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37章 第 37 章

第37章 第 37 章


37

成素是被窗外的雨声吵醒的。

云城十月份的雨最缠绵, 淅淅沥沥不停巧在玻璃上,带着冷意。

她缓缓睁眼,抱着毯子看头上陌生的天花板几秒, 想起来这是在叶斯钧的卧室。

昨晚不知道是几点睡着的, 隐约记得他抱她进来, 帮她盖毯子关灯, 还亲了亲她额头。

成素弯唇一笑,爬起来看了眼手机,已经十点了。

会不会有点不像话, 她连忙下床走出去,叶斯钧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她出来, 便含笑问:“醒了?”

成素很不好意思地走过去蹭到他怀里:“我起太晚了, 你怎么不喊我呀。”

“这有什么,又没外人。”叶斯钧揉她脑袋,“你先去洗漱,我去厨房简单弄点吃的。”

成素洗漱完出来,门铃恰好响起。

她看了眼在厨房忙碌的叶斯钧, 咬唇走过去,先从猫眼往外看了眼, 看到是章乐才打开门。

章乐见到她时表情没有任何异样,显然早知道她在这儿。

他手里拿着两个白色纸袋:“这是叶总吩咐我去取的衣服。”

他走进来, 将东西靠墙放下, “那我就不打扰您和叶总了。”

成素有点脸红地点点头。

没多久叶斯钧做了三明治端出来,喊她吃饭。

成素坐过去,尽量平静地说:“旗袍到了。”

叶斯钧笑一下:“那等会儿吃完饭后穿给我看?”

成素没应声。

吃完饭,趁叶斯钧洗碗时, 成素翻开手机,才看到许馨馨给她发来的微信。

一条是早上八点发过来的。

【馨馨:昨晚感受怎么样?[坏笑jpg]】

一条是十分钟前发过来的。

【馨馨:都快十二点了还没起,他折腾你这么久吗?[牛逼jpg]】

成素无语片刻,理直气壮地回复过去。

【小白:不要用你色情的想法来想他好吗?他没碰我,没有!】

【馨馨:……?】

【馨馨:那你有什么可自豪的?】

【成素:……】

【馨馨:他真没碰你啊,那他是真的挺喜欢你的呀,这都能忍住。】

成素没再回她,拎着衣服回到主卧,将旗袍摊开放在床上。

他订了两件旗袍给她,一件是那天在店里看到的暗红色,另外一件是她平常经常穿的水蓝色,都是真丝旗袍,摸起来就很舒服。

成素犹豫试哪件。

叶斯钧推门进来,含笑从背后抱住她:“先试试红色,好不好?”

成素点头,想了想,说:“那我还要化个妆,可能会久一点。”

他既然想看,她就要让他看到她最完美的样子。

叶斯钧呼吸洒在她颈边:“好啊,多久我都等你。”

门被关上。

叶斯钧坐在客厅沙发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耐心地等。

大约过了一小时,门开了。

他抬眸望去。

成素穿着暗红色的真丝旗袍,光着脚站在卧室木地板上,含羞带怯地看了他一眼。

旗袍裁剪得宜,腰线处贴合完美,勾勒出她细腰的线条。

叶斯钧眼神一暗,起身,哑声:“走过来我看看。”

成素慢慢走过来。

雨早停了,光线从落地窗一侧照过来,打在她身上,像是镀了一层亮光。

她柔软的栗色长发垂落至腰间,视线下移,是她若隐若现的大腿和骨感好看的脚踝。

化了淡妆,睫毛根部勾勒出一条极细的浅棕色眼线,豆沙色的唇,一种雾质美感。

叶斯钧呼吸慢了几分,伸手轻轻放在她肩上,低声:“转过来我看看。”

成素垂睫,乖顺地转身。

她后背薄,能隐约看到肩胛骨凸起的痕迹,腰线处微微下凹,臀部微翘,勾人得厉害。

叶斯钧伸手缓缓拨开她颈间的长发,吻了吻她侧脸颊,另外一只手绕在前头勾住她腰,声音几分喑哑:“谁说你身材不好?”

成素低头看了眼。

就……还行吧。

不知道是旗袍裁剪的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比穿别的衣服显胸大。

叶斯钧回错了意,低头看她:“脚冷?怎么不穿鞋子。”

一面伸手将她横抱起来。

她自然地搂住他脖子,小声说:“那个拖鞋配这个旗袍也太奇怪了,我就没穿。”

叶斯钧含笑抱着她坐到沙发上,把她放自己腿上,看了眼她性感的脚腕,说:“嗯,是我忘了,应该再给你买几双高跟鞋。”

他好像没这么抱过她,坐在他腿上有一种格外的亲密感,能感受到他大腿有力的肌肉撑着她整个人。

她伏在他肩头,感觉他脖子处的动脉一下下跳动着,速度逐渐加快。

喉结的轮廓也清晰分明,成素忍不住伸手去摸。

她指尖微凉,覆上来的一瞬叶斯钧便轻轻一颤,却也没动。

她指腹贴着他喉结的边界缓缓上移,来到他颌骨处,再往上,摸到他脸颊一侧。

有将出未出的小胡茬,摸上去有细微的扎手感。

她笑一下,往他怀里蹭了蹭:“我摸到你小胡子了哎,好棒。”

叶斯钧用气音发出很低的笑,像是觉得她可爱,“嗯”一声,“今早没来得及刮还。”

成素抬眸看他,眼里像亮着光:“我喜欢你这样子。”

就像她第一次去他家时,他也是这样,胡子刮了一半走出来迎她,从开一开始就好像完全没把她当外人。

叶斯钧整颗心柔软下来。

他深深看她一会儿,忍不住朝她唇吻下去。

很淡的香味儿,微甜,形容不出具体的味道。

成素后背给他一直胳膊牢牢抱着,迎合上去,她也想亲他。

她比前两天熟练多了,舌尖都敢主动伸进来去缠他的,双手也从他后颈往上,十指慢慢地插进他发间,轻轻抓他头发。

——很明显都是跟他学的。

叶斯钧一笑,唇稍稍离开三分:“我是不是得教你别的了?”

成素看他,没说话。

他再度俯身吻她,唇却慢慢往另外一侧脸颊轻轻移动,在她耳边停住,含住她耳垂。

成素只觉得像是有一只蚂蚁在肌肤表面上爬,从耳垂一路往下慢慢地爬到她脖子,沿途留下一道很轻微的水痕。

她有些难耐,叶斯钧已经将她整个人放在沙发上,伸手去解她脖子上的盘扣。

扣子挺紧,他解了好几秒。

成素心都颤栗起来,给他压着,没多久就撑不住,低声说:“这沙发有点硬。”

当初是想,家里有不少毯子,他在红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有靠枕和垫子就好,完全没想过还有这个功能。

垫子中间的缝隙硌得她难受。

叶斯钧解开一颗盘扣,将她抱进卧室。

他眼眸深深,动作轻柔地将她放在床上,俯身去亲她脖子。

脖子上银色链子松散地挂着,缓缓下移。

成素轻闭着眼,手搁在他肩上,轻轻抓他睡衣。

他再度伸手,去解她第二颗锁骨上的盘扣。

脖子轻轻一凉,空气灌进来。

成素心跳快得厉害,垂眸闭眼,抓他肩膀的手稍稍用力。

温热的呼吸都落在脖子上,像有细小的水分子贴着肌肤跳跃,酥酥麻麻的感觉。

然后,像不够似的,他很轻地咬她一口。

成素脊背微微颤栗了下,下意识去看窗外。

窗帘是完全敞开的,虽然是高层,但也有种很不安全的感觉。

她正在想要不要把窗帘拉上时,叶斯钧缓缓停下,抱了她一会儿,然后起身。

成素跟着坐起来,还能感受到颈间的凉意。

她垂头,慢慢地重新把旗袍的盘扣系好,系的时候还不太敢看他。

叶斯钧倒是神色平静,手指轻轻触碰了下她的唇。

成素很不满似的:“我口红都给你亲掉了。”

叶斯钧低低一笑:“买那么多口红给你,亲掉一次怎么了?”

“……”

成素默了片刻,决定直接换话题:“你买的的确也有点太多了,我都涂不完会浪费的,我能送几支给馨馨吗?你不介意吧?”

叶斯钧点头:“随你。”

成素“嗯”一声,这时看到床头柜上放的玻璃糖罐,不知是他什么时候拿进来的。

她抿唇,问他:“我以前送给你的糖罐,你都扔掉了吗?”

怕他觉得她是在质问,她补上一句,“我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

叶斯钧眉眼柔和:“有别的意思也没事,小白,你随时都可以质问我任何事。”

他笑一下,“幸好我有远见,没舍得扔。”

他下巴尖指了指床头柜方向:“在第一个抽屉里。”

成素弯唇,一颗心被满足和甜蜜包裹,弯腰打开抽屉。

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最前头。

她数了数,一共八个。

叶斯钧轻轻握着她手:“南城还有几个。”

成素愉悦地说:“那我要拍个照。”

她把空瓶一个个拿出来摆在书桌上,拿到最后一个玻璃瓶时,不觉稍稍一顿。

不是空的。

瓶底横躺着一颗淡粉色的糖果,表面颜色都已经有些黯淡,甚至能看出连软糖本身都开始发硬。

成素微笑起来:“怎么,最后一颗糖你没舍得吃吗?还是怕吃了之后没人给你买……”

她顿住。

瓶盖上刻着一片随风拂动的树叶,刻痕已经几乎被磨平。

这是当初她亲手一笔一笔刻上去的。

树叶的旁边,还刻着一串很小的英文名字,my snowhite。

成素咬唇,抬眸看他。

“是那颗糖是不是?”

是让她许愿的最后一颗糖。

叶斯钧显然听懂了,点了下头。

成素思绪回到很久以前——请求他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的那天。

明明有阳光,但天气却很冷。

他面无表情,很平静地说“好”,吞下了整颗糖。

她喉咙发涩,问:“你那天……我明明看到你把糖吃掉了的。”

她忽地想起来,以往每次他吃糖时的动作,都是散漫的,随手将糖抛到空中再扔进嘴里,从来不是像那天那样。

她明白过来,“你故意的,用手挡住糖,让我以为你吃掉了,是不是?”

叶斯钧凝视着她,点头:“我本来以为,你是想用这颗糖跟我在一起,没想到——截然相反。”

他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特别不想吃这颗糖,就……”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当时根本就不想离开她。

可是偏偏被她逼着离开。

成素突然觉得好难过,泪水往外涌。

叶斯钧过来抱她:“别哭,乖。”

情绪上来,有点不受控制。

成素趴在他肩膀缓了会儿,才说:“那你当时干嘛还答应我?活该你自己难过。”

叶斯钧附在她耳边,哄她:“嗯,我就应该干脆拒绝,说不,成小姐,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成素忍不住笑了。

叶斯钧低声:“我要真这么说了,大约这会儿我们孩子都有了。”

“也不会吧,不才两年。”成素脸一红,“你干嘛老说孩子。”

窗外的阳光落进来,在地板上亮起一块儿光斑。

叶斯钧沉而磁的声音:“因为真这么想过。”

他慢条斯理地摸着她柔软的长发,“见不到你的这两年,总能梦到你。梦到跟你在巷子里散步,梦到给你编辫子,梦到——”

他手指跟她的交缠,“梦到结婚,新娘是你,还梦到你给我生了个女儿。有时候也会梦到吵架,梦到去逛超市,你把买给我的糖扔了,说以后再也不理我……”

他平静地讲述着,“却在醒来后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点一支烟抽,抽到一般想起来你不喜欢闻烟味儿,又莫名其妙地掐了。”

成素有些被震撼到了。

她一直以为是她喜欢他比较多,从来不知道他爱的这么隐忍。

他继续道,“特别想你的时候,就拿出保存的你的照片看一眼,还想过万一哪天忍不住,就带着这颗糖去找你,说反正我没吃,是不是可以不算数。”

成素回抱着他胳膊,清脆的声音:“那你怎么没来?”

叶斯钧语调无波无澜:“嗯,你谈恋爱了。”

成素一僵。

“没怪你的意思,我也没资格,毕竟当初是我没想明白。”似是察觉到她情绪,叶斯钧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

“其实本来,去年过年的时候想过来一趟顺便送你个生日礼物的,刚好听到你哥说陈嘉业要上门,我就没来。”

成素觉得他有点双标,不满道:“那为什么何猛过生日你来了?”

叶斯钧笑一下:“那不调整了几个月的心情,终于稳定了,也想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他以前说过听到她恋爱时的消息有难过,但她没想到对他影响会这么大。

她闷声说:“我还以为,这两年你早把我忘了。”

叶斯钧亲一亲她头发:“怎么会。”

距离和时间像是将他的思念都延长。

“说起来也奇怪,再见到你的时候,对你丝毫没有一点生疏感,就好像横在我们中间这两年的时间不存在似的。”

成素也有同感。

她仰头看他。

叶斯钧跟她对视,说:“你那天晚上看我的眼神,还跟当年一模一样。所以我觉得,你对我大约还是有感情的。”

他感觉倒是没错,但成素想逗逗他,于是说:“但是,我当时有男朋友啊。”

叶斯钧眉骨一沉,“嗯”一声,说,“那又怎么样?喜欢这种事是控制不了也藏不住的。要不是当时你说他对你好,我——”

成素伸手搂着他脖子:“你什么?”

她一脸期待的小表情。

他不觉莞尔,自然满足她,笑说:“我就把你抢过来。”

成素知道他大约只是想一想,根本不会做这种不着调的事,但还是为他哄她这个回答感到开心。

她缠着他:“还有什么,我还要听。”

叶斯钧:“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值得说的——”

这么坐着腰是空的,有点累。

叶斯钧把她抱到窗前的藤条地毯上,拿了枕头过来,两人躺着说话。

乌云又浮了上来,很快刮起风,又下起雨。

成素枕在叶斯钧肩上,听着他舒缓的声音。

“还有——那天我在南城的办公室开会,卡里突然收到一笔转账。一开始没在意,还以为是哪儿的分红到了,然后过年想着给你发个红包,没想到你把我删掉了。我当时——”

他声音里有种失落感,仿佛根本不想回忆。

成素往他怀里蹭了蹭。

他当时,正在桌上吃饭。

那天是正月初一,叶家的亲戚都上门拜访,客厅里很是热闹。

他一颗心很沉,又空落落的,心不在焉地应付亲戚两句,听到亲戚夸他这两年有长进,事业做得好了,也收心了。

叶国文笑说要人给他介绍女朋友。

亲戚立刻说还真有个合适的。

他“啪”地一声摔了筷子,直接离席。

叶斯钧虽然向来对叶国文有怨怼,但公开场合从来没忤逆过他,更何况是这样甩脸色。

叶国文登时便沉了脸,骂他没规矩。

他也没理,开车绕着南城转了一圈,最后去了南边儿那家铜火锅店。

老板亲自接待他,说不久前“他妹妹”中奖的事他安排的特别妥帖,肯定没被察觉到吧?

叶斯钧自嘲一笑:“我不知道。”

他哑声,“她把我删了。”

老板自然猜到几分原因,不敢再说话。

他一个人吃完火锅,开车去景山前街,停在她之前站在街边的地方很久,忽然才意识到,他好像是真的要失去她了。

她给了他半年的时间,他都没回去找她。

所以现在,她彻底放弃他了。

叶斯钧说到这儿时,声线都是颤抖的。

原来那个时候,是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一起难过。

成素慢慢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以后会永远在你身边的。”

她眼睛清澈,像有流动的光溢出来。

叶斯钧侧头,忍不住亲她脸颊一下:“你真是——”

成素眨一眨眼:“什么呀?”

叶斯钧轻笑一下,伸出一只手跟她的交缠在一起,低声说:“想娶你。”

她不知道,每次她情不自禁跟他说“喜欢你”“永远在你身边”这种话的时候,他都会有这种冲动。

好上头呀。

成素几乎很难维持理智了,明明觉得太快,说这种“永远”的话显得不太负责任,但她就是忍不住说了。

但是他……也跟她一样失去理智了吗?

成素抿唇,侧身,一条胳膊撑着脑袋,看着他说:“我们都还没怎么相处呢,万一以后吵架怎么办呀?”

叶斯钧对上她目光:“我让着你。”

他爱怜地揉了揉她脑袋,“不过你这么懂事,怎么会跟我吵架?”

成素忍不住微微笑起来,重新扑到他怀里。

她身体柔软得像棉花,叶斯钧喜欢死她现在腻在他怀里的样子,伸手环住她。

她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我还没拍照片呢。”

她想起身,又给叶斯钧拽回来:“再抱一会儿。”

窗外渐渐黑了。

成素好容易从他怀里跑出来,把几个空的糖罐摆了个心型。

叶斯钧也跟着站起来,看她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很满意地点头,然后看着他说:“我想发朋友圈可以吗?”

他笑:“当然可以。”

两人都没有出镜秀恩爱的习惯,但成素不介意暗戳戳地秀一下。

于是发了张朋友圈。

【素素:[糖jpg]】

够低调了吧。

一刷新,叶斯钧先点了个赞给她。

好久没发过朋友圈,很快就有不少人点赞。

吃完饭坐在沙发上再看时,发现何猛不久前给她留言。

【还是你猛哥猛:这是叶哥的桌子!!!】

【还是你猛哥猛:你这么晚还在我叶哥家!!!】

【还是你猛哥猛:绝对的,我看到玻璃瓶上反射的他的脸了!!!】

【还是你猛哥猛:我的天,我是福尔摩斯·猛。】

“……”

“有吗?”成素连忙把朋友圈图片放大,仔细寻找。

叶斯钧把她搂在怀里,低头看一眼:“什么有吗?”

成素欲哭无泪:“还真有啊。”

她只给他看,“你的脸。”

靠左边的一个玻璃罐上,映着叶斯钧的脸,非常小的一块儿地方,而且玻璃罐上他的脸都扭曲了,也不知道何猛是怎么认出来的。

叶斯钧浑不在意道:“有就有,他们早晚要知道的。”

成素有点紧张:“不是啦,现在都八点了,我要是还在你家的话我哥可能——”

话还没说话,手机就震了起来。

成素一看屏幕,果然是时渡打来电话。

她吓得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

“……”

她一脸紧张:“怎么办呀,我哥要是问我昨晚住哪儿我要不要撒谎呀?我最不会撒谎了。”

叶斯钧揉一揉她脑袋:“怎么不会,你之前骗我说不喜欢我了不是很厉害?”

成素推他:“你还欺负我!我都快急死了。”

叶斯钧笑一下,把她重新抱在腿上:“急什么,这不有我。”

他伸手去接她手机。

成素实在不知道眼下这个情况跟时渡说什么,干脆硬着头皮把手机递过去。

不管了!

让他们两个脸皮厚的人去聊天吧!

电话接通,时渡声音传过来:“你在哪儿?”

叶斯钧:“是我。”

时渡停顿几秒:“怎么是你?”

叶斯钧平静道:“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跟小白的事,有什么冲我来。”

作者有话要说:  那颗糖二哥没吃!没想到叭 :)

感谢在2021-09-14 11:34:17~2021-09-15 11:46: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金媛 9瓶;不看小说难受╯﹏╰ 3瓶;js、h_l 2瓶;癫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