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28

天台的空气一时安静下来。

只有叶斯钧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等声音彻底消失, 时渡才冷着脸看向陈嘉业,语气里带着训斥:“你给我注意点儿。”

陈嘉业斯文地微笑,立刻好脾气地道歉:“是我不好, 刚才一时没忍住。”

顾温推了推时渡胳膊:“干嘛呀, 难道你谈恋爱不这样?”

时渡心里仍旧不太舒服, 但总归没再说什么。

成素跟陈嘉业重新落座。

陈嘉业含笑冲她眨了下眼, 那意思,叶斯钧肯定还喜欢她。

成素咬唇,将手里的杂志卷了卷, 没应声。

倒是何猛看到,以为他俩当着众人亲完之后还在眉目传情,忍不住又夸陈嘉业一句:“佩服, 实在佩服!”

一桌人的目光都在成素身上, 她有点受不了,说:“我去给你们弄个解酒的蜂蜜水吧。”

她攥着杂志下楼,想了想,把杂志放进书房。

又去厨房里弄蜂蜜柠檬水。

切柠檬的时候,脑海里浮现起叶斯钧刚才的表情, 也还是摸不太准。

纠结了一会儿,又自嘲地笑了下——就算他还有点喜欢她又怎么样呢?以前他都没打算跟她在一起, 难道现在就会变了吗?

而且,他们也不会像以前那么频繁的有交集了吧?

她摇了摇头, 往下切柠檬, 却因为注意力分神一滑,柠檬从刀下滚落。

“哎呀!”她忍不住喊了一声,俯身去捡。

叶斯钧打开水龙头,掬了一捧又一捧的凉水不停往头上浇。

心痛如刀绞。

脑海里不断闪过刚才的画面, 根本控制不了。

他心不在焉地跟时渡他们聊天,余光一直追随着成素,看她乖巧地待在陈嘉业身旁,看他们亲昵耳语。

然后。

忽然就看到陈嘉业举起了手中的杂志挡住二人大部分脸庞。

露出杂志额头的上方几乎就要贴在一起,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接吻。

讽刺的是,杂志封面还是他的脸。

何猛发出一声“卧槽”,他立刻转开脸,双手紧握成拳,身体轻颤,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表情,只得借口离开。

想起两个月前时渡问他要不要来云城帮何猛过生日,又说成素早谈恋爱了,如今如胶似漆,当时跟他的约定应该也算结束了。

很奇怪。

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替她高兴的感觉,心里像压着块石头似的,平静地问了句男人怎么样。

时渡说:“是陈嘉业,各方面都还不错,你不是也背调过吗?”

他翻出手机里很久前保存的资料,家境样貌专业人品都没得挑,云城大学最年轻的教授,除了有一个两年前就分手的前女友,但这实在算不得什么污点。

他只能温声说:“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就好。”

但对于给何猛过生日,他仍旧有所顾虑,怕她还不愿意见他。

于是说:“那你问问小白的意见,她同意我再过去。”

时渡最后给了他肯定答复,所以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便一直调整状态,甚至还提前练习了一套见面时的说辞。

他曾经最疼的人,怎么也要祝福她。

只是没想到,有些事情在想象中跟亲眼见到完全不同。

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像是卡了壳,练习的用来祝福的话一句都没用上,他隐约意识到,也许他根本不想祝福她。

更不想看到她在别人怀里笑。

没想到,竟然看到了她跟旁人接吻。

他像是快炸掉了,血气往头上涌,嫉妒得发狂,几乎就要失控。

一直克制在心底的喜欢好像在一瞬间宛如火山喷发似的迸发出来,浓浓烈火像是将他整颗心都燃烧成了灰烬。

不知冲了多久,他终于停下来,喘息着,找了条新毛巾把头发擦干。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眶发红,哑声骂:“你真tm活该。”

片刻后,他微闭了双眼,再睁开时已经调整好表情,开门走出去,听到厨房传来刀切案板的声音。

叶斯钧一怔,心底有种预感,慢慢地抬步走过去,没发出任何声音。

果然是成素。

她站在流理台前缓缓地切着什么,旁边水壶发出细微的烧水声。

终于可以放肆地打量她。

两年不见,她成熟了很多,处处都透着女人的味道。

她背对他站着,没再像以前一样编辫子,而是烫了头发。

波浪式的栗色卷发垂在后腰,柔软而轻盈,轻轻地在半空荡漾。

上身是件海蓝宝色的无袖上衣,底下是一条白色紧身牛仔裤。

恰到好处地露出一点细腰,勾勒出臀部性感的线条。

他就这么看了很久,忽然听到她“哎呀”一声。

他立刻两步跨过去:“切到手没有?”

成素捡柠檬的手倏地顿住。

不知道叶斯钧是什么时候来的,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

她没抬头看他,只是看着地上垂落的一道阴影,稳了稳心神,淡声说:“没有。”

叶斯钧低头看了眼,确认她没事儿,才稍稍退开几步。

成素捡起半个柠檬,回身在水龙头下冲洗。

他就站在她背后。

存在感强得厉害。

一股细微的酒精味儿很快弥漫过来,夹杂着淡淡的松脂香。

成素洗好柠檬,开始重新切。

听见叶斯钧低而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要弄蜂蜜柠檬水?”

“嗯。”

“你上次做这个挺好喝的。”

“谢谢。”

像是刚认识的两人,谈话间充满了疏离和客气。

气氛压抑到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两人谁也没再说话。

钢刀切在案板上。

一下,一下。

像切在他心上。

柠檬的水汁落在案板上,又酸又涩。

她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甜笑,毫不顾忌地跟他谈心。

他应该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根本迈不动。

片刻后,叶斯钧忽然问了句。

“他对你好么?”

成素手轻轻一晃,把刀放下,眼眶开始发酸,心里也像是被什么堵住。

她稍稍一顿,把蜂蜜用温水化开,点头:“挺好的。”

很短很轻的三个字,像是宣告了他的死刑。

叶斯钧一颗心像是跌入没有尽头的悬崖,过了很久,他才用气音发出很低的一声笑:“那就好。”

成素咬唇,没再说什么,冲好两壶蜂蜜柠檬水。

叶斯钧伸出手:“我来。”

成素没跟他抢,因为知道抢不过。

她“嗯”一声,一抬头,这时才发觉他头发几乎是湿透了,短而硬的发茬竖起来,还在往下滴水珠,脸色也差的厉害。

她吓了一跳:“你……”

叶斯钧平静地说:“有点喝醉了,稍微醒醒脑。”

她抬眸看他,那双眼睛像是在说他撒谎。

很久前的表白那天,她就是这样看着他,肯定地说他撒谎,说他答应过以后都不会骗她。

他动了动嘴唇,去掉前半句话,重新回答:“想稍微醒醒脑。”

成素这才“喔”一声,摸了摸垂在肩头的长发,“那……上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上楼。

旋转的楼梯。

晦暗的光线。

交替响起的脚步声。

叶斯钧站在她身后,像是一直虚护着她。

成素脑海里闪过很久之前的画面,也是这样的天台,这样的楼梯,他捂着她双眼,低声说闭眼,把她带下楼。

清晰得就好像是昨天。

就好像,中间这两年没见面的时光不存在似的。

丝毫未曾冲淡她对他的记忆和感觉。

她走神,脚没踩稳,身形晃了下。

叶斯钧低声:“小心。”

他胳膊肘抵在她腰间,手里透明水壶里的水轻轻晃动,荡开波纹。

成素喉咙发酸,低声说:“没事。”

明明是很短的楼梯,好像走了很漫长的时间,一分一秒都像是被拉长。

成素一下子祈祷赶快到天台,一下子又希望这个楼梯永远不要有尽头,哪怕就跟他困在这里,也是好的。

天台上欢声笑语逐渐近了。

只剩两级台阶。

成素整理好表情走上去。

叶斯钧跟在她身后,把两壶蜂蜜柚子水放桌上。

烧烤进入素菜环节。

陈嘉业一看到成素就冲她招手,温声说:“快过来坐,烤了你喜欢吃的香菇。”

他放了几串香菇在成素的盘子。

他这二十四孝男友也太自然了,不当演员可惜了。

成素坐到他旁边,他又很周到地替她拿来椒盐和辣椒。

何猛笑说:“你们来晚了,不知道刚时渡怎么训咱妹夫的,那叫一个狠。”

成素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陈嘉业。

陈嘉业柔声一笑,深情的目光看着她:“幸好你没听见,不然我多没面子。”

成素:“……”

演技太过了也。

她想笑,差点没绷住,连忙去吃盘子里的香菇掩饰。

这时目光里看到叶斯钧推了几串胡萝卜到她面前。

她微微一怔。

他手臂肌肉真的太过明显,一眼就能认出是他的,还有手臂上那道很浅的白色疤痕。

陈嘉业忽地笑了声。

他笑声太过突兀,于是一桌人这时都向他看来。

他抬手,慢慢将叶斯钧推过来的胡萝卜还回去,声音温和礼貌。

“不好意思,你可能不知道,小白不吃胡萝卜。”

叶斯钧顿住,目光直直看向成素。

“是么?”

成素轻轻咬唇,没开口。

时渡看他眼神,觉得奇怪:“是啊,她打小就不爱吃胡萝卜。”

叶斯钧浑身一震,将那盘胡萝卜收回,想起了以前无数次让她吃胡萝卜的场景。

他喉咙一涩:“对不起,我不知道。”

成素垂头,小声:“没关系的,其实后来我都能吃一点了。”

时渡视线扫过两人,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不止时渡,何猛也感觉到了。

他本来以为叶斯钧跟成素的事早已时过境迁,一晚上都在开成素和陈嘉业的玩笑,现在忽然一个字都不敢多说,不停把话题引向时渡和顾温。

又熬了一会儿,大家一起给何猛唱生日歌吹蜡烛,吃完蛋糕,聚会终于结束。

时渡和成素送众人出门。

因为喝了酒,陈嘉业提前叫了代驾,临走时看叶斯钧站在成素旁边,还特意看着成素说了句:“要不要亲我一下我再走?”

成素瞪他一眼。

他笑着说:“好吧,这么多人,不难为你了,周六再来接你。”

“……”

等他坐进车里,成素终于松了口气。

她看了叶斯钧一眼,他垂眸看手机,面无表情,像是完全没听见。

很快叶斯钧的司机也到了,他看了眼时渡:“那我走了,改天再聚。”

时渡点点头,拍了拍他肩膀。

他又看了成素一眼,才转头上车。

成素洗完澡回到房间,整个人有几分恍惚。

就这么见到他了啊。

无法描述是一种怎样复杂的情绪,尤其是——在他眼里,她当着他的面跟别人接吻了,还用他封面的杂志挡着,似乎有点讽刺。

她叹了口气,摇摇头,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他。

反正只是偶尔见一次而已,他肯定不会像以前一样这么私下联络她了。

她看了眼窗外的月亮,把窗帘拉住,躺在床上。

睡觉吧。

睡醒之后,就当是没见过他。

周六中午十二点,私□□击馆。

何猛赶到的时候,叶斯钧已经不知道打了多久的拳。

他浑身戾气,面色发狠,像是在宣泄。

浑身都被汗水浸透,衣服都贴身上了,能拧出水来。

教练一看到何猛就走过来:“叶哥最近是有什么事儿吗?这几天拼了命似的打拳,我拦都拦不住,他手背都肿了。”

何猛也给他这模样吓到。

上位者最忌讳喜怒形于色,他这是完全不想控制了。

何猛在台下喊:“叶哥,差不多了叶哥,咱们吃完饭再打。”

叶斯钧不为所动。

想起那晚吃饭时——他那本杂志挡住的画面,他就难受得厉害。

甚至时渡都看了出来,特意找了个机会问他:“你对素素是不是还……”

他没应声,等同默认。

时渡叹了口气,拍了拍他肩膀,似是安慰他想开点。

想不开,只能打拳让自己发泄。

何猛实在没办法,吼了句:“你再这样我打电话给素素了啊。”

叶斯钧骤然停住,看了眼何猛。

何猛给他看得心里发毛,不敢再说。

叶斯钧摘掉拳套,从台上跳下来,去冲澡。

何猛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跟教练说:“没事儿没事儿,我等会儿劝劝他,失恋了主要是。”

等叶斯钧洗完澡换好衣服,何猛开车带他去附近的商场吃饭。

他一脸沉郁,整个人气质骇人到极点,嘴唇紧抿,一言不发。

何猛从没见过他这样,还一连好几天。

他实在担心,但也只能劝他:“你也想开点儿,这是何必呢,素素都已经跟人好了,你总不能去生抢?”

叶斯钧撩起眼皮扫他一眼。

这眼神给何猛一种他也不是不敢去抢的感觉。

他立刻劝:“别别别,不至于,而且你要真跟素素在一起,她她她……她家里也不能同意不是?首先你就得跟时渡打一架。”

叶斯钧收回视线,没应声。

何猛点了几个菜,苦口婆心,劝他别钻牛角尖,说得口干舌燥,不停喝水。

叶斯钧没什么胃口,最后只说了一句:“谢了,你给我点儿时间。”

何猛终于稍稍放心:“这才对嘛,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

两人吃完饭往外走,到路边抽支烟。

期间有女人来搭讪给叶斯钧要微信,叶斯钧只说了一个字“滚”,那女人吓得立刻走了。

何猛抽完一支烟一抬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拍了拍叶斯钧肩膀:“叶哥,叶哥!”

叶斯钧恹恹的模样:“怎么?”

何猛:“你看那个男的,是不是素素的男朋友陈嘉业啊?但他身边的人好像是另外一个女人。”

叶斯钧手里掐着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果真是陈嘉业。

他跟一个女人站在一辆白色车旁边,女人伸手抱着他的腰,恋恋不舍的表情,像是在撒娇。

陈嘉业深情地看着她,低头勾着她脖子亲了下去。

叶斯钧心里的火一下子窜了起来,冷笑一声,掐灭手里的烟,抬步往过走。

——他捧在手心里的姑娘,哪容别人这么对待。

何猛一时没反应过来,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才立刻追上去拉他胳膊:“别别别,叶哥,咱们好好说,别动手。”

叶斯钧用力甩开何猛,他力气很大,何猛给他甩的原地踉跄转了个圈。

他走过去,淡声喊:“陈嘉业。”

陈嘉业松开怀里的宁凝,缓缓抬头。

宁凝回头,一眼认出他,语气兴奋:“你是——”

是什么还没说完,叶斯钧便一拳狠狠打在陈嘉业胸口。

陈嘉业倒抽了一口冷气。

宁凝惊叫起来:“你干什么?怎么能打人?”

叶斯钧沉声:“你该庆幸我不打女人。”

他捏着陈嘉业衣领将他拎起来,狠声,“你这个禽兽,对得起小白吗?”

话音刚落,又一拳砸过去。

陈嘉业平时连健身都很少,哪里是他的对手,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宁凝终于明白他打人的原因,不停喊:“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然而根本没用,他像一头发了狂的野兽,失去理智。

何猛追过来,实在劝不住,只好打电话给成素求救。

终于过了几分钟,成素一路小跑着赶过来,喊:“住手——”

叶斯钧没反应,又一次揪着陈嘉业的衣领把他扔在地上。

看他还要挥拳,成素跑过去,抓住叶斯钧胳膊,一双清澈的眼睛沉沉盯着他:“住手。”

叶斯钧看她一眼:“你别管。”

成素咬唇,双臂伸开,挡在陈嘉业面前,一字一句道:“我要你住手。”

她眼神冰冷,义无反顾地护在那个人渣面前。

叶斯钧握紧拳头,终究停手。

成素紧张地看着陈嘉业:“怎么样?有没有事?先去医院。”

叶斯钧沉着脸,双手的指甲几乎要攥进掌心的肉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4 22:31:31~2021-09-05 23:49: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可爱烊烊 2个;k i j t抢不到亲签不、5213829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可爱烊烊 8瓶;是小哦呀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