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39

楼里开着空调, 凉爽的空气扑面而来。

周遭都是淡定的“叶总好”。

随着“叮”地一声,终于进了电梯。

成素跟猫似的蜷缩在他怀里抗议:“你这样我真的没脸见人了。”

好歹在这儿工作过,很多都认识。

叶斯钧亲一亲她额头:“抱你去车里。”

成素这才敢抬头, 发现他按的是b1停车场,松了口气。

叶斯钧把她抱进车里, 吩咐章乐把医药箱拿下来。

停车场里光线太暗, 叶斯钧把车开出去,找了个光线充足的路边停车位,给她清理伤口。

成素斜坐在副驾上,他弯腰握住她脚腕,将她受伤的腿搭在他膝盖上。

半干的伤口跟牛仔裤破烂的线头黏在一起,褐色的血迹洇在上头。

叶斯钧低头,手里拿着一把小剪刀,一点点将伤口附近的一圈牛仔裤布料剪掉, 揭起一块不太规则的正方形,中间靠右的位置沾在她皮肤上。

叶斯钧抬头看她:“忍一下。”

成素有点紧张地攥住手。

叶斯钧忽然问:“你出来你哥知道么?”

成素不知道他为什么换话题, “啊”一声, 膝盖突然传来针刺般的剧痛——那块剪掉的布被揭下来。

她腿一颤, 眼泪汪汪, 大口嘟着嘴吹气。

叶斯钧俯身吻了吻她膝盖外侧:“没事, 乖。”

温暖的唇落在她肌肤上,成素就这么被安抚。

他拿出棉棒, 沾着碘伏一点点帮她把伤口清理干净,指腹上的粗糙擦过她小腿一侧,有点酥麻感,像镇痛似的。

光束从他一侧车窗落进来,能看到空气中漂浮的尘埃。

他睫毛长又密, 鸦羽似的垂下来,好看极了。

成素看得有几分失神,忽然听到他说:“手。”

她乖顺地伸出手。

叶斯钧换了支棉签,小心翼翼地碾过她手掌心的破皮,低沉的声音:“以后不许这么胡来,知道吗?”

成素从小被管惯了的,最会卖乖,立刻乖巧点头:“知道啦。”

叶斯钧帮她清理完伤口,把她腿重新放好,收好医药箱放后座上,才温声问她:“怎么今天跑出来了?出什么事了吗?”

成素摇头:“没,我就是好多天没你消息了,我心里慌。”

叶斯钧顿一下,把她揉进怀里。

成素小声说:“我去你那儿好不好?我不想每天被关着,他是我爸我也不能报警,我更不想跟你分开。”

叶斯钧心里隐隐作痛,却没第一时间应声。

成素就更不安了,仰头看他:“你不会又不想要我了吧?”

她说这话时眼泪都快落下来。

叶斯钧:“怎么可能?”

他吻一吻她额头,“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了,只有你不要我的份儿。我是在想——接下来怎么安排。”

成素这才“喔”一声,终于安心了。

他想了几秒,发动车子:“走吧,先带你回家。”

路过商场时,叶斯钧给成素买了个新手机。

回到家,他把成素抱进主卧让她躺着休息,像上次一样把包装替她拆掉,又从自己手机里拿出一张sim卡:“这是我南城的号,你先用着。”

成素不觉弯唇:“那要是别人给你打电话我接不接呀?”

叶斯钧含笑看她一眼:“你想接就接。”

成素看他:“那我接起来怎么说呀?”

叶斯钧一笑:“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成素“喔”一声,故意看着他笑,“那我就说我是你妹妹。”

叶斯钧:“……”

他俯身亲她脸颊一下,“那还是说女朋友比较好。”

一路上,叶斯钧的手机铃声就没停过,这会儿又响了。

他看一眼,没接。

成素抿唇:“我是不是耽误你工作了呀?”

“不会。”叶斯钧脱了鞋,随意躺上来抱着她,“没什么事,我也想你了。”

卧室里安安静静的。

只有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但这种安静又让人格外不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谁也不知道时越正发现她跑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会不会更加震怒。

成素这会儿才有些后怕,在叶斯钧怀里说:“万一我爸更生气了不许我跟你在一起怎么办,我是不是太冲动了?”

叶斯钧一笑:“也说不定就同意了呢?你这么跑来找我,我很开心,小白。”

除了开心,还有震撼。

她是如此地信任他,他怎么可以辜负。

短暂的一下午很快过去。

下午六点左右,叶斯钧问成素饿不饿时,他手机又响了。

他看了眼屏幕:“是你哥。”

成素咬唇。

叶斯钧接起来:“嗯,她在我这儿,对,新家。”

简短的几个字电话就被挂掉。

成素坐起来,不安地等待着。

大约四十分钟时渡便带着时越正上门。

叶斯钧开门,时越正怒气冲冲走进来:“你可以啊,连我的女儿都敢拐?这笔账我以后再跟你算,素素呢?我要带她回去。”

成素别着一股劲儿,从卧室里跑出来,说:“我不回去!是我自己跑出来的,跟他没关系。”

时越正走近她几步,冷声:“你疯了?跟这种人在一起?”

成素含泪看他:“他怎么了?他比你们好多了。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他替我打架,我不开心的时候他陪我散步,我过生日的时候他替我安排惊喜,我回国这么久,你们整天都不在家,才陪了我几天?”

这些事她从没说过,时越正不觉一怔。

大颗眼泪从成素脸上落下来。

她抽噎了下,接着说:“反正他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你同不同意我都要跟他在一起,你要是逼我回去的话——”

她咬唇,看到茶几上的水果刀,倏地拿起来,指着自己手腕,眼里露出几分决绝。

时越正立刻慌了:“素素!你先把刀放下。”

时渡也被震住:“素素,别乱来。”

成素执拗道:“我不要。”

叶斯钧眉骨一沉,往前走了两步,沉声:“把刀给我。”

他表情阴郁,明显是生气了。

成素有点心虚。

叶斯钧厉声:“给我!”

成素咬唇,看他几秒,还是听话地把水果刀递给他。

叶斯钧沉着脸接过,手握住用力一折,“崩”地一声,软软的刀片折成两段,其中一段掉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咣咣的声音,摇摇摆摆地转到角落里,最终不动。

成素吓了一跳,忙走过去抓住他手腕,声音里又带了几分哭腔:“二哥。”

叶斯钧摊开手掌给她看——没什么伤口。

他握住她的手,面无表情回头道:“叔叔,请你和时渡在客厅稍微坐一下。”

他拉着成素进了主卧,把她拎到床上,踢上门,就那么看她。

成素知道他生气了,怯生生道:“我——我就是吓唬我爸的,我没想着……”

她伸手去摇他胳膊,“真的。”

叶斯钧微闭了双眼,再睁开时面色已平静几分,语气仍旧微沉:“以后不许做这种伤害自己的事,为了我也不行,听到没?”

成素很轻地“嗯”了声,小声,“你别凶我嘛,我害怕。”

一脸委委屈屈的表情,眼里像是有泪光。

她一撒娇就让人不忍心。

叶斯钧心一软,抬手把她抱进怀里。

他轻轻揉了揉她脑袋,说:“我去跟你爸谈谈,让时渡进来陪你,好不好?”

成素抱着他腰,犹豫了会儿:“嗯,他要是再欺负你的话,你也别客气。”

叶斯钧柔声一笑:“知道了。”

客厅里只剩时越正和叶斯钧二人。

像是无尽的沉默。

时越正坐在沙发上,一脸倦意。

等了片刻,叶斯钧终于开口:“叔叔,我对小白是真心的。”

时越正从来的路上就在搜叶斯钧这些年的八卦新闻,越看越上火,差点把手机砸了。

此时听他这么说,不觉冷笑一声。

叶斯钧慢慢道:“您对我已经有先入为主的偏见,我说的话您不信也正常,但我对小白的关心都是真的,您也看在眼里的。”

时越正神色稍缓。

这话他无法反驳,起码酒吧里救了成素,后来为成素把路家直接弄倒,不久前又替成素教训了出轨的陈嘉业,对了,好像成素生日也是他一手策划的。

叶斯钧接着说:“我以前的事的确百口莫辩,但如果您愿意找人查的话,我自从认识了小白之后就没乱来过了。”

他喉咙发干,“您疼爱小白,对我有顾虑我也能理解,我不求您现在就同意我们在一起,只求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可以用行动证明我的真心。”

他起身,视线低垂看着时越正,忽然跪了下来。

“我求您。”

时渡进卧室就狠狠戳了成素脑袋一下:“你长本事了是吧?”

成素拽着他胳膊撒娇,态度很好:“我错了。”

时渡用力揉她脑袋一把:“再有下次敲你。”

成素弯唇,可怜兮兮的:“那还不是爸太过分了。”

她看了眼门口,忍不住走过去,想听外头在聊什么。

什么都听不到。

她不安分地来回踱步一会儿,忍不住悄悄去开门。

时渡:“喂。”

成素冲他比个手指:“嘘——”

她动作很轻、很缓,一点点拧开门把手,屏住呼吸,悄悄打开一条门缝,僵在原地。

叶斯钧背对着她,跪在沙发前的茶几一侧,微垂着头。

一个卑微到近乎屈辱的姿势。

但他脊背依旧挺的很直,不是刻意为之,是长年累月运动后刻在骨子里的一种习惯。

客厅的光束透过门缝射进来。

这灯明明是她亲手挑的,柔和的很,她此刻却觉得格外刺眼,眼泪不知不觉就落下来。

时渡看她神色不对,走过来低声:“这是怎么……”

显然他也被震住,剩余的话都被堵在了嗓子眼。

成素忍不住推门跑出去,拖着叶斯钧胳膊:“你干嘛呀,你先起来——”

叶斯钧冲她温温一笑,示意自己没事:“怎么出来了?先进去。”

成素咬唇,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我不想看见你这样,你别这样,我……”

她胸口堵得说不出话,看向时越正,眼神里带了乞求,“爸——”

时越正终于开口:“好了,你先起来吧。”

叶斯钧拍了拍成素的手背,却没要起身的意思:“那您——”

时越正深深吸了口气:“你让我考虑一下。”

这已经比之前预想的情况好了很多,叶斯钧于是起身:“谢谢叔叔。”

时越正冷哼一声,看着成素:“能跟我回去了?”

成素嘟着嘴。

叶斯钧轻轻捏一下她手腕,低声说:“我送你回去。”

成素这才“喔”一声。

下楼后,一行人分了两辆车。

成素睫毛还湿着,缠着叶斯钧不肯松手,时越正无奈叹一口气,只能任由她上了叶斯钧的车。

车子发动后,时越正侧头看了眼叶斯钧的车窗,成素正在叶斯钧怀里,肩膀一颤一颤的,像是在哭,叶斯钧就一下下拍着她脊背。

他叹了一声,对眼前的情况有些意外。

于是问时渡:“你老实说,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按成素跟陈嘉业分手的时间来算,他们交往充其量不过几个月,怎么两个人就能到了这么难舍难分的地步?

时渡垂眸,说:“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是——两个人两年前应该就互相有好感了。”

他把知道的事细细跟时越正讲了。

两人第一次见面叶斯钧救了成素,成素上门谢他时他又送了小玩意儿,后来成素去南城面试丢了手机,叶斯钧去接的人,隋岁工作室的工作也是叶斯钧费心安排的。

重点是成素过生日,那场烟花灯光秀是他安排的,而且不止一场,还把他们拉到郊外烤全羊,又放了场实打实的烟花,一晚上撒出去几百万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因为成素喜欢。

时渡:“当然那时我还亲口问过他是不是喜欢素素,他说绝对没有,只把素素当他妹妹。”

时越正算是明白过来:“你不是说那钱是你花的吗?”

时渡轻咳一声:“我当时没敢说,想着把钱还他也一样,但他退回来了,说让我多送他几套衣服也一样。”

“再后来,有天晚上我回去看到素素在哭,问她怎么了,她说他跟叶二表白被拒绝了。

“我也不是替叶二说话,这事儿后来我问过他,他倒不是不喜欢素素,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才没答应。

“前两年他都没怎么在我们眼前出现过,因为素素想忘掉他,不想再跟他见面,他就照做了。

“再往后,素素跟陈嘉业谈了小半年恋爱了,他才又出现,结果谁也没想到陈嘉业出轨。

“叶二可能就想通了,跟我说不如他亲自对素素好,免得不知道她再碰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然后他们就……”

时越正听完,深吸一口气:“听你的意思,素素也一直没忘记过他?”

时渡点了下头:“恐怕是的。”

他补上句,“这两年我也观察过叶二,他的确没怎么乱来,连酒吧都不去,像是洗心革面了,不然我也不能同意。”

时越正也隐约听说近期叶斯钧风评好了许多,只是不知道他为这个。

他听完便陷入沉默,拿出手机又看一眼刚才搜出来的叶斯钧绯闻,图早被删掉了,只有几张快照,新闻内容是他赔某女子逛商场。

时渡看他神色不豫,凑过去看了眼,刚想说看新闻都是以前的事儿,定睛一看,道:“这不是素素吗?”

时越正一愣。

时渡笑起来:“这件大衣不是她那年从南城回来冬天穿的那件?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时越正也想起来成素是有这么件衣服,他蹙眉,滑到手机里一张叶斯钧绯闻照片上:“这是不是也是素素?”

时渡轻咳一声:“对,这条绯闻不知道谁瞎写的,当时他们俩肯定没在一起,叶二当时明明特意找人处理了新闻的,怎么还……”

时越正淡声:“这是别人发我的。”

另外一辆车里就完全是不一样的场景了。

成素像是难过得厉害,哭了五六分钟都还没停的架势。

她抽抽噎噎地说:“我也不想哭,但我就是忍不住。”

他是因为她才会受那样的委屈。

下跪对男人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尤其是他这种天之骄子,平日走到哪里不是众星捧月,但竟然为了跟她在一起下跪了。

那一刻,她甚至心底对时越正都生出一闪而逝的恨意。

就算是她爸,也不能这么欺负他。

叶斯钧知道她是心疼他。

他本来也想徐徐图之,但从成素拿起水果刀的那刻他就知道必须要快刀斩乱麻,不然她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

他拍着她单薄的脊背,不停地哄她:“这有什么,将来我们结了婚,你爸不就是我爸,我没什么不能跪的,也不委屈,不哭了,好不好?”

成素这才慢慢止住哭声。

叶斯钧捧着她的脸看了看:“眼睛都哭肿了,一会儿到家记得拿冷毛巾敷一下。”

成素也顾不上自己丑了,咬唇点点头。

叶斯钧像是知道她想法似的,亲一亲她眉梢:“还是那么好看。”

他发动车子,缓缓上路,车里舒缓的音乐响起。

“但我的心每分每刻/仍然被她占有

她似这月儿/仍然是不开口

提琴独奏独奏着/明月半倚深秋

我的牵挂/我的渴望/直至以后……”

成素平静下来,内心浮起一股平淡的开心,便忍不住不时看他一眼。

叶斯钧似是知道她在他看她,低低一笑:“你再这样,我可又忍不住亲你了。”

“总不能让你回去眼睛也是肿的,嘴也是肿的。”

“……”

成素就规矩了不到十分钟,又去看他。

“但是我就是忍不住嘛,怎么办?”

她声音干净清甜,带几分撒娇的意味。

叶斯钧看她一眼。

她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意,一双眼睛弯弯的,像清澈的溪流。

分明丝毫没有勾引的意味。

怎么就能让他这么心动。

他一脚踩了刹车,打着双闪,把车停在路边。

成素不自觉往后背座椅上一靠。

叶斯钧伸手扣住她下巴尖,眉眼里全是笑意:“想让我亲你就直说。”

她伸手去抱他,害羞得说不出话。

他低低一笑,俯身给她一个很长的深吻。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今天要爆更啦!惊不惊喜~

感谢在2021-09-16 16:01:21~2021-09-17 08:31: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s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