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29

成素把陈嘉业送到医院, 检查结果出来,他被打断了一根肋骨,身上多处伤痕, 但没生命危险。

成素松了口气。

今天早上, 她照例跟陈嘉业出来“约会”, 路上还跟宁凝分享了他那晚的光辉表现, 笑说他不当演员真是太可惜了,我国直接少个奥斯卡影帝。

陈嘉业很谦虚:“过奖,跟宁凝比我还差一点。”

暗示宁凝演技比他还高。

宁凝是个编剧, 每周必看电影,所以三人又来到商场,成素去书吧看书, 她跟陈嘉业则去看电影。

只是她没想到, 刚吃完午饭准备去工作室,就接到何猛的电话。

他几乎是吼:“素素你在哪儿?你男朋友快要被你二哥打死了!”

成素问清楚地点,立刻跑出来,但也为时已晚。

她趁陈嘉业在病房打点滴的时候问宁凝到底怎么回事儿。

宁凝难过得不停掉眼泪,小声说:“还不都是你那个叶斯钧, md,把我男人打成这样。”

成素从她抽抽噎噎的泪水中弄明白, 原来是叶斯钧看到陈嘉业亲宁凝,以为他出轨了。

她愧疚感爆棚, 给陈嘉业和宁凝道歉:“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 我不知道他会这样,医药费还有精神损失费我都会付的。”

宁凝没应声,心疼地握住陈嘉业的手:“肯定很疼吧?你睡一会儿吧。”

陈嘉业声音又干又哑,安慰她:“没事儿, 我觉得正好是个机会,我爸妈知道我为你这样,说不定同意了呢。我也正好跟小白解绑。”

成素把病房空间留给他们二人,走出去。

叶斯钧跟何猛坐在门口的凳子上等她。

叶斯钧脸色阴沉得厉害,手上也包了层白色纱布,似乎是也受了伤。

成素一颗心一紧,责怪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

——毕竟他并不知道她跟陈嘉业在谈假恋爱,这么做也是为了她。

叶斯钧看她出来,起身:“我给你哥打了电话,他人到楼下了。”

成素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叶斯钧有点担心地看着她:“小白——”

成素淡声:“我没事。”

接下来的情况就稍微有些混乱,时渡和陈嘉业父母前后赶到,了解完情况后开始交涉。

陈父陈母认为即便儿子真出轨也不能动手,时渡则冷声说“还嫌打轻了”,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陈家还威胁要报警让叶斯钧进去待几天。

傍晚天边挂着淡紫色的晚霞,很是漂亮。

时渡却无心欣赏,不停侧头看成素。

她头靠在车窗上,似是疲倦极了,眼神里又有几分担忧。

安静一路,等到家坐在沙发上,时渡才开口安慰她:“没事儿小白,哥再给你找个好的。”

成素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时渡想到这是她初恋,自然会很难过,不觉更心疼她,走过来揉一揉她脑袋安抚。

没想到停顿片刻后,成素问的却是另外一个话题:“假如陈家真的报警的话,会很严重吗?”

她满脑子都是刚才出了医院分手时,叶斯钧看她的深沉眼神。

时渡不觉一怔。

他仔细观察她片刻,说:“问题不大,最多也就拘几天。”

成素烦躁地喝了口水:“那也挺麻烦的。”

时渡试探地问:“怎么觉得陈嘉业出轨,你反应好像不是很大?”

成素内心一慌,刻意悲伤的语气说:“非得我在你面前哭才行吗?”

她像是被戳痛心事,甩脸色上楼了。

时渡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背影,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隔天早上,等时渡出门上班,成素请了一天假,跑去厨房,给陈嘉业炖个大骨头汤,切了点水果,下午送去医院。

陈父陈母都不在,只有宁凝陪着陈嘉业。

成素内疚的厉害,不停道歉,还是宁凝安慰她:“没事,也算因祸得福,他爸妈看我跑上跑下照顾他一整夜,好像也松动了。”

“那就好。”成素把汤递过去,“你也一起尝尝吧,炖了四个小时。”

宁凝打开盖子,惊为天人:“好香啊。”

陈嘉业还不太能动,宁凝亲手一口口喂他。

成素等他们吃完水果,陪宁凝聊了会儿天,才小心翼翼地说:“那个,你们能不能就别报警了啊?毕竟是因为我才……”

宁凝戳她脑袋一下:“要不是为这个你还不来是吧?”

“当然不是。”成素肃然道:“这个只是顺便求你们一下。”

陈嘉业温声:“放心,昨晚我爸妈要报警,被我拦住了,我说对不起你,就算了。”

成素松一口气:“谢谢你。”

三人大约商量了一下之后的口供,成素起身离开。

不想刚出门就碰见叶斯钧。

他穿了一身黑,脸色不大好,手腕上带着一块银色链子手表,成素认出来,是之前圣诞时她送他的礼物。

昨天手上缠的纱布已经摘掉,手背上隐约有些深紫色。

他似乎已经到了一会儿,脖子上挂的素圈戒指安安静静垂在那里。

成素咬唇:“你怎么会在这儿?”

叶斯钧淡声:“去了趟你家,阿姨说你来医院了,我就过来了。”

他垂眸扫了眼成素手上的保温桶,眼神一暗。

成素点头,问:“那你找我有事吗?”

叶斯钧眼皮缓缓抬起,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

等了两秒,他沉声说:“跟他分手。”

成素心里一跳,嘴上却说:“这是我的事。”

她起身往外走。

手腕却被叶斯钧握住。

他攥得很紧,像是带着点儿怒意:“你跟我过来。”

成素挣脱不开,给她拉到走廊尽头的安全楼梯。

昏暗的楼梯间,只有绿色安全出口四个字微微亮着。

他神色晦暗不明,语调很沉,又说一遍:“跟他分手。”

成素耍脾气似的说:“我不要。”

叶斯钧盯着她:“你这是跟我耍性子?”

成素顶了一句:“我干嘛要跟你耍性子?都说了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她用力甩开他,起身要出去,却被他再度拉回来。

叶斯钧将她按在墙上,咬牙,厉声道:“这种男人你也愿意跟?”

保温桶撞击墙壁,发出清脆的声音。

成素无所谓似的一笑:“愿意啊。你不是也给‘这种男人’做了背调说没问题吗?那他应该是你口中的‘更好的人’,不是吗?”

这事儿时渡跟她说过。

叶斯钧心底一痛:“是我失察,但——”

“没有但是。”成素语调冰冷,直视着他双眼,“谈都谈了,再说但是有什么用。”

叶斯钧捏着她手腕,看了她片刻,脸上青筋都浮起来,突然狠狠道:“早知道这样——那你还不如跟我。”

成素全身一震,手里的保温桶跌落在地。

她怔怔望着他,似是不敢相信这话出自他口。

他仿佛也意识到失态,稍稍松开她手腕,哑声说:“起码,我一定不会这么对你。”

成素胸口微酸,长睫一垂。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生气。

当初不承认喜欢她让她找更好的人是他,现在又来说不如跟他在一起。

他当她是什么?菜市场里的白菜吗?

成素看他,声音发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斯钧下颌紧绷,没应声。

成素抿唇,故意接着说,“我觉得他挺好的,对我又特别照顾,出轨可能就是一时犯错,他刚才已经跟我道歉了,也不是不能原谅……”

“小白!”他沉声。

成素弯腰,捡起地上的保温桶,嘟着嘴:“反正你别管。”

她起身走出去。

叶斯钧追上她。

成素从进了电梯开始就一直低着头,刻意不去看他,却能感受到他一直在看她,完全没有任何避讳。

成素莫名有点儿脸红,一楼一到,加快步伐往外走。

叶斯钧果然拦住她,温声:“我送你回去。”

成素:“不用,我带了司机。”

她没再看他,径直离开。

到家之后,成素立刻给宁凝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跟她稍微说了下,同她商量:“能不能再借你男朋友的名号用两天?要万一我哥问的话,麻烦你让陈嘉业撒个小慌。”

宁凝嘴上虽然说“怕被你哥再打一顿”,但也还是答应了。

晚上时渡回来,果然问她:“还没跟陈嘉业分手?”

成素含糊道:“他现在话都说不了,怎么分呀。”

时渡冷声:“少跟我耍心眼,你给我早点分手。”

成素给他气到了:“你这什么语气,当初他不是你千挑万选的吗?”

时渡一噎。

成素把他从房里往外推:“这事儿你别管,我心里有数,等他好点儿我再跟他谈。”

隔天成素一早就去王鹏的工作室上班了。

当初跟叶斯钧断联后,她没留在隋岁工作室,因为那是他介绍的工作,她不想再跟他染上一点关系,万一他又来个项目,她接还是不接?

没想到王鹏竟然力邀她加入他的工作室。

王鹏说:“我一年都来不了几趟云城,你就是我在这儿的代言人,做一做有格调有挑战的项目不是很好吗?我保证不告诉老叶,他的活儿也绝不会到你这儿,你甚至可以当成自己的工作室来做。”

成素犹豫几天,就同意了。

这个工作总体还是挺轻松的,单子不多,都是大单,她还有空帮王鹏处理点儿别的地方的项目。

下班时,明亮的天色忽然变暗,也隐约刮起了风,像是要下雨。

成素怕万一下雨堵车,连忙往外走。

一出玻璃门,一眼看到叶斯钧。

他站在榕树垂落的阴影里,单手入袋,抬眼望着她,不知等了多久。

穿着清爽的白色t恤牛仔裤,像是刻意把自己打扮得年轻了。

他身后的大厦玻璃镜面上,一半映着一团墨色乌云,一半是灿金色的阳光。

有风吹过,像是吹过来他低沉的声音:“我来接你回家。”

成素隐约感觉到,他是真的不一样了。

没有之前紧张或者举棋不定的感觉,神色也很是坦然,那直勾勾眼神就像是在说要追她。

成素拎着包的手紧了紧,说:“司机……”

他温声打断她的话:“我让司机先回去了。”

“……”

他绕过车头,打开副驾门,声音温和却不容置疑:“上车。”

对面的大厦镜面上已经全是一团团黑色的云。

风也变大了,豆大的雨点稀稀疏疏地往下落。

叶斯钧俯身从车里拿了把透明的伞,打开,走过来,抻到她头顶。

“怎么?要人接才肯过来?”

完全是那种带着点儿宠溺的语气。

明明暴风雨将至,光线都暗下来,风也变大,成素却忽然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呼呼风声划过耳边。

榕树被吹得沙沙作响。

举在头顶的伞却分毫不动。

停顿片刻,叶斯钧才说:“成小姐,再不走的话,我可就真举不太动了。”

成素只好跟着他上车,忍不住吐槽:“alex明明说过不告诉你的。”

“还真不是他说的。”叶斯钧轻轻关上车门,看她一眼,“怎么?难道我连你的工作地点都弄不到?”

成素偏头转向车窗,没再说话了。

雨势大到连路都看不清。

叶斯钧打着双闪停在原地,温声说:“等雨小一点再走。”

成素“嗯”一声。

完全封闭的空间里,似乎隔绝了外界的声音。

只有雨水汩汩沿着车窗往下落。

叶斯钧打开音乐,把音量调到很低。

很舒缓的声音,是她之前给他的歌单里的。

成素低着头,双手指尖相对垂落在腿上,余光看到中央扶手盒中已经完全空掉的玻璃糖罐。

两人谁也没说话,就这么缓缓坐着。

很快暴雨就小了,云城夏天的雨向来这样。

叶斯钧发动车子缓缓向前。

细雨中,整座城市是一种青灰的色调。

成素没问他为什么来接她,因为她心里隐约已经有了答案。

到了家门口,成素说了句“谢谢”,准备推门下车,手腕却被他紧紧拽住。

她回头。

跟上次在医院完全不同的是,他的手缓缓游移往上,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冰凉的表带贴在她腕骨处。

成素半边手臂轻轻一颤,用力想要挣脱。

叶斯钧稍稍侧身靠近她,沉却温柔的声音:“跟他分手。”

他自然察觉到她之前说的是气话,她这么泾渭分明的人,当初跟他连暧昧都不愿意,又怎么会原谅一个出轨的人。

但又怕这是她第一次谈恋爱,万一真恋爱脑的话怎么办。

成素咬唇,手背被他握住的地方开始发烫。

她小小声:“你先放开我。”

叶斯钧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认真看着她:“跟我在一起的事可以晚点再谈,但分手的事不能拖。”

空气中传来细微的车门被锁的声音。

叶斯钧淡声:“什么时候打算分手,什么时候下车。你可以好好想想。”

成素这才发觉他原来可以这么强势。

她恼了:“难道你还能把我一直锁车里吗?”

叶斯钧靠她更紧,脸离她腮边只有两厘米不到的距离。

他很轻地笑了下,气息呵到她脸颊上,低而磁的声音:“也不是不行。”

“……”

又僵持五秒。

成素心里早就兵荒马乱了,她气息不稳,投降似的:“知道了。”’

一面往回缩手。

她脸颊微红,害羞得像一只小兔子。

叶斯钧笑一下,这才松开手,起身下车,绕到副驾给她开门。

“分完告诉我一声。”

成素不敢再看他,下车急急忙忙跑进房里。

叶斯钧含笑看着她有点慌张又害羞的背影,从车上拿出支烟咬进嘴里,翻出电话打给时渡:“你今天在家?下来一趟。”

时渡很快换衣服下楼,叶斯钧恰好抽完一支烟。

他问:“怎么了?”

叶斯钧:“上车,换个地方。”

两人去了私人的拳击馆。

对打了半小时后,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瘫在台上。

时渡吐槽:“你有毛病吧,大晚上来拳馆?”

叶斯钧这会儿才开口:“有个事儿告诉你一声——我打算追小白了。”

时渡撩起眼皮看他,倒显得没那么意外。

毕竟何猛之前添油加醋地跟他说了叶斯钧看到成素跟陈嘉业接吻后疯狂打拳受刺激的事。

而且那晚的事他也看在眼里,包括叶斯钧后来出手打陈嘉业这事儿,都深得他心。

可能是看他久久没开口,叶斯钧又说:“你要是想揍我的话,我绝不还手。”

时渡忍不住骂人:“你他妈故意的吧?老子打拳打的都全身没劲儿了你让我揍你?”

叶斯钧忍不住一笑。

时渡坐起来擦了把汗,垂眸问:“你想好了?她可不是别人。你要是对不起她,我将来可要找你拼命。”

叶斯钧也跟着坐起来:“当然。”

他哑声,“之前是我想错了。与其期待别人对她好,不如我亲自对她好。”

时渡扫他一眼:“你这两年在南城这么洁身自好,酒吧都不去,为了小白?”

叶斯钧沉默片刻,缓缓点了下头。

“也不算全是吧,我自己也想明白了,没必要作践自己。”

时渡忽然笑了下,说:“你别说,我有时候还真觉得你挺合适的。何猛他们老吐槽我妹控,殊不知我爸比我夸张多了,但是他跟你比起来,真是比不上十分之一啊。”

他拍了拍叶斯钧肩膀,“不过我提醒你一句,我爸那关可不好过。”

叶斯钧玩笑道:“刀山火海也得过啊。”

时渡“啧”一声,又说,“而且——素素好像还没要分手的意思。”

“她会的。”叶斯钧语气肯定。

周六一早,成素又早起炖鸡汤,准备给医院的陈嘉业送。

不想鸡汤刚炖好一出门,就撞见上门的叶斯钧。

他垂眸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保温桶,语气不善:“给谁送?”

“……”

成素莫名有点心虚,不敢说话。

他凉凉一笑:“陈嘉业?还没分?”

成素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气场突然就被压低了,下意识道:“我就是要去跟他谈分手的。”

叶斯钧“嗯”一声,面色稍缓,接过她手里的保温桶。

“谈分手用不着带这个。”他拎着保温桶进门,“去给我拿个碗,我有点饿了。”

“……”

他自如地走进餐厅,打开保温桶盖。

成素只好去厨房拿了个小碗和勺子给他,闷声说:“要不是你把人打骨折了我干嘛要炖汤。”

叶斯钧这时才想起来,陈家一直没报警,甚至连医药费都没讨要。

她该不会是说了情。

他神色愈发柔和:“这事儿是我冲动了,但我不后悔。他要是报警让他报就是,你不用替受委屈。”

成素小声:“我才没。”

叶斯钧轻笑一下,开始喝保温桶里的鸡汤:“很久没喝过你煲的汤了。”

“……”

成素很别扭地说,“你还很久没见我了呢。”

“的确。”他抬头看她,温声,“挺想你的。”

成素给他这么直白的话弄得心尖一颤,不敢再看他。

喝完汤,叶斯钧低头看一眼手表,像是故意在她眼前晃了晃:“走吧,时间不早了,送你去医院分手。”

成素:“……”

哪有这样的,简直就是在逼她分手。

她有点无语,但也只能点头。

毕竟名义上的分手还是需要的。

叶斯钧把她送到医院病房楼下,说:“我在这儿等你。”

成素松了口气。

还真怕他会跟着上去,毕竟有些话不方便当着他说。

成素跑上楼,陈父陈母也在,她还是给两位老人道了个歉,说自己朋友太冲动,不该打人。

陈父陈母叹气惋惜,把空间让给她。

陈嘉业精神状态好了很多,还打趣问她:“怎么样?你们在一起没?”

成素说哪儿那么快。

陈嘉业一脸愉悦,宁凝最近跑上跑下,倒是终于被陈父陈母认可了。

两人聊了会儿天,成素友好地伸出手:“那我们合作就暂时结束啦。”

陈嘉业看她:“你们可得好好在一起啊,否则这顿揍我不是白挨了。”

“我还没决定呢。”成素小声说。

陈嘉业一笑,倒也没戳穿她小女生的心思。

这个分手和平又愉快。

成素下楼出门,叶斯钧就站在出口不远处的蔷薇花旁。

背影瘦而挺拔,长长的影子落在地上。

他今天特意穿了白衬衫和西裤,有一种很英朗的感觉,像是有些焦躁,不时低头看一眼手表。

一回头看到她,立刻走过来:“说个分手说了四十分钟?”

“……”

这人怎么一脸嫌她慢的表情。

成素理直气壮:“那是有很多事要说嘛。”

叶斯钧蹙眉:“比如?”

成素随口胡诌:“比如礼物怎么处理。”

叶斯钧不想听她跟他的过往细节,直接换了话题:“先上车吧,今天挺晒的。”

坐进车里,叶斯钧打开空调,侧头看她一眼:“都说清楚了?”

成素有点紧张地“嗯”一声,伸手去系安全带。

然后就听见叶斯钧温而磁的声音,尾音还透着点愉悦:“那能去约会了?”

成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5 23:49:50~2021-09-06 20:2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雨落笙歌 30瓶;是小哦呀 9瓶;癫癫 4瓶;天竺葵、星空坠入深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