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40

客厅里灯亮得有些刺眼。

成素抬手摸了下唇角, 又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立刻收回,低头喝了口水掩饰。

时越正看她,语气已经温和许多:“叶二走了?”

成素“嗯”一声, “他说有点晚了,周末再过来拜访。”

时渡也上楼了, 把空间留给他们。

时越正点点头, 声音有些涩:“这些年,爸爸的确工作太忙,忽略你了。”

成素对他没什么怨言,他语气一软她立刻就内疚起来。

“我没怪你的意思,爸,我知道你跟我哥对我都很好的,我就是想说,他对我真的也很好的。”

时越正先被成素举刀那个行为吓到, 又被叶斯钧一跪震撼,又听时渡说了一路, 这会儿终于冷静下来, 冲她招手, 让她坐过来。

“那你跟爸爸好好说说, 他都是怎么对你好的?”

这事儿成素能说一晚上。

她乖巧地坐到他身边开始讲, 唇角不自觉泛着微笑,讲到一些细节, 眼里还泛着光。

“您不知道,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不是救了我吗?那个啤酒瓶碎片差点就崩我身上了,是他替我挡住了,他手臂上还留了个疤呢……”

“……”

她神采飞扬,讲了快两个小时都丝毫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时越正静静地听着, 听到最后隐约有些走神。

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她刚上高中的时候,她第一次住校,周末回来抱着他胳膊给他讲学校里的老师同学,发生的趣事,还有点委屈地说她想家。

好像很久没听过她这么说心事了。

女儿一天天长大,后来出国,他事业也越做越大,越来越忙,几乎没这样长谈的时候。

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开心,由内之外都透着一股鲜活的朝气,跟陈嘉业在一起时完全不同。

她说到口干舌燥,喝了小半杯水,终于停住:“好像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再往后,就不太适合再讲了。

时越正感慨地看着她:“嗯,之前爸爸太激动了,没认真听你好好说,是爸爸不对。但是,你也得让爸爸放心把你交到他手上才行,你们可以先谈着,但别的事就要往后缓一缓,总要一点时间。”

成素很开心地点头:“嗯,本来也不会立刻就怎么样,也才谈了三个月的样子。”

时越正拍一拍她脑袋:“还有,以后不许再给我动刀子。”

成素小声:“我知道了,他和我哥都训过我了。”

时越正想起当时的场景,不觉有些吃味:“他的话你倒是听。”

成素讪讪地笑了下。

这件事就这么尘埃落定。

成素回到卧室就忍不住给叶斯钧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叶斯钧松一口气:“那真是太好了。”

手机屏幕时间跳到零点整。

成素弯唇,“嗯”一声,走到窗边扯开一点窗帘,说,“二哥,谢谢你。”

“该我谢你才对。”叶斯钧认真道。

成素笑一下:“那我们就别互相这么客气啦。”她看到窗外的圆月,不觉问,“今晚月色好美啊,你看到了吗?还是已经躺下了。”

叶斯钧轻声:“嗯,我也看到了。”

他似乎抽了一口烟,很轻的嘴唇触碰烟蒂的声。

成素听出来:“你在抽烟啊?”

“嗯。”他直接承认了,“有点慌,怕万一……再出什么事。”

顿了顿,他补上一句,“这是第二支,抽完我就不抽了。”

成素甜甜一笑:“好呀,那我去洗澡睡觉——”

她不经意往楼下看了眼,路灯下有个黑影直直地站在那里,捏烟的动作熟悉又迷人。

手机听筒里传出叶斯钧温润的声音:“嗯,快去吧,擦一擦身体就行,小心伤口别沾到水。”

成素在原地愣了两秒,立刻往下跑。

叶斯钧没听到她说话,又问了一句:“小白?”

忽然听到远远的开门声。

他似有所感,往过走了两步,果然看到成素穿着拖鞋小跑着扑到他怀里。

他伸手一捞,抱住她,掐灭手里的烟:“看到我了?”

“嗯。”成素在他怀里抬头,“你怎么还在呀?我刚才明明看到你开车走了。”

“开到路口停下,又走回来了。”叶斯钧轻轻抚摸她长发,“不太放心,怕万一你再被关禁闭,我也能带你走。”

成素抬手勾住他脖子,想去亲他。

他往后一躲。

成素不高兴了:“你干嘛躲?”

他低声:“我嘴里全是烟味儿。”

成素嘟嘴:“你以为你身上没有吗?”

她松开他,“那也别抱了。”

她耍起小性子来有模有样的,又可爱的厉害,叶斯钧全然招架不住,含笑抬手把她捞回怀里。

“你脾气还挺大。”

“你以为。”她拽着他衬衫衣领上第二颗扣子,“你后悔了吗?”

“后悔得很。”他含笑说,“刚就不该不亲你。”

他俯身吻她。

唇舌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儿。

奇怪的是,有种分外的吸引力和性感。

成素沉沦在这种味道里,轻轻闭上双眼,热烈地回应他。

地上一双黑色影子交缠在一起。

她倒是真机灵,他那些小手段全被她学会拿来对付他,叶斯钧被她轻轻一咬,人都酥了,全身像是起了静电,毛孔都像是张开舞动起来。

他投降认输,叫了停,用一个很烂的理由:“早点回去睡,你明天还要上班。”

成素像是知道他怎么了,忍不住在他怀里笑。

他眼眸深深,揉一揉她脑袋:“赶紧上去。”

叶斯钧在周六重新带了礼物上门。

给时越正准备的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给时渡准备的是一个限量款汽车模型,还递给成素一个礼物。

成素眨了眨眼:“我也有吗?”

叶斯钧对她温温一笑:“当然,你的才最重要。”

成素脸微微一红接过来,不想让时越正和时渡看到礼物是什么,,先放到一边,又去接他手里的大衣。

进门没几秒,两人眼里就像是只有对方,关键是行为举止偏偏自然到了极点,想挑刺都没得挑。

时越正淡声道:“先进来吧。”

叶斯钧刚坐下,成素就已经倒了杯温水递过去,弯唇看他:“外面冷吧?”

“不冷。”叶斯钧接过水杯,问她,“你吃早饭了吗?”

成素有点不好意思:“我才刚起。”

叶斯钧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把手里水杯递给她:“你先喝两口暖暖胃。”

成素“喔”一声,不太好意思地看了眼时越正和时渡,还好两人都在看电视。

成素乖巧地喝了小半杯水,递给叶斯钧一个橘子:“你先随便吃点水果吧。”

叶斯钧接过,剥开一个递给时越正:“叔叔胃怎么样?能吃橘子吗?”

时越正淡淡“嗯”一声,接过来。

叶斯钧又剥了个橘子递给时渡,时渡“啧”一声,“还挺新鲜。”

叶斯钧由他去,自己则拿起桌上一个苹果,慢条斯理地用水果刀削皮。

他刀工很好,红色苹果皮长长地盘旋垂落在半空,像一件艺术品。

片刻后,他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成素。

成素嘟着嘴,但还是接过来,想了下说:“我不爱吃苹果。”

以后既然要在一起,她就得展示自己真实的喜好,不然以后得吃多少不爱吃的东西呀。

她眼神充满暗示看着桌上小橘子。

叶斯钧轻声:“你没吃早饭,空腹吃橘子不好。”

成素手里抓着苹果,不太愿意地“喔”一声。

她那点小心思,他简直一览无余,于是含笑说:“吃完午饭给你剥。”

成素弯唇笑起来:“好呀。”

吃饭时,叶斯钧提出一件事:“叔叔,我听说vj这个月会来一趟云城大学做一个小型的设计分享会,也想跟本地的服装设计师交流一下,如果邀请您的话,您会愿意出席吗?”

时越正微愣:“哪个vj?”他顿一下,“你说的不会是valentino吧?”

叶斯钧点头:“是。”

时越正震惊道:“不会吧?”

vj可是世界级服装设计大师,业内多少人仰慕,时越正去巴黎看秀的时候也不过只打了个照面,没机会交谈。

他怀疑是假消息,“他要来云城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怎么说他也是云城首屈一指的服装设计师,行业内的消息不能轻易绕过他。

叶斯钧温声:“应该还没对外公布,是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他跟vj的学生是同校校友,让我帮忙找本地有名望的设计师。”

时越正也算白手起家,在生意场上经营多年,一转念就明白过来。

vj就是来中国,云城也不会是首选,更别提去云城大学做分享会,这无非是叶斯钧转了无数个弯之后给他递的好处。

他心情不觉舒畅,但还是维持着面上平稳:“有时间自然要去。”

时渡扯唇一笑。

午饭吃完,时越正又亲手泡了壶茶,陪时越正闲聊了一下午,临走时才说明天想带成素出去玩,问他可不可以。

成素早眼巴巴看着了。

时越正点头:“去吧。”

一天的考验总算过去。

送走叶斯钧,成素回房拆开礼物。

是一对蓝色海浪耳钉,表面翻涌的弧形雕刻纹仿佛蓝色的浪花一般,最低端镶嵌着一颗浅蓝色的水滴状钻石,很是特别。

她挺多浅蓝色衣服的,他肯定发现了,所以特意挑了这个给她。

她含笑把耳钉戴上,拍了张照片给他发过去。

【好看吗?jpg】

几秒后,叶斯钧回:【好像有点奇怪?】

成素:【哪里奇怪啊?】

这不挺好看的吗?

片刻后,他发了条语音过来:“你再多发几张,让我仔细看看。”

“……”

本来以为,时越正对叶斯钧的考验怎么也要大半年时间,没想到不过三个月,他对叶斯钧就已经完全认可。

一个是vj来云城这件事,让他确信叶斯钧出了不少力,不然vj不会主动提出去他公司设计部看一看,帮他重新梳理品牌核心理念和设计风格。

另外是叶斯钧在对待成素这件事上,他的确是完全没话说。

日常点滴的细节关心,每天约会送她回家的时间必定不会超过十点,一切都按照他的要求来。

让他彻底放下心结的是偶然间亲眼目睹的一件事。

一月底南城下了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

别墅门口排水系统原先就有点问题,一直没来得及修,这次暴雨让进家门的低洼处全被淹没,足足有一尺水深。

他到家门口时恰好看到叶斯钧送成素回来。

叶斯钧先行撑着伞下车,打开后座,弯腰把成素抱出来。

雨势渐小,在空中成了斜斜的丝线。

成素两条小胳膊高高举起,给他打着伞,叶斯钧就这么抱着她,踩进水里,将她一路抱到门下。

成素低头看他裤脚,嘟着嘴说了句什么,他浑不在意地笑了下,揉她脑袋。

后来叶斯钧似是远远地看到他,再度涉水过来,跟他说:“我背您过去。”

时越正微微动容:“不用。”

就是亲儿子,也未必能做到这样。

他温声:“没关系,湿我一个人的裤腿,总比湿两个人的好。”

他替他打开后座车门,半开玩笑,“还是说,您也想像小白一样,让我抱着过去。”

时越正:“……”

叶斯钧把他背到家门口。

一进门,时越正就催他去泡个热水澡,又让时渡给他拿了身干净衣服来换。

晚上吃完饭他要走时,时越正拍着他肩膀说:“这么晚了雨又这么大,住这儿吧,家里也不是没地方。”

成素眼睛一亮。

叶斯钧含笑答应:“那我就不客气了。”

那时候开始,时越正对他态度大好,真就像亲儿子似的了。

这周六叶斯钧说要加班开一个会,不知道几点,恐怕今天不能见面。

成素便趁机自己去了趟商场,给他挑礼物。

毕竟他送了她不少礼物了,她也想送他。

路过一个首饰柜台,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白。”

成素抬头,有些惊喜:“嘉业哥?你自己吗?”

陈嘉业给她比个“嘘”声手势,“别告诉宁凝,我想给她个惊喜。”

成素眉眼弯弯:“你们要结婚了吗?”

陈嘉业含笑点头:“嗯。”

“太好啦,恭喜你们呀。”

陈嘉业接过导购递来的袋子,问:“你们呢?”

成素笑着说:“我们还没说到这个事情,不过最近挺稳定的,也许等过年就该提了。”

陈嘉业看她:“那就好,一起喝杯咖啡?”

成素:“好啊。”

两人好久没见,却互相都觉得很亲切。

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两人都各自在感情上凄凄惨惨,像浮萍似的飘在水上,勉强凑成一对为双方打掩护。

但现在,他们竟然都各自找到了心爱的人。

命运真是奇妙。

成素又想起来问他:“对了嘉业哥,你的伤应该完全痊愈了,没落下病根吧?”

“放心。”陈嘉业笑说,“我们婚礼你可一定得来。”

“当然。”成素笑容清澈,“我可是红娘,到时候我带叶斯钧一起——”

她一顿,突然想起件事,“糟了,我们的事我忘记跟他说了,我今晚回去就告诉他,让他给你当面道歉。”

陈嘉业笑笑:“没事儿,也算因祸得福。”

他为人向来温和,加上这事结果是好的,他对叶斯钧倒没什么不满。

一杯咖啡喝完,两人起身,陈嘉业说:“走吧,正好送你回去。”

成素笑说不用,跟他并肩走出去。

一抬头,看到叶斯钧迎面站在那里,神色寡淡,目光平静看了成素一眼。

成素咬唇,抱歉地看了陈嘉业一眼:“那我先走啦。”

陈嘉业觉得有点好笑,点头说:“快去吧。”

成素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小跑到叶斯钧面前:“你怎么来啦?不是说在加班吗?”

“加完了。”叶斯钧淡声,目光在陈嘉业身上平静地扫了眼,接过成素手里的东西,牵着她往外走。

他气息骇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像是吃醋的厉害。

成素不时看他一眼,他却一眼都没看她。

直到上了车,他手搭在方向盘上,问:“跟前男友聊得开心吗?”

他语调无波无澜,平静到极点。

还挺吓人的。

尽管不是真的前男友,成素还是被他这样子吓到,声音不自觉放低。

“就是偶然碰到说了两句话。”

叶斯钧低头看一眼手表:“二十八分钟,只说了两句话?”

“……”

成素愣了下,“你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到的?”

他是知道她今天在哪里逛商场,难道是早就过来了?

叶斯钧垂眸,没应声。

成素抓住他的手,微微笑了一下:“那你怎么不喊我啊。”

他长睫轻轻一挑,看她。

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我倒是想看看你能跟他聊多久。

成素忍不住笑出声来。

叶斯钧拿她没办法,轻轻捏一捏她脸:“你还敢笑。”

成素轻轻靠过来,头搭在他肩上。

叶斯钧顺手揽住她,语气温和几分:“跟前男友有什么好聊的?聊这么久。”

他自然不会觉得成素对陈嘉业还有留恋,只是这行为他看到忍不住不爽。

成素弯唇,抱着他胳膊:“二哥,我好像有件事一直忘记跟你说了。”

“嗯?”

“就是我跟陈嘉业,是假的。”

她抬眸,浅棕色的眸子里漾着浅浅的笑意,清澈又明亮。

叶斯钧顿一下,像没听懂她的话:“什么叫假的?”

他脑海里空了一瞬,有点不敢相信,“你的意思,你们没有——”

成素点点头。

叶斯钧:“怎么会?我那晚明明看到你们——”

“接吻是不是?”成素看到车前有个文件袋,拿过来横在两人脸前,“喏,就是这样。”

她凑过来,在离他唇只有三分的距离时停住。

叶斯钧深吸一口气,推开她:“你给我说清楚。”

成素把来龙去脉跟他讲了。

叶斯钧像是彻底被震撼到,盯着她看了好半天,一言不发。

成素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你还不信啊,那我给你看我们的聊天记录,我——”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我信。”

他声音都是哑的,又低低重复一遍,“我信。”

他微闭了双眼,“我该早点来找你的,小白。”

成素任由他抱着,抬手安抚似的摸一摸他脑袋:“现在也很好呢,你不用内疚,真的。就是——你可能得给人好好道个歉。”

“嗯,何止是道歉,我得送他一份大礼才行。”

他紧紧抱着她,“小白,等过了年我们就结婚吧,好不好?”

成素内心一震,但又觉得好似理所当然。

于是轻轻点头:“好啊。”

叶斯钧把她送回家,自然要留下来吃晚饭。

吃完饭,他就跟时越正提了结婚这件事。

时渡插话:“我说你这也太快了吧?你总得让我这个哥哥先结婚吧?”

时越正看他一眼,时渡顿时噤声。

时越正温声道:“你跟你家里人提过了?”

叶斯钧照实说:“还没,我想先请求您同意,我爸那边是很早就希望我结婚了。”

时越正点点头,看了眼成素。

成素立刻说:“我都听您的。”

时越正笑一下,说:“这样吧,正好你过年回去,先跟家里提一提,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跟你父亲见个面,先订婚,等办完时渡的事儿,你们再结婚。”

叶斯钧温声:“当然可以。”

成素这时才意识到,他和叶斯钧好像要突然面临异地了。

他这小半年都在云城,基本每天都跟她腻在一起,一趟南城都没回过,春节到了,他怎么也得回去。

结果实际情况比她想的还要再糟糕一点。

南城有两个项目出了点问题,叶国文打电话要他回去帮忙扫尾,所以他明天一早就要走。

成素送他出门,嘟着嘴不满道:“你怎么不早说。”

叶斯钧过去抱她:“一接到电话我就去商场找你了。”

成素有点舍不得地往他怀里钻了钻,“那南城的项目关你什么事,你不是一直管云城项目的吗?”

叶斯钧叹一口气:“没办法,叶然弄出乱子,兜不住了,要是处理不好资金链断了,云城这边都要乱。”

叶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比他大六岁。

成素似懂非懂,但也只能“喔”一声,趴在他怀里好一会儿,小声说,“那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叶斯钧揉一揉她脑袋,回身打开车门,从里头拿了罐玻璃糖递给她。

成素有点茫然。

紧接着听到他含笑说:“一天一颗,等你吃完,我就回来了。”

成素小声:“我本来也有东西要送你呢,但是——等你回来吧。”

叶斯钧挑眉:“现在不能给?”

成素很计较:“不能。你惦记着东西,说不定能早点回来。”

叶斯钧眉眼带笑:“我就是早点回来,也只能是因为惦记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