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34

房间里弥漫着幽微的醉人香气。

叶斯钧分不清是她口红的香味, 还是长发间的,又或者还有她本身的味道。

又香又软。

他一亲上去就有点控制不住,将她整个人拉起来, 扣在怀里亲。

成素腿都有点软了, 呼吸也是混乱的, 手覆在他坚硬的胸膛肌肉上, 轻轻闭起眼。

唇珠那块儿又痒又麻,被柔软的舌尖轻轻扫过,不觉浑身轻颤。

明明觉得应该离开, 却不受控似的往他身上贴。

他宽大的手掌插进她发间,慢慢地摩挲着,甚至能受到指腹间的粗糙。

另外一只手扣在她后腰上, 帮她站稳。

成素睁开眼, 看他。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他也掀起眼皮,对上她的视线。

他稍稍停了一瞬,唇贴在她唇上没动,然而, 就这么直勾勾看着她,继续慢慢地亲她。

要命了。

好喜欢跟他接吻啊。

这时的他温柔又性感。

压抑的呼吸声, 眼里分明像是起了火,荷尔蒙爆棚, 却又克制的很明显。

成素有一瞬间甚至觉得, 他会不会忍不住直接把她扔床上。

她一双眼睛清澈干净得要命,又灵动大胆,看他的眼神就像第一次见他时那样。

他当时怎么说的来着——“我是那种会祸害小姑娘的人吗?”

会啊,现在是真的想了。

想祸害她。

让她只属于他。

他亲了她好一会儿, 终于缓缓放手,头贴在她颈窝边,轻轻地喘息。

成素脸颊发烫,看了眼镜子,埋怨地说:“我粉底都给你蹭掉了。”

他发出一声低哑的笑:“嗯,怪我。”

光线从窗户一侧落进来。

叶斯钧终于缓缓起身。

他衬衫都有些乱了,脖子里挂的素圈戒指激烈地荡着,像是砸到锁骨,发出一声很闷的、几不可闻的声音。

他眼眸深深看着她,稍稍理了下身上的衬衫,又轻轻揉了揉她脑袋,低声说:“我去楼下等你好了,不然……”

不然什么,他不说她也知道。

她轻轻“嗯”了声。

磨蹭了快一个小时,成素才缓缓走下楼。

叶斯钧这时面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痕迹,头发也像重新打理过,挺衣冠楚楚的模样。

成素不敢直视他,还有点害羞地说:“走吧。”

叶斯钧一笑,很自然地牵着她往外走。

已经挺晚了,两人直接吃了午饭往游乐园去。

刚进去没多久,成素就拉着叶斯钧说:“我们好像都没拍过合影,今天多拍几张好不好?”

叶斯钧看她:“没拍过吗?我怎么记得在巴厘岛拍过。”

他这还记得。

成素:“那不算,又不是单独合照。”

叶斯钧一笑:“也是。”

周末游乐园人不少,到处都是拥挤的人流。

叶斯钧一直很小心地护着她,怕她被人撞到。

因为刚吃完饭,太剧烈的项目玩不了,叶斯钧先带她去了鬼屋。

成素拉着他在鬼屋门前拍了好几张照,然后有点害怕地问:“要进去吗?”

叶斯钧温声:“你要是怕就不进去,玩你喜欢的。”

然后成素就看到一个大约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扯着自己爸爸的胳膊往里拽,嘴里嚷着:“我要抓小鬼。”

成素:“……”

叶斯钧:“没事儿,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不怕正常,不用跟她比。”

这叫什么话。

这么小的小孩子都敢进去,她也不能太怂吧。

成素鼓起勇气:“二哥你陪我的话,我应该可以的。”

叶斯钧一笑:“你进去抓紧我就行,就是有点儿黑,有些奇怪的声音,偶尔冒出个工作人员,别的没什么。”

成素点头,抱住他胳膊。

叶斯钧揽着她肩膀往里走。

屋里一片漆黑,安安静静的,还能听见刚进去的小女孩软软地叫爸爸的声音。

成素有点紧张,但还是给自己打气:“好像还行。”

话音刚落,鬼屋里就响起了渗人的笑声,像尖锐冰冷的女鬼笑回荡。

成素下意识抱紧叶斯钧胳膊。

她靠得太近,胸前的柔软也不自觉贴上来,叶斯钧呼吸一滞,低声说:“别怕。”

这时身后忽地响起脚步声和哈哈大笑声。

一个怪物似的声音诡异地说:“我来追你了——”

这时传来前方小女孩嚎啕大哭的声音:“爸爸,我怕——哇哇哇哇——”

成素心里一紧:“要跑吗?”

叶斯钧很淡定:“应该不用,你想跑也可以。”

这时脚步声更近了,还传来阴森的铃铛声。

成素汗毛竖起,怕得厉害,腿开始发软,喊叶斯钧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二哥……”

叶斯钧摸到她手心的冷汗:“这么怕?”

成素闭眼点头——早知道不该进来的。

叶斯钧察觉到她在颤抖,想了下,说:“那我们尽快出去。”

他双手抱着她腰,“你上来,我抱着你。”

成素后背起了一层冷汗,点头说好。

他稍一用力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成素下意识地用脚盘住他的腰,紧闭双眼。

他手掌覆在她后脑,温声:“别怕。”

因为害怕而发冷的身体被温暖包裹,成素靠在他怀里,渐渐没那么紧张。

他步伐稳而快,很快就抱着她出了鬼屋。

炙热的阳光落在后背上,成素长舒一口气,终于敢睁开双眼。

看到刚才的小女孩脸都哭花了,一抽一抽的,显然已经吓坏了。

就……挺可怜的。

叶斯钧拍了拍她肩膀:“没事吧?”

成素摇头:“没事,我的胆子跟小孩子比还是大一点的。”

她笑起来,觉得在他怀里安全感爆棚,简直都不想下去了。

她抱紧他脖子,撒娇似的:“要不你就这么抱着我走吧,好不好?”

叶斯钧呼吸一顿。

成素察觉到他轻微的异样和身体的紧绷,突然意识到——她上半身几乎完全跟他贴上了。

她瞬间脸红,小声说:“你先放我下来。”

叶斯钧稍稍弯腰,松手,将她放在地面。

游乐园情侣挺多,大家倒是见怪不怪,瞟了两眼就挪开视线。

成素尴尬不已,两只手去抓衬衫衣角。

叶斯钧也沉默片刻,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又过了几秒,他才问:“热不热?去买两瓶水?”

成素:“好。”

他恢复如常,牵着她往卖水的摊位走,一面想起什么似的说:“旗袍应该下周日送到,到时候过来试试?顺便我们可以一起做个饭看个电影。”

成素刚镇定下来,听见他说旗袍,又有点紧张:“嗯。”

他靠近她几分:“不用担心,身材很棒。”

成素:“……”

突然想起来他之前说过,对她动心应该是晚上陪她骑摩托车那天,那晚……她抱了他。

她突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把他手一甩,愤然道:“你——老色批。”

叶斯钧:“……”

身后突然传来何猛的狂笑。

成素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何猛牵着冯宛站在他们身后。

何猛一脸八卦的表情:“哟,叶哥你对人做什么了?人说你老色批?我说你可悠着点儿,别把人吓跑了。”

叶斯钧淡淡看他一眼。

成素脸红得跟粉色棉花糖似的,小声说:“我开玩笑的。”

何猛一脸懂了的表情:“谁还不是过来人呢?”

叶斯钧淡声:“闭嘴。”

何猛“啧”一声,“我偏不,人素素搭理你了你又拽起来了是吧,忘了前阵子你天天不要命疯了似的打拳是谁把你劝住的?”

成素微微一怔:“什么打拳?”

何猛嘴快,噼里啪啦一股脑儿全说了:“素素啊,你不知道他可是手都肿了,主要还是你跟人当众接吻,被刺激到了。”

冯宛拉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没再继续说下去。

成素低头去看叶斯钧手背。

小麦色肌肤,很平的手骨,没什么异常。

她想起他打陈嘉业那天去医院,他的手也是包扎过的,当时她以为是他打陈嘉业受的伤,但原来——在那之前她就受伤了。

她睫毛低垂,心里有些发酸。

叶斯钧牵着她手:“别听他瞎说,哪儿那么严重。”他扫了眼何猛,“你还不赶紧走?”

何猛一脸“我可是为了替你助攻”的表情,拉着冯宛走了。

叶斯钧没搭理他。

他抬手揉了揉成素的脑袋:“真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成素喉咙发涩:“其实我跟他没……”

“好了。”叶斯钧将她抱进怀里,柔声说,“都过去了,以后只有我们,好不好?”

成素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又玩了几个项目,傍晚的时候,叶斯钧带她坐上摩天轮。

夕阳的余晖笼罩在西边的半个天空。

云朵是橙黄色,渐渐变淡。

渐渐升高,可以看到远处郊区的山峦,上头隐隐飘着一层雾气。

成素靠在叶斯钧怀里,轻声说:“好想就这样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呀。”

叶斯钧轻轻一震。

分明是很重的承诺,但从她嘴里这样日常、轻飘飘地说出来,却丝毫没有不慎重的感觉,而是一种好像两人已经认识了很多年的寻常之感。

他慢慢将手指跟她的缠在一起:“会的,我保证。”

成素很愉快地弯唇笑起来:“嗯。”

叶斯钧松开她,抬手解掉脖子上的链子,递到她面前。

成素顿了下。

叶斯钧似是有些紧张,很慢地说:“之前就在想要不要给你,又怕你觉得太快了。但你今天既然说一辈子想跟我在一起,我就把这个给你当信物,好不好?”

银色的链子上反射着淡淡的白色光芒。

戒指周围一圈都有磨损折旧的痕迹。

成素当然知道这个戒指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把他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了她。

摩天轮升到最高点。

远处的晚霞正是最盛的时候,就像一朵盛开的粉色烟花,层层铺在天边。

成素眼里泛着泪光,点头:“好啊。”

叶斯钧站到她背后,温柔地拨开她的小辫子,亲手把链子给她戴上。

玻璃里映着二人的身影。

他从背后轻轻地环住她,吻了吻她头发,哑声说:“我爱你,小白。”

成素微笑,回身注视着他,眼泪却不由自主地落下来:“我也爱你。”

他低头吻掉她眼泪,轻轻捧起她的脸,在她唇上印下一个吻。

摩天轮缓缓下落。

成素倚在他怀里,想起来她第一次去他家时,他脖子里戴着这个戒指的场景。

她当时无端有些吃醋,旁敲侧击地问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他说没有,还跟她解释戒指是他妈妈留给他的。

后来她才知道,连何猛跟他那么熟的人,都不知道这枚戒指的来历,他却轻而易举地、毫无防备的告诉她。

很多事情仿佛一开始就有了端倪。

从刚认识她的那一刻,他似乎就无端对她格外包容和亲近。

渐渐地,这种包容和亲近就变成了无法控制的喜欢。

距离那时候,已经三年多了啊。

她当时绝不会想到,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会亲手把这枚戒指送给她。

成素在他怀里仰头看他:“缘分好奇妙啊,二哥。”

叶斯钧也低笑道:“是啊,救你的时候绝对想不到,你有一天会是我女朋友。”

出了游乐园,叶斯钧给何猛打电话说一起吃饭,四人去了附近的云南火锅店。

成素跟冯宛也算熟人了,坐一起互相分享彼此今天拍的照片。

何猛忍不住跟叶斯钧感慨:“你俩真在一起了啊,这么快的吗?”

冯宛翻着照片笑说:“这不亲都亲了,好甜呀。”

何猛:“卧槽,给我看看。”

其实就一张成素亲他脸的照片,是在摩天轮里时两人情不自禁拍的。

何猛拿着照片看了眼:“你别说,我还真没见过叶哥这样儿,这春风得意的,跟十五六情窦初开的少女似的。”

叶斯钧淡声:“初恋么,正常。”

何猛忍不住了:“卧槽,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成素咬唇,也觉得他挺不要脸的,不过又想了想,他这么算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因为他从来没喜欢过别人。

她弯唇笑了笑,看叶斯钧一眼。

叶斯钧低眉,在她耳边说:“真的。”

何猛又叫起来:“卧槽,这不是叶哥的戒指吗?也给素素了?”

叶斯钧:“嗯。”

何猛:“你们这速度挺快啊,我是不是得准备份子钱了?”

成素脸一红。

叶斯钧笑一声:“倒也没这么快,小白她爸还不知道呢。”他想了想,“一两年吧。”说完又转头看成素,温声问,“行不行?”

成素害羞推他一下:“你先别说这个了。”

叶斯钧简直都有点得意忘形了。

何猛“啧”一声,“时渡知道了?没说什么?”

叶斯钧:“没,他挺支持的。”

何猛看完照片,把手机换回去,忍不住吐槽:“我跟你们说,我早就看出这禽兽对素素不一般,但他就tm不认,还一本正经地说把人当妹妹。怎么着?现在是跟你妹谈恋爱了是吗?太不要脸了。”

成素点头表示同意:“是挺不要脸的。”

何猛乐了:“怎么说?”

成素直说:“追我的时候还说要跟我搞骨科。”

何猛:“卧槽,简直人渣!”

叶斯钧笑了一声,声音透着愉悦:“你别说,把她搁别人手里,我还真不放心。”

他又握住成素手腕,含笑看她,“谁是你男朋友,嗯?怎么帮着外人欺负我?”

成素脸又红了。

何猛转了转眼珠,突然有些期待地说:“素素,怎么说你也叫我一声哥,那……”他转向叶斯钧,又怂又欠地说,“你是不是也得喊我一句哥?”

叶斯钧瞥他一眼。

成素眨了眨眼,说:“那你是不是也得叫我声嫂子?”

何猛:“……?”

叶斯钧笑得肩膀微微发颤:“有道理。”

这一晚上叶斯钧替成素倒水夹菜,简直照顾的无微不至。

偏他行为动作自然得厉害,并无半分刻意炫耀的意思,像是全部发自内心,引得何猛啧啧称奇,说从没见过他这样。

回家路上,成素从后视镜里看到挂在脖子里的戒指,弯唇一笑,忍不住伸手去摸。

叶斯钧含笑看她一眼,说:“明天下班接你吃饭?”

成素这才想起来明天是周一,不能像周末这么黏在一起。

有点可惜。

她很快点头:“好啊。”又看向叶斯钧,“你要是忙的话就不用了,总不能天天见面。”

“怎么不能。”叶斯钧声音温润,又微沉,很好听,“我尽量。”

成素心里甜甜的,又有些诧异:“你不是很忙吗?”

叶斯钧说云城这边已经进入正轨,许多事情不需要亲自抓,所以他时间挺充裕,只有个别月份比较忙。

成素了然:“所以你以前说忙,都是打发别人的借口是不是?”她不太高兴地说,“差点忘了,你也这么打发过我。”

叶斯钧蹙眉思考了片刻:“我确定从没这么对你。”

“怎么没有?”成素立刻来劲了,“就之前你突然疏远我,从南城回来我喊你吃饭你都不来,说要加班。”

叶斯钧看她一眼,认真说:“那两天三期工程验收,的确在加班。”

他稍顿,接着说,“而且也没刻意疏远你,只是觉得之前距离是不是有点过,稍微收了点,谁知道你——”

他没往下说,只是轻轻笑了下,“那阵子我满脑子都是你了,我甚至梦到跟你——”

他顿住。

成素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什么?”

他抿唇:“以后告诉你。”

“又是以后。”成素小声,“你上次说以后再告诉她的事就很……”

她说不出口,“这次不会也很……”

叶斯钧深深看她一眼,眼神里像是起了火。

他低笑一声:“你挺机灵啊。”

成素立刻不敢说话了。

车里只有舒缓的音乐声。

又过了一会儿,成素不知道怎么想起来,犹犹豫豫地问他:“那,你说从骑摩托车那晚开始喜欢我,是因为……那你要是载的别人,会不会也……”

她脸颊是一种很嫩的浅粉色,分明害羞得要命,表情却又有点纠结。

叶斯钧想了下,踩下刹车,打着双闪把车停在路边。

他握住她的手,缓缓道:“我从没载过别人,更别提那么晚带别人遛弯,而且——我喜欢你自然不止是因为这个。”

不止是。

成素简直佩服他无比精准的用词。

又听见他说,“只是因为这个,我开始把你当女人了。”

成素微微低下头,很轻地“喔”一声。

叶斯钧揉一揉她脑袋:“还有什么问题,我都回答你。”

“暂时没什么了。”成素心底知道他喜欢她自然不是那么肤浅的原因,却还是没忍住问出口,这会儿自己都觉得被降智了,说,“我这个问题是不是显得特别蠢啊?”

叶斯钧含笑说:“好像有一点儿,不过我很喜欢,还可以再蠢一点儿。”

成素:“什么意思?”

叶斯钧:“那不就证明,你彻底被我迷倒了。”

成素:“……什么呀。”

到了家门口,叶斯钧又抱着她亲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成素算是体会到了如胶似漆的感觉。

叶斯钧每晚都来见她,两人基本就是一起吃顿饭,散散步,聊聊天,抱着亲一亲,再送她回家。

不见面的时候微信几乎就没停过,尤其是晚上回去,两人还要打很长的电话,都不知道为什么能有那么多话要说,有时候明明就很困了,但就是舍不得挂。

时渡有时候给她打电话都打不进来,再去给叶斯钧打,也是占线,他于是忍不住吐槽“你俩至于么”,叶斯钧笑说他嫉妒。

终于到了周六,叶斯钧一早便把成素接过来,两人先去附近超市买菜。

走到买菜的地方看到胡萝卜,叶斯钧脚步稍稍一顿。

成素察觉到他异常,微笑说:“可以买两个呀,对眼睛好。”

她要去挑时被叶斯钧轻轻扯住手腕。

他表情带着几分歉疚:“以后不吃什么都告诉我好不好?”

成素安抚似的摸一摸他的脸:“好啊,不过真没什么的,你能别一脸我好像为你吃了毒药的表情吗?”

叶斯钧被她逗笑,把她拉进怀里,轻声:“别为了我委屈自己。”

成素点点头。

隔壁恰好有个奶奶带着孙女儿买菜,小女孩眼睛水汪汪的,跟洋娃娃似的,一脸懵懂,目不转睛地睁大眼睛看着成素。

成素给她这天真无辜的眼神看得不好意思,忙推开叶斯钧。

“小孩子面前注意点儿。”

叶斯钧看了眼小女孩:“别说,挺可爱的。”

成素笑着点头。

然后就感觉到叶斯钧靠过来,气息落在她耳畔,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将来你也给我生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个蠢货吗?又算错时间了,算的是这周末加更不是中秋,泪t t

感谢在2021-09-12 10:30:20~2021-09-13 11:52: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癫癫、h_l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