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45章 第 45 章

第45章 第 45 章


45

屏幕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字体也隐约变形。

往下拉的一屏,不同的时间点,都是这三个字。

【想娶你。】

最近的时间, 是一周前。

仿佛是发现了很久之前被时光掩埋的宝藏。

成素一点点往下滑。

每一行都是【想娶你】这三个字,大约每隔几天他就会发一条, 一直到去年的9月21日。

她算了下时间, 那会儿他们才刚在一起没多久,好像就已经说过了生孩子的话题。

再往下的内容终于发生了变化。

【你身材特别恰到好处,我很爱。——921】

【你才是我配不上的一弯月。——920】

【今天亲了你好久,你脸都红了。——913】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小白。——912】

【跟他分手。——828】

【跟他分手。——829】

【跟他分手。——830】

这三行同样的字出现在她眼前,让她又心疼又好笑。

几乎可以想象得出他发这几句话时的表情和心理。

再往下翻。

【别人都不可靠,让我对你好吧。——827】

【我捧在掌心里的姑娘,怎么可能容许别人这么欺负?——825】

然后是那年8月22日的一条。

【原来我这么这么喜欢你, 可能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吧。】

成素看了这句话三秒,抬手给他点了个赞。

再往下。

【原来我不是我想的那么大度, 我嫉妒得发狂。——821】

最早的一条是8月20日, 他时隔两年再跟她见面的那天。

【终于回云城了, 也又看到你, 还是那么漂亮, 不过是别人的了。——820】

他大概也就是这个前后发现了她在这个软件上发了状态,所以他也在这里发了。

只不过, 那年冬天从南城回来,她就再没上去过。

自然也就不会看到这些东西。

真是完美错过。

她一笑,心里又酸又甜,忍不住掉下眼泪。

记忆仿佛也跟着这些状态重新涌上来。

这些年的画面断断续续,连成一部电影在脑海中快速闪过。

有难过, 有委屈,有误会,但即便如此,在她最难过的时候,她还是那么喜欢他,他也是这样。

在一起后,他从来没说过音乐软件的事,她要是没发现,他是不是就一辈子不打算说了?

就这么默默地把这件事消化,跟以前默默地在背后为她做了无数事情时那样。

她忽然就有点绷不住,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想起第一次见面他替她挡刀的时候,想起他放烟花时语气平淡地说“你哥也出了钱的”,想起他把她压在墙上,狠声说让她分手……

情绪上来,收都收不住。

她从茶几上扯了几张纸巾,不停地擦眼泪。

客厅门倏地开了。

叶斯钧听到动静,几乎是立刻走到她面前,缓缓蹲下,有点紧张地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她紧紧抿唇,摇摇头,扑进他怀里。

“你怎么上来了?”

“给你发微信你一直没回,以为你在化妆准备出门,想上来等。”

叶斯钧一下下轻轻拍着她的背,似是安抚,“这是怎么了?”

目光看到沙发上亮着的手机屏幕时,不觉微微一怔。

他说:“就为这个?这有什么好哭的?乖,回头把眼睛哭肿了。”

成素哽咽道:“我一想到你当时肯定好难过,我就有点忍不住。”

叶斯钧轻轻一顿。

她自己为他受了那么多委屈倒是从来不提,反而见不得他受一丁点儿委屈。

他给她爸下跪的时候,他被叶然言语轻慢的时候,还有此时此刻。

他把她抱在腿上,亲了亲她脸颊,哑声:“小白……”

“我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能遇见你。”

他怀抱温暖,身上有一股熟悉的琥珀香味儿,让人觉得安宁。

成素靠在他肩上,逐渐平静下来。

她有一下没一下拽着他衬衫上的扣子,不大满意似的:“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他很轻地笑一下:“等你自己发现给你个惊喜不好么?”

她嘟着嘴:“那我要是一直没发现怎么办?”

“你这么机灵,怎么可能一直不发现。”

成素很执着:“那我要是就是没发现呢?”

叶斯钧半开玩笑道:“那我肯定挑个特别的日子告诉你,我写了这么长时间的状态,总不能白写,那我多亏。”

成素不觉笑起来。

叶斯钧摸一摸她肚子:“饿不饿?去吃饭?”

成素颔首:“好啊。”

叶斯钧抬手理一理她腮边的发:“去洗把脸补个妆?”

成素瞧他,撒娇似的:“干嘛,你嫌弃我啊?”

叶斯钧立刻:“那走吧,直接下楼。”

成素:“不要,我要洗脸。”

叶斯钧抱着她腰往外拎:“还洗什么脸,省得又说我嫌弃你。”

成素耍赖:“不嘛,你放开——”

“不放。”叶斯钧低声,“你今天必须这么给我出去。”

他一面笑一面拖着她往外走。

成素都快给他拖到门口,终于知道认错:“二哥,我错了,唔……”

他把她抱在怀里,漆黑的双眸温温地看向她。

成素浅浅地笑了下,仰起脖子亲了他一口,小声说,“我错了嘛。”

又乖又灵动。

叶斯钧也是为了缓和她情绪才陪她闹一会儿,揉了下她脑袋,柔声:“去吧。”

成素洗了把脸,怕他等太久,为了节约时间只画了个淡妆。

叶斯钧带她去吃了那家很久之前去过的私房菜。

在老城区一个又细又长的小巷子里。

成素有些不解:“干嘛今天来这儿吃啊?离家里那么远。”

开车大半个钟头才到。

叶斯钧轻描淡写:“很久没来了。”

成素想了想:“好像是哎,上次来都还没在一起呢。”

叶斯钧很计较,纠正她:“那天晚上就在一起了。”

成素偷偷笑了下,点了个上次的甜点:“这个还挺好吃的。”

吃饭时,两人随口聊天。

叶斯钧问她:“你确定不用我陪你去试婚纱?”

“不用。”成素眼睛亮亮的,“说了要在结婚那天给你惊喜的。”

叶斯钧颔首:“听你的。”

吃甜点时成素又没注意,嘴上沾了点奶油。

叶斯钧直接抬手,指腹轻轻扫过她唇角,擦掉,又抽出张纸巾擦了擦手。

成素弯唇,把剩下的三分之二蛋糕推到他面前。

店里突然响起一首活泼的情歌。

成素倏地抬头,内心浮起一个预感,目光直直盯着叶斯钧。

他平静道:“怎么?”

他表情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忽然有个店员手上拿了一大束玫瑰花往过走。

成素一呆,店员从她身边擦身而过,递给后侧一桌的男人。

男人很帅,像奶油小生似的那种,一只手接过玫瑰花递到对面女人面前,单膝跪地,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摸出一枚戒指,大声说:“嫁给我吧。”

整个餐厅响起了欢呼起哄声,还有响亮的口哨声。

女人很快同意了。

成素忙跟着大家一起鼓掌,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叶斯钧一眼,差点以为是他要求婚。

不过真要是他,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她估计也害羞死了。

吃完饭两人牵着手走在晦暗狭窄的小巷里。

湿热的晚风扑面而来,远处悬着一弯皎洁的月亮。

成素挽着他手臂,有点兴奋:“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公开求婚,好新鲜啊。”

叶斯钧单手入袋,曲肘由她挽着,闲散地迈着步伐,“嗯”一声,“你喜欢?”

成素小声:“其实我刚才差点以为是你要……”

叶斯钧含笑看她。

她往他怀里蹭了下:“还是不要了,我害羞。”

两人上了车。

叶斯钧打开手机导航扫了眼:“市区有点堵车,从小路绕一下。”

成素系好安全带:“好啊。”

从小路走不免就要经过文艺的酒吧街。

刚开进去没多久,耳边就隐隐约约传来了歌手深情的声音。

街边“雲间”酒吧的招牌闪了下。

成素眼睛一亮。

叶斯钧看她一眼:“想去?”

成素:“可以吗?”

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那之后她从来没回来看过。

叶斯钧转了转方向盘,温声:“可以。”

停车,牵着她走过去。

潮湿的夜风吹来,树影在地面轻轻晃动。

成素看着地面的黑色轮廓,侧头看向路旁树干很粗的榕树。

她看他:“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站在那颗树旁边儿,手里掐着根烟——”

她忽然想起来,有那么点找茬的意思,表情似笑非笑,“对了,还有个女人。”

叶斯钧伸手勾住她的腰,将她揽在怀里:“我错了,回去跪键盘行不行?”

成素轻笑一下,也没深究这事。

“雲间”重新装修了,换了个偏文艺的风格。

一走进去满屋子都是粉白色的气球。

老板正好在门口,一看到他们就笑着过来招呼:“哟,叶总,稀客啊,可真是好久没看到您了。”

叶斯钧笑说:“从良了么。”

老板“哟”一声,问,“这位是?”

叶斯钧温声:“我未婚妻。”

老板恍然大悟:“难怪我看着有点眼熟,是当初您救的那个小姑娘吧?怪不得您从良了,这么干净漂亮的小姑娘,是我也得从良。”

成素忍不住笑出声。

叶斯钧扫他一眼:“怎么说话呢。”

老板作势抽了自己一巴掌:“呸,您请进,今天我请客。”

叶斯钧抬步往里走:“请客倒是不用,我们就随便看看。”

一进门就有不少目光向他们看来,隐约能听到议论声,大约在说那就是叶斯钧之类的。

跟叶斯钧在一起之后,成素对这些早已习惯,直接忽略。

两人在一个角落坐下。

几年过去,连酒吧布置都变了,找不到一丝当初熟悉的痕迹。

成素只能凭借记忆指给叶斯钧:“当时你是不是坐那儿?我应该是坐在——”

她有点茫然。

叶斯钧指尖点了点桌面:“你就坐这桌。”

“真的吗?”成素四处看了眼,很快激动起来,“真的哎!”

叶斯钧揉一揉她脑袋,指着服务员不久前送来的一杯薄荷酒:“这个度数很低,喜欢可以尝一尝。”

成素说好,刚刚喝了一口,就听到台上男歌手忽然说:“接下来,有位先生为一位女士点了一首歌——”

她一颗心一提。

男歌手接着说:“我只喜欢你。”

隔壁桌顿时欢呼起来。

歌名一出来成素就知道不是叶斯钧给她点的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她总有一种很奇怪的女人的第六感。

她看一眼叶斯钧,他神色自若地看着台上,似乎是纯碎在欣赏歌声。

一曲完毕,隔壁桌的男人立刻单膝跪地,求婚。

整个酒吧的掌声大到像是能把玻璃震碎。

成素喝了口饮料,跟着鼓掌。

待了一会儿后,两人离开。

月华落在地上,像是染了层白霜。

叶斯钧系好安全带,问她:“既然过来了,要不要去汶水大桥走一走?”

他这阵子忙着来回飞,好久没跟他一起散步了。

成素:“好啊。”

江风吹在人身上,有种湿冷的凉意。

叶斯钧下车时特意带了围巾,这会儿正好给她披上。

此时气温宜人,不少人都出来在江面散步。

江面上偶尔有轮船驶过,带起江面一圈圈波纹。

水面的月亮破碎开来,又逐渐恢复平静,跟天上明亮遥相呼应。

成素靠在叶斯钧肩上:“好放松啊。”

叶斯钧一笑,勾住她的腰。

这时江面上的天空忽然出现一行樱花粉色的英文字母。

marry me

成素顿了下,才拽了拽叶斯钧的袖子,问:“那是无人机吗?”

叶斯钧:“应该是。”

成素简直被震住了:“今天是什么特别好的日子吗?这么多人求婚?”

叶斯钧眼里噙着点笑意,翻出手机:“我看看万年历。”

他划开手机,漫不经心道,“三月初十,宜嫁娶?”

成素反问:“那不是应该结婚吗?”

叶斯钧似是想了下:“有道理。”

成素看他不太认真的样子,靠过去看他手机:“你是不是胡说八道诓我来着?”

叶斯钧偏头看她,把手机放低,举到她面前:“骗你做什么。”

成素垂眸去看万年历,忍不住喃喃念出来:“还真是啊,三月初十,宜嫁娶,宜订盟——”

她顿住。

左手指尖微微有些凉意,又有些沉。

一个金属质地的环状物品就这么被戴在了无名指上。

不少人都往无人机的方向靠过来,欢呼呐喊,拍照拍视频。

他们周围很快围了一群人,互相都在问。

“谁啊,谁求婚啊?”

“不知道啊,是不是在对面啊。”

“这是多少架无人机啊,快数一数。”

“……”

成素紧张到呼吸都慢下来。

叶斯钧站到她背后,左手跟她的交缠在一起,右手圈着她的腰,附在她耳边,声音很低很低,又带着温润的磁性,好听的要命。

“嫁给我,好不好?”

成素心尖一颤,下意识看了眼周围。

人群的关注点都在无人机上,没人注意到他们。

她慢慢地将左手抬起来,借着微白的月光去看。

是一枚双石戒指,一颗浅粉色,一颗无色。

两颗水滴状的钻石中心对称,被镶嵌成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看大小,每一颗起码有5克拉。

成素眼眶微微一酸,有点感动。

也什么都明白过来。

难怪她今晚总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原来这一切全都是他安排的。

知道她害羞又喜欢热闹,所以特意这么安排的。

腰上手臂一紧。

叶斯钧声音有几分紧张:“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可就打算下跪了。”

“别。”成素转身看他,“这么多人呢。”

他俯身,在距离她唇仅剩两分的地方停住,诱哄似的:“那答不答应?”

他总是这样为她费劲心思。

成素脸红道:“干嘛不答应,今天不是宜订盟吗?”

他像是松了口气,低头吻她:“要说你愿意。”

成素小声:“我愿意。”

她紧紧抱住他,“我很愿意的。”

“超级愿意。”

她就是这样,他对她好一点,她立刻就几倍地回报。

叶斯钧嘴角浮起一个笑容,手扶在栏杆上,深深地吻她。

听到耳旁有人在喊:“变了变了,是不是求婚成功了呀?”

成素稍稍推开叶斯钧,好奇地转身:“什么变了?”

黑色夜幕下,无人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粉色心型。

身旁的人像是也替他们高兴,以为求婚的人在岸边,冲着斜对面高喊:“恭喜呀——”

成素不觉一笑,抬手搂住叶斯钧的脖子,亲他喉结一下,低声说:“有人恭喜我们呢。”

叶斯钧笑容也没停过,握住她手腕:“走吧,趁着没被人发现。”

成素调皮地点点头。

坐进车里,两人对望一眼,相视而笑。

皎洁的月色从车窗落进来。

叶斯钧穿着一件黑色衬衫,袖子松松垮垮地挽起。

微白的光落在他结实有力的小臂上。

流畅的肌肉线条一路蜿蜒向上,钻进衬衫里,格外性感。

手臂内侧却有一道浅白色的疤痕,永远地烙在他小麦色肌肤上,直至生命的尽头。

一切仿佛从遇到他的那天开始就已经注定。

成素低头,手指跟他的缠在一起,虔诚地去吻他的伤疤,微闭了双眼,轻声说:“二哥,我爱你。”

“我也爱你。”叶斯钧哑声,俯身将她圈在怀里。

有低沉的音乐缓缓从车中传出来,仿佛在低低地倾诉——

“但我的心每分每刻仍然被她占有……”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夸我!

正文完结啦过一个礼拜再上来写小白和二哥的番外,还有副cp,么么哒!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呀~注意安全~

顺便全订抽个奖~

最后下本《我爱你 我装的》/《妖娆》求个预收,[磕头jp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