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34

叶斯钧吻下来的一瞬间, 成素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终于亲到他了。

但她从来不知道接吻是这样的。

他的唇很软,又像是带着很细微的电流, 一点点从她唇上慢慢地碾过, 像是沿着神经末梢放大到全身每一处。

成素脑袋一片空白, 但却充斥着无边的、细小的愉悦, 仿佛每个脑细胞都在缓缓起舞。

气息交缠在一起。

她能闻到他身上汗水的味道,伴随着一点缓缓的松脂香尾调,迷人得厉害。

她闭上双眼, 不由自主地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他左手撑着地面,右手插进她发间一侧,慢慢地、一寸寸地摩挲着她头皮。

感官仿佛随着动作被放大了数倍。

叶斯钧浑身都像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原来跟喜欢人的接吻, 都是一件这样欲罢不能的事。

本来只想浅尝辄止, 但一旦触碰到她,他就像完全忍不住似的,只想再多亲她一会儿。

她很配合地稍稍仰头,动作有点笨拙地应和他,明显没什么经验, 但偶尔含住他下唇的时候,却能让他头皮发麻。

再她又一次这样做的时候, 叶斯钧终于忍不住,将舌尖探了进去。

唇舌相触。

一刹那电光火石。

成素全身一震, 脊背忍不住微微弓起, 脸也开始发烫,忍不住睁开双眼。

叶斯钧还闭着眼,很认真地吻她。

她能看到他细长浓密的睫毛,轻轻扇动, 像蝴蝶的腿。

似是察觉到她睁眼,叶斯钧插在她发间的手缓缓移到她额头,又移下来盖住她双眼。

他没说话,或者说来不及说话,用动作告诉她:闭眼。

成素再度闭上双眼。

柔软的舌尖一点点扫过她上颚,缠上她的,像是两枝水里的蔓藤缠绕在一起。

暗河流过,枝叶都在沙沙颤抖,摇动着身体。

虽然偶尔某些动作还是能看出他的急切,比如他低低的喘息,摸她头发的感觉,但他真的是温柔、小心翼翼到了极点。

像是生怕某个动作唐突了她,或者让她不舒服。

成素莫名其妙想起他说的那句“碰你一下都觉得是亵渎”。

仿佛察觉到她走神,他很轻地咬了她下唇一下,似是惩罚。

成素于是报复似的,也轻咬他一下。

他低声一笑,再度加深这个吻。

成素不知道他们亲了多久,但最后她是真的喘不过气,身上也起了一层黏腻的汗水,伸手去推他。

叶斯钧意犹未尽似的,在她唇间印了个吻,方才放开她。

她一张脸都红透了。

从脖子一路红到耳根,眼神也含羞带怯,惹人怜爱。

他不觉抬手,轻轻去抚摸她的脸颊。

成素轻轻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凝视着他。

叶斯钧低声:“再这么看我可又要亲你了。”

成素稍稍别开脸。

感受到他指腹轻轻在她脸颊一侧缓缓摩挲到她唇角,粗糙又性感。

她不觉一瑟。

叶斯钧手挪到她小辫子上,稍稍替她顺了顺上头的珍珠流苏,算是宣告这个吻结束。

暧昧的氛围还笼罩着二人。

叶斯钧把头埋在她颈边一侧,低声问:“喜欢吗?”

成素唇角扬起,很小声地“嗯”了声。

叶斯钧带着点儿玩笑的语气:“那是喜欢他亲你,还是喜欢我亲你?”

她愣住,很快反应过来叶斯钧口中的“他”指的是陈嘉业,倏地一笑。

叶斯钧捏着她下巴,偏还装得很认真:“问你话。”

他语气虽然稍沉,动作却十分温柔。

成素忍不住笑起来,没应声。

他“啧”一声,像真恼了,“不答是不是?”

成素笑得厉害:“那你是不是傻,你就在我面前,难道我能说是他?”

叶斯钧语气幽沉:“当然可以,你说出来让我听听。”

成素快笑死了,抱着他脖子:“只喜欢你亲。”

他像是终于满意,将她拎起来:“去洗澡换衣服,带你去吃东西。”

吃完饭是晚上九点,天色已经全暗下来。

叶斯钧把车停在汶水桥边,问她要不要下去走走。

成素说:“我逛了一天街,又打了一下午拳,累了。”

叶斯钧含笑看她:“一下午拳?”

成素怪罪地打他一下。

叶斯钧没说什么,把车窗慢慢摇下来:“那就这么待一会儿?”

成素点头说好。

她打了个哈欠,想起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一小罐玻璃糖盒放进中央扶手盒,笑着看了叶斯钧一眼。

他也一笑,回看她。

成素就这么俯身躺在他腿上。

他亲昵地伸手去蹭她脸颊。

亲密而美好的时光。

车里放着熟悉的音乐声。

“但我的心每分每刻仍然被他占有……”

渐渐地,叶斯钧也跟着音乐低声哼唱这首歌,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

唱到“我的牵挂”这句时,他低头看向她,眼神里的爱意像是要漫出来。

成素弯唇,看他:“你都会唱了呀?”

“嗯。听很多遍了。”他手捏着她一缕发。

从拳馆洗完澡出来,她就散着头发,没编辫子了。

现在这样也好看得要命,让他忍不住想亲。

她眼睛里像是有亮光:“听了多少遍呀?”

“记不清了。”他低头,脖子里挂的素圈戒指荡出来,“不能见你的两年就一直在听,在想你为什么喜欢听这首歌,后来终于明白了。”

歌词里都是她的心意,也都是她的牵挂。

成素顿了下,看到他小臂上那道浅浅的伤疤,不觉问:“你这两年是不是都没好好涂药啊,不然这个疤痕应该更浅才对吧,馨馨说她的疤几乎都看不到了。”

叶斯钧“嗯”一声,“不想涂。”他低声,“觉得这个疤跟你有点关系,不想让它消失,又觉得万一哪天真的忍不住想见你,凭这个疤也许能卖个惨?你心一软,也许就愿意见我了。”

“……”

他打开心扉之后倒是什么都很直白地愿意跟她说了。

成素挺开心的,又问他:“我去故宫看雪的那天,你也去了?”

叶斯钧轻声:“你都知道了。”

成素脑补了一下他一个人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场景,眼眶有点酸:“那你那天看到我了?”

叶斯钧点头:“看到了,还拍了照,可惜只有背影。”

成素扬起下巴尖:“那我要看。”

叶斯钧笑一下:“我找找。”

他拿出手机,就这么当着她面一张张翻。

他手机相册真是不能再无聊,一眼望去都是工作的屏幕截图或者推广海报,只有最上头十几章人物照,格外好找。

最上头那张就是她,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呢绒外套,白色帽子,跟许馨馨一起站在路边。

肃穆的天气,她们二人背影显得格外娇弱。

看照片的角度,他当时应该是在她们斜后方不远处。

再往后翻,是许馨馨给她在故宫拍的照片,还有两人的合影。

原来他都保存下来了。

成素内心触动,再往后翻,发现后头几张都是她的照片,而且都是许馨馨发在朋友圈里的——大部分都是她陪许馨馨吃饭逛街时拍的。

原来这两年,他都是在别人的朋友圈里窥见她的动态。

成素不知道为什么眼眶一酸,拉着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

叶斯钧摸一摸她的脸,像是安抚。

成素忍住喉咙的涩意,说:“我们明天去游乐园吧。”

叶斯钧:“又想去了?”

成素点点头:“反正要约很多次会的话,游乐园总是要去的吧。”

叶斯钧不觉微笑:“有道理。”

成素把他拍的那张故宫照片用微信传给自己,把手机还给叶斯钧。

叶斯钧笑说:“还好当时出去玩加了你朋友微信,不然这两年可能就真没你一点儿消息了,你就真那么狠心,不仅把钱还给我,连微信都删了?”

“不删你的话,怕会总想着你。”成素不满,“再说你那么狡猾,不都让你毫不费力加回来了吗。”

叶斯钧一笑,默认她话里的指证。

他又说,“加倒是加回来了,但你朋友圈是没内容呢?还是对我隐藏了?”

加回来第一件事自然就是去看她朋友圈,结果还停留在三年前她吐槽七夕没花收那天。

成素躺的有点累了,从他腿上起来:“没有,我这两年都没发朋友圈。”

叶斯钧逗她:“是真没发还是发了跟别人谈恋爱的内容不想给我看?”

成素推他一下:“你是醋坛子吗?”

叶斯钧一笑。

他三番两次提这事,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但心里好像有根刺。

成素想了想,问他:“你是不是有点介意我跟别人谈恋爱这个事啊?”

“没介意。”叶斯钧淡声,“的确是有点醋过了,我控制一下。”

他就是挺嫉妒那个人的。

控制不住似的。

就算是知道她谈恋爱,跟当面见她跟别人亲吻震撼程度也是完全不同的。

“其实……”成素犹豫片刻,“其实我跟他——”

“行了,细节就不用说了。”叶斯钧发动车子,“不早了,送你回去。”

他是真不想听关于她跟那个人的一分一毫。

他情绪不大高的模样,但也没刻意挂脸。

成素凑近了问他:“你确定不听?”

叶斯钧认真看她:“以后不提他了,我检讨。”

成素“喔”一声,“那可是你自己不要听的。”

叶斯钧一笑,下巴尖指了指糖罐:“给我颗糖。”

成素拧开糖罐,拿出一颗递到他唇边。

他缓缓张开嘴,她大拇指和食指捏着糖,喂进他口中,触碰到他柔软的唇。

想起很久以前,同样的画面,她喂他时,他还特意腾出一只手来接。

成素不觉问他还记不记得。

叶斯钧:“记得。”

成素这下立刻有话说了,半开玩笑半生气似的:“我第一次在酒吧见你的时候,喂你喝酒的那个女人是谁呀?怎么人家喂你酒你就喝,我喂你糖你就还要跟我保持距离呢?”

叶斯钧一怔,随即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件事,求饶的眼神看着她。

“我错了,求成小姐高抬贵手。”

成素笑起来,又问他:“那你——就是我们认识以后,你有过别的女人吗?”

叶斯钧淡声:“没。”

成素:“你想都不用想的吗?你确定?”

叶斯钧看她一眼,说:“记不记得我妈忌日那天我跟何猛喝酒时恰好碰到你?”

“记得。”

“你跟我说——如果我喝完能觉得开心一点儿,你一定不会拦我,那之后我就忽然明白了,这些事其实都不会让我开心,从那以后,我肯定是没别人了。那之前……”

他笑一下,很确定地说,“也没有,因为我受伤了,伤口恢复期间禁止饮酒,没去过酒吧。”

说完,他认真看着她:“有时候真觉得,因为我前半辈子太苦了,你是不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没发现自己对你的心意前,我就很喜欢跟你待在一起,觉得很放松。”

这倒是真的,成素当时也能感觉到他喜欢跟她在一起待着,没反驳他。

叶斯钧低低一笑:“所以这么说起来,我说对你一见钟情,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成素:“你能不能要点脸。”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叶斯钧俯身,在她脸颊落下一个吻。

“这算要脸吗?”

“……”

成素脸红:“小心给我哥看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跟叶斯钧亲太久的缘故,成素回到家时有些心虚,像迈着猫步似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时渡正在客厅百无聊赖地看电视,手里捏着手机上下翻,瞥她一眼:“回来了?”

成素“嗯”一声。

时渡半眯了眼睛看她:“你头发——我记得你早上出门的时候,是编了辫子出去的?”

“……”

成素莫名慌张:“对,但是我们下午去拳馆打拳了,打完拳出了一身汗,就在拳馆洗了个澡,真的没什么。”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个挺正常的事,被她说的好像有什么事儿似的。

时渡上下打量她一眼:“我又没说什么。”

他招手,“你过来。”

成素坐过去,还有点紧张:“干嘛呀哥?”

时渡问:“玩得挺开心?”

成素弯唇笑起来:“嗯。”

她表情愉悦中带着几分娇羞,是以前跟陈嘉业出去时从未有过的。

总算是有个谈恋爱的样子了。

时渡揉了揉她脑袋:“开心就好,有叶二看着你,哥也就放心了,那我明天就去找顾温了。”

成素巴不得他走,省得他整体没事儿老盘问她:“好呀,赶紧把顾温姐娶回来,这都多久你还没搞定,行不行呀?”

时渡脸一黑。

成素小跑上楼,按耐住激动的心情,给许馨馨汇报总结了一下她跟叶斯钧最近的关系。

许馨馨激动三连问——

“他对你表白了?”

“你们在一起了??”

“你们竟然已经亲过了???”

她激动得嗷嗷直叫,恨不能立刻飞到成素身边。

成素把事情大概跟她讲了讲,还有点害羞:“反正就是这样。”

许馨馨惊呆了:“妈呀,他真的可以让你坐在他身上做俯卧撑吗?这也太厉害了吧。”

话题很快又到了聊“初吻”的环节。

许馨馨都跟景川同居了,尺度自然比她大不少,直接问:“他吻技好不好呀?”

成素小声说:“应该挺好的吧?就超温柔的。”

而且她也没人可以对比啊。

许馨馨:“啊啊啊!想看现场!”

成素:“……”

两人又聊了会儿天,成素又说起叶斯钧给她买旗袍的事,有点担心:“我身材不好穿起来会不会不好看啊。”

许馨馨:“你还好吧,起码屁股很翘,胸是不算大但也不错了。”

成素:“……谢谢,很安慰了。”

电话这时响了,是叶斯钧打过来的,她跟许馨馨说了下就挂断微信,接起电话。

叶斯钧温和的声音传来:“我到家了,洗漱一下准备睡了,明天一早去接你?”

“好呀。”成素抱着枕边他的杂志,又听他问,“刚在做什么?怎么打微信语音通话中。”

成素:“我给馨馨打了个电话,说了下我俩的事。”

叶斯钧语气里透着愉悦:“嗯,她说什么?”

她说想看现场……

这话自然不可能告诉他。

“也没说什么。”成素换了话题,“我哥明天要去找顾温姐了。”

“嗯。”叶斯钧明显对这话题完全不感兴趣,又扯回去,“你跟她说我亲你的事了?”

成素一惊:“你怎么知道?”

“她刚给我发微信说——好像你觉得我的吻技不太好。”

成素:“……我哪有。”

她一想,觉得许馨馨不可能跟他说这种话,立刻反应过来:“你又骗我——”

“这怎么叫骗?逗逗你。”叶斯钧愉悦低沉的声音,“那你说,我的吻技好不好?”

成素都快羞死了,留下一句“我不跟你说了”挂断电话。

成素的噩梦被闹铃声打断。

她睁开眼按掉闹钟,有几分茫然地看了眼天花板,隐约回忆起那个模糊的梦。

她站在镜子前试旗袍,叶斯钧过来看了眼说胸这么平,要不算了别穿了。

“……”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爬起来洗漱,无端又想起来第一次在酒吧看到叶斯钧时身边人的议论,他好像喜欢性感的那款。

谈恋爱是不是都会患得患失,成素就因为这个不大高兴,直到叶斯钧上门,她情绪都还不太高,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

觉得自己简直不可理喻,但又有点儿控制不住。

叶斯钧坐她旁边,摸一摸她头发:“这是怎么了?不高兴?”

成素垂眸,没说话。

叶斯钧揽住她肩膀,温声:“我做错什么了吗?”

好像也不是他的错。

成素闷声问:“你是不是喜欢那种——就是身材特别好的女生。”

叶斯钧一笑:“你这什么问题?”

他稍稍俯身,在她耳边说,“我就喜欢你。”

成素一下子就开心了,弯唇看他。

叶斯钧揽着她往沙发上一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成素小心翼翼地说:“你昨天不是给我买了旗袍吗,我怕我身材不好,万一穿上你不喜欢。”

叶斯钧挑眉,打量她一眼:“谁说你身材不好?”

他那个眼神……

成素脸开始发热:“我、我自己觉得……”

她说不下去。

叶斯钧很低地笑了声:“小白,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而且——我觉得你身材挺好的,该有的都有了。”

“……”

什么叫该有的都有了。

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成素慌忙推开他:“我去化妆然后准备出门。”

她快步跑上楼。

叶斯钧一笑,慢慢地跟了上去。

成素坐在屋里化妆镜前,微微笑起来。

他说她什么样子他都喜欢呢,那她就不用担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了。

身后传来他的脚步声。

他敲了两下门:“能进来吗?”

成素调整了下表情:“进来吧。”

叶斯钧推开门,半倚在门口,看成素化妆,一脸闲散的模样。

他随口问:“你哥已经走了?”

成素正往脸上打粉底,说:“一早就走了。”

叶斯钧点头,转头看到门口书架上摆的那只糖白玉蝉和碧玉树叶,唇角不觉微勾。

时渡之前跟他说,成素把他送的东西都收了起来,放在杂物间里,现在看着是又放出来了。

他视线移到床上,看到床头搁着他之前送的小兔子玩偶,毯子松松散散地落在床上,靠床边的角落里似乎有杂志一角露出来。

他起身走过去。

成素刚把粉底拍完,刚反应过来想去收杂志,却被他抢了先。

他把杂志拿在手上举高:“还藏啊?我看都看到了。”

成素咬唇,顿了下又坐回去,面无表情地继续化妆。

算了,无非也就是让他得意一下。

叶斯钧随手打开杂志,惯性直接让杂志翻到他个人采访那一篇,这一页折痕最重,一看就是她常看。

他拿起杂志,看着她说:“这就是你追的那个塌房的爱豆?”

成素:“……”

她想起当年两人对话,鬼使神差地来了句,“不是,是那种杂志。”

叶斯钧看了眼杂志封面自己的脸。

成素:“……”

叶斯钧笑一下,扔掉杂志走到她面前,含笑问:“那,你还满意么?”

“……”

成素口红差点涂歪了,红着脸说:“你闭嘴!”

简直后悔,她刚才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叶斯钧轻轻一笑,起身来到她身后,声音温和:“我开玩笑的。”

成素这才没那么羞了。

他看着镜子里的她,俯身,很轻地叹了口气,将她整个人环住,哑声喊她:“小白,谢谢你,这么喜欢我。”

成素伸手握住他环在她脖子前的手:“不客气呀,你不是也很喜欢我嘛。”

“嗯,很喜欢。”他气息落在她后颈上,温热的。

成素的手稍稍攥紧,呼吸都慢了。

叶斯钧松开她,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轻轻捧起她的脸,看了她好一会儿,低声说:“怎么这么好看?”

他漆黑的双眸含情脉脉,尾音像刻意压着,有点沙。

成素微咬下唇,想起以前他也老这么夸她,但以前他声音是温润清澈的,逗她的意味更明显,但现在——

分明是带着一点情欲。

她低掩的眉睫轻轻颤了颤。

他俯身,大拇指指腹覆在她嫣红的唇上,温柔的声音:“好看到我忍不住想亲。”

他稍一低头,轻轻含住她唇珠。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有小可爱要去学校了,今天早点更~

我努力码字,争取下周加更!

感谢在2021-09-10 23:49:21~2021-09-12 10:30: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可爱烊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泡芙蛋卷儿yo 33瓶;可爱烊烊 10瓶;h_l 6瓶;沈淮不是淮 4瓶;js 2瓶;因为不易所以不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