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46章 番外1

第46章 番外1


时渡和顾温结婚那天, 成素是伴娘,叶斯钧是伴郎。

顾温从酒店出嫁,所以前一晚大家都住在酒店。

时渡觉得伴郎伴娘一个房间不大方便, 不少外地同学特意飞来参加婚礼,男宾不少,很多事情需要叶斯钧应酬,特意给他们各自开了一间房。

成素不太理解时渡的脑回路, 于是跟顾温说:“你赶紧给他生个女儿,他就没力气管我了。”

顾温温婉一笑:“说不定是你先?”

成素:“……”

真到那天时成素才明白为什么。

实在是来住宿的同学们好久不见,笑闹成一团, 一排房间敞开着不分彼此相互乱窜,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还乐此不疲。

成素早困了,洗完澡躺在床上打个小哈欠,给叶斯钧试探性地发了条微信。

【要不我先睡了?】

片刻后。

【叶:行。】

成素嘟着嘴,趴在床上两条光滑的小腿轻轻晃, 又给他打字。

【那我把门锁了,人多有点乱, 你等会儿可以再开一间房。】

叶斯钧很快回:【不行。】

成素弯唇。

果然没多久就响起敲门声, 成素光着脚跑到门口, 从猫眼里看了眼确定是他,才小心翼翼地打开门。

她语气奶凶奶凶的:“你还知道回来?”

叶斯钧不觉一笑, 刚抬脚要进来, 便听到身后一个男人喊:“叶总。”

成素立刻像受了惊的小兔子似的缩回去。

她刚洗完澡, 身上就穿了件单薄蚕丝粉色睡衣,哪敢这样见人。

那男人跑得挺快,一眼看到门内一条纤细白皙的胳膊“刷”地收进去,心神一晃, 呆了两秒。

叶斯钧语气微冷:“有事?”

那人忙收回目光,讨好地递上名片:“家里是做木材生意的,有需要请您联系我。”

好歹是时渡的同学。

叶斯钧接过:“好说。”

那人似乎还想再攀谈两句,看他表情明显不快,识趣离开。

叶斯钧推门而入,将名片随手放在玄关柜子上,往里走。

成素早钻进被子里,一双眼睛灵动不已,就那么直勾勾看着他。

叶斯钧眼含笑意,伸手把她捞起来,低头吻她。

“不高兴了?你一发话,我这不立刻回来了?”

他身上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混着酒精味儿。

跟她在一起后他就很少抽烟,起码没在家里当着她面抽过,今天大约是因为时渡结婚,要应酬的人有点多。

成素伸手去推他:“没,你先去洗澡。”

他眉梢一挑:“嫌我?”

他把她拢在臂弯里,身体压向她,“我偏要亲。”

成素笑起来:“没嫌弃你。”

她乖巧地凑上去亲他一口,“我困了嘛。”

叶斯钧这才放开她:“困了就先睡。”

成素弯着眼睛:“我等你。”

她习惯等他回来一起睡。

他一笑,起身进了浴室洗澡。

成素把头埋进小被子里,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流声。

虽然已经近乎半同居的状态,但每次想象一下他洗澡的场景,成素都会脸红心跳。

他的身材实在是太太太好了!

啊啊啊!

什么时候能跟他一起洗个澡。

叶斯钧洗完澡,只围了条浴巾走出来。

成素忙稍稍别开脸。

明明想看的,但真看到又会觉得害羞。

叶斯钧一笑,关了灯,只留了一盏床头灯,从另一侧钻进被子里,伸手将她搂进怀里。

他头发已经被吹干,身上却还带几分潮意,湿漉漉的,平添一种性感。

成素往他怀里钻了钻。

她后背光滑得像锦缎似的,又骨感。

叶斯钧伸手在她肩带上轻轻一挑:“穿成这样,勾引我是不是。”

成素很小声:“那你给勾引吗?”

他声音有点烫:“你不是困了?”

成素“喔”一声,“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睡不着。”

叶斯钧应了声,慢条斯理地把她肩带往下扯,在她肩上轻轻咬了口。

“以后不许穿成这样去给人开门。”

成素嘤一声,“我又不傻,看到你才开的门。”

他闷哼了声,捏着她薄薄的肩膀,发力。

成素忙说:“你别,我明天裙子露肩膀的。”

他坏笑了一下:“哪儿不露?”

他声音越发不正经,“这儿,还是这儿?”

成素:“……”

这事倒像带着点儿催眠效果似的。

结束后很快她沉睡过去,迷迷糊糊中听到叶斯钧的声音,带着一种满足感和调侃:“每次做完都睡这么快。”

隔天五点半就起了。

随便垫了点儿东西,成素先把伴娘衣服换上。

她从卧室出来时,叶斯钧不觉眼前一亮。

浅粉色的纱裙,露着肩膀和性感的锁骨,两条手臂纤细又白,两侧腰线凹进去,勾勒出很好的身材。

成素心有余悸地看着肩膀:“还好没什么印子。”

叶斯钧伸手一捞,把她揽在怀里,垂眸一笑:“别的地方有么?”

他拉长语调,“喔,都给挡住了。”

成素踢他。

一早上两人都忙得厉害。

必要的仪式结束后叶斯钧还在场下迎客,他身份模样摆在那里,不少人都抢着跟他说话,成素则陪着顾温接待,帮她收一收红包。

到了新郎新娘敬酒环节,成素终于抽身出来,找了瓶矿泉水准备给叶斯钧拿过去。

她看得清楚,一早上他连口水都没喝。

还没走到旁边,就看到有个女人笑盈盈地走过去,手里也拎着瓶矿泉水递到他面前。

叶斯钧刚跟一个人换完名片,正好觉得口渴,一抬头,便看到陌生女人递来的矿泉水。

她笑说:“我是时渡的大学同学,看您忙了一早上,喝口水吧。”

叶斯钧挑眉,视线落在她身后成素身上。

小姑娘一只手拎着一瓶水,眼神似笑非笑看着他,颇有几分看戏的意思。

叶斯钧笑一下:“不好意思,我媳妇儿给我送水来了。”

他立刻走向成素。

女人回头看了眼,有点尴尬地离开。

成素拉着一张小脸儿,不太高兴:“谁是你媳妇儿?”

他漫不经心的语气,“难道还有别人?”

成素别开脸:“这水是我自己喝的。”

她捏着瓶盖转了下,谁知瓶盖挺紧的,一下子没拧开。

“……”

叶斯钧含笑接过来:“行,你自己喝,我替你拧开。”

成素冷哼一声。

他把水递过去,爱怜地揉一揉她脑袋。

成素只喝了一小口,还是递回给他:“喏。”

叶斯钧喝了小半瓶,勾住她腰,说:“别醋了,我是你的。”

成素不肯承认:“谁醋了。”

叶斯钧微笑一下,倒也没再多说,带着她往前走:“饿不饿?”

两人在亲戚朋友这桌坐下,终于有空吃点东西。

身后便是时渡的大学同学。

时渡和顾温过来敬酒时,时渡的几个大学室友开玩笑。

“快把你的宝贝妹妹喊过来跟我们喝杯酒,我们早久仰大名了。”

时渡今天结婚,平日冷然的眸子里带了几分温度,他含笑冲成素招手,成素便走过去。

“来,见见你这几个哥哥。”

成素一个个叫哥。

三个室友在时渡的耳濡目染之下对她本来就有好感,此刻看她又漂亮又乖巧,笑得跟什么似的,匀了个位置让她坐下,给她讲了不少时渡大学时的趣事。

先讲时渡为了她打架,又说时渡大学时跟顾温跟死对头似的,谁也没想到竟然能成,缘分可真妙。

成素听八卦听得不亦乐乎,坐在这桌简直不想走。

何猛在门外迎宾,这会儿没什么人了才走进来,一眼看到成素坐在一桌跟人聊得热火朝天,叶斯钧则在另外一桌,神色寡淡。

他这神色何猛可太熟了,生气呢。

何猛不觉幸灾乐祸,往他旁边空座一坐:“哟,叶哥,一个人这么可怜?”

叶斯钧淡淡扫他一眼。

何猛拍了拍胸脯:“走,我带你去见见世面。”

他把叶斯钧拽到隔壁桌旁边,勾肩搭背的:“来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叶氏集团的叶总,也就是素素的未婚夫。”

众人立刻起身,笑脸相迎:“哟,原来是妹夫,现在这么称呼合适吗?”

叶斯钧淡笑一下,声音无波无澜:“何猛喊我一声哥,你们跟着他叫哥也行。”

众人:“……?”

怎么觉得好像有点亏。

时渡这帮舍友对成素都有天然的好感,尤其是有个叫宋勉的,待她格外热络。

叶斯钧认出来,就是昨晚给他递名片那人。

临别时还各种欢迎成素跟叶斯钧以后去他的城市玩。

成素被众人的好意和热情包裹,临走时还有点恋恋不舍地跟众人挥手:“哥哥们再见。”

一上车,就察觉到叶斯钧神色不豫。

他用力扯开衬衫,发动车子,一言不发往家里开。

成素不解地看着他:“你怎么啦?”

他淡声:“没,有点累。”

好像是挺累的今天。

成素也没在意:“那回去好好休息。”

回到雅乐花园,成素卸妆洗澡换了身睡衣回次卧,叶斯钧已经轻轻闭起了眼,安静地躺着。

以为他睡着了,成素就没打扰他,坐在书房里准备画图。

不到五分钟,叶斯钧推门而入。

成素一愣:“你这么快醒了?没睡着吗?”

叶斯钧没答话,看她一眼:“在做什么?”

成素:“画图。”

叶斯钧点点头:“那你画吧。”

他关上门出去了。

成素隐约觉得有些奇怪,想了想还是追了出去。

叶斯钧一个人站在宽大的落地镜前望着明亮的窗外,背影莫名有些落寞。

她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你怎么啦?不开心吗?”

叶斯钧转身。

她一双眼干净清澈,透着几分无辜。

像是全然不知道他生气了。

他咬牙,把她往怀里一拎,将她按在沙发上。

成素那双眼睛更无辜了:“嗯?二哥?”

他笑容有点凉:“今儿认了几个哥?”

还真是因为这个?

成素觉得好笑。

他又说,“跟你的几个哥哥聊得挺开心?”

成素差点笑出声:“那他们都是我哥的好朋友嘛,对我也很亲切,而且——讲了我哥好多八卦。”

她摸了摸他脑袋,跟摸宠物似的给他顺毛,“而且他们就把我当妹妹的嘛——”

叶斯钧表情一沉。

成素眼珠转了转:“让我想想,哎?这话怎么有点耳熟?”

叶斯钧咬牙,扣着她下巴尖:“故意的是吧?”

成素笑眼弯弯:“对呀。”

叶斯钧微眯了双眼:“看我怎么收拾你。”

成素“啊”一声,整个人被他抱起来,扔到卧室床上。

他刻意冷着脸,面无表情地一颗颗解开睡衣扣子。

成素往后缩了缩,在他压上来的时候瑟了一下,小声认怂:“二哥……”

他笑一声:“留点力气,等会儿有的喊。”

成素:“……”

“来,跟我说说,你有几个哥。”

“唔……就你,就只喜欢你。”

他像是真带了点生气的意思,成素给他折腾得浑身快要散架。

结束后,她有气无力地骂他:“骗子,当年还说碰我就觉得是亵渎我。”

她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骗子!”

叶斯钧忍不住笑起来,把她揽在怀里。

嘴里虽然在骂她,但人还是很乖地靠在了他胸膛上。

听见他用餍足的声音慢条斯理地说:“当年年轻,不大懂事。”

又低声在她耳边,“现在就只想亵渎你。”

成素:“……”

他笑一下,忽然很认真地问:“要是你那天遇到的是别人——”

成素仰头看他:“号称是南城第一纨绔的叶总竟然会问这种问题?”

她眼睛亮亮的。

叶斯钧手指慢慢梳进她发间:“在你面前,我什么都不是。”

他声音有点淡,这件事像是真影响到了他的情绪。

成素勾着他脖子,凑过去,把手放在他心口,小声说:“我也是你的呀。”

叶斯钧终于满意,伸手蹭了下她鼻尖,“记住了?让你以后乱喊别人哥哥。”

太能吃醋了。

那之后成素就很注意,连何猛都不敢当着他叫何猛哥,搞得何猛很是有怨念。

“素素啊,要嫁人了连哥都不叫了是吧?”

叶斯钧淡声:“怎么跟你嫂子说话呢?”

何猛:“……”

时渡的婚礼成素从头到尾都觉得心情愉悦,但到她自己的时候,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时越正从早上看到她的那一眼就开始忍不住掉眼泪,上台发言时更是差点哭成泪人。

时渡也被勾起情绪,眼里泛着泪光。

成素的眼泪就更控制不住了。

她忽然觉得时越正好像老了很多,两侧多了白发,脸上周围也更深了。

她强忍住,才没让自己放声哭出来。

叶斯钧一直握着她的手,安抚她。

交换戒指的时候成素才终于缓过来,仪式一结束她就立刻进房间补妆换衣服。

叶斯钧特意陪她进来,心疼地替她擦眼泪:“眼睛都哭肿了。”

她闷闷地没说话,只是抱了他一会儿。

换好礼服出去的时候,时越正也已经调整好情绪,为了避免再次失态,他甚至都没看她,更没跟她说话,只是带着二人一起跟场下敬酒。

婚礼完全结束后,时越正跟叶斯钧打了个招呼,先行离场。

成素眼巴巴地看着他的背影。

时渡说:“行了,别看了。他万一回头,等会儿又要哭。”

成素“喔”一声。

时渡送她上车:“累一早上,先回去休息。”

成素拽着时渡的西服衣袖,不肯松手。

她知道自己要上车,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步就像迈不动似的。

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时渡微微有些动容:“素——”

他刚说了一个字,成素就没忍住扑到了他怀里,喊他:“哥。”

她忍不住哭出声来。

时渡也不好受,沉默地把她带上车,抱了她好一会儿。

成素哭得抽抽噎噎的:“那你回去要好好照顾爸。”

“行了。”时渡受不了,“你回家走路才几分钟,别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好不好?”

叶斯钧站在外头等了会儿,从另外一侧打开门,坐上来,想把她从时渡怀里揽过来。

成素没动。

叶斯钧附在她耳边,很温柔的声音。

“你再这么抱着你哥,我可要吃醋了。”

成素这才慢慢松了手。

叶斯钧给时渡使了个眼色,那意思让他赶紧下车。

时渡不放心地看了眼。

成素缩在叶斯钧怀里,哭声渐渐停了,只肩膀还有些轻轻颤抖。

叶斯钧冲他摆了摆手。

时渡这才关上门,走了。

成素想回头,叶斯钧的手却轻轻按在她脑后。

那意思让她别看。

他吻了吻她额头:“乖,过两天就带你回去。”

她在他怀里点头,也怕情绪再收不住,就没回头。

车子平稳地往别墅开去。

叶斯钧低头看了她,一张小脸哭得苍白,眼线晕在上头,跟小花猫似的。

他不觉一笑。

“你要再哭,等会儿司机还以为我怎么待薄你了。”

他怀里气息令人安稳,成素渐渐将情绪抽离,这会儿才想起来,扯着他衬衫上的扣子,有点埋怨地说:“你怎么连我哥的醋都吃,我抱一下我哥怎么了?”

他把头埋在她颈窝里:“抱太久了,不止一会儿。”

他学她说话,可怜巴巴的语气,“都没怎么理我呢。”

成素忍不住笑起来,摸一摸他脑袋:“小醋坛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