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49章 番外4

第49章 番外4


4

叶斯钧休了婚假, 但因为公司有一些事情暂时不方便出国,蜜月后移,干脆就跟成素在娘家多待了几天, 还去祭拜了一趟成素的母亲和他母亲。

这天清晨天还未亮他就醒了, 也不知为什么,有点睡不着。

结婚那天叶国文来去匆匆,参加完典礼就离开。

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带着成素回南城一趟, 但他就是懒得去迈这一步。

身旁躺着成素,乖巧地弓成一只熟虾,脸朝向他, 无意识地往他怀里蹭,手触碰到他小臂。

像是全身心地信任依赖他。

他爱极了她这样子,勾唇, 轻抚她柔软的长发。

晦暗中,看不清的她的面容,却也能想象到她此刻面带微笑的样子。

每次抱她的时候,她都那个表情。

他侧躺着看了黑暗中她的轮廓一会儿, 她温热的呼吸扑在他手臂上, 带着几分痒意。

他有点按捺不住, 吻上去。

成素是被吻醒的。

睁开眼睛一片混沌,迷糊间下意识抱着叶斯钧脖子,身体分明是配合的,嘴上却不大愿意:“干嘛呀, 我好困。”

他声音低沉:“下午再睡。”

她对这事似有所感,总觉得他要在她房间跟她做一次。

因为前几晚他都露出这样的心思,应该是顾着她一直忍到现在。

她小声“唔”一下,一颗心有点儿提起来, “那你慢一点——”

叶斯钧压着嗓子:“给我生个宝宝。”

虽然几个卧室楼上楼下离得挺远,但成素还是害怕被发现,要是被家里人听见,那就简直是社死了。

叶斯钧察觉到她的担心,因她连动作都小心翼翼,完全没有之前偶尔的大胆行径,连声都不敢出。

像是怕被发现。

像跟他偷情。

一种隐蔽的禁忌感涌上来。

叶斯钧体内野性立刻被唤醒,力道重了几分。

床碰到墙壁的声音。

成素一下子不敢动,小声嘤嘤求他。

他干脆起身,把她抱在怀里。

屋内还一片昏暗。

成素双腿盘在他腰上,微闭着眼,一颗心快要跳出来。

感受到叶斯钧肌肤滚烫的温度,接触的地方似是都起了火。

叶斯钧无声笑了下,抱着她走到梳妆台前,将她放上去。

要在这儿?

成素几乎惊掉下巴——这张桌子都是瓶瓶罐罐护肤化妆品,难道不会出声音吗?

显然叶斯钧也很快察觉到这个问题,将她捞在怀里,走到窗边。

她卧室里是个小飘窗,当时还想过要不要做一个榻榻米,但最后放弃。

他回身拿了条毯子铺到飘窗上,将她按了上去。

终于再没了奇怪的声音。

黑暗中,只有原始的欲望交缠在一起。

温热柔软的毛毯,偶尔触碰到的冰冷玻璃,他身体的温度,都让她欲罢不能,却又要刻意地压制。

这种矛盾感显然让两人都尝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她咬一口他手臂。

他闷哼了声,抬手扯开一角窗帘。

清冷浅白的月光透进来,照亮她此刻白皙的肩胛骨。

也照亮了他眼底那抹深深藏着的野性。

在一起这么久,他在这方面从一开始的温柔小心翼翼,到如今的将他彻底地,毫无保留地摊开展现在她面前,成素是极喜欢的,只觉得离真实的他仿佛又更近了些。

于是她也暂时忘掉一切,用尽万种风情,勾引他。

酣畅淋漓。

一切恢复平静。

成素身体起了一层黏腻的汗水。

云城的冬天分明最冷,有时候即便开着中央空调也觉得冷,这会儿她却觉得仿佛在夏天,完全透不过气。

叶斯钧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她这样。

生动妖冶,性感迷人。

明明那双眼睛又纯得厉害。

他瘫在床上,侧头看她一眼,哑声:“早晚死在你身上。”

“……”

连声音都是烫的。

成素莫名从心底生出几分满足,靠着他肩膀,手抚在他喉结上,玩笑道:“就这么点儿本事呀?”

他侧头,看她。

天色渐渐明亮起来。

她也就看清他此刻的眼神,微沉,仿佛是觉得她在挑衅,让人有些害怕。

成素秒怂:“我错了。”

叶斯钧伸手拉她手腕,她急得往后躲:“真错了。”

他从胸腔里溢出声笑:“就这么点儿本事?”

他这声笑出来成素便觉得安全,又蹭到他怀里。

他摸了她一把:“出了这么多汗?”

成素点头,热得厉害,跟他撒娇:“你去开会儿窗吗?”

叶斯钧想了想,给她把被子盖好,起身给窗户开了条缝,让冷空气漏进来。

闷热的空气终于清新几分。

成素迫不及待把手臂伸出来,很快又被他放回去:“小心着凉。”

她不愿意:“我真的太热了。”

她嘟着小嘴,叶斯钧便有些心软,没再管着她。

回家后没多久,成素还是着凉了。

下午开始打喷嚏,晚上还发了低烧,脑袋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不想动。

她自己没当一回事,觉得睡几觉就好了,倒是叶斯钧内疚又紧张,强行带她去了趟医院。

私立医院急诊大厅里乌泱泱一片人。

云城冬天昼夜温差高,最近又降温,感冒的人不少,连vip号都要等。

叶斯钧用大衣把成素裹进怀里,等了十来分钟,终于叫到他们。

为了稳妥起见,医生建议成素验个血,说最近是流感高发期,怕是病毒性感冒。

成素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清澈灵动的眼睛,很不愿意,仰头看着叶斯钧:“干嘛还要抽血啊,感冒不都是一礼拜就好吗?”

叶斯钧这回不可能再心软,直接让医生开单子。

成素可怜兮兮得:“好疼喔。”

她从小就怕扎针。

叶斯钧没理。

去抽血的路上,成素还扭捏着不肯去,被他强行拎到抽血窗口。

她都好多年没抽过血了。

看着护士熟练而机械地操作,已经觉得开始疼。

忍不住站起来想离开,却被叶斯钧按在座椅上。

他伸手捂住她双眼:“乖,不疼。”

成素强忍泪意,感觉到手臂内侧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半小时化验结果出来,确定只是普通感冒,医生给开了点口服药,叶斯钧便搂着她往楼下走。

一出楼,湿冷的空气再度袭来。

叶斯钧安抚她:“没事的。”

成素生病了格外娇气,又觉得他小题大做实在没必要,再加上这事儿始作俑者是他,她一下子甩开他胳膊,语气硬邦邦地怼了句:“针不扎在你身上你当然无所谓。”

她眼睛水汪汪的,“要不是你欺负我,我怎么会——”

她说这话时恰好有人路过,不自觉瞟他们夫妻一眼。

叶斯钧哄她:“好,都怪我,算你替我受过,等回去你再扎我一针好不好?”

成素没应声。

等到家,成素躺在床上,叶斯钧喂她喝药。

她也挺烦喝药的,药片太大不好咽,黏在舌尖上,苦涩的味道简直深入骨髓。

她立刻抽了张纸巾吐出来,有气无力地说:“不喝了,反正也没什么用。”

把纸巾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她往被子里一躲,因为鼻塞声音也带着鼻音,奶声奶气的,“我要睡了。”

叶斯钧揉了揉她脑袋:“生气了?”

成素没理她。

叶斯钧也没再逼她喝药,起身去厨房冲了一杯蜂蜜柠檬水拿进来,一只手臂把她捞在怀里:“喝点儿这个再睡。”

这算是她爱喝的。

成素“喔”一声,爬起来喝了两口,他又喂了片维生素给她。

她神色终于缓和几分。

叶斯钧脱了衣服上来陪她睡:“还气的话,你也扎我一针?”

他身上好暖和,又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安全感。

成素抱着他胳膊,很大方地说:“算了,懒得跟你计较。”

他在她耳边低声:“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注意,好不好?”

他一内疚,成素就不忍心,小声说:“是我自己贪凉。”

他轻轻笑了下,吻了吻她头发:“快睡吧,乖。”

隔天醒来时,成素的鼻塞有些加重。

按照她的经验,感冒大抵都是这么个曲线,第二天第三天的时候最严重,这个劲头过去就会慢慢变好。

叶斯钧也没去公司,就在家里办公顺便照顾她。

她鼻涕流了一早上,小半桶的纸巾团,在叶斯钧面前还不太好意思,总觉得把丑陋的一面都暴露了。

叶斯钧倒是丝毫没嫌弃她,看她实在难受,问她要不要再喝个感冒药,好歹能缓解点鼻塞的症状。

成素闷声点了点头:“嗷。”

也不想在他面前一直这么出丑。

白色很大的椭圆药片,被他掰成两片摊在掌心里递给她。

好贴心呀。

成素弯唇,拿起半片药刚要往嘴里放,脑海里忽然想到一个念头,一下有点懵了似的看向叶斯钧。

他摸一摸她脑袋:“怎么了?还怕苦?”

又忍不住逗她,“要我亲口喂你?”

“……”

成素脸红:“什么呀?我是在想你那天好像没……”她顿一下,“我会不会怀孕啊。”

“哪儿这么容易。”他不大在意,“没关系的,快吃吧。”

成素越想越觉得不安,掰着手指算了半天安全期,觉得好像就在边缘。

她摇头:“算了,不吃了。”

她挺坚决。

叶斯钧想了想,出门给她买了个鼻烟壶,里头装的是薄荷香料,实在难受时让她闻一闻。

成素都没见过这东西,一脸惊讶:“云城还有这个呀?”

她接过来,趴在他肩上,细声细语:“谢谢老公。”

她第一次喊他老公。

好像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喊出来后人就变得有些不大自在。

叶斯钧唇角微勾,揉一揉她脑袋:“乖。”

本来两人婚后一礼拜就打算回南城一段日子,但一来叶斯钧对这事不热衷,再加上成素也不想以生病的状态去见人,就拖了一个月才去南城。

南城的冬天室内可太舒服了。

暖气热烘烘的,都可以直接穿短袖,比云城那种透骨的湿冷好很多。

除了有些干燥不太能忍。

时越正和时渡再度进入工作忙碌期,成素跟叶斯钧商量,想在云城过冬,春节前再回去。

叶斯钧既然成了集团实际的掌权人,他花费在云城的时间自然比以前更多,巴不得成素留在南城陪他,自然就同意了。

而且他还特意让章乐给她办了□□身卡。

理由是她身体素质太差。

比方那晚,同样都吹了风,怎么他一点事没有。

成素被他说服,去了一次之后回来,隔天浑身跟被人打了似的,肌肉到处都酸疼,歇了一礼拜才缓过来,就不肯再去。

周末时叶斯钧空出时间,看她懒懒地躺在沙发上,于是过来哄她:“我陪你一起去?让教练给你降低点儿难度。”

成素抱怨道:“不要,跟你做都没这么累。”

“……”

叶斯钧伸手弹她脑袋一下,“怎么说话呢?”

成素这会儿才注意到她这个比喻过分不恰当,不觉吐了吐舌头,蹭到他怀里。

叶斯钧这才笑说:“那是自然,我们做的时候你出力了?”

成素:“……”

这么一想好像的确身体有点差。

叶斯钧好言相劝:“倒不是因为这个,你动不动就生病我会担心,运动起来会好很多。”

成素跟他想法完全不同。

她倒是不大担心小病小灾的,但总觉得自从她上次生病后,他在这方面就特别顾着她,没再挑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时间上好像也被刻意压缩。

有几次她都觉得他意犹未尽,以为他要来第二次,但他却丝毫没这意思。

时间久了,夫妻感情会不会出问题呀。

她纠结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再试试。

于是搂着他脖子,撒娇说:“那你亲我一下,我就去。”

叶斯钧不觉一笑,俯身给她一个深长的吻。

末了,指腹擦了擦她唇角:“以前不知道,你怎么这么能勾人?”

成素仰头看着他,弯唇:“再亲一下。”

感觉好久没给他这么亲过了。

叶斯钧早已起了反应,不敢再乱来,这次只碰了碰她的唇,说:“走吧。”

成素不太满意:“你怎么这么敷衍啊?”

“才结婚多久?”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要是不爱我——唔。”

他再次吻上来,堵住她的嘴。

热烈的气息。

成素给他亲的身体都软了。

过了好久,他才起身,看向她的目光有些炙热。

“满意了?”

她扯着他衣领,小声:“嗯。”

“能去健身了?”

成素嘟嘴,刚刚的雄心大志早被他柔软深长的吻亲没了。

她勾住他脖子,荡到他怀里,撒娇:“怎么办呀,你一亲我我更不想去了。”

叶斯钧含笑看她一会儿,有些无奈:“你怎么骗炮。”

成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5 18:56:06~2021-09-27 19:56: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moreandmore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oreandmore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isoo的妹妹 39瓶;夕夕 30瓶;不看小说难受╯﹏╰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