。

像是舞台幕布一般。

他抬眸看她,深邃的目光里有她读不懂的情绪。

他的脸渐渐被遮挡。

就在门即将要被阖上时,倏地又重新打开。

叶斯钧收回按键的手臂,看她,温声说:“怎么不上来?”

成素突然生出了有点别扭的情绪,但这点不痛快在看到他胳膊上那道浅而淡的疤痕时,倏地消失不见。

她微微动了动嘴唇,走进去。

封闭的空间里流动着令人窒息的气息。

成素站在他身前,后背像是起了火,全身都不太自在。

设计部楼层高,电梯里最后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两人谁都没说话。

随着“叮”地一声,成素到了。

她往后看了眼,觉得还是应该跟他打个招呼。

“那我走了。”

叶斯钧颔首,没再说别的话。

这一个月新房开售,因为优惠力度很大,售楼部十分火热。

但大家都没想到的是,跟以往的毛坯房卖的最好不同,这次卖的最好的竟然是精装房,占比接近60,而这其中,又以成素设计的几套卖的最好,几乎占了一大半。

叶斯钧在一个高层领导的会上夸奖了设计部,并发了奖金。

王鹏回来后把成素喊到办公室,说:“这次的奖金你是大头,叶总特意嘱咐的。”

成素垂睫,语气平淡:“真的不用,是大家的功劳,而且我再过几天就要走了。”

“正要跟你说这事,隋岁说要晚一个月回来,正好你再待一个月,再跟一套新楼盘的装修?”王鹏微笑说,“你可要在云城设计圈出名了。”

成素咬唇,还在犹豫,王鹏一拍桌子:“就这么定了,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实地考察。”

四月天气渐渐热起来。

成素扎了个丸子头跟王鹏一大早去工地,一直待到下午六点。

王鹏全身是汗,叹气说:“真是被老叶骗了,竟然跟他签了一年的合同,冤呐。”

成素递了张湿纸巾给他,没应声。

王鹏突然想起来:“对了,老叶好像也过来视察了,我必须坑他顿饭。”

他立刻给叶斯钧打电话,说,“我跟素素都在呢?你忙完没?热死我俩了,你得请客啊。”

他离成素很近,叶斯钧的声音恰好可以被听到。

他似乎是顿了一下,笑说:“我跟供应商约好了,你们去吃吧,我报销。”

成素心底仅存的那一抹希望突然被掐灭。

他有那么讨厌她吗?连顿饭都不肯跟她吃?

她忽然觉得委屈。

挂掉电话,王鹏看她一眼,才觉出不对劲:“这是怎么了?你跟老叶——”

“没有,太热了。”成素抬脚飞快地往前走,“我们找地方吃饭吧。”

她情绪上来,脚步走得飞快,完全没留意脚下,脚底突然传来剧烈地刺痛感。

成素“嘶”一声,单脚抬起,弯下腰。

平板鞋底嵌入了颗锈迹满满的长钉。

王鹏吓了一跳,“赶紧去医院,你能走吗?这——不行,我得跟老叶打个电话。”

成素疼得语调都变了:“不用——”

天色渐暗,下起了小雨。

王鹏打完电话就看到成素慢慢跳着往前走,地上两滴血渗出来跟黄色土壤混在一起。

他忙追上去扶住她:“你行吗?要不要我背你?车在那边儿,老叶马上就过来……”

成素咬牙,忍住疼痛,摇头挤出一个笑容:“没事的。”

却倏地听见一阵急促微沉的脚步声。

不远处的濛濛细雨中,有个颀长的身影迈着大步跑过来。

光线是晦暗的,她完全看不清那人的脸,却一眼就认出那人是叶斯钧。

关于他的一切好像已经被雕刻在脑海中,他的身形、步伐、气质。

成素咬住下唇,忽然觉得委屈。

叶斯钧喘息着跑到她面前:“伤的严重吗?”

他低头扫了眼,不远处地上的血迹已经变成铁锈色。

他脸色一沉,看向王鹏的目光骇人:“你怎么看的人?”

成素别着一股劲儿似的:“不关alex的事,是我不小心。”

叶斯钧没再深究这事,抬手过来要抱她:“我先带你去医院。”

被成素手臂一闪,避开。

叶斯钧一怔。

她轻声:“我自己能走。”

她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发间蒙了一层细密的雨珠,疼得表情都变了,却仍旧执拗地不肯让他碰。

叶斯钧一颗心像是被针扎了一般。

他再度伸手,却再度被她躲开。

她声音里透着委屈:“别碰我。”

叶斯钧深吸一口气,声音软下来,几乎是在哄她:“小白,等会儿再闹脾气,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后天表白,求再给二哥一章的觉醒时间 tvt

小刀,最终都会变成糖。

感谢在2021-09-01 11:28:15~2021-09-02 14:25: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omikenv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糯米团子、小酒儿、金媛、尧i 10瓶;是桑头牌呀(_) 3瓶;星空坠入深海、綺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