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27

这一年十二月底, 南城下了很大的雪。

成素在网上看到热搜时,立刻决定买票去南城看故宫的雪景。

许馨馨刚好辞职休息,陪成素一起去。

老天真的赏脸, 两人中午飞到的南城, 还怕万一雪化怎么办, 结果去酒店的路上天空便又飘起了雪。

成素第一次理解文学作品里“鹅毛般”的大雪是什么样子。

隔天一大早, 两人排队进了故宫。

天空还簌簌飘着雪。

跟上次来时的感觉很不一样,下雪时的故宫的城墙在白色衬托下是一种庄严大气的红,行走在古城里宛如穿越一般。

红、白、黄三种主色相应交织在一起, 美得惊心动魄。

成素站在太和殿前的空旷处,感受眼前这片景色给她带来的欢愉,忽然看到旁边有个穿汉服的女生正在激动地视频直播。

有阵风过来, 吹散了城楼飞檐角的一堆雪花。

纷纷扬扬散在半空。

成素忽然想起来,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云城下雪,她曾经跟那个人在昏黄的路灯下约定过,要一起来故宫看雪景。

然而现在,那个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在她的世界里了。

除了骗她说不喜欢她, 其他事情上,他一如既往地信守承诺。

最后一个心愿达成的那晚, 她打电话跟许馨馨说了这件事,语气居然出奇的平静。

她说:“他可能是有点喜欢我吧, 但也的确只是有一点而已, 不然怎么会宁愿失去我,都不愿意跟我说实话呢?”

“也许有一天,他会找到一个他愿意为之付出的人,只是那个人不是我。”

许馨馨觉得好遗憾, 问她干吗不用最后一个心愿让他跟她在一起。

她说:“我不要勉强,一点点都不要。”

她就是这样,喜欢一个人就勇敢地去喜欢,不喜欢就干脆地放下。

虽然真的这么做了,但如今站在这里,她还是控制不住地难过。

要是他也在这里就好了。

许馨馨尖叫一声“美爆了”,兴冲冲拉着她,“快来给你拍照片。”

成素收回难过的思绪,温声:“好呀。”

她穿着一件浅蓝色呢绒外套,戴着一顶可爱的小兔子似的帽子,栗色头发微微卷起来散开在两侧。

许馨馨连拍好几张照片,边发朋友圈边夸她:“你别说,你现在真的好有女人味儿啊,优雅性感那种。”

成素笑说:“以前没有吗?”

许馨馨:“以前没这么明显呀,你总编小辫子,小女孩似的,不过说起来你好像很久没编辫子了。”

成素垂眸,轻声:“嗯,想换个风格。”

大约中午十二点,两人从故宫出来。

许馨馨从之前就不时拿着手机跟景川聊天,成素吃了一路狗粮,无奈用软件打车。

雪越来越大,积了厚厚的半尺,景山前街上全是刚出来的行人。

两人在寒冷的冰天雪地等了二十分钟没叫到车,手脚都冻得有些僵了。

许馨馨搓了搓手,找话题跟她聊:“小白啊,这次你来南城,不想见一下叶斯钧吗?”

成素摇头:“有没有搞错,是我让他别出现在我面前的,难道我要打自己脸?而且——我的确也不想见他。”

许馨馨“喔”一声。

成素脚底发冷,有点受不了,干脆说:“不然我们坐公交车吧,我查一下线路。”

她低头打开导航,输入酒店地址,搜索出一条线路,正准备往公交站牌那里走,突然听到许馨馨说“我叫到车了”。

成素开心道:“你运气怎么这么好,我比你先叫都没叫到。”

许馨馨笑一下:“好像五分钟就能过来。”

一辆黑色的奔驰很快打着双闪停在路边。

两人连忙上车,被温暖的空调暖气包裹,渐渐缓过来。

成素捏了捏酸痛的小腿,忽然听到车里响起一道熟悉的旋律。

低沉而温柔的男声,如泣如诉。

“为何只剩一弯月

留在我的天空

这晚以后音讯隔绝

……”

成素垂眸,眼睛有点酸酸的。

她想了想,打开手机里那个音乐软件,搜索出《月半小夜曲》这首歌,转发。

【爱吃胡萝卜的小白:我的月亮消失了。】

许馨馨第一次来南城,还没吃过铜火锅,成素于是带她去了之前叶斯钧带她去的那个店请她吃。

下雪天吃热气腾腾的火锅,实在是一种享受。

她觉得应该不会这么巧能碰到叶斯钧,

事实证明巧果然只会发生在电视剧里,她不仅没碰到叶斯钧,连上次的老板都没碰到。

一顿饭吃的轻松自在。

付款时,店员说刚巧她们是今天的第888桌顾客,可以免单。

许馨馨几乎当场跳起来:“哇塞,我今天运气也太好了吧!”

成素也轻轻笑起来:“那我蹭吃蹭喝了。”

回到酒店收拾行李到机场航站楼。

雪已经停了。

航站楼灯火通明,屋外一片黑暗。

成素拖着行李箱走过安检,远远地看到南航的vip等候室。

恍惚间,她似乎回到了很久之前来南城的那次,她手机丢了,害怕又慌张地给时渡打电话,叶斯钧就那样忽然出现。

好像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好像以后每一次她有危险时他出现的时候。

即便现在想起来这些事,她都还是好喜欢他。

感情真是一件奇怪的事,就算你怨他,心动却完全无法控制。

她回头,看了眼窗外。

一片漆黑。

机场明亮的玻璃上映着她的身影。

她知道,她要彻底地忘掉他了。

回到云城,她把叶斯钧送她的东西都收起来放在杂物间里,连同那本陪伴了她一年多的杂志,也被她放进书房。

然后,她给时渡打了个电话,问当初叶斯钧给她放烟花的钱究竟是多少,顺便跟时渡要叶斯钧的银行账号,想要把钱还给他。

时渡犹豫片刻,报出一个数字。

成素稍微折算了一下玉蝉、碧玉树叶摆件、钻石耳钉、那部p40手机还有其他零碎的钱,算出一个数字后,汇给叶斯钧的银行账号。

最后,她删掉了他的微信。

这个人出现在她的生活里简直像是一个梦,只是现在要醒了,她要勇敢地继续一个人往前走。

转眼十八个月过去,云城到了雨季。

外头下着绵延的小雨。

早上十点,成素穿了件白色t恤,黑色长裤,拎着手提包下楼。

陈嘉业早在楼下坐着等她,看到她那刻便起身去接她手里的包,声音格外温柔:“换好衣服了?”

成素轻轻颔首:“嗯。”

时渡正在打电话:“我爸要出国学习三个月,你今年的生日party可以在我家办,三楼天台可以烧烤。”

他语气里颇有些得意,“顾温当然来,还用问么?我都转正多久了?”

成素觉得好笑,也就转正不到一个礼拜吧,秀成这样。

她往前走了两步,从时渡嘴里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叶二啊,行,我问问。”

她稍稍一顿。

时渡挂掉电话,瞥了眼两人:“又要出去约会?”

陈嘉业微笑点头:“素素想看新出的电影很久了,我陪她去。”

时渡吐槽:“大白天看电影。”又想起来好像是时越正不太乐意陈嘉业太晚跟成素出去,嘴角抽了抽,说,“你先去开车,我跟素素说两句话。”

陈嘉业温声:“好的。”

成素心头浮起一丝预感。

时渡说:“何猛今年生日在咱们家办,到时候你跟嘉业也来吧。”

成素点头:“好。”

果然,时渡下一句就是:“叶二能不能来?”

成素顿住。

已经两年多没见过他了。

当初那种浓烈的情感好像逐渐退却到心里很小的一块地方,被掩埋起来,如今听到他的名字,她还是会觉得有一种隐蔽的难过。

她没应声。

时渡开始劝她:“你恋爱都谈了大半年了,我看你对嘉业好像是认真的,每周雷打不动的约会,叶二这事儿可以翻篇儿了吧?怎么着?还真打算一辈子不见他啊?”

他声音温和,“这两年你也大了,应该学着用成年人的方式处理问题。再说,叶二跟何猛跟我都是好朋友,我们仨也好久没聚了。”

成素抿唇:“他来就来呗,是何猛过生日又不是我,干嘛问我。”

时渡笑一声:“这不你不开口他哪敢来。”

因为这事,成素坐在车后排,一路上都有点心不在焉。

车子在市区一处老旧的小区门口停下,路边有个穿了条鹅黄色裙子的女人连忙打开后座上来,一把抱住成素:“小白,我想死你啦。”

成素差点给她勒死:“你是想陈嘉业吧。”

宁凝挽住她胳膊:“别戳穿我嘛。”

陈嘉业回头,宠溺地看了宁凝一眼,继续开车。

大约一年以前,时越正跟中了邪似的天天催她去相亲,说就是跟人吃顿饭,不愿意也不勉强。

连着说了两三个月,成素给他说烦了,终于同意。

第一个见的人就是陈嘉业。

他外表斯文,一派谦谦君子的模样。

吃饭时,他坦然告诉她,他有一个谈了很多年的女朋友,因为家里不同意不得不分手,但他始终很喜欢她,来跟成素吃饭也只是迫于家里压力,他没真的打算谈恋爱,希望她谅解。

成素佩服他的坦荡和勇气,笑说:“那我们交个朋友吧。”

吃完饭,他依旧礼貌地将她送回家。

下车时,成素脑海里忽然想到一个主意。

于是他跟陈嘉业商量,要不要干脆谈个假恋爱,也免得因为双方家里的原因,他们都还要被逼迫不停地见人。

成素眨了眨眼睛:“我可以给你和你喜欢的女孩子打掩护呀。”

陈嘉业也有些心动,说问问女生意见,宁凝立刻就同意了。

于是那之后,成素便假意跟陈嘉业谈起了恋爱,为了不让家里人起疑,两人每隔一两周都会出来约会。

陈嘉业带着宁凝去看电影,成素则一个人在书吧待一天。

宁凝也是活泼的性子,跟成素出来几次之后就觉得她简单真诚,很快喜欢上她,没多久两人就开始互相分享女生之间的心事。

她坐上来没几分钟就看出成素不对劲,于是问她:“你怎么啦?不开心吗小白?”

成素闷声:“也没有,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我喜欢的人,他好像再过两个月要来云城了,我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

宁凝莫名激动:“就是在云城塔给你放烟花的那个……很苏很帅的叶斯钧?”

成素点头。

陈嘉业听到了,温声问一句:“小白有喜欢的人啊?”

成素“嗯”一声,又想起来,对宁凝说,“对了,我跟你报备一下,那天可能要麻烦你男朋友陪我出席一下,是我哥哥一个好朋友过生日,我自己的话有点……”

宁凝拍了拍她的手:“没问题呀。”

这就是她喜欢成素的地方,不管跟陈嘉业去哪里做什么,随时随地给她报备,让她完全放心。

其实后来她们已经很熟悉,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但她还是很注意。

陈嘉业也笑:“既然是你喜欢的人,那天我是不是穿帅一点过去,不能给你丢脸啊。”

何猛生日那天,成素一大早就醒过来,看了眼手机才六点半。

她很少这么早醒。

放空了一会儿,下楼吃完早餐,熬到八点,才忍不住给陈嘉业发消息问他打算几点来。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她有点慌的心情,陈嘉业很快就到了,还刻意穿了衬衫西裤。

因为天气挺热,所以party时间定的是晚上七点开始。

顾温和何猛下午四点就过来提前布置。

何猛一看到陈嘉业就愣了下,随即笑起来,主动过去打招呼:“哟,这就是素素的男朋友吧?一表人才啊,之前听时渡说过,特别优秀。”

陈嘉业跟他握手:“你好,我是陈嘉业。”

互相介绍之后,何猛打量了眼成素,夸她:“可以啊素素,谈了恋爱果然不一样,现在女人味十足了。”

成素笑笑。

布置完要用的东西,时渡带着何猛稍微参观了下房子。

进书房时,何猛随手一翻,恰好翻到之前封面是叶斯钧的那本《南城周刊》,杂志一角都被翻得微微有些发白。

他“啧”一声,拿在手里,“这杂志三年前的了吧,我看看叶哥当时怎么吹的牛逼。”

他顺手把杂志带下楼,恰好看到陈嘉业给成素递一杯水。

何猛说:“你这妹夫不错啊。”

时渡:“凑合,还要再考察考察。”

成素接过陈嘉业递的水,道了句谢。

陈嘉业坐到她身旁:“还没见你这么紧张过。”

成素有点懊恼:“这么明显吗?”

陈嘉业在她耳边安抚:“别怕,等会儿我一定好好表现,让他后悔放弃你。”

这模样落在外人眼里就是很亲热。

何猛说了句“够腻歪的”。

七点出头,一行人上了天台。

栏杆旁挂着一串串黄色灯泡,因为天色很亮,所以光芒不算很明显。

有微风吹过,灯泡在轻风里微微荡漾。

陈嘉业忙前忙后,卖力地把串都从袋子里拆出来,何猛则去楼下搬冰箱里冰镇的啤酒。

大家早有分工,丝毫不乱,只有成素坐在角落里,什么也不用做。

她站起来,扶在栏杆上眺望远处的景色,听到何猛的喊声:“酒来喽,我叶哥也来了……”

成素的心像是被什么揪住似的一紧。

很慢地转过头。

何猛手里抱着一桶啤酒,因为太沉压弯了腰,“腾”地一下把啤酒放桌上。

叶斯钧就跟在他身后。

背后升起半透明的一弯月,藏进薄云里,仿佛背景般,烘托得叶斯钧整个人愈发英朗。

他头发比原来短了将近一半,比寸头长一点,显得年轻清爽。

单手拎着跟何猛一样的啤酒桶,却看上去轻轻巧巧,毫不费力。

他穿着白色短袖t恤,露出的小麦色的手臂结实而有力,肌肉线条轮廓分明。

隔着几个人,他抬眸看了成素一眼,缓缓放下手里的啤酒桶,点了下头,算是跟众人打招呼。“好久不见。”

何猛用力拍他肩膀一下:“真tm是好久没见了,约你去酒吧都约不出来,我还以为你要出家了。”

叶斯钧淡笑一下,没应声。

成素已经尽力表现得平静,但还是在亲眼看到他人的时候,仍然有点控制不住的紧张。

陈嘉业低头问她:“竟然是他?真人比上镜帅很多啊。”

成素轻声:“你别胡说八道了。”

叶斯钧目光再度向她看来。

时渡这时说:“来,给你介绍,这是素素的男朋友,陈嘉业。”

陈嘉业连忙带着成素走过去,主动伸出手,礼貌微笑:“你好,久仰。”

叶斯钧表情平静,等了两秒,才同他握手:“不敢当。”

成素呼吸慢了几分。

陈嘉业含笑看她:“不是你二哥,怎么不喊人?”

成素怪罪地看他一眼,似是觉得他多事,无奈喊了句:“二哥。”

叶斯钧很轻地笑了下,声音不自觉柔和几分:“小白。”

成素眼眶一酸,有点受不了这个称呼里流露出来的熟悉的亲近感,侧身说:“是不是可以开始烧烤了?”

陈嘉业:“好啊。”

生火总是最难的一件事。

半天生不起来火,何猛嚷着去拿扇子,跑下楼再上来时,手里却拿着一本杂志

他边扇边说:“来来,让叶哥给咱们加把劲儿。”

叶斯钧笑骂一句“什么玩意儿”,走近了才发现,他手里的杂志是三年前他上的那本《南城周刊》。

他一笑,在这一瞬间脑海里划过一个画面,笑容便僵在脸上。

记不清是多久以前,成素带他参观卧室,慌里慌张地爬上床去藏一本杂志。

他那时还误会她在看那种杂志。

原来是他的杂志。

他顿了下,等何猛生好火,把那本杂志拿在手上。

杂志一角已经被磨得发了白。

随手翻开,杂志由于惯性到了最常被翻开的一页——是他的专访。

他上过的商业杂志不少,这只是很不起眼的一本云城当地周刊,他根本就没在意过,采访内容也是随便敷衍,甚至出了刊连看都没看。

但是竟然有个傻姑娘,能翻这么久。

他捏着杂志沉默片刻,忽然又意识到,她送他的那幅素描肖像,应该是照着这个杂志封面话的吧,神态角度眼神都很相似。

他几乎能想象到她认真照着这本杂志细细描绘的样子。

心底有一种很隐约的痛楚慢慢地散发出来。

何猛把肉烤上,看着他笑了:“哟,叶哥,看自己封面入迷了呀?是不是觉得当年的自己比现在年轻多了?也帅多了?”

叶斯钧扯了下唇角,把杂志放到一边的空板凳上,转头。

好似很漫不经心地看了成素一眼。

成素从他拿到那本杂志开始一颗心就提起来。

她不停安慰自己——没事的。

叶斯钧记性再好也不可能认出来这时当初她房间里那本想要藏的杂志,毕竟两三年前的事了,而且当时他也没看到封面,最多猜出来她那个素描是照着杂志画的,那倒是也没什么。

此时察觉到他目光,她忍不住心头一跳,下意识朝陈嘉业的方向挪了挪。

陈嘉业察觉到她的不安,低头问:“要不要去烤东西?你不是挺喜欢做饭的?”

有点事情做也好。

成素点头。

两人到了烧烤架前。

一个递东西,一个烤,显得默契十足。

何猛没忍住夸了句:“你们这是夫唱妇随啊?那我不凑热闹了。”

他烤了一会儿早热了,一坐到饭桌前冯宛就给他递了瓶冰镇啤酒。

何猛大口喝了半瓶啤酒,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往叶斯钧那儿看了眼。

他坐在那里,手里捏着一个啤酒瓶,神色平静得有些过分。

在场几对要么结婚,要么是情侣,只他一个单身,显得格外孤单落寞。

何猛不觉叹息一声。

夜幕逐渐降临。

大家坐在一起吃着烤串儿喝着啤酒,气氛逐渐热络。

成素自然跟陈嘉业坐在一起,另外一边是时渡,斜对面就坐着叶斯钧。

陈嘉业几乎使出了全身之力配合她,给她倒酒递菜,堪称无微不至,引得在场人连连夸赞。

成素趁众人不注意时扫了叶斯钧一眼,他表情仿佛没什么变化,语气很淡地跟时渡聊天。

她一时失去所有的兴致,就好像这些年你一直喜欢的一个人,你卯着劲儿想在他面前表现什么,他却完全毫不在意。

烤肉吃得差不多,大家便稍微停下歇一歇,聊聊天。

成素总能听到叶斯钧低而磁的声音——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一场煎熬。

她起身,借口吹风走去角落里,手扶着栏杆往远处的虚无缥缈处望去。

陈嘉业跟了过来。

那头聊天的声音很大,他们说话完全不用担心被听到。

陈嘉业温声:“别这么不开心,我觉得他还喜欢你。”

成素苦笑:“这你也能看出来?他本来对我也就只那么一点点好感,这几年没见到面,肯定早没了。也就是我……”

她仰头看着头上皎洁的一弯月,没再说下去。

好容易压抑下来的情感,在见到他的那刻就开始蠢蠢欲动,疯狂生长。

好像喜欢他成了一种本能,只要见到他人,她就能记起来。

陈嘉业背靠在栏杆上,双手指尖相对,低头靠近她:“不信的话——我帮你试试?”

成素有点茫然地看着他:“怎么试?”

陈嘉业一笑,看了眼不远处的空椅子,拿起那本《南城周刊》横挡在成素脸前。

他轻声:“演得像点儿。”

成素还没弄懂他要做什么,他已经俯身靠近她,嘴唇在离她两厘米的地方停住。

成素:“!!!”

陈嘉业另一只手按住她肩膀:“别动,小心露馅儿,等会儿起来时记得观察他表情。”

成素意识到,因为他们俩的脸大半部分都被杂志挡着,所以其他人肯定在以为他们在接吻。

“……”

成素完全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法,惊愕之下都忘记该怎么反应,只好一动不动。

还是何猛尖锐的声音打断了这个场景。

“卧槽!!!素素牛逼啊!!!”

成素被惊醒,连忙往后一步,抢过陈嘉业手里的杂志,脸红成一片。

她下意识看了眼叶斯钧。

他只短暂地看了她一眼就立刻转过头去,面无表情地放下手里的酒瓶,起身。

“不好意思,去个洗手间。”

作者有话要说:  二哥,被刀的开心咩?

别怕,只有小刀。

感谢在2021-09-03 19:38:03~2021-09-04 22:31: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偶遇路人 25瓶;fiona wu_ 10瓶;癫癫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