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50章 番外5

第50章 番外5


5

“骗炮”这两个字着实让成素懵了好半天。

她虽然挺馋他身子的, 但是……

也不能挂上这个名号。

成素义正辞严:“我才没。”

叶斯钧眉眼深深,看她一眼。

她立刻从沙发上爬起来,虽然不愿意, 但还是说:“那我去健身了。”

叶斯钧笑一笑, 跟着起来:“陪你一起去。”

真到了健身房她又感觉到跟叶斯钧体力素质的落差。

他怎么能毫不喘气地跑了十公里之后还能做一个小时的力量训练,除了流汗好像丝毫没任何别的感觉似的。

而她只是跑了二十分钟,做了十五分钟的力量训练就爬不起来, 气喘吁吁了。

难怪他肌肉这么发达。

叶斯钧看到她休息也没说什么笑她的话,反而鼓励她循序渐进,慢慢来, 能坚持下来就好。

成素没了心理压力,每天累了就不练,或者跑会儿步, 骑会儿动感单车,渐渐能运动个一小时左右,不到两个礼拜,明显感觉到体力有所提升。

结婚后, 成素觉得跟叶斯钧时间上不好配合, 又不想跟他分隔两地, 干脆把工作辞掉,只接一些零散的设计。

在南城这段日子很清闲,除了偶尔跟叶斯钧回叶家吃个饭,大部分时间她都一个人在家里, 难免会觉得无聊。

某天傍晚她出门逛街,出来时在路边看到一辆黑色摩托车呼啸而过,不觉眼前一亮,萌生了要去考摩托车驾照的想法。

到家叶斯钧还没回来, 她简单弄了几个菜,刚好时越正给她打来电话。

她兴冲冲地跟时越正汇报了要去考摩托车驾照。

时越正难得严厉的语气给她训话:“你一个女孩子考摩托车驾照做什么?有什么用吗?上路受伤怎么办?”

成素闷声:“可是好帅呀。”

时越正语重心长:“摩托车很沉的,你万一磕了碰了都未必自己能把车子扶起来,不行,太危险了,你别给我瞎折腾。”

成素“哦”一声。

挂了电话没多久,时渡又打来电话,同样的事情又嘱咐她一遍。

她叹了口气,开始打退堂鼓。

叶斯钧回来时已经接近八点。

他进门脱掉外套刚挂玄关的挂钩上,成素已经穿着拖鞋朝他跑过来。

他把她搂在怀里往餐桌走:“吃饭没?”

“没。”

叶斯钧揉一揉她脑袋:“下次自己先吃一点,太晚吃饭对胃不好。”

成素抬起眼皮看他:“我没觉得饿。”

叶斯钧跟她吃完饭,才发觉她情绪不大高,埋头坐在沙发里,开着电视也没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走过去,坐下抱住她:“怎么不高兴?”

他试探性地问,“我最近回来太晚了?”

成素顺势躺进他怀里,小声:“不关你的事啦。”

叶斯钧低笑一声:“嗯?除了我还有人有本事惹你不高兴?谁这么本事,说出来让我听听。”

成素给他这形容逗笑。

她闷声说:“我今天本来想考摩托车驾照,但我爸和我哥都不让,说太危险了,又觉得女孩子骑摩托不像话。”

叶斯钧挑了挑眉:“就为这个?”

成素重重点头:“对呀。”

叶斯钧攥着她手:“这也值得你不开心?你想去直接去就是了,他们在云城,还能管这么老远?”

成素眼睛一亮:“可以吗?”

叶斯钧从胸腔溢出声笑,轻轻点了点她鼻尖:“可以,你现在归我管。”

成素趴在他胸口上,清脆的声音:“对喔,我现在有老公给我撑腰了。”

叶斯钧对她这形容很满意。

他翘着腿,闲散地嗯一声,手臂搭在她腰上:“真是看不出来,你一个乖乖巧巧的小姑娘,会喜欢这么刺激的东西。”

成素随手把玩他衬衣领子:“不喜欢刺激,就不会跟你在一起。”

叶斯钧扬眉:“也是。”

他把她往腿上拎了拎,想了几秒,“那要不要顺便考个直升机驾驶证?”

成素一双眼睛瞪大:“什么!!!”

叶斯钧轻描淡写:“反正你最近也是闲着,给你找点事做,省得你无聊。”

成素激动起来:“我可以吗?那个难吗?”

叶斯钧一看就知道她感兴趣,说:“不算很难,不过你要好好健身,这两样都需要你肌肉有力量。”

成素就差发誓了:“我明天就早起去跑步。”

叶斯钧含笑说行,把头埋进她颈窝里:“还有什么想做的?”

他怀疑成素以前被管的过于严格,好多喜欢的东西都没尝试的机会。

成素心情早好起来,眼珠转了转,说:“我还想去染头发,就是很夸张的那种。”

叶斯钧蹙眉,犹豫了几秒,问:“哪种夸张?”

她想了下,说:“我想染很夸张的那种紫色。”

叶斯钧“喔”一声,表情平静,“不是绿色就行。”

成素笑抽。

接下来时间立刻就丰富起来。

健身,考试报名,拿教材学习,当然最简单的就是染发。

成素这辈子都还没染过头发。

因为时越正和时渡都觉得自然发色颜色最高级,不许她乱来。

她特意起了个大早去预约的理发店,最后选了个浅紫色挑染。

只有左右两捋头发被挑染成紫色,夹杂在卷发里,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成素很满意,付钱时突然想起叶斯钧那句话,忍不住悄悄问tony老师:“你们这儿有没有那种一次性的染发剂啊?”

tony说有,但洗个两次就会掉了。

成素握拳:“就要这个,给我染个绿色。”

恰好今天叶斯钧要加班,她染完头发可以去他办公室吓吓他。

一想到他可能的惊悚表情,成素已经忍不住心底的狂笑。

青草绿染好,tony都惊艳了:“我还是第一次看人染绿色这么好看,美女你可太白了。”

完全能压住这一头青草绿。

成素觉得自己像叶斯钧某个亲戚家的绿鹦鹉,边笑边说:“赚钱也太不容易了,你怎么这么违心。”

tony很认真:“那您错了,我可是难得说一次实话。”

成素交完钱,先回家把长发盘起来,戴了顶棕色的帽子,又简单弄了两个菜放进饭盒,吩咐司机去叶氏集团。

晚上八点,大楼一半灯还亮着。

成素给章乐打了个电话,让他悄悄带自己上楼。

叶斯钧正在跟几个高管在会议室开会。

成素溜进他办公室,把饭盒往他桌子上一放,帽子摘掉,盘起的头发散开,拿出包里的小镜子照了照,重新收好。

她坐在叶斯钧椅子上,片刻后听到外头动静,打开门缝看了眼,果然是叶斯钧往过走。

成素于是躲在门后,举起两只手呈爪子状。

叶斯钧正迈步回办公室,一只手拿着手机给成素发微信。

【准备出公司了。】

刚发完,迎面走来设计部门一个男主管郝闻,手里拿着平板,一脸着急地说:“就耽误您两分钟时间,叶总,看一眼这个设计图。”

成素来南城后,叶斯钧很少9点以后回家,因为她一定会等他吃饭。

南城这帮人原来主要是叶然带,有能力的被打压,没能力的坐在办公大楼以加班的名义看球看新闻看电视剧,浪费电不说,最后拿着下属的成绩过来炫耀。

等手上这几个项目收尾结束,他得腾出手好好理一理。

他面上不显,伸手指了下办公室门:“进去说。”

叶斯钧开门迈步而入,郝闻紧跟在他身后,像生怕他跑了。

要知道这个图已经改了好多次了,连续几天他都在开会,郝闻今天好容易抓到了个空隙能听听他意见。

没想到刚进门没多久,就听到短小的“啊”一声,一转头,看见一个绿色长发的物体,遮住脸伸出双手差点掐住他脖子。

手臂在光下白得有些渗人。

郝闻胆子极小,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一下忍不住高声:“啊——”

成素也被他吓了一跳,没想到进来的居然是两个人,而且他比叶斯钧离自己还近。

她也忍不住喊出声来,忙往叶斯钧怀里躲。

叶斯钧一进门就闻到她香水味,正要跟郝闻说改天,还没来得及就已经听见郝闻的惨叫声。

结果始作俑者也被吓着了。

他莫名觉得好笑,把成素揉进怀里,拍了拍她肩膀安抚,转头沉声道:“行了,公司里大喊大叫像什么样子?”

郝闻回过神,又抬头看了眼,才反应过来吓到他的物体貌似是个姑娘,而且现在就钻在叶斯钧怀里,看不清她的脸,只有那一头绿色长发格外吸睛。

他抖了一抖——叶总这么沉稳的人,竟然喜欢这种夸张低俗的风格?

叶斯钧声音倒是镇定:“你先下班,明天早上9点来我办公室。”

郝闻不敢多看,答应一声,连忙跑出去了。

走了几步才想起来——不对呀,叶总不是结婚了吗?新娘子照片他见过,单纯漂亮,气质高贵,有这么漂亮的老婆竟然还出轨?

简直人渣。

他要爆料!

门重新被关上,房间恢复安静。

成素捂住胸口,可怜巴巴道:“吓死我了,他干嘛喊那么大声,一个男人胆子那么小的吗?”

真是吓人不成反被吓。

叶斯钧垂眸看了她一会儿,双手捧起她的脸,一路往后插进她发间,撩起她几缕头发,又好气又好笑:“你这什么玩意儿?”

成素眨了眨眼:“不好看吗?”

叶斯钧“啧”一声,“你这是晚来的叛逆期到了?不让你染绿色非染来气我?”

成素抱着他腰,声音又软又甜:“没有呀,就那个tony老师跟我说我白,染这个颜色好看。”

叶斯钧仔细盯着她看一会儿:“别说,还真有点好看。”

成素忍不住笑,仰头看他:“你对我滤镜好厚啊。”

叶斯钧:“没办法,自己老婆,变成什么样不也得护着。”

成素弯唇:“那你生气了吗?”

叶斯钧淡声:“你绿你自己,我生什么气?”

成素:“……”

他又笑了声,说:“跟巴拉巴拉小魔仙似的。”

他可真厉害,还知道巴拉巴拉小魔仙呢!

成素嘟着嘴,跟他走到办公桌前,把饭盒往回一抢:“小心我不给你吃了。”

他揉她脑袋一把:“别闹,让我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东西。”

他办公室不大,也就十几平,当初叶国文定下来的规矩,不许高层太奢华。

成素坐他对面,跟他一起吃完晚饭,离开时又把头发盘起来,戴上帽子。

不料叶斯钧把她帽子一摘,无所谓道:“染都染了,挡什么。”

“……?”

“但这是在你公司,你不觉得——”成素停顿片刻,“我这样出去,给你丢脸吗?”

他伸手将她往怀里一带,半扇型的眼皮压成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那怎么办,娶都娶了。”

他真是浑不在意。

虽然也吐槽了两句,但还是完全尊重她的喜好。

成素心里挺高兴的,挽着他胳膊,小声:“那等会儿被人看见了,你别后悔。”

叶斯钧没后悔,成素后悔了。

两人还真被拍到了。

不过不是公司员工偷拍的,而是被路过要拍附近一个小明星的狗仔拍到的。

只有成素一个侧影,叶斯钧勾着她腰,亲昵地搂着她上车。

两人都结婚这么久,照片叶斯钧也没刻意让人处理,不到两天就被爆出来了。

一大早晨,成素还在睡梦中,就被视频铃声吵醒。

她直接挂了。

不想视频立刻又打来,催命符似的。

她嘟囔一句,好烦,谁打扰她睡觉,叶斯钧起身帮她把视频接了。

劈头一顿骂。

是时越正的声音。

“叶二,你还有脸跟我视频,你对得起素素吗?”

叶斯钧蹙眉:“爸,出什么事儿了?”

一面问一面去翻自己的手机,看到微博上热搜时,没忍住一笑。

成素隐约还在睡梦中,听见时越正的骂声,立刻精神,爬起来蹭到叶斯钧旁边,迷迷糊糊地看着镜头,声音带着几分撒娇:“爸爸,怎么了呀,您怎么一大早骂人?”

时越正看着她一头青绿色的杂毛:“……”

立刻明白过来照片里的女人是她。

“……”

这简直对他这个时尚界人士是个巨大的打击。

“你头发胡搞什么,跟个不良少女似的,像什么样子?立刻给我染回来!”

声音震得房顶都抖三抖。

成素立刻消失在镜头里,缩进被子,乞求的眼神看着叶斯钧。

时越正话锋一转,立刻道歉:“对不起啊叶二,爸爸没弄清楚,冤枉你了,爸爸给你道歉,下次爸爸一定注意。”

叶斯钧不以为意:“没事儿,您也是关心则乱。”

时越正语重心长:“你也不能太惯着她了,怎么她把头发染成这样你也能同意?”

叶斯钧看着瑟瑟发抖的成素,温声一笑:“都是我不好,我们打了个赌,谁输了就要去染绿色的头发,结果她输了,本来她不愿意去,是我硬拉着她去的。”

成素怯怯看着他,握住他手腕,以示感激。

时越正完全没信:“你少替她开脱。”

成素这时又蹭到镜头里,小心翼翼地说:“是真的,这个是一次性的,再洗两次就掉了。都是——”

她顿一下,还有点委屈,“都是你女婿逼我的。”

时越正:“……”

叶斯钧:“……”

演技不太行啊。

挂断电话,叶斯钧姿态闲散地看她。

成素立刻乖顺地靠到他怀里,抱着他腰:“老公你真好。”

她手背撑着下巴,仿佛很真诚地看他,“嫁给你以后,我才觉得自己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还真是张嘴就来。

叶斯钧挺喜欢她在他面前这种越来越肆意的劲儿,也没笑她,手摸了摸她脸颊一侧:“那怎么谢我?”

成素清澈的眼睛转了转,亲他脸颊一口。

他黑眸深深:“这可不够。”

把她捞起来,抱着往浴室走,“爸刚才嘱咐了,要我亲自给你把颜色洗掉。”

成素哼哼唧唧的,还是任由他把自己带进浴室。

洗了足足三遍,头发原本的颜色终于露出来。

叶斯钧这才发现,她其实就挑染了两缕头发,浅浅的紫色,有点像高中或者大学时那种小坏的女孩儿,但又长了一张清纯无辜的脸。

他捏了她腰里的软肉一下:“故意染个绿色气我是不是?”

氤氲的水汽里,成素肌肤贴在冰凉的玻璃上,不停求饶。

他抓着她两缕紫色的发,缠绕在手指上,轻轻将她头扯回来,要她转头,吻她。

结束后,两人又洗个澡,成素慢条斯理地把头发吹干,叶斯钧就光着身体,倚在大理石盥洗池旁看她。

就,挺无耻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人在她面前就开始什么都不穿了,也不害臊。

成素围了条浴巾,关掉吹风机,骂他一句:“流氓。”

叶斯钧不怀好意地笑了声:“健身还是挺有用的。”

成素怀疑她被他带坏了,因为她立刻就懂了他的意思。

甚至还品到了他那声笑里的一丝小嘲讽。

——以前是他抱她洗澡,如今不仅能站着把澡洗了,甚至还能自力更生吹头发。

成素用力打他一下。

他笑得更厉害:“都还能有力气打我。”

成素:“……”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沙雕的婚后生活……

周三晚不更啦,周四再更~会有崽子哒~

感谢在2021-09-27 19:56:12~2021-09-28 22:27: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可爱烊烊、不看小说难受╯﹏╰ 5瓶;癫癫 2瓶;星空坠入深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