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42章 第 42 章

第42章 第 42 章


42

成素想过会上热搜, 只是完全没想到热搜词条会这么劲爆。

从火锅店里出来刚坐进车里,许馨馨就给她发来条微信,伴随截图。

【宝贝你们居然还没睡?!】

【你们交往有半年了吧?!】

截图里是热搜词条叶斯钧也许还没睡女友。

“……”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再往上还有叶斯钧承认新女友, 南城第一纨绔叶斯钧这两个词条。

成素脸一红,立刻点开微博去看怎么回事。

叶斯钧踩下油门, 看她一眼, 说:“刚章乐跟我说了,既然被拍到,我就让他承认了。”

叶氏集团云城分公司的微博账号果然发了条消息。

【谢谢大家关心,是老板私人行程,的确是女朋友,希望大家给点空间。】

成素闷闷“喔”一声,“那为什么会提到……”

睡没睡这回事。

叶斯钧没懂:“什么?”

成素:“没什么,我先看看。”

她点进那个词条, 发现是一个大v为了流量发了条关于他们的内容。

【情感观察树洞 之前哪里看到情感专家说,男女之间如果搂腰, 胯也会不自觉贴在一起, 就表明已经睡过了。叶总搂的是肩膀, 而且两人下半身明显有距离, 经鉴定应该是没睡过。如有错误, 概不负责。[图jpg]】

“……”

有点扯又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成素忍不住点开图片,放大去看。

好像是真的。

所有被拍到的图片里, 叶斯钧或者是跟她牵着手,或者手搭在她肩膀上,的确不像隔壁被曝光的一组明星情侣勾着腰,很亲密地贴在一起。

手机又震了下。

【馨馨:是真的真的还没睡吗?】

“……”

成素无语片刻,两根纤细的手指悬在屏幕上方几秒, 开始敲字。

【你觉得那个营销号说的靠谱吗?】

那头过了一会儿才回过来。

【馨馨:你别说,我刚特意去翻了我和景川拍的照片,有几张是旅游的时候别人拍的,还真是挺有道理的,他就一直勾着我的腰。】

【馨馨:不要转移话题!!!】

【馨馨:所以是真的还没睡吗?】

成素决定闭眼装死。

不到一分钟,手机又震了。

【馨馨:为什么呀!!!】

成素暂时把她消息屏蔽了。

叶斯钧转着方向盘看她一眼:“怎么了?”

成素咬唇,欲言又止,最后说:“没什么,我跟馨馨在聊天呢。”

她低头又去看微博,才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她跟叶斯钧的过往已经被扒的七七八八。

除了在云城逛家居城,在南城逛街买衣服,连最开始在酒吧相遇叶斯钧救了她这件事都有人目击。

“这么说两人认识好久了啊。”

“女生好单纯的样子,一看就是乖乖女,原来叶总喜欢这款吗?这几张照片都很宠的样子。”

“这回叶总挺认真的哎,我姐妹说这两年去酒吧都看不到他人,也零绯闻了。”

然后话题最后总会歪到——

“在一起也也好久了吧?在一起这么久还没睡?”

……

雪天路滑,又是晚上,原本二十多分钟的路程足足开了四十分钟才到家。

成素进房换睡衣的空档,叶斯钧打开微博扫一眼,也是一脸无语。

他给章乐打电话,让他把这个热搜词条撤掉,顺便把其他热搜也逐步降温。

等了片刻,成素都还没出来,叶斯钧走过去敲门。

成素这才打开门,一张白皙的小脸探出来,看他。

他温声:“出来吃点水果。”

成素“喔”一声,穿着小兔子睡衣跑出来。

叶斯钧给她剥了个小橘子递过去,观察她片刻:“那些人胡说八道你不用理,我让章乐撤掉热搜了。”

还是怕她小姑娘脸皮儿薄,会尴尬。

成素接过小橘子,有丝凉意沁在指尖上。

她鬼使神差来了句:“也不算胡说八道。”

叶斯钧撩起眼皮,看她。

成素局促地摘了瓣橘子放进嘴里,想解释:“我的意思——他们说的是真的。”

说完这句话她微闭了双眼,简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干脆闭嘴。

好在叶斯钧没顺着这个令她尴尬的话题往下说,只是又给她倒了杯热水。

“嗡”一声。

简直是她救命的稻草。

成素连忙认真打开手机,开始跟许馨馨发微信。

毕竟隔着屏幕社死总比面对面社死强。

【馨馨:你快回我呀!真的真的真的吗?】

成素硬着头皮回了个:【嗯。】

【馨馨:为什么呀?你不是都去他家住过好几次了吗?他后来都没碰你?】

成素深吸一口气:【我们分房睡的,后来我爸回来,我就没在他家住过了。】

【馨馨:那你现在不是在南城吗?也没……?】

成素:【没。】

【馨馨:牛逼啊!他这竟然都能忍得住?小白,那他是真喜欢你啊。】

成素弯唇:【那这还能有假。】

他为了跟她在一起,都给她爸下跪了好不好。

但这件事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就谁也没说。

【馨馨:你不知道当初景川这个禽兽,刚跟我在一起不到一个月就把我骗到他家……】

成素:【……】

【馨馨:当然也是我定力不够,不过你都不想do吗?看到喜欢的人都会忍不住的呀。】

成素脸颊开始发热。

她下意识看了叶斯钧一眼。

叶斯钧问一句:“跟谁聊呢?”

她小声:“馨馨。”

叶斯钧猜到她是在聊这事儿,怕她不好意思,于是说:“需要我回避?”

“不用。”成素稍微挪了挪身体,“你别偷看就行。”

叶斯钧轻笑一声:“那我随便看几份文件好了,省得你不放心。”

他翻开手机,开始看邮箱。

他一工作起来就格外认真,棱角分明的一张脸严肃又英朗,睫毛长长地低垂着,一副格外禁欲的模样,让人想亲。

成素低头,回:【我昨天看到他腹肌了,还有后背的肌肉,我人差点没了。】

【馨馨:!!!】

【馨馨:实不相瞒,我到现在还在惦记他的翘臀。】

成素:【……】

【馨馨:那你就是想do的嘛。】

成素:【……】

那这让她怎么回。

许馨馨突然发来条语音。

成素自然不敢当着叶斯钧点开语音,毕竟现在她们在聊这种禁忌话题。

她点击语音转文字。

许馨馨:卧槽!卧槽!卧槽!小白!

她突然的激动让成素人直接懵了,回过去个问号。

很快许馨馨又发过来条语音。

成素再度点击语音转文字,但她没注意,手碰到上条语音的尾巴。

“卧槽!卧槽!卧槽!小白!”

跟下一条语音几乎是无缝衔接。

许馨馨激动又夸张的尖叫声。

“他不会是不行吧?!”

成素差点把手机摔了。

连忙去点语音想点暂停,没想到又重复一遍。

“他不会是不行吧?!”

成素彻底社死。

叶斯钧正拿着手机一只手打字回邮件,指尖轻轻一顿,眉毛微微一挑,转头看她。

成素手一僵,指着手机说:“她她她,她在跟我抱怨景川。”

叶斯钧“哦”一声,语气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他扫了眼屏幕,眼眸一暗。

成素意识到什么,立刻去看屏幕。

两条语音上挂着一行字。

【馨馨:那你就是想do的嘛。】

成素微闭了双眼,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啊啊啊!

她为什么要坐在他身边讨论这种话题!

太崩溃了啊啊啊啊!

客厅里足足安静了好几秒。

叶斯钧手机震了下,打破令人尴尬的寂静。

成素有点紧张地攥着手机。

叶斯钧扫了眼屏幕,起身,平静道:“公司突然有点急事,我过去一趟。”

“喔……好。”成素松一口气。

叶斯钧抬手揉了下她脑袋,“大概一个多小时。”

成素点了下头,直到他离开十分钟,她才想起来这还在正月,而且大晚上的,公司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

她连忙打电话给他,担心地询问。

叶斯钧让她放心,说没事,只是有个紧急的合同今晚前需要他亲自审议签字,他签完字就回来。

成素放下心来,才去听许馨馨又发来的语音消息。

许馨馨:“呸呸呸,是我瞎说的,他怎么可能不行?想想也不可能,就他那身肌肉,小白你别担心。”

成素压根儿就没担心过这事好吗。

许馨馨又开始找寻别的原因:“那应该就是他比较心疼你了小白,你要是想do的话,可以勾引他一下?穿个白衬衫露个大长腿什么的,你们不是住在一个屋檐下嘛……”

她叭叭叭支了很多招。

成素懒得理她:“我去洗澡了。”

许馨馨还在挣扎:“别呀,你上次确定他喜欢你,还不是我给你支的招。”

成素洗完澡吹头发的时候,脑海里还回荡着许馨馨最后挣扎的那句话。

突然觉得也有点道理。

当初要不是她跟自己说可以适当主动,她也不会让叶斯钧帮她系围裙,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

吹干头发,成素看了眼时间,自言自语道:“要不我试一下?”

她没带白衬衫过来,于是打开叶斯钧的衣柜,挑了件白色衬衫拎在手里,犹豫片刻换上。

先看看自己这么穿行不行,要是行的话再决定要不要勾引他。

她换好后直接走出去,准备去浴室的穿衣镜前照个镜子。

门却倏地开了。

叶斯钧推门而入,一眼看到眼前场景。

小姑娘柔软的栗色长发有一缕垂在腰间,罩着他宽大的白色衬衫,长长的袖子裹住她大半手掌。

衣襟盖住大腿根,露出两条笔直而修长的腿,在灯下白得晃眼。

像是完全没料到他会这时回来,她愣在原地,就这么怔怔看着他。

叶斯钧呼吸一滞,朝她走过来。

等他到了面前,成素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地说:“我,那个——我睡衣刚才不小心被我弄脏了,我就带了一套所以我……”

她双手微微交叉挡在胸前,才意识到自己连内衣都没穿。

叶斯钧眼里像是起了火。

他低沉又哑的声音:“很好看。”

成素脸红透了,也不敢看他,只是轻声问:“事情都解决了吗?”

叶斯钧“嗯”一声,“我先洗个澡。”

他深深看她一眼,才转身进了浴室。

成素连忙小跑回卧室,把头埋进被子里。

为什么就撞上了!

现在要怎么办?

要是现在换回睡衣是不是就完全暴露了?

她在床上来回打滚纠结,给许馨馨发了条微信。

【全都怪你!!!】

许馨馨:【无辜jpg】

成素用被子完全盖住腿,想了想觉得不太行,又从衣柜里翻出叶斯钧一条黑色围巾圈在腰上,再把衬衫最上头的扣子牢牢扣好。

低头看一眼。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还好这是冬天的衬衫,料子比较厚,白色也不透。

她稳了稳心神,秉持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这种信念,走了出去,坐到沙发上,淡定喝水看电视。

她心不在焉,随便调了个时尚频道,留意着浴室的动静。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次叶斯钧洗澡的时间仿佛格外慢,很久她才听到吹风机的动静。

她呼吸渐渐紧张起来,听到开门声,她立刻装作认真看电视的模样。

叶斯钧吹干头发,穿着深黑色丝绸睡衣走出来,看她。

她表情还挺淡定,装模作样地喝了口水,看他一眼:“你洗完啦?”

叶斯钧“嗯”一声,坐到她身旁。

电视机里传出女主持聒噪的声音,但说了什么内容,她完全不知道。

耳旁全是叶斯钧的呼吸声,他动作时触碰到衣料发出的窸窣声,还有脖子上的链子撞击到皮肤的闷声。

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松脂香。

领口的两颗扣子就这么松松垮垮地敞开,衣领外翻下垂,露出小麦色的锁骨,隐约还能看到胸肌线条。

成素只看了一眼,便觉犯罪,立刻回头。

屏幕里正在介绍一款h家新出的奢侈品包,老匠人纯手工,针脚密集,设计流畅且环保云云。

叶斯钧似是漫不经心地往她身边小幅度挪动了下,问:“喜欢吗,给你买?”

他声音很轻,但突然就到了耳根子底下。

成素心尖一颤。

他离她不过十公分的距离,存在感强得厉害,仿佛呼吸间都能闻到属于他独特的气息。

成素下意识回了句“好”,反应过来又立刻说,“不用,我爸和我哥为了搭配衣服对这些新品必买的,我都随便背。”

叶斯钧“嗯”一声,腿又稍稍向她挪了半分,几乎就要跟她的膝盖触碰到。

成素垂眸,心里分明是想靠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下意识将膝盖往另外一侧稍稍弯了弯,跟他拉开点距离。

叶斯钧向后一仰,靠在沙发上,手抻长了搭在她背后的沙发背上,有一下没一下轻轻地敲。

要是平时,成素会很自然地靠过去,毕竟两人谈了半年,有亲昵的动作也很正常。

但是,她没动。

他也没动。

成素似乎能感觉到在背后的那只手慢条斯理地敲在皮质沙发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然后他仿佛是抬起了手臂——

她端坐着不动,以为他要来揽她肩膀,谁知他又慢慢坐起来,又靠近她三分。

两人中间几乎没有空隙。

成素稍微动一下就能碰到他的腿。

她不觉又往扶手那侧挪了挪。

——几乎就是贴着扶手坐了。

他从胸腔里发出一声闷笑,一只手从她背后绕过来,撑在沙发扶手上,像是从背后半环着她:“你能跑哪儿去?”

成素其实也没有要跑的意思,她就是紧张。

气氛暧昧得有些不对劲。

她光滑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轻声:“我没跑,就是有点热。”

她扯了扯领子,解开一颗扣子“可能暖气太热——”

衬衫领口对她来说太宽,她稍稍一扯,右半边肩膀便暴露在空气中。

她顿住:“……”

瓷白又骨感。

叶斯钧长睫低垂,抬手替她重新盖住。

她虽围了条围巾,但围巾不长,半截大腿都在外头,两条纤细的小腿交叠在一起不时蹭一下,颇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叶斯钧手停在她肩膀处,良久没动。

成素觉得肩骨那块儿开始滚烫,烙铁似的,忍不住喊了句:“二哥……”

“嗯。”他答应一声,手终于挪开,慢慢去拨她柔软的长发,问了个跟此刻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你平时编辫子花的时间长吗?”

成素感受着他温柔的动作,似是在她颈间带起一阵幽微的凉风。

她抿唇:“习惯了就很快。”

叶斯钧用手指替她梳了几下头发:“我替你编一个?”

他眼里似乎有什么涌动。

成素没应声。

叶斯钧拉着她去浴室镜子前。

他站在她身后,把她头发全部拨到左边一侧,从置物架上拿起一根发带——之前他送她那根,桑蚕丝烟灰色,底部缀着一串细小的珍珠流苏,缠在她头发上,低声问:“这个怎么弄?”

成素后背贴着他,心跳声逐渐加快。

她教他,先在头顶扎一缕发,把发带穿过,头发分成三股,流苏跟着其中一股,发带跟着另外两股……

叶斯钧动作生疏,一看就完全不会,但他却始终很有耐心,右手环过她脖子,就这么抱着她一点点编。

他胳膊肘很轻地搭在她肩上,手指梳子似的插入她发间,将她头发一股一股编在一起。

小麦色的手指骨节分明,不知道是不是打拳的原因,显得有些粗糙的性感。

成素视线低垂,落在他手指上。

他编到尾端,将头埋在她颈窝里,一只手捏着她发尾,另外一只手拿了根黑色小皮筋替她慢慢地绑住。

成素想起很久以前在飞机上,她辫子有些松了,他也是这样很耐心地替她重新弄好。

颈间传来他温热的气息。

“好了。”

成素只觉得锁骨发麻,“嗯”一声,去看镜子里的自己。

长长的马尾垂在左侧,流苏微微荡着,虽然不是很精致,但勉强也可以看。

她微微笑一下,转头看他:“怎么突然想给我编辫子?”

叶斯钧眼眸深深望着她,往前走了一步 。

成素不觉后退一步,腰椎抵在坚硬的盥洗池旁。

他双手撑在盥洗池下大理石台两侧,完全将她环住:“练习一下,万一你哪天懒不想编,我就帮你弄。”

成素咬唇,“喔”一声。

身体却往后到不能再往后,被他逼到一个很小的空间。

她忍不住伸手去推他胸膛:“你——”

几乎同时,大腿一凉,围巾从腰间掉落。

她脸一瞬间红了,一种胭脂似的粉红色,惹人无限怜爱。

叶斯钧伸手勾住她腰,仿佛再也克制不住似的,朝她吻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成素这一刻脑海里想的竟然是,他终于勾住了她的腰,好像是第一次这么亲密……

她脚微微动了动,踩在柔软的围巾上,仰头回应他。

他吻起来人真是又凶又温柔。

这个形容很矛盾,但这就是成素最真实的感觉。

就在成素以为会像以前一样结束这个吻时,他在她腰后的手稍稍用力,将她按在他怀里。

身体几乎贴在一起。

他含着她唇珠,伸出一只手去解她白色衬衣上的扣子。

一颗。

两颗。

锁骨微微有些凉意,肩膀又重新露出来。

在他要解第三颗时成素握住了他手腕:“别——别在这儿。”

他喉结滚动了下,抬手将她整个人抱起来。

怕掉下去,她两条腿不自觉地盘在他腰间。

肌肤触碰到的地方格外敏感。

叶斯钧就这么抱着她走到客厅门口,从挂着的大衣兜里拿出一盒东西。

成素看都不敢看,声音跟蚊子似的:“你刚才——”

他接上她的话:“刚出去顺便买的。”

叶斯钧一路抱着她把客厅窗帘拉上,等关掉,再往卧室里走,拉上窗帘,关掉灯,打开床头一盏小灯。

昏黄而浅薄的灯光下。

他眉眼分外柔和。

他将她放到床上,很轻而易举地便将她推到。

成素一双眸子如水,含羞带怯似的看着他,小鹿似的,却又格外大胆。

仿佛第一次他见到她时那样。

她就这么看着他。

他俯身压下来,半扇型的双眼皮压出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暗示的这么明显,我再不懂,岂非真的不行?”

成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