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26

成素睁大双眼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清澈的眸子一尘不染,干净得仿佛水晶。

叶斯钧骤然起身,克制地收回手, 嗓音发哑:“你脸上有东西。”

成素双手微微蜷缩, “喔”一声, “那你帮我弄掉了吗?”

叶斯钧嗓子发紧:“嗯。”

“那就好。”成素心跳得厉害, 声音却尽量如常,刻意用轻松的语气说,“我刚才是不是睡得有点死?”

叶斯钧调整了下状态, 轻声:“不会。”他伸手端起水杯递过去,“喝两口么?”

成素点头,接过水杯喝了两口。

叶斯钧等她喝完, 又把水杯接过来:“抱你去洗脸?”

成素甜笑:“好呀。”

叶斯钧放下水杯, 抬手抱她去洗脸,等她洗完,又把她抱下楼。

这一天很多时刻,成素都在他怀里。

晚上睡前收到叶斯钧报平安的微信时,成素忍不住在床上翻身打了个滚——好开心呀。

今天他差点就亲她了, 就是没敢吧。

那他应该是喜欢她的吧。

落地窗外是深深浅浅的粉色系云霞。

叶斯钧站在窗前看了会儿,忽然感觉一双纤细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腰, 双手在他腰前十指交叉。

他回身,成素仰头甜笑看他。

他抬手自然地摸了摸她的小辫子, 低声喊她:“小白……”

不由自主轻轻地吻上她脖子, 慢慢移动到耳垂。

她身体一瑟,抱他更紧。

他双手轻轻捧起她的脸,低头去吻她的唇,一面抬手去扯她衣服, 声音发哑:“我想要你。”

叶斯钧骤然惊醒。

在蒙蒙亮的天色中停顿几秒,意识到这是一个梦时,他抬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太罪恶了。

洗漱完翻开手机,成素恰好发来条微信,问他什么时候过去看她写好的ppt初稿。

他回:【就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梦,在别墅客厅见到成素时,他有些心虚。

成素甜笑着冲他招手:“快过来帮我看看。”

叶斯钧收敛心神,走过来坐到她身旁。

成素把笔记本电脑屏幕推到他面前,身体也靠近过来,开始演示。

她像是刚洗完澡,柔软的栗色长发就这么散着,带着一缕少女幽微的体香。

叶斯钧给她弄得有些心不在焉,勉强集中精神,前后翻了好几遍才把ppt的内容看完。

他来回翻开这行为让成素很紧张:“是哪里不太行吗?你要觉得哪里不行的话直接告诉我就可以。”

她靠得更紧,胳膊肘直接碰到他小臂。

偏她一门心思在ppt内容上,对此仿佛毫无察觉。

叶斯钧又看一遍,才开口:“没什么大问题,最后可以补一部分销售数据,回头我让运营部发给你。”

成素点点头:“好的,那谢谢二哥。”

一低头,后知后觉地发现两人竟然挨得这么近。

但成素也没要分开的意思,就当不知道。

暧昧的气流在空中涌动。

叶斯钧看她片刻,问:“要出去透透气吗?”

“好啊。”成素站起来,“我这周已经基本能走了。”

叶斯钧怕她走动太多影响伤口愈合,坚持推着轮椅出去。

昨晚下了一场大暴雨,路上某些低洼的地方还有积水,但空气好的厉害。

成素给他推着缓缓往前走,心里很开心。

她仰头看他,含笑说:“你别说,我买这个轮椅还挺值的。我哥今天早上脚也不小心扭了,等他回来说不定还能给他用。”

叶斯钧给她逗笑:“嗯,是很值,有先见之明。”

他眉宇间染着温柔的笑意。

成素试探性地问:“你说将来假如我老了走不动路,会不会还有人这么推我啊。”

“会的。”叶斯钧低声,“一定会的。”

她这么好,一定可以找到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好好地在一起,结婚生子,平安终老。

成素一颗心雀跃起来,重重点头“嗯”一声,语气带着几分撒娇,“那你要记得你说的话。”

她话里的暗示这样明显。

叶斯钧一顿,停下脚步。

忽然有一辆红色跑车疾驰而过,路边水坑里的泥水飞溅。

成素“呀”一声。

右腿白色的裤子被溅了一大半泥点子,明显的不得了。

叶斯钧侧身看她一眼:“没事吧?”

“没事。”成素连忙从兜里拿出湿纸巾,弯腰去擦。

一道斜长的阴影落在脚下地面。

叶斯钧单膝跪地,接过她手上的湿纸巾,低沉的声音:“我来。”

他手骨很平,小麦色肌肤性感又撩人。

手臂肌肉线条清晰利落,一路顺着向上钻进短袖里。

泥点子很多,他却丝毫没有任何不耐烦,认真地为她擦拭。

四月底的上午,阳光越来越炙热。

他额角的头发都被汗水染湿。

几滴汗水顺着他腮边慢慢往下滑。

从来没有人这么对过她。

成素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

好似他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吸引力。

擦到裤脚时,他稍稍弯腰,平直的后背微弓,脊柱线沿着白色衬衫微微凸起成一条弧线。

成素想起几个月前她鞋跟不小心踩进下水道,他也是这样帮她。

她伸手,忍不住去碰触碰他后背脊柱凸起的地方。

他后背出了一层汗,有些湿意。

隔着一层布料,能摸到他凸起的骨骼,微微有些硌手。

察觉到后背的触碰,叶斯钧全身霍然一震,抬头。

成素跟他视线对上。

他仍旧单膝跪着,姿态从容,只是看向她的眼神里有说不清的意味。

两人就这么相视片刻,叶斯钧低声:“别闹,马上好。”

成素嘴唇微微扬起,很乖地“嗯”了声。

叶斯钧又埋头下去,认真帮她清理裤脚的最后一片污渍。

远处的纯净的蓝天、棉花糖似的团团白云像是一道背景。

安静而空旷的道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成素忽然内心一阵悸动。

再也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

今天结束,下次再跟他单独相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心中的念头逐渐如野草般疯长。

成素忽然忍不住喊他:“二哥。”

他抬眸:“嗯?”

她动了动嘴唇,目光直直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微微笑起来,很坦然地说:“我喜欢你。”

叶斯钧停在空中的手一僵。

完全没料到她会这么快就这么直接地说出这句话。

像是一腔孤勇。

微风吹过,她栗色长发微扬,一双眼纯澈得像一汪清泉。

叶斯钧手指微微动了动。

成素说完这句话后就像是卸掉了心里的一个包袱,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叶斯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很久的时间,都没说话。

久到成素以为他不打算回应时,他终于开口。

他笑了下,很淡的声音:“我是真把你当妹妹。”

他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看不出半分撒谎的痕迹。

成素眼眶一酸,定定地看着他,肯定的语气:“你撒谎。”

叶斯钧下唇很小幅度地动了下,目光看向远处,不敢再看她。

成素心里难过,却很执拗地一定要一个清楚。

她握住他手腕,眼泪就要掉下来:“你答应过不会骗我的。”

叶斯钧喉咙一涩。

想起似乎是挺久之前,某次晚上跟在她路边散心,他的确承诺过以后都不会骗她。

原来世上也并没有这样绝对的事。

成素咬唇,问:“你敢说,你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心吗?你上周明明就——你为什么不肯承认?”

她几乎是软声细语地同他商量,“是不是还是因为你妈妈的事,但是你可以相信我的。”

她抓着他的手贴在她脸颊上,“我会努力对你好的,对你很好很好,你承认好不好?我知道你也喜欢我的。”

叶斯钧抬眸看她很久,轻轻拂开她的手。

他平静地说:“我没有。”

他微闭了双眼,又补上一句,“小白,你值得更好的。”

成素的眼泪一瞬间落下来。

她并不是难过他不喜欢她,而是难过他明明喜欢她,却不肯给他们一个机会,甚至不惜打破承诺,跟她撒谎。

就好像很久之前他跟郁莱撒谎说不吃甜食,后来在法国餐厅被郁莱当面戳穿后,他只是很平静地说了句“今天想吃,不可以么?”

跟现在的态度何其相似。

原来在他心里,她跟郁莱、跟那些追求他的女人是同等的地位,是可以随便这样说谎打发的。

她笑了下,起身往前走。

她大约现在很狼狈吧,脚上的伤还没好,人也一瘸一拐的,但她实在不能再跟他待在一起。

叶斯钧两步追上来,抓住她手腕。

“我送你回去。”

她摇头,声音很涩:“不用。”

试图挣开,手腕却紧紧被他抓着。

叶斯钧又重复一遍:“我送你。”

成素用力甩开他的手,再度被他抓住。

两人就这么僵持,谁也不肯让步。

片刻后,叶斯钧哑声:“小白,我也会对你好的。”

他声音很轻,像是要散落在风里。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照顾你,为你做任何事。我跟你保证,你永远都不会失去我,好不好?”

成素突然觉得可笑。

“一直在我身边?当我哥吗?”她甩开他的手,执拗地说,“我不需要,我也不是没有亲哥。”

她抿唇,声音微冷,“而你的保证,一文不值。”

叶斯钧双手紧握成拳,她在说他骗她的事。

没等他回答,成素便慢慢地往回走。

出来的不远,离家也就五六百米的距离,她却觉得怎么也走不到似的。

一面希望她能立刻就到家,不再面对他,一面又希望他能追上来,告诉她刚才他说的都是假的,他只是不敢跟她在一起。

但是他没有。

他只是缓缓跟在她身后推着轮椅,一直到门口。

成素回头看他,很冰冷的语气:“今天谢谢你,请回去吧。”

叶斯钧心中微痛,哑声:“小白——”

成素打断他:“我不想跟不喜欢我的人暧昧。”

叶斯钧看了她一会儿,很慢地点了下头:“那我走了。”

成素咬唇,眼睛一酸,转身进门,让阿姨把轮椅收回来,回到房间,控制不住地开始掉眼泪。

哭了片刻,又不死心,起身走到窗外,看到楼下叶斯钧的身影。

他站在车门前,手里捏了支烟,背景落寞而寂寥。

成素就这么看着他抽完一支烟。

他把烟蒂扔进门口的垃圾桶,上车发动车子,片刻后,倏地又熄灭,起身下车,往别墅门口走去。

成素心中一喜,不顾脚底的疼痛,连忙快速地跑向楼下。

她轻轻喘息着,手放在门把手上。

似乎隐约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她站在那里等——只要他肯敲门。

然后等了很久,都没有任何声响。

阿姨从厨房出来看到她:“怎么站那儿啊?送你二哥吗?我看他车已经走了。”

成素微微怔了一下,打开门。

空空如也。

叶斯钧门口的车也消失不见。

时渡是在晚上八点回来的,因为扭伤了脚不方便参加答谢晚宴。

进门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成素。

他敲了两下门:“素素,哥回来了,你今天——”

推门而入,看到她眼里全是泪水,仓皇地扭过头去。

时渡一凛,连忙走过去,脸色一沉:“这是怎么了?”

成素正沉浸在难过的情绪里,眼泪根本止不住。

时渡冷声:“谁欺负你了?”

成素眼泪汪汪的,不出声。

时渡急道:“是叶二欺负你了?”

今天只有他跟成素接触过。

成素仍旧抽噎着不肯说话,时渡点头:“行,我去问他。”

“别——”成素嘟着嘴拽住他手腕,“你别去。”

时渡坐到她身旁:“你倒是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成素又哭了一会儿,平复心情,才断断续续地说:“也没什么,就是我跟他表白,他拒绝了。”

时渡惊住:“你说什么?你跟他表白?”他完全没想到,“你喜欢他?”

成素垂头,“嗯”一声。

时渡气笑了:“不是,你怎么会喜欢他呢?他有什么好的?那么多女人围着他,你——”

“我为什么不会喜欢他,有人欺负我的时候他帮我打架,在南城丢手机的时候他急匆匆过来找我,过生日的时候给我放烟花,还……”

成素有点说不下去。

看她这副失恋的模样,时渡不忍心再说她,起身去浴室拿了个热的湿毛巾递给她,揉一揉她脑袋。

“不哭了啊,乖,叶二拒绝你是对的啊,你还小,也没谈过恋爱,不知道什么男人能结婚什么男人不能。他要是没拒绝你,我得找他打一架。”

成素接过毛巾擦了把脸,抿唇没应声。

时渡伸手把她揉进怀里:“这不是哥在这儿吗?前阵子是哥不好,忙得忽略你了,以后一定注意。”

他轻轻摸了摸她脑袋,像是给她顺毛,“叶二算是个什么东西,为他哭不值,你也别去他那儿上班了,省得老跟他打照面。”

成素擦干净脸,闷声说:“还有最后一点收尾的工作,做完我就走。”

接下来在公司里,成素会刻意避开叶斯钧。

除非万不得已,不会跟他见面,更不会跟他说话。

偶尔在楼道里遇见,也只是很尊敬地说一声“叶总好”,客气又疏离。

只是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成素知道叶斯钧仍在关心她,有时是章乐送来的晚餐,有时是王鹏刻意提到的夸奖。

每到这时,她心里总是又酸又涩,但余味好像又带一丝甜。

就这样到了五月底,成素踏上飞往南城的航班。

因为她是代表叶氏集团演讲,公司订的票,跟叶斯钧都坐在头等舱。

两人中间就差了个过道。

一路上叶斯钧都没怎么说话,只是偶尔看她一眼。

成素则忽略他的目光,打开平板看演讲内容,怕万一演讲时发挥不好。

下飞机时,成素起身去拿登机箱,叶斯钧却先她一步起身,把银色行礼箱拎下来,递给她。

他只温声说了两个字:“小心。”

成素这些天竖起好久的心墙轰然倒塌,碎片扬起的尘灰飞得到处都是。

难怪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把自己的软肋给对方看。

他只是说了短短两个字,她就输得一败涂地。

原来他是真的打算,就这样一直照顾她。

她鼻子微酸,拖着行李箱往前走。

下飞机直直往前走了一段路,忽然瞥见南航的vip接待室,想起去年深秋她过来的时候丢了手机,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场景。

她脚步一顿,恍惚了下。

叶斯钧跟在她身后停住。

片刻后,成素抬脚继续往外走。

快到门口时,叶斯钧追上她,指了个方向:“车在那边。”

“不用。”成素很坚决的声音,“我叫车了。”

到了酒店,成素洗完澡躺在床上,微闭了双眼。

叶斯钧对她细微之处的关心,简直是一种煎熬。

像是用抹了蜜的匕首刺进她心里,好像是甜的,却疼得厉害。

她摇摇头,逼迫自己不再去想他。

隔天大会,叶斯钧是早上发言,成素则是下午。

她以“准备演讲”为借口,刻意没去现场看他。

公司群里却被叶斯钧的实时照片刷屏了。

【好帅啊!】

【太有气场了!!】

【穿制服太性感了!!!】

成素划开看了眼,有些心烦意乱。

终于捱到下午到她演讲的时候。

她穿了职业套装,浅蓝色西装和短裙,扎了个丸子头,显得很精干。

演讲稿准备了很久,早就倒背如流,分享内容也是她擅长的专业领域,成素胸有成竹,一切都很顺利。

直到快结束时,她不经意间往下一瞥。

密密麻麻的会场里,叶斯钧靠墙站在最后排的角落处,一直望着台上的她。

像是在仰望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藏品。

成素说不清此刻心里一种什么感觉,恍然间卡了壳。

会场突然安静下来,只有话筒里传来的刺刺拉拉的电流声。

成素回神,微笑起来,声音清脆:“正好,我刚观察了下酒店的会场设计,大家可以一起看看有什么改进之处,有想法可以举手。”

……

还好救了场。

结束演讲,成素心有余悸地下台,一抬眸,跟叶斯钧的目光在半空交汇。

明明是很远的距离,又隔着很多人,成素却觉得他目光滚烫。

她抿唇,把笔记本电脑放进手提包,拎起来往门外走。

下午是自由交流时间,几个分会场离得不远,人来人往,一片嘈杂。

她却好像听得到他的脚步声。

她走得更快,出了会场回酒店,上台阶时没注意,差点摔倒。

被一个有力的手臂及时扶住。

成素稳住脚步,回头看他。

他低声:“小心。”

成素视线落在他抓着她胳膊的那处。

叶斯钧缓缓松开。

气氛有些尴尬,叶斯钧像是想缓解一下这种尴尬,微笑夸她:“你刚挺机灵的,救场很不错。”

成素的情绪突然就绷不住。

她拂开他的手,忍住快要掉下来的眼泪:“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了?”

叶斯钧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

他有些紧张:“小白,我只是担心你——”

成素看着他:“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你这样一直关心我,要我怎么办?”

她大颗眼泪珍珠似的往下掉,“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你知道你一个细微的表情、动作都会影响我的情绪吗?”

“我本来可以克制的,但你为什么总是突然出现……”

叶斯钧哑声:“小白。”

偶然有人路过,但成素已经完全顾不得这些。

她抿唇,擦掉眼泪,打开手提包,拿出一个透明玻璃糖罐。

里头只剩一颗粉色的软糖。

成素把糖罐递到叶斯钧面前,轻声问:“我生日时你许了我三个愿望,还剩一个,现在还算数吗?”

叶斯钧一滞。

等了很久,他终于点头:“算数。”

如果她真的提出要跟他在一起……

叶斯钧手蓦地攥紧。

内心涌上来一股冲动——那就在一起,他什么都不管了。

这几个月眼睁睁看着她难过,他心都碎了。

成素很淡地笑了下。

她打开糖罐盖子,把仅剩的一颗糖倒在他手心。

南城五月底的阳光很灿烂,落在她骨感的脸颊上。

她就这么看着他,慢慢地说:“那么,能不能请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叶斯钧内心一震,心如刀绞。

明明很热,他却觉得浑身冰冷。

成素攥着糖罐,指尖轻颤,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

——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如果这样决绝的话都不能让他敞开心扉,如果他宁愿失去她都不愿意承认喜欢她……

那么她也彻底放弃他。

仿佛等了很久,也可能只有一瞬间。

成素听见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好。”

她的心好似空了一下。

失去所有的颜色。

她看到叶斯钧喉结微微动了下,手掌微微抬起,将手心的糖放入口中。

成素闭起眼,将手里的空荡荡的小玻璃瓶递给他。

瓶盖上刻了一片随风拂动的树叶,凹下去的线条都被磨得圆润光滑。

叶斯钧接过。

听到她很轻很轻的声音。

“谢谢你。”

作者有话要说:  预言家出来挨刀!!!我要举报你剧透!!!嘤。

我这糖都能被猜到,nb!

感谢在2021-09-02 20:15:53~2021-09-03 19:38: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颗甜西柚 10瓶;癫癫、星空坠入深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